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豆芽菜新本部★

乙女遊戲為重心,一般遊戲偶爾有,雜七雜八也是有。

【華ヤカ哉、我ガ一族】宮之杜 茂 (上)


宮之杜
 
宮之杜家三男
討厭被束縛住的自由人。沒有固定職業,但似乎經常在其母家壽田 靜子的料亭中擔任藝妓。為了轉換心情而開車的技術,厲害到會讓同車的人發出悲鳴聲。
27歲。生日是10月5日。
 
馬尾啊……玩完茂的路線後我深深感覺到我真的很愛馬尾造型////

 
 

◎人物
 
茂是一個很自由的人。
從他一般立繪的服裝來看就能感覺得出來,他很不受拘束。
剛認識他的時候會覺得他就只是一個玩世不恭的傢伙,偶爾帶有一點壞心眼。
 
不過別看他好像什麼都不在乎,其實他有很深的煩惱。
他一直都知道自己的出生理由,所以內心其實非常憎恨玄一郎,或許也有些憎惡自己的母親。
所以他從小時候開始就想逃離宮之杜,但每次逃出去就又被抓回來,這樣反覆幾次後才終於放棄,也才變成現在這樣好像渾渾噩噩在過日子的茂。
對這樣度日的茂而言,宮之杜家的財產什麼的根本不重要,他想要的只有找出真正的自己。
而真正的茂又是怎麼樣的?
玄一郎所認為的茂是怎麼樣的我不知道,但對我來說真正的茂就是溫和而不願傷害別人也不太會主動挑起爭鬥的人。
還有就是他說狠話的時候真的很狠,句句都戳到重點啊( ̄▽ ̄;)
但是當他迷失自己的時候,這種說狠話的功力是不分對象的……原本應該對著敵人的刀刃,有時候也會因此而朝向身邊的人。
越是重要、越是耀眼、越是令自己感到憧憬與迷惘的人,在迷失自己的時候往往是最容易去傷害到的人……算是一種遷怒嗎?「看到這個人就覺得好煩」、「看到這個人就覺得自己為什麼會這樣」、「這個人為什麼老是這麼積極」、「這個人為什麼總是令自己感到迷惘」,諸如此類的吧。
茂是不是也有這種心情我當然不知道,但可以知道的是在他迷失自己的時候,他的利刃卻時是朝向遙的,也偶爾會在自己控制不住(?)的情況下欺負她,但事後又覺得這樣不行、這樣不對……然後事後補救的時候又覺得早知如此何必當初,像個笨蛋一樣ww
 
和其他角色不太一樣的是,茂對於宮之杜家完全沒有依賴心,除了想從這裡逃離之外沒有任何想法。
其他人在痛苦、難過的時候,最至少還有個宮之杜家做為支柱……就算只是當做逃避其他事情的工具也罷,宮之杜家至少能成為其他人的工具、支柱。
然而茂不論再怎麼痛苦、傷心或難過,宮之杜家永遠不會成為他的最後一條防線,甚至宮之杜家根本就只是他最後的夢靨。
也因此,茂對遙的依賴比其他人都更深,一旦有任何事情他就會想要依賴遙……當然我指的是精神層面。
這樣的茂比起其他人都更讓我心疼,所以在最後發現可以依賴的人其實不只是遙,還有一直以來似乎都在勾心鬥角的兄弟時,我真的非常感動……所以茂路線是我唯一在華哉裡面感動到哭的路線。
 
 
◎劇情捏他
 
茂在初期的時候也是屬於對傭人比較溫柔的那方,但是有時候講話會讓人有種被刺了一下的感覺,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w
除了溫柔之外,也會覺得這個人很不受拘束,有時候會有驚人、類似惡作劇的想法,所以在千富的眼裡看來應該也是比較需要注意的少爺吧。
然後第一次知道茂的工作內容是在某天晚上突然被茂硬拉出門,等於是被迫幫忙他的工作,才曉得原來茂是男扮女裝的藝妓……老實說,當宮之杜家的人一個勁地讚嘆他的美貌時,我真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因為那個骨架明明就是男人!對不起,茂的男扮女裝真的我暫時還無法接受Orz
之後幾次和茂談話,會發現他從來沒有說過自己的好話,而他本人也承認自己的確無法接受自己,也一直在逃避……不論是想從宮之杜家離開,還是年輕時逃避升學的時候。
不過在玄一郎宣布開始財產爭奪戰後,他意外地也決定要參加了。
不是為了財產,而是為了面對真正的自己,想要有所改變。
 
