忍者ブログ

☆豆芽菜新本部★

乙女遊戲為重心,一般遊戲偶爾有,雜七雜八也是有。

【華ヤカ哉、我ガ一族】宮之杜 正


宮之杜 正
宮之杜家長男
以繼承宮之杜家財產為第一優先考量。自尊心相當高,只把傭人當作垃圾般看待。母親是澄田佐奈枝。和佐奈枝談話的當天似乎會變得憂鬱、無法工作的樣子。擔任宮之杜銀行頭取(總經理)。34歲。
生日是3月1日。
 
光看人物介紹就會覺得不是我的菜的傢伙。
 
 

◎人物
 
是一個很嚴厲的人。
就像人物介紹裡所說的,對待傭人不算友善,不過在宮之杜家…或該說在那個時代似乎大多是這種感覺吧。
 
然後乍看之下很冷漠,說出口的話通常也是非常理智,應該要說不愧是宮之杜家長男兼銀行總經理吧。
不過他應該是屬於刀子嘴豆腐心的那種人,當然,我指的是對待他所認同的自己人。
還有就是這人意外地還滿有趣的,偶爾遙頑固起來跟他吵的話,我就覺得超有趣的。(笑)
可是他也很不懂得照顧自己呢,屬於標準的工作狂。
 
再來就是人物介紹所說的,以繼承宮之杜家財產為第一優先這件事吧。
對他來說成為宮之杜家家主是人生目標,因為一直以來他都是這樣被教育過來的──他是為了成為宮之杜家家主而被生下來的。
如果沒有了這個目標,他的人生或許就會過不下去吧,一直以來都是為了這個目標而努力,為此而活,一旦目標消失,或許會連活下去的動力也消失呢。
至於佐奈枝對待他也不像是在對待兒子,每次看到他就是問他繼承人的事情,所以才導致正和母親說話的日子就會變得沒什麼精神吧。
 
正還喜歡和人打賭。
單純的決勝負他沒興趣,但一旦加上賭注就會變得很強,我想他大概很享受賭博的風險與快感吧。
可是萬一輸了的話,對方或輸的方法讓他心服口服也就算了,但如果不是的話,他就會一直很在意,一直說自己不能接受,這時候的正感覺就很可愛XD
 
啊──嗯,雖然正的路線我也是走得很歡樂啦,不過真的要寫感想時反而寫不出來呢……嘛,終究比較吸引我的是和遙在一起的正,而不是這個人吧……這麼說著感覺真哀傷。(笑)
 
◎劇情
 
一開始和正見面的時候就很糟糕呢,因為多惠的捉弄,遙在早上打招呼的時候誤把正叫成老爺,所以一開始就留下了失敗的印象。
而且正又是那種不把傭人當人看待的個性,所以一開始和他接觸真是十分的痛苦……像是突然被叫去拿包包,然後就被獨自留在陌生的街道之類的……真是讓人頭痛的主人呢。
 
不過會開始覺得這傢伙其實人也不錯,大概是在遙工作沒多久後累積太多壓力時,正因為剛好經過看見她忍不住掉淚時,沒有繼續斥責,而是讓她盡情的發洩……只是遙竟然哭到忘我地跑去抱住正,所以哭訴完之後就超慌張的道歉跑走了XD
還有像是他雖然會在工作上對遙說很嚴厲的話,但是其實他說的話也都是為了對方好……嗯,有點像忠言逆耳吧?好像也不是,反正就是他說的都沒錯,只是會讓正在傷心的人更傷心而已。
 
但是有時候正確的言論卻也不見得是對的。
當他知道他的好友紀夫愛上藝妓(紅),甚至想跟對方結婚的時候,他就跑去想勸退紅。
因為紀夫是大財閥的獨子,是繼承人。當然在那個時代,這樣的人和藝妓結婚通常是會被反對的,而且甚至可能會影響到紀夫的前程。
也因此,正不認為自己的做法有誤,但看到這個狀況的紀夫卻不這麼想,甚至和正大吵一架。
恰好被紀夫一起帶去見紅的遙自然是不會認同正的做法,但身為傭人她不能多嘴,可是也不想放著和紀夫大吵過後的正一個人,於是違反了正的命令死命地跟在他身邊。
而且在知道自己做了這樣的行為,幾乎確定是會被解雇後,遙也毫不避諱地直接說出自己對這件事的看法,認為正應該要替那兩個人加油才對!
說完之後,遙便自己坐電車回去,準備去收拾行李返鄉。
不過之後正也跟著上電車,然後跟遙說下星期有海水浴場的開幕儀式,要叫她去幫忙……嘛,反正就是不會被解僱就是了,不過這種隱諱的說法讓遙一直問自己到底有沒有被解雇,而且正中途就跟遙一起下車,但兩人卻不知道自己下車的地點是什麼地方,真是笨蛋。
這個事件過後我比較好奇的是他們兩個最後怎麼回家的XD

