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豆芽菜新本部★

乙女遊戲為重心,一般遊戲偶爾有,雜七雜八也是有。

【華ヤカ哉、我ガ一族】宮之杜 進 (下)

(延續上篇)

接著就到了進的生日了,在慶祝過後進就跑來找遙借一步說話。
兩個人雖然還是有談到三治,但進主動切斷了這個話題,因為今天是他生日嘛。至於他找遙的用意其實是他仔細想過後,發現自己和遙之間其實什麼都沒有,有的只是「傭人和宮之杜家四男」這層關係。而且遙可能明年就不在了,所以他希望遙能夠幫他慶生,因為這可能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了也說不定。
不過雖然說兩人之間似乎只有這層關係,但根據過往的種種來看,兩人卻又不只是這樣子而已,只是要說是什麼他們自己也說不出來。而進也不懂自己的心情到底是怎麼回事,因為他仍舊是對其他人無所謂,但看到她和三治在一起、知道相親的事後情緒就變得很不穩定,心裡感覺煩躁、沮喪、又有些不安……
嘛,說回慶生吧。
遙什麼都沒有,也送不出什麼東西,但禮物這種東西是不限定形式的,她便說要幫進做些什麼來當作禮物,但一時之間也想不出能做什麼。
本來進是說要請遙做他所希望的事情,但還沒說要做什麼就又作罷……害我超好奇他本來到底想叫遙做什麼啊!!
最後進說自己說了愚蠢的話,要遙忘記這件事,跟她道歉說打擾她工作後便離開了。
 
十天過後,正好就是一月底,也是遙和三治相親的日子。
這天進是要工作的,但卻十分在意時間,還頻頻嘆氣。
這時候之前遇到過的小說家,御杜守。(嗯,遊戲時間點上來說,這時候玩家都知道這位仁兄就幕後黑手,也知道相親是他一手促成的……不過劇情我不知道該往哪裡塞,所以大家在這邊知道他是黑手就好了。)
守以新小說的題材,也就是主角去搶奪人妻的故事,來暗中慫恿進去打斷相親,而聽到「既然是想要的東西,就會不擇手段地去搶來吧」這句話後,進還真的就被慫恿到,就這樣跑走了。
這時候的相親現場,三治已經到了,遙也準備要走進店內,卻被人一把抓住……!

吃驚的遙雖然要進放開自己,但進卻不肯放手……
「可能是因為相親對象是三治也說不定……但是現在不管是誰,我都不想把妳交出去!」
「如果我放手的話,妳就會變成三治的嗎?既然如此……我就不能放手。」

「進少爺……但、但是……要是被誰看到的話!請你放手……!」
「被看到也無所謂!我不想把妳交給任何人……!」
「我知道我這樣做很像小孩子。我也知道我很任性、很自私,也知道都事到如今了!」
「就算這樣……我還是不要……」

「進少爺……」
「不要走。」
「已經……來不及了,太遲了……!」
「不要走……!」
「不……不可能的……所以拜託您放手……」
最後進還是選擇放手了…因為就像遙所說的,已經太遲了。
 
……嗯咳,我很鄭重地說一下,我發現其實搞不好我還滿喜歡狗血劇的。
上面這種劇情,怎麼說,我覺得看韓劇好像常常能看到……台灣鄉土劇……嗯,我沒看過所以不太清楚……啊,扯遠了不好意思。
上面那段劇情我看得很爽快,我最近真的發現我很喜歡這種虐男角兼虐自己的劇情,虐女主的…嗯,上面那段有算虐女主嗎?有的話就再加一個虐女主好了。
 