然後有一幕我一定要說,因為這幕的茂真是帥翻了////
就是正的母親在舞蹈會上讓大家一起相親的事情。
那天茂的相親對象的父親是常常讓靜子傷腦筋的常客,因為對方很快就會對藝妓出手,這件事也非常有名,所以茂就決定要稍微欺負對方,藉此來報點小仇。
而且對方似乎完全不知道自己父親在外有這樣的行為,所以一整個很不能接受,更不能接受茂對待自己的態度,以及侮辱自己的言語。
於是在舞曲告一段落後,對方便約茂到陽台外談話。
確認過自己父親的事情是事實後,對方也只是說要說的話只有這樣,但她絕不原諒茂侮辱自己!說著她便拿出刀子,大喊說宮之杜家算什麼、財產算什麼,通通都去死就好了!(這女的心靈也未免太脆弱。)
眼見刀子就要往茂揮下,這時候正好來找茂的遙也看見,立刻不顧危險的衝上前要擋。
見狀,茂當然是大叫危險,但也已經來不及……

所以最後是茂自己擋下了這刀!簡直超級帥!所有兄弟裡面CG讓我覺得帥的真的只有茂了啊♥♥♥♥
「把刀交給我,那不是女性該拿著揮舞的東西!」
「我不會責備你。但是……不要再出現在我面前,也這樣轉告妳父親。」

於是那個女人就扔下刀子,惶恐的逃跑了……真是沒用的傢伙。(喂
不過事後茂倒是說他身邊都是這種人,明明自己什麼都沒做,卻會馬上來傷害自己……但是我真的要說一下,茂你只是覺得自己沒做什麼,實際上講話很毒好不好。
 
之後時間過得很快,一下子就來到了夏天,為了讓遙的相親失敗,博召集(?)了眾兄弟一起到遙的老家去。
不過找到遙的人是茂,理所當然替她回絕相親的人也是茂。
和其他人比較不一樣的是,接受遙的謝禮、到遙的家裡去吃飯的時候,茂讓她的雙親覺得他和那些有錢人不太一樣。
而且茂還和大家一起吃完飯後,跟遙、遙的妹妹們一起躺在地板上睡起午覺,整個很天真無邪又悠閒啊。
 
因為回絕了親事,所以遙又回到了宮之杜家當傭人。
但這時候的遙發現自己和其他傭人不同,所以對於自己的諸多行為感到困惑,因為這樣不像傭人,但她只是個傭人!除了聽人說話之外什麼都做不到的傭人!
為此感到困惑的遙,開始學著做起普通的傭人,但是大家還是會和她說話,讓她更加困惑……
茂也注意到遙的怪異,便好奇的詢問,遙這才說出自己的煩惱:大家有各種的煩惱,而她除了聽之外什麼也做不到。
原以為茂或許只會說些安慰的話,但意外地茂卻說出了嚴厲的批判。
「有時候看到妳很努力想要做到需要以上的事……就會讓人覺得煩躁。」
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麼樣的人,宮之杜茂一定不是他,揚羽(藝妓裝扮時的名號)一定也不是他。
雖然遙說自己不清楚想不想知道什麼才是真正的茂,但茂卻有點嘲諷的說自己倒想知道。
最後茂只說如果遙想知道的話,在二十日那天到靜子(茂的母親)的店去就可以了。
 
經過很多(好像也沒有)煩惱後,遙決定照茂所說的,在二十日那天去店裡。然後關於傭人的煩惱也已經解決了,她就是她,會照她自己心中的傭人形象來努力!就算只是遵從命令的人,她依然只是她!
聽到遙這麼說,茂笑了。
遙照著自己的想法前進了,那麼接下來就換他了。
 
到了二十日,遙依約準備去店裡。
但這時候的茂和玄一郎也已經在談話了。
不過兩個人談的話還真是沉重……茂一開頭就說他很清楚玄一郎是為了什麼而生下他們兄弟六人,但他不懂的是為什麼要選靜子。
當初靜子被客人糾纏,甚至還鬧出對方想要殺死靜子的事,但這時候是玄一郎幫助了靜子,甚至在那之後成為靜子特定的客人,最後兩人才因此結緣、結婚。
但茂相信玄一郎一定不是為了幫助人才會和靜子在一起,而玄一郎也很大方的承認這點,因為他所做的一切都有理由,包括成為靜子特定的客人一事。
之所以選定藝妓,是因為容貌基因,還有生下來的孩子的「境遇」。
藝妓所生下的兒子,一定會因為這個原因而被其他兄弟所輕蔑,更何況是其他外人。而玄一郎便是對這種「境遇」感到有趣,也想看看這樣的人怎麼跨越這個難關,才選上了藝妓與之結婚。
當然,只要有這種境遇就可以了,所以結婚的對象就算不是靜子也無所謂。
聽完這些話後,茂便有點打擊太大而瘋狂的感覺。
雖然他想要透過參加財產爭奪戰而面對真正的自己、找出真正的自己,但這種事情其實怎樣都無所謂,所謂的理由在事情發生後會自己出現的。
說著,他便拿出了把匕首對著玄一郎。
然而玄一郎卻非常鎮定,彷彿料想到這一切似的。
「為什麼不避開?」
「你沒辦法殺我。你就是這樣的兒子。」
「少叫我兒子!」
即使揮舞著匕首,茂卻依然沒有傷到玄一郎……相反地,被人拿匕首要脅的玄一郎卻是哈哈大笑,甚至給了茂三點。
「我早就想到這個時候總會到來;沉睡在你心中,充滿殺意和憎惡的另一個你覺醒的這個時候。」
「你能夠接受現在的你的話,才會成為真正的你。而你至今不過是在逃避這件事而已。」
「你還心存迷惘的話,不可能殺得了我。在事後給予理由的人是我,不是你!」

最終玄一郎是毫髮無傷地離開,獨留茂對這一切感到悲憤!
 