 
之後海水浴場開幕儀式結束後,正就叫遙陪自己一起在海岸邊走,還很貼心的去拿了把陽傘給她用,讓遙超開心。
在海岸邊走著,正就說起關於紀夫的事情。
如果今天換做是他,他也會希望紀夫默默的替自己加油就好,因為是自己所選擇的女性,所以會希望得到朋友的認同。
雖然現在後悔當時的做法,但現在他也只能夠默默替紀夫加油。
並且,他也很羨慕紀夫。因為紀夫現在打算和自己所喜歡的女性結婚,但他卻沒有辦法做到這種事……
在這件事過後,我想正的心已經對遙有些信任了吧。
不過對遙來說,正的印象也在逐漸改變呢。
一開始的正似乎都沒在聽她說話,總是怒氣沖沖,不然就是在思考一些很難的事情,但相處過後,其實正也是會開心地笑,偶爾也會稱讚她,也知道其實自己說話的時候他還是有在聽,而且有時候還會做一些令她開心的小事……不過基本上遙很容易開心啦。
啊,至於紀夫和紅的事情,後來正自己跑去拜託茂的母親,靜子,也是料理亭的店主、紅的老闆關照,畢竟除了這樣他也做不到其他事了吧。
 
後來夏天的返鄉休假到了,遙也面臨了想要拒絕相親卻不知該如何拒絕的窘境。
關於這個事件我真是想了好久,因為我完全不懂正會怎麼出現在遙的老家,所以想超久的XD
嘛,結果正會出現在遙的老家的原因是因為博要找遙的家,所以大家就一起幫忙……呣,依照這個場合應該是不得已之下大家只好一起幫忙找吧?
反正就是每個人都分配好區域,剛好遙的老家就在正幫忙的區域,而且出現的時候當然好死不死又是遙用了他的名字想當拒絕相親的藉口的時候,因為場面太過混亂,害遙不知道該怎麼辦地逃跑了。
最好笑的是多惠!多惠竟然還敢對正亂掰說什麼遙想要繼續工作只是藉口,原來其實是喜歡正…!多惠妳這是害死人不償命啊XDDDD
後來還是正跑出去追上遙要解釋才知道事情原委……話說回來,正遇上遙之後常常奔跑呢……高木老師你怎麼這樣欺負一個中年大叔呢。(扶額)
最後拒絕的方式還是由正出面去說清楚,雖然完全不認為遙是有用的傭人,只是認同她的可能性……不過終究是多虧了正的幫忙所以推掉了相親,也可以繼續回宮之杜家工作了。
話說回來,正說他討厭小孩……但其實明明就是小孩子討厭他吧!看看遙的兩個妹妹都被他嚇哭了,就連在後日談也一樣被他嚇哭!我都要為兩個可憐的妹妹掉淚了。
 
喔,對了,正路線最讓我吃驚的大概是帶遙去買東西吧?啊,應該說是沒想到遙做的夢好像成真了一樣,讓我吃驚了。
不過那是因為佐奈枝生日,正要去送禮物,所以才帶遙去買衣服之類的,免得她穿得太寒酸而被佐奈枝打槍吧……佐奈枝真的就是一個上了年紀的刁蠻大小姐,而且因為憎惡玄一郎,所以對宮之杜的人事物都非常的不滿,不管做什麼說什麼都絕對會被找碴。
就連生日送禮物都被她念了……不過在那個時代,日本還不會在生日的時候送禮物,所以的確對宮之杜家以外的人來說很稀奇,而對那種食古不化的傢伙而言就是沒必要又怪異的行徑。
除了這些以外,佐奈枝的心中就是充滿了「為了澄田家」這幾個字。生下正也是為了澄田家,讓正去角逐家主寶座也是為了澄田家,她和別人聯手設計其他人也是為了澄田家,她的所作所為通通都是為了澄田家。
但是,佐奈枝基本上就是一個挺沒有能力的大小姐,根本不懂時代潮流也不明白澄田家的實際處境,所以總是讓正很連連嘆氣。
 
嘛……佐奈枝的事就先說到這吧。
反正在度過還算平穩的幾個月後,就又突入的個人路線啦~
這時候的遙在平助的推薦下,變成了玄一郎專屬傭人,也不知道是不是這個原因,正對遙的態度突然變得很冷漠和嚴厲,讓遙挺不懂也有些沮喪。
正的態度一直到舉辦舞會的前幾天,他工作到非常晚而且還沒有事先聯絡,照理來說因為沒有聯絡所以應該是不會有傭人留著等他回家,但遙因為一直擔心,所以一聽到車子的聲音接近宅邸,便立刻跑出來迎接。
可是聽見遙說擔心他,正的反應卻是遙是玄一郎專屬傭人,所以只要擔心玄一郎就好了吧。
而一聽遙說玄一郎不在,就以為她是因為這樣才來擔心自己,便生氣的說他不是玄一郎的替身!
然後很可愛的是兩個人的這段吵架↓
「我不是因為這樣而擔心的!為什麼我不能擔心您呢!?」
「我並沒有叫妳不准擔心!」
「那麼我擔心您也沒有問題囉!?」
「沒錯!……啊。」
我看到的時候真的笑了。
哎呀哎呀,這兩個人真的好可愛~
嘛,正的態度軟化就是從這個時候開始吧。
 
然後在舞會之前玄一郎就計畫要讓自己的兒子們吃驚,以此來取悅自己,而內容則是和遙有關,不過因為是秘密計畫,所以一直到舞會前都沒有人知道,就連有點天兵的遙都沒有說漏嘴,只是會有怪異行徑而已XD
而玄一郎的計劃就是在舞會的最後,將遙化身成美麗的千金小姐出場,果不其然讓六兄弟都大吃一驚呢。
最讓我欣賞的反應大概就是茂和雅……兩個人都認為是玄一郎的私生女啊XD
而且知道原來是遙後,最經典的反應還是雅啊,一直說是別人是別人的,孩子你也稍微接受一下事實吧XDDD
至於正當然更是吃驚到不行,幾乎都說不出話來了。
接著在玄一郎的命令之下,正和遙便一起跳舞,不過遙沒學過舞蹈,所以一直踩到正的腳,還讓正說下次再踩到他的腳就解雇!