好了,我的喜好還是先丟一邊吧。
 
進放手之後,遙和三治的相親自然是很順利地落幕。
但隔天進和茂說了自己前一天做了什麼的時候,茂整個就很有喜感的邀約大人組都去喝酒,目的是為了紀念進失戀XD
還有早上出門上班的時候,進看起來很傷腦筋呢,因為冷靜下來後也覺得自己做得太超過,不知道要拿什麼臉見遙……就算想要解釋昨天的事情,也不知道該怎麼說,重點是遙都不說話啊……最後只能尷尬的和正、勇一起出門上班去。
到了晚上,大人組就如早上說的一起去喝酒了。雖說如此,進卻不認同自己是失戀,因為他到現在都還不知道自己喜歡上遙了。(真的是要不懂感情到什麼地步啊你……)
不過在茂、勇、正三人的輪番攻擊(?)之下,大概多少有一點察覺自己喜歡遙的事實吧…雖然他好像又認為更接近那種「本來是自己的卻被人搶走而火大」的感覺……嗯,要理解進的想法好困難。
嘛,最好笑的事是從這開始!
雖然茂知道進昨天想去阻止相親,但卻不知道具體情況,而進說到對方是三治所以他很不喜歡這件事時,不小心想起昨天做了什麼事而發出慘叫(?),讓其他三人整個興趣都來了XDDD
但是進才不會主動說出來呢,於是勇居然叫茂灌進酒,搞笑的是茂還說什麼「喝下去就會變得輕鬆」之類的,超像在催眠還是什麼的,而且進還真的就這樣喝下去了XDD
在喝掉五瓶酒之後,進終於醉了,勇便趁機問他昨天到底做了什麼。
已經醉了的進自然是一五一十地照說,重點是還拿正做示範,害我跟茂一樣笑到肚子痛XDDD
而且進喝醉後就會大笑,結果勇居然說那是因為進很痛苦所以要這樣子笑才能越過這個難關,搞得進的大笑看起來超淒涼,另外兩個人也跟著用憐憫的目光看向他……進你怎麼連失戀都要被人玩弄啊XDDDDD
 
隔天因為被灌太多酒,進整個就是宿醉到不能工作只好在家休息,看他不舒服的樣子遙就拿水去給他,這時他就主動提起了相親當天的事情,不過是很弱的道歉就是了。
後來遙便問進為什麼要來阻止,他的回答是因為不喜歡看到她和三治在一起,也不喜歡她變成三治的……他反問遙對相親的看法,問她就算這樣子結婚也沒關係嗎?
遙當然不想,雖然早晚知道要結婚,可至少現在她沒有這種想法,而且也想和自己所喜歡的人結婚,但那又如何?這是她不能拒絕的相親,所以沒有其他辦法。
進也說到自從那場舞會以來自己一直給遙添麻煩;知道自己對別人的事都無所謂,就算是遙和三治他也不在乎,但是看到他們在一起卻又覺得討厭……他卻不知道這份心情是怎麼回事;而且遙要離職的事情,也讓他覺得寂寞,又或者該說他根本不願想這件事情吧……
聽到遙說下個月就要離職,進突然問她下星期六有沒有空,想要和她一起外出,算是補償之前留下不太好回憶的銀座祭典,「即使只有一點,我也想要在遙小姐在這裡的期間內做好我能做到的事……我不想要後悔。」
於是到了隔周六兩人就一起外出了,不過第一個被進帶去的地方,卻是那個舞會會場。
因為會場裡死了一個人很不吉利,所以這個會場已經決定要毀掉了……
在這個會場裡他留下了回憶,也在這裡有所改變……而且在這裡遇到的三治因為讓他憎惡,所以才會察覺到自己對遙的感情,為了摸清楚這份感情,他才會帶遙一起來這個會場。
他本來不清楚自己到底是不是喜歡遙,所以認為這樣的自己沒有資格去留住她,但卻沒有辦法……因為他就是不喜歡他們在一起。
雖然他還是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對別人沒興趣,還是只對有興趣的人有興趣,更不知道自己到底為什麼不喜歡他們在一起,但他決定了不再跟三治打鬥,因為三治出事的話,遙一定會傷心吧……
 