過了好一會後,遙終於到了店內,但看到的是一般裝扮的茂。
有些驚訝的遙沒有深意地問茂是否已經知道了自己想知道的事情,茂的回答是知道了,但要花上一段時間才能接受。
這時候的茂雖然外表看起來很正常,但聲音卻一直抖……可見衝擊真的很大。(然後聲優真的很強大。)
接著深受打擊的茂抱住了走到身邊的遙,直說自己無法殺了玄一郎……
他一直都知道玄一郎是為了什麼而生下自己,但還是想要確認,然後殺了他……然而他卻做不到,那從今以後他到底該怎麼辦?
但是這個問題最終是茂必須自己找到答案,並不是遙能夠回答的……
 
之後再遇到茂的時候,他看起來已經恢復了正常,但遙卻有種之前看到了不該看的東西的感覺。
不過茂是說他很高興遙有來,多虧如此他才能夠回過神來……而且那天和玄一郎談過後,他也很清楚的知道自己心中的殺意、憎惡和嫉妒一定比任何人都來得強烈,只不過他自己一直都不想承認而已。
遙是不太懂這些,只覺得很擔心,因為上次的茂看起來真的不太一樣。
但是……
「如果是同情的話我不需要。」
雖然遙說這不是同情,但茂有沒有聽見就不得而知了。
 
從這之後,茂感覺就有點變了。
說和之前一樣是一樣,但就是有點不同……就連開車的方式都變得超級正常,讓遙有點驚訝XD
不只如此,聽說就連靜子店裡的指名揚羽招呼客人的預約也都被茂給取消了,讓紅(靜子店裡的藝妓)覺得奇怪,卻不知道發生什麼事。
後來才從茂口中知道,原來他是決定不再忍耐。
一直以來他都不知不覺地壓抑著自己的感情,也忍耐著許多事……但不管怎樣,如果能夠做到「不忍耐」,或許他也能夠活得更輕鬆。
但問到為什麼要和自己說這些,茂卻也說不出個所以然,唯一知道的是他或許是在對遙撒嬌吧。
因為遙一直都很溫柔,和其他傭人的禮貌不同,她會真正的擔心他、真正說出為他著想的話。
不過這只是「或許」而已,實際上究竟如何,茂自己其實也不知道啊。
 
沒多久後,遙接受了玄一郎專屬傭人的面試(?),成功拿到了專屬傭人的資格。之後過了幾天,就到了十月五號,也就是茂的生日!
但是一大早就發生了讓她意外的事,因為玄一郎竟然命令她去買晚上玄一郎要送給茂的生日禮物。
雖然困惑,遙還是跑到銀座去買禮物,卻意外碰上了茂。
因為不希望這件事被茂發現,遙只好當作是自己要買禮物給茂,不過既然都說出口了,所以遙也就真的挑了個禮物打算送給茂。
不過當晚聚餐的時候遙就該知道自己的擔心是沒有意義的,因為大家都知道玄一郎不會自己挑禮物啊。
聚餐結束之後,遙也要履行自己說過的話,便跑去陽台找茂,打算要送出自己的禮物。
原本以為茂可能會只是笑笑的收下,但沒想到……
「這個是因為我強求而買的東西吧?」
「也就是說……這東西本來是不會存在的。」

說著,茂便將手中的禮物往外一扔……
「哎呀……不見了呢。」(就這麼一瞬間,我真心覺得茂好賤XD”)
不過茂看起來一點罪惡感也沒有,甚至在離開前還說很期待遙明天之後的反應。
至於遙……也只能有苦往肚裡吞。
 
然後隔天,遇到茂的遙也很直白的說自己忘了自己是傭人,但昨晚的事情是一個很好的教訓。
說完這些遙便要告退,但茂卻拉住她,要她說明白這些話的意思。
「是相信茂少爺的話的我錯了!在撒嬌的人不是茂少爺,而是我……!」
遙跑走後,茂卻是嘆氣說自己做得太過火了,但卻也不明白自己究竟想要看到遙的什麼反應……
接著……這個男人真的有病。(喂)
不知道是反省了還是怎樣,反正當晚這傢伙就跑去庭園尋找自己親手扔出去的禮物……真的很笨耶!不過總比完全不回來找禮物來得好。
幸運的是千富在清掃的時候有發現,而且因為看起來像是禮物就先收著,不然茂再怎麼找一定也找不到的啦!
只是當千富在問這是誰送的禮物時,茂也只能打哈哈,總不能說是遙送的吧,一定會被千富念的啊。
不過因為扔禮物這件事的確是他做的,所以他也沒打算跟遙道歉,但有跟遙說他已經收下禮物了,讓我覺得這傢伙果然是笨蛋(咦
 