不過正看起來超開心的,害我也跟著開心起來了。
隔天正也一直想跟遙說他昨天舞會上很高興,但一直錯失時機,最後晚上回家想起來要講這件事時,也因為過了太久而沒有說出口……不過知道他很開心就行了,我也看得很開心啊~
 
之後玄一郎大概是一時興起吧,就命令遙去博覽會視察,不過遙可是普通少女,根本不懂視察是要怎麼做,所幸在那邊遇上了同樣要視察的正,看遙一副完全不懂的樣子,正只好帶著她一起視察。
雖然一起逛博覽會很開心,但這件事卻成為其他傭人不滿。
隔天遙跟多惠提起了博覽會的事情時,旁邊的傭人卻在嘲諷……嘛,簡單說就是嫉妒遙才進入宮之杜家不到一年,卻已經成為專屬傭人,又受到特殊待遇。
甚至他們還打算挑撥離間她跟多惠,但是多惠是一個很正直又敢說的人,怎麼可能受挑撥,甚至還反罵回去說如果他們不滿的話就靠工作來贏過等等的,讓那些傭人憤而離去。
可緊接著多惠就受到他們的報復……她的房門前被堆滿了垃圾,連要打開門都無法開,雖然難過但多惠卻又逞強著忍住眼淚,認為自己沒有做錯事。
這時因為多惠遲遲沒有出現,遙便去回宿舍找多惠,就看到了這樣的場景。雖然兩人的友情沒有因此生變,但遙卻因此而沮喪。
遙的沮喪一下子就被正看穿,因此硬是問出了原因,然後怒氣沖沖地跑去宿舍罵那些傭人,並肯定多惠在工作上的努力。
雖然遙一直在旁邊阻止正(傭人宿舍基本上是主人止步),但正也說了他最討厭的就是工作上的這種欺負行為,所以絲毫不顧阻止,然後罵完人才離開。
看到這裡我真想替正拍掌,只是說他討厭這種行為,但卻在一開始的時候下藥陷害勇啊……所以只要和工作無關就無所謂嗎……
 
之後佐伯首相遭到殺害,還有情報屋的喜助透過遙傳達要正小心,讓正有些掛心但也毫無頭緒。
這時候遙的身分又有了變化。因為玄一郎的命令,她這次變成了正的專屬傭人,雖然多少覺得有些突兀,不過能成為正的專屬也令她高興。
兩個人之間的相處感覺也很順利,但是在這期間平助常常詢問遙當專屬的情況,當然也順便問了正的情況……一看就知道是利用遙在調查正,但遙整個沒有察覺。同時間,多惠也被派去佐奈枝那裏當傭人,目的自然也是調查佐奈枝。
從多惠的報告中可以知道佐奈枝常常在晚上時摔壞東西,知悉一切的玄一郎和喜助便認為是佐奈枝和暗殺佐伯首相的人之間有問題。
而多少知道佐奈枝最近很有問題的正在聖誕節當天也去見過佐奈枝,無奈她還是完全沒變,只會叫正趕快當上當主,然後把財產全部讓給澄田,並弄垮宮之杜……
不過聖誕節這天也不全然是壞事,像遙就因為聽說聖誕節是交換禮物的日子,所以就自己織了手套要送給正,只是送出的過程又很好笑。
因為遙一直認為正不會接受傭人的禮物,所以說出口之後又說正當然不會接受,然後就想當作沒這件事,完全不理正想要說什麼,最後還是正自己硬是把禮物搶回來的XD
只是正明言說自己只是收下禮物而已,絕對不會用的,因為那個手套上面還有不像草莓的紅色草莓圖案XDD
 
喔喔,之前有講到正很不會照顧自己吧!
那件事就是在聖誕節前夕的銀座祭發生的。
因為紀夫和紅的邀約,所以正和他們約好聖誕節前夕帶遙一起去銀座祭。
不過那時候正好是銀行事情很多的時期,為了不失約,正便硬是把許多工作趕著完成,也等於是在勉強自己的身體!
結果雖然遵守約定在當天帶遙一起去,但卻累得站不穩,但在紀夫和紅的面前還強裝沒事樣,讓遙很擔心,所以之後才決定拜託千富(傭人領頭)在隔天宮之杜家族會去別墅度假的時候帶上自己和多惠,因為她不想在看到正這樣子亂來。(會找多惠則是因為聽說多惠總是自己一個人度過這段假期,而且本來有約多惠一起回鄉,所以不想讓多惠一個人待在帝都這樣)
 