雖然如此,但隔幾天遇到三治的時候,他卻說要隔天夜晚預定要跟進打鬥……就算告訴他進不願意再跟他打,他也沒辦法,因為他只是聽命令行事的人,還叫遙記得把進叫出來,他會過去找人的。
遙雖然把這些話告訴了進,卻不明白為什麼一定要打鬥,進就說大概是恨著宮之杜家、澄田家還有自己的人的命令吧。
不過進已經和遙約定過了,不會和三治打鬥……如果會因此而死也沒辦法,如果自己不死的話,三治所背負的命令就不會結束。
然而這並不是遙所想看到的結果,但被進詢問希望他怎麼做時,她也回答不出來……「若是必須要選擇我或他的日子到來的話,妳必須毫不猶豫地選擇他。因此,我也必須要下定好決心才行。」
雖然遙還是很擔心,也不懂是什麼決心,但進叫她不用擔心,她也只能相信……
 
然而,隔天晚上到來的人卻不是三治,而是那個下命令的黑手……因為太麻煩了,所以我們就直接叫他守吧。(喂)
守的意思是三治的感情太豐富,不適合殺人,所以他才會親自前來……嘛,其實我也這麼想啦,三治不太適合做背叛者之類的呢。
然後他也說明白了三治和遙的相親是他的計畫,而且有效果出現……嗯……什麼效果?我想了老半天,大概就是因為不和三治打鬥,所以今晚沒帶武器出現這樣而已……這算效果嗎?
雖然進一直詢問他究竟為什麼憎恨宮之杜家,當然始終都沒有得到回答。
當守舉劍的同時,三治也趕了過來,看到守在這裡自然相當震驚,但聽見他說自己無法殺人所以他才親自來下手時,三治便憤怒的說既然如此當初何必要利用他,直接親自去殺了進不就好了嗎?
結果守只是想要棋子,況且三治也因為當了他的棋子而受惠……不過這一切也只到今晚……他給予了三治充足的時間,但三治不但沒有殺死進,甚至一再將自己的所作所為讓對方察覺,既然如此他也只好處分掉這顆棋子。
說著守便舉劍刺向三治,但進卻衝出來保護了他!!
然後我覺得很奇妙的不是進衝出來保護三治,而是守居然叫他讓開……不,不對啊,守你本來就要殺進的,那就直接刺下去就好了啊,幹嘛叫他讓開多此一舉……
嗯呣,總之,剛才他們兩個人的對話讓進改變了主意進而衝出來保護三治。
正當守終於決定要直接幹掉進的時候,遙就很GJ的跑了出來,然後守就這樣逃走了……喂,遙是什麼猛獸嗎……
守走掉之後,進就像三治確認了相親的事情,三治也老實地說這場相親就是被計劃好的,之後就離開了……
至於遙還是沒弄懂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因為進也不會跟她說嘛;而進也搞不懂自己為什麼會去保護三治……哎,真是亂七八糟。
 
之後幾天都沒有見到三治,老家那邊也傳來相親的事情由澄田家那邊拒絕了…但比起這件事,遙更擔心三治的事情,而進還是不懂自己保護三治的理由……不管是對遙的感情,還是三治的事情,現在對進來說似乎是一大堆事情都搞不懂。
明明婚約取消事件值得高興的事情,但問題就出在進本身弄不明白的感情上……我這在旁邊看的人都快煩死了。(笑)
嘛,比起這件事,時間也已經到了二月來,離繼承人爭奪戰的期限只剩一個月,於是玄一郎又趁著六男,雅的生日會時順便宣布,在三月底前率先結婚的人就能夠繼承財產,讓正跟勇整個陷入大混亂……不,應該說是開始找女人了吧XD
不過雅倒是說這對進來說是個很不錯的條件,畢竟遙的婚約取消了嘛。
然後終於大家,不應該說是進終於察覺到一件事了,他一直只關心自己的心情,卻完全沒有想過遙的想法啊!這真的是個盲點!
身為玩家我當然一直都認為遙是喜歡進的,但是進不知道啊、其他人不知道啊!結果我一直注意進到底是煩惱完了沒有,卻根本忘記還有遙本身的想法啊!嗯,提出這個盲點的茂真的是說到重點了,不過因為察覺到這點,進又消沉下去就是了XD|||
 