之後喜助(情報屋)跑來跟玄一郎報告事情,和他巧遇的茂就突然不知道哪根筋不對地問他在喜助眼裡看起來是個什麼樣的人。(一整個很像男主角突然問女主角對他怎麼想XD)
喜助不愧是在做情報屋的人,對別人也都看得很透徹。
他說茂是一個對別人的是很了解,卻不太了解自己的人,而且茂很容易就能夠看穿別人,也是個很有才能和智慧的人。還有就是凡是人都會有表裡兩面,但茂看起來卻彷彿沒有一樣。
分析完這些後,喜助才問茂是不是有煩惱,茂則是回答他正在發掘自我XD”
喜助給的建議是旅行也是不錯的選擇,然後我們親愛的茂居然就這樣接受了這個建議,自己跑出去旅行啦!
出去旅行前,茂還把遙帶去銀座吃甜點,然後問了她之前說對自己撒嬌的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嘛,遙的想法是她一直以為茂對自己敞開心房,所以有點自以為是,但實際上他們只是主人和傭人,所以就算禮物被扔掉也不能說什麼就是。
後來遙就說自己想要了解茂,卻不知道該怎麼做。
茂則是說要了解一個人沒這麼容易,更何況連他自己都不了解自己……
不管怎樣,茂已經決定要去旅行來發掘自我,不過在那之前他只是想要在出發前和她說話,接著他便不顧遙的詫異和驚慌,自己跑走了……
 
雖然茂最後有說在十月底的舞蹈會開始之前會回來,但遙跟靜子還是很擔心,只是擔心也不知道該到哪裡去找人……
至於出發去旅行的茂跑到哪去了呢?
結果他竟然是跑到遙的老家去打擾人家啊!
在那裡住了五天後,茂終於決定和一直沒有過問原因的遙的父母說明白原因。
他說明自己從小學就開始想要逃離宮之杜家,但每每都被抓回去,而這次也是他第一次單獨離開宮之杜家這麼長的時間……
雖然不是說改變環境就能夠解決一切,但他覺得只要繼續待在那裡,他就會逐漸變成廢物。
至於為什麼會來到這裡,他自己也不知道,只知道等他回過神來時,自己就已經跑道這裡來了……或許是這裡有著他所追求的家族的溫暖和安逸的生活吧。
然後他連自己想要殺玄一郎的事也講了,也說到連他自己都不明白自己,令人憎惡的父親卻比他還要了解自己,這點令他難以接受。
在這二十七年裡,他能夠對任何人溫柔,也能夠壓抑自己以免捲入麻煩事,但現在卻像是因果循環似地吃下這些年沒吃到的苦……
聽完這些話,遙的父親就說茂忘記了很重要的事情,也就是「坦率面對自己」這件事。
因為人長大後就會學會狡猾的生活方式,也越來越難以坦率面對一切……
 
自從茂離開已經過了十天以上,靜子當然非常的擔心,甚至在路上遇到遙就趕緊問茂是不是回來了。
不過這時候的茂還沒有回來,靜子也乾脆帶遙回店裡談茂的事情。
透過和靜子聊天,遙才知道茂是第一次單獨離家,也知道了靜子和玄一郎在年輕時候的相遇。
從靜子誇讚玄一郎當時很帥氣的語氣就能聽出,靜子是真的很喜歡玄一郎。
而且如果當初沒有遇到玄一郎,靜子可能就被那個煩人的客人給殺了……這點茂也知道,所以有時候也是因為這樣而忍耐著很多事吧……
另一邊,茂也準備告辭回帝都,但遙的兩個妹妹卻是大哭特哭的不想茂走。(老實說聽到這兩個人哭喊的時候我真的覺得很煩……然後就嚇到了,我什麼時候連玩遊戲都受不了小孩子任性哭鬧了Orz)
看著哭泣的兩人,茂就說他很喜歡遙,因為她是個率直的好女孩,但他卻做了很過份的事情,所以想要回去道歉……
「回去後就再一次重頭開始吧。」
 