然後聖誕節隔天就是每年宮之杜家族會一起去別墅度假的日子,沒想到玄一郎居然不去,導致千富也因為要照顧玄一郎而不去,於是就變成只有遙和多惠兩個人和六兄弟一起去,讓兩個人很緊張。
但是在出發前,正就從玄一郎那裡得知佐奈枝可能和暗殺首相的兇手有掛勾的事情,讓他一整個心神不寧。
不過多虧有遙這個天兵在,所以在別墅的期間正也算是放下這些煩惱,度過了一個愉快的假期。
在這個假期裡最值得一提的就是遙和正下將棋,結果贏過他的事!
本來只是正在教遙下棋,但茂和多惠、進就跳出來說要比勝負,如果遙贏了的話正就要聽從遙的一個命令。
莫名其妙的定下賭約後,雅就開始教遙下棋,之後比賽的時候遙彷彿棋神附身一樣超強,把正逼得走投無路只能投降,不過遙本人也在贏了之後瞬間睡著,真的感覺好像是被附身了XDDD
尤其正輸掉的時候的反應真的太搞笑了,而且茂還在旁邊放聲大笑,感覺超賤的啊XDDD
不過遙的命令徹底讓人感覺到她的純樸啊~因為她的命令居然是跟正打雪戰XD
的確如果沒有命令的話,正一定不會陪遙打雪戰啦,只是連在別墅裡看著他們的勇都說太沒有欲望也是一種問題啊~
然後在打雪戰的時候還不經意的發現正戴著遙送的手套!雖然本人一直強調他不是因為想用才用的,但總之就是拿來用了,所以遙超開心的。
 
嘛,總之在別墅度假的時候,正算是忘卻了其他煩惱,好好度過了一個假期吧。
但是假期結束,回到帝都後又是煩惱的開始了。
在回程的時候正就有說回帝都後就有必須完成的事情,不過在解決這些事後要為遙空出時間,當然那時候他也會讓遙放假……雖然遙完全不明白這是什麼意思就是了。
回到帝都後,正就去見了玄一郎,但不知道兩人說了什麼話,讓正暴躁地跑去澄田家,而且對待遙的態度不知為何也回到了最一開始的態度,讓遙摸不著頭緒也很沮喪,同時也很擔心正。
幾天後遙就決定一定要和正好好說到話,所以在正工作回來、送他回房後就一直在房門外等他,甚至等到睡著XD
好在半夜睡不著覺的正想要出去拿酒喝才發現遙居然還在外面,敗給她的毅力,正也決定好好和遙說明一切。
 
原來那天玄一郎告訴他佐奈枝真的有和某個人聯手暗殺了佐伯首相。雖然一切都沒有證據,只有喜助的情報,但在首相被殺的當天的舞蹈會,暗殺者能夠進入舞蹈會都是因為佐奈枝從中牽線。
不敢相信的正就急躁地趕往澄田家,想要問清楚一切。(但其實玄一郎沒有跟正說的是,他還利用了多惠和遙來打探佐奈枝跟正的消息,雖然當事人除了佐奈枝外都不太有自覺就是……)
然而被質問的佐奈枝卻一點歉疚的模樣都沒有,相反地還說什麼兒子不相信母親讓人悲傷的廢話,「成為宮之杜的當主的目的,是為了擊垮宮之杜,是為了讓人明白我澄田家才是日本第一。我為了這個目的一直努力幫助你成為當主,而你卻不相信我這個母親嗎?」
「妳不過只是為了澄田家而利用我不是嗎!這種事就算是我也很清楚!即使如此我也一直為了成為當主而努力,妳打算背叛我嗎!?」
被這段話一激,佐奈枝就笑說那她就讓別人來成為當主吧,甚至直接禁止正再踏入澄田家,並表明他們不再是母子。
雖然結果佐奈枝始終沒有說出真相,但這些話也足夠讓正陷入混亂,畢竟他是為了這個目的而出生、三十幾年來為了同一個目的而努力,把所有的一切精力都放在這個目標之上,但如今卻被人拋下,努力的目標、甚至出生的理由也消失……
而這段日子的正就是想要利用工作來忘卻這些事情,因為他已經不知道以後該如何生活下去……
聽了這些話的遙雖然覺得沉重,但還是下定決心,「不論正少爺變得如何,我都會服侍您,我向您發誓。」
不論如何遙都會一直跟在正的身邊……這些話讓正忍不住抱住遙,因為這些話讓他頓時備感輕鬆。

至於正今後該如何是好,遙的想法是知道真相、然後尋找新的目標,總之就是非常正向積極樂觀的態度。
然後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件事的關係,正的心情整個愉悅了很長一段時間,連進都說他心情好到讓人覺得很不舒服XDDD
 