當進在警署裡傷腦筋到底該不該去詢問遙的想法時,三治終於出現了!跑來找進的三治說自己很快就會消失,大概也不能再在特高工作了,所以也不會再殺他……
還沒說完,三治就倒下了……送去醫院後,醫生說他背上有被刀砍的痕跡,想來一定是反抗了守所以被攻擊了吧,但進不懂的是他為何要特地來找自己……
幾天後住院的三治終於得到醫生的准許,能夠開始會客,進當然是要去探病,出門前還跟遙說到了自己和三治的身分其實很像,只是他們兩個人對此的解決方法不同……
這時遙想到了之前玄一郎宣布的繼承條件,但才剛提起,進就乾笑著逃避了XD
後來遙出門買完東西時剛好遇到進,因為他說有話要跟遙說,於是兩個人就一起坐電車回去。
不過兩個人在電車內先說起的事情果然還是三治的事。
原來三治會被砍是因為他跑回去跟守說今後要自由地活下去,但他也跟進說了,他們兩個人不可能回到以前那樣了。
但不管怎樣,三治以後總算不用聽令行事,可以靠自己過活了。
而進也透過今天的談話,又再一次想要相信三治,當然這對遙來說是非常值得開心的事情。
然後正當我等著進到底要跟遙說什麼的時候……遙竟然睡著了啊啊啊啊!!孩子妳不要這樣,我想聽進要跟妳說什麼啊……
哎,不過趁著遙睡著的時候,進偷偷地把遙還給他的鑰匙給她……不要問我遙什麼時候把鑰匙還給他的,因為我也不曉得。
然後又趁著遙睡覺的時候,進就自言自語起來啦……因為繼承人條件的關係讓他焦急,但仔細想想其實他根本不用著急的,因為他也沒有真的想要繼承財產,而遙的婚約也取消了,他們又能繼續像這樣子見面……光是這樣就已經足夠了。
而且當初不懂的心情,現在他已經完全明白了,也很慶幸自己沒有貿然地去問遙的想法,因為突然被這樣問,她一定會傷腦筋的……講一講自己都有點悲哀了吧XD|||
不過他似乎還認為自己沒有資格對遙說這些話,雖然我不懂為什麼。
 
嘛,然後就這樣子到了三月一號……雖然是正的生日會,但正跟勇整個就是因為要找女人結婚所以生日會根本就亂七八糟的XD
生日會結束後,進和遙就說到了進結不結婚的事情,當然進是沒打算結婚的,也不打算成為繼承人,因為他也清楚自己不是那塊料。
還有兩個人也說好下次一起去探病……這時候的進基本上就已經恢復成原本那個溫柔的進了吧,而且是連迷惘都沒有了,但他的心情卻不會傳達出去……
遙雖然不懂進說的傳達是什麼意思,但也說自己很想知道那時候進為什麼要來阻止相親,雖然在當下她很難過痛苦,但卻又有些開心。
說完這些,遙又回去工作崗位上,留下進一個人吃驚又疑惑的想這話裡的意思……
 
幾天後遙和進一起去探病,但結果卻看到三治換回普通的衣服一副要出院的模樣,雖然兩個人想要勸阻,卻一直被三治拒之於外,甚至說自己和他們沒有任何關係……至於三治為什麼這麼急著出院,那是因為澄田家本家那邊似乎已經被債務壓垮,雖然他厭惡澄田家,但他依舊是澄田家的人,不可能看著父母為此傷腦筋卻又什麼都不做吧。
當他們說這些的時候,剛好多惠也來了,原來是正知道三治今天要出院,所以要多惠趕緊送信來給他……至於內容卻是他不會援助澄田家……嘛,正有正的想法吧,不過最搞笑的是他居然在信的最後加註,叫三治把遙還給進!你不要在這種嚴肅的地方搞笑啊大哥XDDD
但搞笑真的就這一瞬間,因為三治還是拼老命的要把自己和他們兩個人區分開來,結果這時在旁邊聽的多惠就生氣起來教訓三治,還說他到底知不知道這兩個人是因為擔心他才來這裡的!?
大概是被多惠這種超直球又嚴厲的教訓給感化(?)了吧,三治只是嘆口氣說他知道。
「既然知道,那最好用態度和言語來表達,不然這份心情是不會傳達給任何人的。」
丟下這句話後,多惠便告辭離去。
三治最後也像是放棄了一般,不再說自己和他們有沒有關係,只是為了還債他還是要回特高工作的,所以他只說了聲再見後就會警廳去了。
嘛……三治的事就算是完美落幕了,可喜可賀。
 