接著就是舉辦舞蹈會的日子,一直到舞蹈會開始了,茂還是沒有回來。
不過開始一陣子後,遙走出會場時就剛好遇到趕回來的茂,這才知道茂居然在這段期間是住在自己老家。
後來遙本來要回去會場幫忙的時候,卻又被茂拉走。
原來茂終於很認真的向遙道歉自己把禮物丟掉的事,然後又談起了他在遙的老家裡發生的事……
「我從來沒有打從心底感到有趣或後悔、甚至難過過。」
「但是那兩個孩子在開心時就會開心,難過時就會哭……就好像妳一樣。」
「我很羨慕,因為我做不來。」
「我到底算什麼呢。」
「我確實打算透過爭奪當主之位來改變自己,雖然還沒有改變……但是我知道了很多事。」
「像是我雖然很了解別人,卻完全不了解自己。」
「還有我也知道自己缺少了什麼,透過這次的旅行,我也知道是缺少了什麼。」
「……但是,我的目標究竟在哪裡、我想做什麼、該怎麼改變……我還是什麼都不知道。」
「我不但沒辦法殺死父親,也一定沒辦法一輩子都恨他。」
「明明自己討厭自己,卻甚至不知道自己討厭哪裡、為什麼討厭……」
「還說什麼接受自己,之後我該怎麼辦……我……」

聽到這裡,遙便道歉後抱住了茂。
不只是別人會在痛苦難過的時候哭,就算是茂也一樣,大家都會在這些時候哭泣的!
「所以在痛苦的時候哭也沒關係!」
「別、別說笑了,為什麼我要……」
但是不哭泣就是一種忍耐,是壓抑自己的表現……這反而讓看的人感到難過,就好像遙一樣……
而且現在的茂所需要的,或許就是能夠大哭特哭的地方吧……
不過最後茂還是沒有參加到舞蹈會就是了。
 
隔天因為沒有出席舞蹈會,所以茂還是跑去跟玄一郎打聲招呼,但卻被玄一郎交代說下一次佐伯首相開的舞蹈會要跟他一起去參加,甚至還交給他一把槍。
最不可思議的是他說首相在當天大概會被暗殺,還要茂用那把槍保護自己跟他就好。
不過這馬上讓茂反駁,畢竟護衛這種事情除了他之外,勇和進不是都更適合嗎?
但結果玄一郎只說因為茂無法殺了自己,所以他拿著槍對自己來說反而安全。當然他還是沒有收回自己的話,只交代茂不要殺掉犯人後就叫他離開。
雖然莫名其妙,但突然被交代這種事情讓茂也有點慌張,不過畢竟是當主的命令,所以要不聽是不可能的。
 
嘛,這件事先放著不管,至於遙和茂的部分嘛……茂是明言希望遙暫時不用管他沒關係,因為他的煩惱最終是得靠他自己解決,而且他也想要珍惜從遙的家人身上所學會的事。
再說,如果遙再繼續對他這麼溫柔,他或許又會對他撒嬌,這樣就無法解決心中的煩惱了。
遙當然也明白這些事,所以也就照著茂所說的做。
後來在帝都開辦博覽會當天,被玄一郎帶去的遙得到可以暫時自己在這附近逛的許可後,就意外的碰上同樣來這的茂。
不過茂可不是自己一個人來,而是帶著紅和紀夫一起來的,嘛……反正就是硬拉著兩個人出來,讓他們好好見面、談話這樣,而且看起來很成功。
可是後來茂約遙一起逛博覽會的時候,遙卻猶豫了,畢竟之前茂才說不用管他啊……想到這點,茂卻也苦笑說雖然他叫遙不要做多餘的事,但他今天幫忙紅和紀夫好像也是做了多餘的事啊。
先不管紅和紀夫怎麼想,但對茂來說有遙在,他很高興就是。
不過茂說了這些話後,遙還是猶豫不決,讓茂不耐煩的說這樣下去他也是會生氣的。
最後茂還真的嘆口氣就說他自己去逛就好。
離開後,茂就自言自語說明明不是遙的錯,但他為什麼就是會覺得煩躁呢?
不過之後的展開很搞笑啊XD
當茂覺得很閒的時候,遙突然跑出來拿博覽會的紀念明信片送給茂,然後告辭;過一會後,遙又突然跑出來拿紀念郵票給他,然後又打算跑走,不過這次被茂給攔下來了XD
要是之後遙還一直這樣送東西過來的話,兩個人就等於跟一起逛沒兩樣了吧ww
於是茂也投降了,就直接叫遙跟他一起逛博覽會,遙也很開心地答應了。
之後逛完博覽會時有和紅、紀夫會合,兩個人決定重頭開始交往,等互相理解後再來談結婚的事。
 