當然有好事通常就會有壞事發生,因為還沒有到結局。(喂
一月底的審查過後,遙就被玄一郎派去澄田家,還從平助那得知自己被派去當正的專屬傭人原來是為了打探消息,而且上次多惠去澄田家的時候也是做同樣的事情……
知道自己被利用的遙當然又急又氣,也很不能接受這次要去澄田家的命令,但平助卻以去澄田家就能告訴正更多詳細情報來利誘遙,而且更重要的是遙本來就不可能拒絕玄一郎的命令。
由於這道命令是要保密的,所以遙完全不能和多惠或正說,但她的沮喪卻是顯而易見,讓正自己問了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但遙只是問正工作完能不能提早回來。
當晚正回來後,本來他還要跟遙說之前說要為她空出時間的事情,但遙先把自己知道被利用後的心情告訴他。
她對正發過的誓是真心的,並非謊言,然是如果辭職了這個誓言就無法守住……最後她只能哀痛的請辭正的專屬傭人職位,但理由卻無法說出口。
聽聞這個請求的正當然大受打擊,並深深感覺自己被背叛了。到最後他只能叫遙退下,還說不想再看見她的臉……
 
到了隔天,因為遙是半夜離開的,再加上玄一郎的命令,所以遙不見的事情當然最先被同為傭人的多惠知道。
從千富那得知遙是前往澄田家並且還沒決定回來的日子後,認為這樣很奇怪的多惠便立刻著急地跑去找正說這件事。
憤怒的正當然立刻去找玄一郎理論,但卻被平助攔下。平助要正好好思考遙被提拔為正的專屬傭人的理由,更要他想想遙是抱著什麼樣的心態,在知道自己被利用的情況下還前往澄田家。
最後正只丟下自己不會放棄這句話便離開了。
而另一邊抵達澄田家的遙,看起來卻是前途多災多難……因為佐奈枝也很清楚遙是為了打探消息而來,便不准她踏出房屋一步,似乎打算把遙關在這裡一輩子。
 
在這之後正雖然也去了好幾次澄田家,但每次都被拒之於門外,讓他覺得自己很無力。
不過在跟紀夫談這件事的過程中,他終於推論出佐奈枝究竟是和誰聯手暗殺首相。然後又在紀夫無心的一句話下,想到自己曾經和勇有賭約,贏得了勇的一天使用權。
於是他毫不思索地就叫勇出來,要求他用軍隊來把遙從澄田家帶出來。
當然勇不可能單純因為這樣就動用軍隊,而是因為正還說了玄一郎很清楚射傷過勇的犯人,也就是暗殺首相的犯人是誰,當然佐奈枝也和這有關係……
知道這些後,勇便回軍隊做足準備,等待時機出發去澄田家。
 
幾天過後,司令部因為勇刻意放出的消息而對軍隊下達前往澄田家捉拿犯人的命令,勇便立刻帶著軍隊闖入澄田家。
雖然佐奈枝面對軍隊雖然還是一副趾高氣昂的模樣,但表情卻很難看。而軍隊的士兵在搜尋犯人的時候就抓到了遙,勇就扯謊說這是他們家失蹤的傭人,於是遙便得救了。
不過意外的是,士兵甚至在地下室發現了被綑綁住的喜助!由於發現喜助,軍隊便帶走了佐奈枝,雖然佐奈枝就是裝得一副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
在這期間,正就在房間裡等待勇的聯絡,但等來的卻是平助。
平助勸導正不要再反抗玄一郎的命令,但正就死不承認自己是為了遙而動用軍隊。
當平助還要說什麼時,千富就跑來說勇打電話回來了,讓正連忙衝出去接聽。
勇就報告了大致的情況,並說奪回之物已經送回去了,害正整個摸不著頭緒XD
這時候的遙則是扶著被綁了好一段時間的喜助走回宮之杜家,正要進屋的時候正剛好開門出來,看到遙回來就是一臉放心的樣子。

而遙一看到正,就馬上飛撲上去了……這幕怎麼看都已經不像傭人和主人了啊ww
然後兩個人就各自道歉,正是因為那時候沒有相信遙而道歉,遙則是因為當時沒有說實話而道歉。
後來被喜助問到正為什麼要為了遙做到這種地步時,正的回答是因為她對自己發過誓,而他想成為符合那個誓言的男人,然而遙要是不在的話一切都無法開始……嗯,真是個好理由……不過喜助已經很自動的幫我提出疑點了,沒錯,就是這個關係已經超越了傭人和主人了啊!但喜助沒有把話說完,所以正有沒有察覺到就不得而知了。
啊,至於被抓走的佐奈枝,則是因為證據不足而被無罪釋放,真是很麻煩的人呢。
 
接著轉換一下氣氛!
在遙回來的隔天晚上,正就真的空出時間來陪遙了,不過遙好像一整個不明白這到底是什麼意思XD
無奈的正為了讓遙不要用傭人的角度思考這件事,還想說要特別允許遙在這天晚上像對待多惠那樣的態度來對待自己,當然遙是惶恐的說做不到啦……雖然有稍微試著說出「嗯」這樣的詞,但結果還是不行啊XDD
後來兩個人就一起去吃飯,過得很輕鬆又很愉快!
不過隔天的氣氛一下子就又轉變了。
雖然是雅的生日,但玄一郎一下就把正找出去談話,問他了解真相到什麼地步。
而正所知道的就是犯人是誰,以及佐奈枝打算利用犯人卻反被犯人利用等等……至於之後他也不打算有所動作,雖然他沒有直接從佐奈枝口中得知真相,但對他來說已經沒有意義了……因為澄田家已經要毀壞了。
「喔……你要對母親見死不救嗎?」
「被捨棄的是我啊。」
說完這件事後,正就說回了遙被送去澄田家的事情,並要求玄一郎不准在做這種事。
面對玄一郎表示宅邸內所有的人手都是他所雇用的人的說法,正也很爽快的說今後就換他來雇用遙,這樣就沒問題了。
「對我來說她是我為了成為當主不可或缺的人……就算是當上當主以後也是。」
 