不過看起來很平穩的日子,其實還有最後的陰謀呢。
情報屋的喜助也還是持續向玄一郎報告「某個人」的動向,聽起來是最近就會再有所動作的感覺。
報告完後離開玄一郎的房間,喜助便看到窗外的遙和進,就想到繼承人的條件,再加上兩個人之間的氣氛很好,便認為這兩個人會結婚呢。
而這時在屋外的兩個人卻是說到前一天多惠所說的話,也就是要用態度和言語來表達的這件事。
進一臉傷腦筋的說自己也明白,但卻還是一副猶豫的模樣,讓遙以為是三治的事情,但一問之下進卻又只是乾笑地進門XD”
但是進門之後,進還是忍不住說了關於遙想知道他去阻止相親的理由的事情……雖然遙說他不說的話自己也不知道會怎麼想,但進卻認為這是不應該說出口的事情……嘛,大概就是身為警察官卻想要殺死朋友,還對遙說了很過分的話,所以他無法說出口。(前不久所說的資格大概就是這個吧?)
他還說如果說出口的話,他一定會後悔,遙也一定同樣會後悔……雖然遙完全不懂他到底說的是什麼意思,但最後進只說了抱歉,因為自己沒有資格、沒有自信也沒有勇氣,又很不安……
遙離開之後,剛才在屋裡就看到他們的喜助就來拜訪進了,大概是遙離開時的表情有些陰鬱,加上進又是唉聲嘆氣的,所以害喜助還以為他們是吵架呢。
喜助提到了繼承人的事情,但對進來說比起這種事,更重要的是現在的事情。但是他沒辦法傳達自己的心意,也無法開口詢問遙的想法……還說那個時候他明明是抱著不擇手段都要搶到她的想法而去的,但現在卻又這樣躊躇不前……
這時候喜助就非常可愛的說只要知道遙的想法,進就能夠傳達自己的心意了嗎?既然如此,那他現在就馬上去問吧……哎,真的是超可愛的,雖然後來提出來的方法非常不可愛XD
喜助可是說做就做的人,害進嚇出一身冷汗趕緊阻止他,萬一被拒絕的話進就不知道要拿什麼臉繼續面對遙了啊!
接著喜助又提出了很蠢的方法,我完全不懂這個方法為什麼他會覺得可行耶……欸,他說的大概就是星期日約人出去,然後帶去旅館,然後開房間,接著脫衣服,然後裝做一副沒事的模樣…………這到底是什麼鬼作戰!?
嘛,後來進真的有在星期日約遙出去啦,不過當然不是要執行這什麼作戰的,而是因為有話要跟遙說才約她出來的。
不過兩個人才剛到銀座就看到多惠跟三治在一起吵架的畫面……嘛,歡喜冤家?這兩位非常的相配喔,雖然三治看起來就是被吃得死死的呢,啊哈哈。
放著這兩個人不管,進和遙一起進了咖啡店,正當進想要進入正題時,卻剛好巧遇文子……嗯,我覺得進你挑錯告白地點了,真的。
不過當文子笑著說進是不是正在求婚時,當然是被反駁了,連遙自己都說不會有這種事,因為她是傭人,而進是宮之杜的人啊。
文子倒是很乾脆地說她不介意這個,因為要是在意這些的話她也不會和玄一郎結婚啊。一旁的進也趕緊澄清說自己同樣不介意這種事。
但是遙自己還是很在意這件事,文子也表示能夠理解,可是她還是和玄一郎結婚了……因為對她來說,她所愛的就只有玄一郎,所以她無法放棄也無法光是等待,才自己去跟玄一郎告白的。
文子離開後進才說自己或許跟母親很像吧,因為他也是這樣……
 