過了幾天後,在用餐之時,正和勇等人就對玄一郎為什麼只帶茂去佐伯首相的舞蹈會一事提出質疑。
但是玄一郎的決定是不可能因為他們的質疑而收回,即便他們都覺得玄一郎帶茂去當護衛簡直是在開玩笑。
至於遙和千富同樣不能理解這件事,不過她們除了擔心之外也不能做什麼就是了。
然後不知道為什麼,茂突然跑來跟遙說起他為什麼會在靜子的店裡當起藝妓的原因。
原來當初靜子開店的時候,其實很不順利,幾乎都沒有客人,但是在玄一郎光顧後,客人就開始多了起來,畢竟店主是曾和玄一郎結婚,又是關西有名的藝妓啊。
不過當初靜子只是想開料理亭,所以原本並沒有藝妓的,後來會顧藝妓是因為那些來光顧的客人還是希望有藝妓來服務。
這時候的茂正在就讀高中,然後某天靜子就突然跑來找茂,說藝妓人數不夠,硬是叫他扮女裝出席XD”
好巧不巧當天剛好有從大阪過來的熟客,一看到茂的女裝就說「揚羽歸來」什麼的起了騷動(當初靜子當藝妓的名號就是揚羽),之後為了看揚羽,也就是茂的女裝的客人就爆增,於是就這樣一直當藝妓……
或許也因為一直做這個工作,所以茂也變得很會觀察、了解別人,但卻完全不明白自己,因為藝妓就是一個察言觀色的工作啊。
說完這些後,茂就說下星期六晚上他就要重回工作崗位了,還邀請遙一起去店裡,當然遙就答應了。
 
很快到了星期六晚上,遙就和茂一起去靜子的店裡。
本來遙還以為她只是來店裡看看,結果茂竟然回送給她一把扇子(之前遙送給他的生日禮物是扇子),說等下給她用……搞半天竟然是突然叫她來幫忙藝妓的工作!
如果只是這樣也就算了,但今天的客人竟然是正!XD
嘛,正是嚇了一跳啦,不過該談的正事還是要談。
他和一起來的政治家就在談佐伯首相的舞蹈會的事情,好像那個舞蹈會很危險什麼的,因為還有用軍隊和警察來護衛。
然後下任首相選舉有什麼黑幕之類的,反正大概就是候選人似乎是玄一郎的舊識這樣……嗯……他們兩個人談的比較重要的話大概就是這樣吧。
 
接著舉辦舞蹈會的日子來臨了。
在肅穆的氣氛中,茂和玄一郎一起前往舞蹈會。
在宅邸待命的遙則是從多惠口中得知,原來茂是所有兄弟之中最弱的人,不免擔心起茂的安危,但始終她除了等待也沒有其他辦法。
這時已經抵達會場的玄一郎率先去找首相打招呼,獨自留在人群中的茂則是一下子就被暗殺者找上,馬上就被對方拿槍脅迫著要他拿槍擊殺首相。
被脅迫著到暗處後,對方就叫他聽從指示開槍,當然不管有沒有射中,對方最終都會殺死茂。
而且犯人還說他的打算是殺了首相後再殺了茂,最後的目標當然是殺死玄一郎。
當犯人下指令後,茂當然沒有舉槍射擊,反而是要反擊對方。
但是……茂很弱,非常的弱。
他的手立刻被犯人抓住,並將槍頭瞄準了首相。
不論茂怎麼反抗,他的力量都不及犯人,最終在犯人的力量之下,他被迫扣下扳機……首相遭射擊,命在旦夕。
犯人笑著,抽刀刺向茂,「這只是代替打招呼罷了。」
茂嘶吼著要人抓住對方,「不是我、不是我殺的……!!」執著這點的茂在玄一郎來之前,甚至都沒有發現自己已經深受重傷……
 
隔天首相身亡,茂被刺傷而住院的事情眾人當然都已經知道了。
兄弟之中沒有人不對這件事感到困惑,究竟玄一郎是為了什麼而帶茂去舞蹈會的?但是這個問題最終沒有結論,畢竟玄一郎不會給他們答案。
另一邊,在病院中醒過來的茂首先看到的就是被玄一郎命令來看顧茂的遙,當然第一件事也是先問起首相,從而得之首相已經身亡。
還沒有從這項打擊恢復過來的茂,面對前來探並說要照顧他的靜子和紅顯得焦慮而冷漠,並將兩人趕了回去。
就這樣過了幾天後,遙每天都去病院照顧茂,而茂的心理狀況卻絲毫沒有好轉,甚至叫遙不要再來病院。
當然遙不可能乖乖說好,但茂卻因此變得更焦躁也只好叫她退下……同時他更不知道自己哪還有臉回去宮之杜家,因為首相是他殺死的!佐伯首相……博的外公是他殺死的!
同時,從玄一郎和平助的對話中可以知道,當初玄一郎帶茂去的目的是要測試茂遇上了那個犯人後會有什麼反應,卻沒想到局面會演變成這樣。但如果茂能夠度過這個難關,對他來說也是好事。
然後兩個人還很平淡的說要是有人知道了這件事,就要處理掉……
 