另一邊,在澄田家的佐奈枝卻是憤怒的在摔東西。
她原先把那個犯人當作正沒有利用價值時的後備,但卻反被利用……然而心高氣傲的她更不願聽從傭人的建議來向正求助,因為她已經說過正不再是她的兒子了。
不過就如正對玄一郎所說的,他也沒有打算伸出援手。
原本遙還以為是因為佐奈枝說他不是自己的兒子的緣故,但正有解釋說如果他在這時候伸出援手,那麼他的母親就不會有所改變……
因為即使面對這種狀況,佐奈枝也還是一如往常,甚至將錯推到正身上,說澄田家會變成這樣都是因為正不趕快成為當主的關係!而她只是為了澄田家做盡一切努力……
「但那個澄田家也要結束了。」
「剩下的只有名為澄田家的誇耀、威嚴和傲慢。」

「沒有歷史的宮之杜了解什麼!」
「……我是不了解。至少宮之杜家一直順應時代潮流,洞悉未來、努力增加財富。但是妳並不是。不付出任何努力的人沒有資格抱怨!」
「我成為當主的話澄田家就能得救嗎?宮之杜銀行允諾融資的話就能得救嗎?妳需要的只有錢嗎?只要有錢的話澄田家就能得救?不……已經沒用了吧。」
「這就是所謂的自做自受,澄田家是因為妳的錯而毀壞的。」

「不會……只要有我在,澄田家就決不會毀壞!澄田家必須在頂端才行!」
「……這是最後一次,以兒子的身分和妳見面。請您保重。」
「我還有必須做的事情,我會為了我自己而活。我已經不是孤獨的了……告辭。」

最後佐奈枝雖然一直叫正等一下,但如果正真的停下來了,那麼佐奈枝有可能求他伸出援手嗎?不可能吧,因為她就是這樣一個高傲的人啊。
說起來佐奈枝也是和正一樣啊,一直以澄田家為活著的目的,所有的一切都是為了澄田家,雖然做事的方法和個性都令人不敢苟同,但這些也都是因為肩上背負著澄田家這個重擔……
但不論如何,就像正所說的,那個澄田家也要完蛋了。
正的希望就是佐奈枝能夠從澄田家這個詛咒解放開來,就好像他自己從「母親」這個詛咒被解放一樣……
「正因為身為兒子,才希望母親是普通的母親。但只要有澄田家,這就無法實現。」
 
說完澄田家的事後,正就像遙提起她的雇用者換成他的事情,還說她就算要回老家也沒問題。
聽見這話就讓遙有點激動,因為她之前向正發誓可不是隨便說說的,是真心想要一輩子侍奉正的啊!
正就有點焦慮的說她還很年輕又是女性,一直侍奉他就沒辦法結婚!結果卻被遙說雞婆XD
遙雖然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這麼堅持,但至少在澄田家的那段日子裡,她很清楚的知道自己想要待在正身邊、一直想要見到他……
最後正還是輸啦,因為遙實在太坦率了。
 
之後過了一段日子,紀夫在舞蹈會上和紅求婚,兩人訂下了婚約。
受到這兩人的影響,正似乎也在思考著什麼事……後來舞蹈會結束,正回家的時候就問遙說如果自己結婚的話她會怎麼辦?還是會和以前一樣地侍奉自己嗎?
然而遙的回答卻是一陣沉默,雖然說是因為沒考慮過這種事情,而且後來也很爽快的回答說沒問題,但心裡是怎麼想的呢……大概只覺得有點混亂吧。
後來在正的生日當天遙就病倒了,畢竟從澄田家回來之後也都沒有休息,再加上心理上也有一定的疲勞,所以病倒也是沒辦法的事。
而另一邊去工作的正,卻是有人來拜訪,客人就是靜子(茂的母親,紅的老闆)。
靜子除了來跟正說紅和紀夫的事情之外,就是遙的事情了。
嘛,靜子就是覺得正沒有發現遙的心情而來稍微提點一下,結果卻被正不爽的說有話想說就說清楚。
被正一激,靜子馬上就火起來的說清楚講明白了XD
主要就是說如果是討厭的人,那根本就不可能一輩子跟隨下去!更叫正好好想一想遙為什麼這麼說。
正也是聰明人,當然一下就知道原因,而且在靜子的提醒之下,也發現自己的心情……
 
不知道想通了什麼後,正立刻啟程回家,也不顧多惠的阻止就逕自跑去遙的房間,害遙也嚇了一大跳。
後來兩個人講到隔年的事情,讓遙很憂鬱,因為她也不知道為什麼,但自從正從舞蹈會上回來後,她每次想到正就覺得很痛苦。
聽到遙這麼說後,正沉默了一會叫遙好好休息後便離開,完全沒有說自己到底是要來問遙什麼的。不過我們要很聰明的領悟這一切就是了。
隔天遙痊癒後就照常工作,正還被其他人調侃說昨天的正看起來很寂寞、還飄散著哀愁的氣息XDD
不過之後正和紀夫、紅講事情的時候,就能知道他似乎在猶豫什麼……他已經知道遙的心情,也知道自己的心情,但一直以來就只是把她當成特別的傭人……
 