然後就這樣過了半天……進還沒有告白啊!!!
真的是,到底是有多不順利……
到了終於差不多該回去的時候,進終於說出口了…!
「……我喜歡妳。」
超直球!啊,我等了這麼久,寫了一萬七千個字終於等到這句話了…!!
「去阻止相親的時候我只想著這點,那時候我並不知道自己喜不喜歡妳……但現在不一樣。」
「我對別人都沒有興趣……但只有妳一直存在在我心中,所以我才不想把妳交出去。」
「我不知道妳會不會接受這樣的我而不安,本來是不打算說出口的。但是……」
「我很喜歡……妳。」

面對這樣的告白,遙的反應卻是沒有回答而逃跑了。因為她是傭人,因為他是宮之杜家的人,所以他們不可能在一起,所以她沒有辦法給予回答,所以她……逃跑了。
 
這講起來好像很辛酸,但是我很認真的認為遙的行為很白目。
第一,一直逼迫人家告白的不就是遙嗎?就不要跟我說她真的不知道進為什麼要去阻止相親,如果真的不知道的話,又為什麼要說她因為這樣而有些開心?
再說了,說這樣子的話感覺不就是在給人希望嗎?不就是在鼓吹進告白嗎?而且也是她一直想要知道進阻止相親的理由的吧?好了,現在如願聽到告白了,結果卻給我逃跑,給我說因為不能在一起所以沒辦法回答,所以很難過痛苦……我真的超想給她一巴掌的啊!!(冷靜點,這位太太)
 
呼,發洩完畢。
 
回到劇情上來繼續說吧。
遙逃跑之後進自然很沮喪,還心想果然不要說出口比較好……
至於逃跑的遙隔天則是和多惠談起了這件事,多惠對於她逃跑的事也是不以為然,但還是嚴厲的告訴她就算喜歡上進也是沒有用的,因為她們是傭人,不可能在一起的就是不可能,而遙只是複雜地點頭了。
 
晚上,吃晚餐的時候正跟勇還在為了結婚的事亂搞,只有進唉聲嘆氣的,但茂問他怎麼了也只是回什麼都沒有……嘛,不可能說得出口吧,在這種人多嘴雜的餐廳裡。
沮喪到沒食慾的進率先離開了餐廳,剛巧碰上了遙,在遙還來不及逃走前就先開口請她等一下,並說他還沒聽到昨天的回答……
但白天才被多惠說了那些話,她自己本身也很在意這些,但她並不是討厭進,結果就是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而將沉默當作回答的進,大概也了解自己的告白對遙造成困擾,所以只是沮喪地說他明白後就離開了。
 
就這樣過了幾天後,被千富交代去買東西的遙遇上了三治,才剛被問和進發生了什麼事而已,遙就忍不住掉眼淚了……但三治還來不及安慰什麼,就被同僚叫去工作,不過對遙來說能哭出來就是一種轉換心情吧,所以她還是和三治道謝了。
到了晚上,三治就跑去找進……嘛,這邊也同樣唉聲嘆氣的就是了,不過三治就是知道這個狀況才來找人的。
他很生氣的叫進不要太天真,不要看著辦不到的夢而害女人哭泣!進雖然認為兩個人能夠在一起,但說到玄一郎認不認同,萬一被反對怎麼辦的時候卻又答不上來……
不過三治還是跟他說遙大概是喜歡進,所以才會這麼難過,但像他就不會喜歡上不可能在一起的人。
但是進不這麼認為,他一直覺得兩個人可以在一起,所以才會告白的!這就是進天真的地方啊。
可是說到解決辦法也不是沒有,那就是他和遙在三月底前結婚,只要進成為了家主就沒有問題了。
可惜進卻不想這麼做。
因為遙曾經說過想和喜歡的人一起結婚,進也一樣……所以他希望要不要結婚是兩個人一起討論出來的,而不是這種形式……但是無法確定遙的想法的話,根本就沒有辦法開始。
最後進還是決定再煩惱也沒用,還是得再去問遙的想法。
 