之後遙又再度回到病院,這時的茂剛拿花瓶發洩完畢,看到的遙就說要收拾……
「……是我殺的。」
「是我……射殺首相的。」
「是我殺的!!是我拿槍對準他,扣下扳機的!!……我的確是用這隻手射殺他的。」
「我沒辦法……反抗那傢伙……是我……是我……!!」
「我也不是想要才射殺他的!!是被那傢伙強迫握住槍……比力量根本就沒有用……我太過無力了……」
「我很丟臉吧?射殺首相不說,我被刺傷卻獲救了。但是……首相死了。」
「可是我卻沒有被抓……反正一定是父親動了手腳吧。哈哈哈哈,真的是做得真好。」
「我是殺人犯啊!!」

「不是的!」
「就算這樣也沒辦法改變我射殺人的事實。我到底該墮落到什麼地步才行……?妳告訴我啊。」
「我……之後究竟該怎麼辦……?」

 
被告知這樣的事實,就算遙知道不是茂的錯,也因為震驚錯亂而隔天沒有去病院。
然而單單是這樣的一個舉動,就被平助和玄一郎察覺到茂已經將實情告訴了遙……之後,平助就遵照玄一郎的意思跑去威脅遙,大意當然就是不准告訴任何人這件事,否則就無法保證她的生命安全。
威脅完後,平助就叫遙和往常一樣去病院。
到病院後,首先迎接她的卻是茂的冷言冷語,但這時候的遙根本沒有聽進這些,害怕地縮瑟發抖的遙大喊早知道會這樣她就辭職不做傭人了!還怪茂為什麼要把這些事告訴她!
「那妳辭職不就好了。回去老家,把昨天說的話、我的事,還有宮之杜家的事和至今為止的事情……全部都忘記地生活下去不就好了!?妳不過只是傭人而已!!想要逃跑的話就隨便去哪都行啊!!」
「但是我不一樣!!我……要一輩子都背負這些,哪裡都沒得逃跑……妳滾出去!」

聽見這些話後,遙卻反而沉默了下來。
受不了遙的沉默,茂就叫遙有話想說就快說!但最後遙只是忍住淚水地告辭。
跑到外面的遙就遇上了靜子,看到遙淚眼婆娑的模樣,再加上她也很在意茂的情況,就把遙帶到咖啡店談話。
遙把茂剛才說過的話告訴了靜子,當然理由是什麼自然沒有說,靜子也很清楚遙被捲入了什麼麻煩,所以並沒有逼她說出詳情。
遙知道茂沒有地方能逃跑,只要有她在身邊他就會感到煩躁,但是她自己也很害怕啊!這種脅迫要是一輩子都威脅著自己的話……
靜子倒是說已經發生的事也沒辦法改變,而她雖然想要幫助茂,但她知道茂一定會不高興,因為茂其實心底深處是恨著靜子的……所以現在能夠陪伴在茂身邊的,除了遙之外別無他人。
「現在那孩子不需要,因為同情而保護他的人。」
「這是那孩子必須渡過的難關,只是同情、和他一起難過是沒用的。」
「……那孩子需要的是一起陪他度過難關的人,我覺得那個人如果是妳,不是很好嗎?」

 
或許是聽進了靜子的話,隔天遙依然到病院去照顧茂。
而這時候的茂卻是在做著舞蹈會當時的夢。
從夢裡可以看得出來,茂對於自己是殺人犯一事既不願承認,卻又一面不斷這麼地認定……不論怎麼反抗,始終扣下扳機的人都是自己,手上始終殘留著扣下扳機的觸感……
從噩夢終驚醒過來的茂看見遙,不免覺得驚訝,直問她為什麼沒有逃跑。
遙也老實說出和靜子相遇的事情,並說自己是因為自己的意志而來到這裡,不管茂怎麼想都無所謂,但她不想逃跑。
「妳想逃離什麼?我嗎?」
「茂少爺,還有我自己身處的狀況……我想逃離一切。」
不過茂卻對她的話顯得一點興趣也沒有,只叫她好好努力。
之後醫生說茂已經快要可以出院時,茂卻要求延長出院日,雖然覺得奇怪,但醫生還是聽從了他的要求。
茂很清楚,以他現在的狀況,根本還不能回去的……
當然他也不會跟博說舞蹈會的事情,畢竟跟遙說就害遙有危險了,那自然不能和博說了,而且……「反正我只要一輩子背負這件事就好了,就算和博說了,罪孽也不會減輕。」
對這句話遙沒有做任何回應,只是默默地出去幫茂倒水。
看著遙離開後,茂則是喃喃細語說他本來以為遙不會再來了……
後來遙在病院的時候就一直坐在茂身邊織圍巾,看著她的茂則是問她為什麼沒有接到命令還會待在這裡?
「只是因為我想要待在這裡而已。」
 