幾天後,正就突然跟遙說自己沒辦法為她做什麼。
雖然他是因為有她在才能夠繼續朝著成為當主的目標而努力……他問「如果他結婚的話」,她沉默了;相反地,換她說「如果她要去相親」,他也會沉默吧。
但是他們之間就只是主人和傭人的關係,他認為不該有其他關係。
一邊道歉,正一邊將遙推出房間外,獨留在門外的遙搞不懂究竟怎麼一回事,即使難過地希望正說清楚原因、如果是她的錯她會改等等的,正也沒有打開房門,只是在房內低聲道歉。
在這之後遙被從正的專屬傭人撤下,面對多惠的擔心她忍不住落淚。
看著哭泣不止的遙,多惠就問她是不是喜歡正?
雖然遙還在反駁,但她的反駁一點意義也沒有,而多惠也說過他們傭人喜歡上主人只會痛苦,所以喜歡也沒有用……
遙這時才知道自己原來是喜歡正,但知道了也沒有用……而且她已經決定在月底辭職,因為她已經沒有辦法再努力下去了……
同一時間,正被玄一郎叫去,並對他提出了一個條件:只要接受相親就給正剩下的五點,也就是只要接受相親就能夠成為當主。
 
之後正似乎有話想要跟遙說,但一直被多惠擋住,因為多惠認為遙既然要辭職的話就應該把喜歡正的心情一起留下,所以不希望正再多接觸遙吧。
至於相親一事,正在考慮過後也點頭答應了。
然後剛好是當天晚上,遙在庭園打掃的時候,剛好和闖進來的佐奈枝撞個正著。
然而佐奈枝已經因為澄田家的毀壞有些失去理智,甚至拿著刀子威脅遙把正叫出來。
遙當然不會如她所願,但卻因此被佐奈枝給拿刀刺傷,而且還因為一直阻止她而被刺了好幾下……即使如此她還是一心想阻止佐奈枝,只是最後還是因為傷痛而昏厥過去。
遙再次醒來時就是在自己房內,佐奈枝則在進入屋內後很快就被勇和進發現,也很快被兩人給壓制了。
多惠叫她再多躺一下,便說要出去拿水,但結果正原來在門外等著呢。
在正要進去前,多惠便告訴他遙在月底就要離開的事,更說自己知道他要接受相親一事,但這樣真的無所謂嗎?只要過了三月,兩個人就再也見不到面了啊!
雖然有多惠這樣推一把,但正和遙兩個人卻還是沒有改變想法……
「我是要成為宮之杜當主的男人!我已經決定要成為當主了!已經沒有退路了!」
「我是為了成為當主而存在的,也一直為此而活!然後……我也想過為了妳而成為當主。」
「那就是我想要成為當主的心的理由。我想在成為當主後,也繼續當個適合支使妳的男人!」
「但是……我知道了妳的心情,還發現了自己的心情……」
「我沒辦法再繼續把妳當成傭人來使喚了。」

遙也不知不覺明白,自己和正之間的關係說到頭就只是傭人和主人而已。如果成為這之上的關係,也代表身為傭人的日子結束了……
沉默一下後,正就告訴遙自己即將相親、結婚,並因為這個條件而即將成為當主。
結果對正來說,一切都是為了當上當主,成為當主就是他的一切……而遙也表明自己無法在正結婚後繼續若無其事的侍奉他……
「因為有妳在,我才能夠努力到現在。多虧有妳,我過得很開心。(怎麼講得好像誰快死了……)
「回過神來才發現,妳總是在我身邊。我還以為,妳會一生都在我身邊。但是……到此為止了。」
「我曾經……喜歡過妳。」

「……我也是。」
嗯………很感動的接吻告別戲,雖然我還是無法理解這兩個人的腦袋裡面到底裝了什麼東西……糨糊還是水?不、搞不好是豆漿也說不定。
 
然後時光飛逝,很快就到了月底,正即將成為新當主、遙也即將在晚上搭夜車回鄉。
兩個人一邊各自回想起這一年間的種種回憶,一邊迎接離別的到來。
然而,晚餐的時候其他兄弟才知道遙原來就要離開,被其他人質問的正只說自己不後悔後便離開。
這時茂就問起其他人,如果要把這兩個人湊在一起的話該怎麼做?
於是氣氛一整個大轉變,變得超熱鬧兼搞笑XDD
意外的是,雅竟然很快就跳出來幫忙。(還沒有攻略雅之前真的是很意外XD)
雅一下子就提出身分問題不是問題,因為遙已經不是傭人了啊,至於相親什麼的等兩人在一起後正會自己想辦法解決吧!接著就繼續提出另外一項可以讓這兩個人湊成一對的方法……也就是要大家演戲!
 