幾天後是三月三十日,這天是三治透過進來約多惠的出去日子。
於是從早上開始遙就一直問多惠要不要去,讓多惠整個超煩,還不小心把進誤以為是遙而罵他煩XDDD
不過進也很關心這個問題啦,面對進的疑問多惠還是說自己才不去,然後就跟進問起他打算怎麼處理遙的事情。
當進沉默的時候,多惠又繼續說自己曾經告訴遙就算喜歡上宮之杜家的人也沒有用,讓進詫異的問為什麼,但多惠並沒有說錯什麼,這點進也知道。
不過多惠真的超彆扭的啊,事後又說但因為這樣就放棄也不行吧,還建議進去向玄一郎報告這件事,取得同意後再去問遙的想法也可以啊。
雖然一般人大概會覺得這方法不可行,不過進倒是覺得可行,還打算馬上去實行。
至於多惠,給完建議後就說自己也差不多該準備出門了……原來她是打算故意遲到,如果三治還在等她的話,那見他也無妨……嗯,不愧是多惠,整個就是超強的呢,啊哈哈哈。
 
那打算去報告的進在走廊上就遇到了遙……怎麼說,這兩個人相遇的感覺真是有一種初澀的滋味……
告訴遙說多惠有去赴約後,進也明白的說不管發生什麼事,他的心意都不會改變。他也將三治說過的話告訴她,並表明自己不願意這樣子結婚,也決定要去跟父親報告。
但馬上就被遙斬釘截鐵地說會被玄一郎反對。
進也很頑固地說不說說看的話是不會知道的!
聽進這麼說後,遙反而有些沮喪地說她不懂進為什麼能夠傳達自己的心意,換做是她根本就沒辦法……身為傭人的立場之外,就是她根本沒有自信……告白之後會變怎樣呢?會有什麼東西改變嗎?只會讓不安提前到來,讓人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聽了這些話就讓進笑了一笑,因為現在的遙就好像前不久的自己一樣,沒有自信也很不安……這些話他本來沒打算說出口,但卻做不到……他並不是不在乎別人,現在他不就這麼在乎遙嗎?
總之,要去跟玄一郎報告的事就這樣拍桌定案了。
 
不過當進去跟玄一郎報告的時候,才打開房門就看到一名黑衣人(守)拿刀指著玄一郎…!
雖然玄一郎叫進退下,但怎麼可能在這種情況下離開呢!
守嘲諷著說玄一郎這種人沒有守護的價值,就要揮刀而下時,進卻衝著他丟花瓶過去,並衝上去抓著他不放。
欸……然後我又真心覺得守真的很奇妙,又叫進放手不然就要殺他……不,你的目的本來就是殺他啊……
由於剛才丟的花瓶的聲響,讓在附近的遙和平助嚇到,趕緊跑進玄一郎的房間裡一探究竟,看到的就是正在阻止守的進。
進一看到遙跑進來就大喊叫他們別靠近,玄一郎則是叫平助逃跑,守卻是笑說不管有幾個人他都會殺掉,更將進踢倒在一旁。
這時平助就跑出去要叫其他人來,守也不擔心,反正他已經決定要在今晚毀掉宮之杜家。
當進想著有什麼可以當武器時,守也不再猶豫,決定要先從進開始殺起,但玄一郎卻衝出來代替進被刺傷,更叫進拿房裡一邊的刀用後便倒地不起。
進緊張地叫遙逃走並去叫醫生來,沒想到守這次的目標卻換成遙,眼見自己就要被殺死時,刀卻沒有落下,因為在守後方的進已經拿刀朝他背後砍下……
背部被砍,守已經無力再戰,便叫進殺了自己,但最後進卻沒有殺他,反而是放他離開……而守始終也沒有說出自己為什麼會狙擊他們。
當守離開後,遙便不支倒地……
 