就這樣過了好幾天,很多事情感覺都已經告了一個段落,就連茂也比較冷靜,講話語調有回復過來一點。
這時候的遙的圍巾甚至已經織了三條,說是到時候要送給茂的時候可以讓他挑顏色,茂卻是笑著說沒有打算全部送給他嗎?看到這裡會突然感到一陣欣慰啊……因為我們家的茂終於又會笑了。
然後說了要出院的事情後,遙就自己說起這一陣子的感想。
自從被要脅後她就一直感到害怕,當然她也沒打算和任何人提起這件事,但卻清楚感受到擁有不能說的秘密是很痛苦的一件事,而她大概就是因為和知道實情的茂在一起才有辦法安心。
「也就是說妳想說的是,我們是共同擁有秘密的同伴嗎?」
「說的也是,我現在就覺得……在追求安心感的人其實是我。一邊說著不會逃跑,卻又沒辦法徹底堅強。」
茂則笑著說如果軟弱的話,就不可能在這幾天一直坐在他身邊。
嘛,反正就是經過這好幾天,兩個人的心情都差不多冷靜了,也算是互相陪伴著度過難關了吧?
而且因為遙一直坐在同樣的地方織圍巾,讓他們兩個人都覺得那個位置都變成了遙的專屬位置,連茂都覺得別人坐在那裡就會覺得奇怪呢。
然後茂雖然還無法接受射殺別人、被人刺傷的事情,但多虧了這個契機,他很清楚地了解自己,也了解了遙的事情。
最後茂就說在出院那天有重要的話要跟她說,特別選定那天是因為當天是銀座祭……看他解釋銀座祭時,真的有種「茂你終於回來了」的感覺呢OAQ
 
不過我還以為他準備要告白了,結果不是啊XD”
當天出院的時候茂已經整個變得超正常的了,也終於有跟靜子好好說話了。
靜子笑說至少要讓她做一件像母親的事,便把自己很重要的戒指給了茂,並且鄭重聲明她雖然當初的確是被玄一郎所救,但會和玄一郎結婚主要是因為她真的喜歡玄一郎。
真是突然的真心話大告白啊XD
嘛,靜子主要就是想說是她自己喜歡和玄一郎在一起的,所以茂不用有什麼責任感就對了,而且靜子早就知道玄一郎是為了什麼和自己在一起、又生下茂……但不論如何,靜子都是因為自己想要而生下茂的,雖然為此讓茂有了很多不愉快的回憶……
「這個戒指是我的過去。但是,我過去不是只有痛苦的回憶喔?我只想你知道這點……好嗎?」
茂點頭笑著說他知道,還突然叫了一聲媽媽,害靜子有點不習慣的害羞XD
 
之後茂就跟遙去銀座祭,也說起了重要的話……他說自己已經決定要一輩子背負著首相的事,還有就是他很感激遙一直陪在自己旁邊,否則他自己都不曉得他會變成什麼樣。
「陪在我身邊的理由是什麼都好。我叫妳出去,妳卻又回來了。」
「妳在我身邊的安心感……是這樣說嗎?那對我來說,是其他東西無法取代的。」
「然後,我說的很重要的事情……妳明白嗎?」(我真的以為是要告白,從上面看下來到底有誰不會誤會成是要告白!)
但遙不明白他想說什麼,這時茂看到遙有帶之前織的圍巾,就叫她幫自己圍上。

喔,超適合!超帥!大哥請你嫁給我!(快住口
 
「謝謝妳,小遙,都是多虧有妳在。還有,一直以來很抱歉。」
「……有這些話就很,足夠了……」
「如果妳有什麼困擾的話,下次就輪到我了。我和妳約好,會去幫助妳。所以不論何時發生什麼事,都希望妳和我說。」
「……妳教會了我很重要的事,妳的家人也教了我很多事。對我來說,你們都是無可取代的存在。」
「所以我想盡可能做到我辦得到的事。就算會花上我一輩子的時間也沒關係。」

 
雖然不是告白,但超像告白……遙妳對這些話到底怎麼看的呢?不過遙這麼遲鈍的傢伙,所以大概沒有多想吧。
 

(延續下篇)

拍手

PR

COMMENT

NAME
TITLE
MAIL (非公開)
URL
EMOJI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COMMENT
PASS (欲修改留言者必填)
SECRET
私密留言
 

不要忘了時間

我是誰

HN:
閻翎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三分鐘熱度的乙女遊戲愛好者,角色心得經常坑掉www
ACG、小說、戲劇、古風歌均有涉獵,但不專精……就是一樣三分鐘熱度ww
歡迎同好搭訕;拒絕伸手黨。

每天噗浪

統計用



最新回應

私心連結

Copyright ©  -- ☆豆芽菜新本部★ --  All Rights Reserved

「☆豆芽菜新本部★」に掲載されている文章・画像・その他すべての無断転載・無断掲載を禁止します。

「☆豆芽菜新本部★」中的文章、圖像,以及其他所有事物都禁止私自轉載、冒名發表於其他地方。Real Time Analytics

Clicky

Design by CriCri / Material by petit sozai emi / powered by NINJA TOOLS /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