首先就是進跑去敲正的房門,告訴他遙在門外被車子撞到。(進還忘記要講什麼!而且為什麼是門外!?在這個地點被車撞到很奇怪吧!?宮之杜家的腹地明明很大一片,在這之內只有你們家的車吧我說啊)
這時候喜助和遙就在門外準備把行李運上車,因為是喜助要載遙去車站坐車這樣。但喜助還沒開始運行李就被人給摀住嘴巴!原來是勇跑出來要把他帶走,還說什麼只要老實不動就不會取你性命……要不要搞得這麼嚴重啦XDDD
接著茂就跳出來跟遙搭話,說她怎麼沒有跟他們打招呼就要走了呢云云,還叫遙最好趕快逃,因為正知道她今晚要回去就非常的生氣……
講到一半博就氣喘吁吁地跑過來,說正很生氣的往這跑來!又說正已經要成為當主了,所以不知道他會做什麼!
再加上茂在旁邊鼓吹叫遙趕快逃,覺得莫名其妙的遙還是因為茂著急的語氣而忍不住聽話逃跑了XD
這邊才剛要鬆口氣時,正就跑來了!博……博竟然整個忘記台詞,還是雅在旁邊小聲說出台詞後他才再說一遍的XDDD
總之就說遙受了重傷,卻不接受治療就逃跑了!說真的這個完全就是違反邏輯的東西啊XDDD
明明就受重傷卻能逃跑、明明就有兩個男的在卻讓受重傷的少女逃走,這簡直是天方夜譚了吧XDD
不過情況緊急,正雖然有提出疑惑,但顯然沒有深思,然後就自己跑去追了。
這時還在逃跑的遙也覺得莫名其妙但還是在跑,而正也追了上來,看到正真的追了過來,遙一邊嚇到一邊繼續逃跑,還問正為什麼要生氣XD
然後在正問她的傷勢怎樣時,兩個人終於知道自己被耍了XDD
 
「……我想支持我的人比我自己所想的還要多,妳也給了我很大的支持。」
「擔心妳而追著過來找妳,我發現了一件事。」
「我的身邊果然沒有妳不行。正是因為有妳,才有我……我希望妳待在我身邊。」

至於相親什麼的,正當然是打算拒絕了,不管是向親還是玄一郎他都會想辦法解決。
「我可以相信您嗎?……真的能又在一起嗎?」
「沒錯,這次就相信我吧。遙,我們永遠在一起吧。」
「真的嗎?」
「啊啊,當然是真的。妳已經不是傭人了,我希望妳今後以我的妻子的身分,和我待在一起。」

「……正少爺,我發誓會永遠追隨您。不論發生什麼事,我都會一輩子追隨您……!」
「……我也發誓,我不會再放開妳。」
 
 
 
 
◎結論

正的劇情其實我最喜歡的大概就是正和母親對峙的地方,以及最後結局那段吧!
然後其他正和遙的劇情中,比較喜歡的大概就是去別墅度假的那段,其他的話雖然不討厭,但也沒有到很喜歡,算是中上喜歡這樣。(什麼跟什麼)
 
不過到最後佐奈枝到底怎麼樣了呢?
根據PSN配信後日談來看,佐奈枝最後是被正接到了別墅去住,在那裡輕鬆的度日後,她也稍微從詛咒中解放,甚至還會和遙道歉那時候刺傷她了呢。
就是因為看過後日談的佐奈枝,我才會覺得佐奈枝其實也很可憐……因為總覺得她其實本性也沒有這麼令人厭惡,一切都是因為在澄田家的重擔下而自己逼迫自己變成那樣子,久而久之甚至無法變回原本的自己吧。
 
至於正之後依然是穩坐當主寶座,遙也是當主夫人囉……而玄一郎則是隱居,常常待在工作室畫圖,甚至還畫了一幅送給佐奈枝呢。
 
劇情上大概就是這樣。
不過說真的,劇情雖然也是喜歡,但正本身就沒有讓我很喜歡……只能算之中間值吧。
就像我一開始說的,我喜歡的是和遙在一起而被遙搞得有點好笑的正,而不是他這個人的本質。
 
嗯……大概就是這樣吧,結果我這一整篇下來扣除劇透外不知道只寫了多少字,裡面又到底有多少字是在談正本身的呢……不要算好了,有些事情知道了只是徒增哀傷感。(喂
 
 
 

拍手

PR

COMMENT

NAME
TITLE
MAIL (非公開)
URL
EMOJI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COMMENT
PASS (欲修改留言者必填)
SECRET
私密留言
 

不要忘了時間

我是誰

HN:
閻翎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三分鐘熱度的乙女遊戲愛好者,角色心得經常坑掉www
ACG、小說、戲劇、古風歌均有涉獵,但不專精……就是一樣三分鐘熱度ww
歡迎同好搭訕;拒絕伸手黨。

每天噗浪

統計用



最新回應

私心連結

Copyright ©  -- ☆豆芽菜新本部★ --  All Rights Reserved

「☆豆芽菜新本部★」に掲載されている文章・画像・その他すべての無断転載・無断掲載を禁止します。

「☆豆芽菜新本部★」中的文章、圖像,以及其他所有事物都禁止私自轉載、冒名發表於其他地方。Real Time Analytics

Clicky

Design by CriCri / Material by petit sozai emi / powered by NINJA TOOLS /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