遙再次醒過來時,已經過了一天。她躺在自己的房間裡,身邊還有進陪著。
所幸這次的事件玄一郎也只是住院治療,其他人都平安無事。
兩人說到這次的進和上次不同,也和小時後刺傷玄一郎的時候不同,沒有失去理智,甚至還放守離開……不過,就算守再來,進也保證會保護好遙,「我不會再迷失自己了,因為現在的我身邊有妳。」
因為喜歡遙,所以進能夠這麼想。因為喜歡,所以進能夠變得堅強。
但對遙來說,卻是因為喜歡所以痛苦,因為喜歡所以擔心,因為喜歡所以想要再一起,所以會對未來抱有許多不安。
聽到遙這麼說,進忍不住伸手抱住遙,要她不要再說,「妳只要這樣就好。妳的不安和擔心,我會全部承受,妳不是單獨一人。」
「還有我在。我會讓妳幸福,所以……希望妳放心。」
「從今以後,我想要兩個人一起思考,一起去解決問題……不行嗎?」

 

「……我會讓妳幸福的。」

 

 
 
◎結論
 
嘛……我真的覺得壞人話太多了。(喂)
 
話說回來,進是第一個攻略的角色,這真的是嚇到我了。
我一開始連有他的存在都忘記了說,但沒想到竟然會第一個攻略他……當初我自己猜測第一個攻略的人不是博就是茂或雅,但沒想到竟然會是進……嗯,這真的太神祕了。
 
不過進的劇情來說,其實我還滿喜歡的,雖然有些地方不太懂,大概是我資質駑鈍吧。
 
然後再說一下關於進中間被背叛後變了個人的事情。
其實我看來看去都覺得說,這人真的只是單純的感情白癡而已,並不是對人不關心或什麼,應該說是遲鈍,再加上不太會處理太大的衝擊,於是反而變成了那副模樣。
因為有時候再看他說話時,我都會覺得那副漠不關心的感覺有點勉強……嘛,個人感覺吧……
 
對了,三治和進呢到最後還是好朋友,雖然不像以前一樣,但我想會比以前更好。
三治和多惠最後當然也是在一起了,雖然多惠還是那樣傲嬌,但他們兩個很相配。
進和遙的婚禮大概在劇情結束後五個月差不多就會開始準備了。另外PSN配送後日談裡面也有提到兩人結婚後會去跟文子一起住,嘛,三個人的家庭應該會很幸福吧。
 
嗯……大概就是這樣吧?
在寫這個的時候我已經在攻略第二個角色了,我一定要想辦法把第二個角色的心得縮減!嗯……其實不寫劇情捏他的話應該就能達到大量縮減的目標了吧。(笑)
 
 

拍手

PR

COMMENT

NAME
TITLE
MAIL (非公開)
URL
EMOJI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COMMENT
PASS (欲修改留言者必填)
SECRET
私密留言
 

不要忘了時間

我是誰

HN:
閻翎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三分鐘熱度的乙女遊戲愛好者,角色心得經常坑掉www
ACG、小說、戲劇、古風歌均有涉獵,但不專精……就是一樣三分鐘熱度ww
歡迎同好搭訕;拒絕伸手黨。

每天噗浪

統計用



最新回應

私心連結

Copyright ©  -- ☆豆芽菜新本部★ --  All Rights Reserved

「☆豆芽菜新本部★」に掲載されている文章・画像・その他すべての無断転載・無断掲載を禁止します。

「☆豆芽菜新本部★」中的文章、圖像,以及其他所有事物都禁止私自轉載、冒名發表於其他地方。Real Time Analytics

Clicky

Design by CriCri / Material by petit sozai emi / powered by NINJA TOOLS /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