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豆芽菜新本部★

乙女遊戲為重心,一般遊戲偶爾有,雜七雜八也是有。

【Who Am I: The Tale of Dorothy】遊戲介紹


遊戲名稱:Who Am I: The Tale of Dorothy/我是誰:多蘿西的故事
遊戲平台:PC、Android、iOS
遊戲官網:https://www.onaemostudio.com/
如果您的大腦裡存在其他人格,會怎麼樣?本次故事的主人公多蘿西•沃森是剛剛進入中學的14歲少女。雖然從外表上看上去很平凡,卻擁有著與同齡孩子們不同的痛與傷。從小經歷的各種事件給多蘿西留下了恐怖的心靈創傷,最終因積累在心中的創傷,多蘿西的人格分裂為多個人格。
                      ──摘自《Steam》。

拍手

PR

・・・More...

【Ori and the Blind Forest : Definitive Edition】遊戲介紹


遊戲名稱:Ori and the Blind Forest : Definitive Edition
遊戲平台:PC、Xbox
遊戲官網:https://www.orithegame.com/blind-forest/
尼貝爾的森林正在死去。一場暴風雨導致一系列災難;一個平凡的英雄必須展開旅程,找回他的勇氣,與黑暗的復仇者對抗,拯救他的家園。
               ——翻譯自官網About the Blind Forest

拍手

・・・More...

【Mandora】遊戲介紹


遊戲名稱:Mandora
遊戲平台:Android、iOS
遊戲官網:https://www.rayark.com/g/mandora/
歡迎來到月貓村,這裡是巫師們最愛的園藝勝地,也是唯一在這個星球上可以找到蔓陀羅種子的地方。
蔓陀羅不但是強力的魔法提煉素材,月貓村甚至將這種介於植物與動物、魔法與科學之間的生物培養成巫師女巫之間最流行的飾品或寵物。 短短幾年之間,數百種蔓陀羅在魔法世界流行了起來。
                ——摘自iOS App Store簡介。

拍手

・・・More...

【Don't Starve】遊戲介紹


遊戲名稱:Don’t Starve
遊戲平台:PC、Android、iOS
遊戲官網:https://www.klei.com/games/dont-starve
Steam:http://store.steampowered.com/app/219740/Dont_Starve/
Don’t Starve 是一款嚴峻又充滿科學與魔法的野外求生遊戲。
您會在遊戲中扮演 Wilson,一名勇敢的紳士科學家。
但他掉入了惡魔的陷阱中並被傳送到一個神秘的荒蕪世界。Wilson 必須學著利用手邊的資源,和棲息在此的各種生物打好關係,才能逃離這裡並找到回家的路。
進入一個充滿神祕生物、危險與驚喜的未知世界。收集各種資源並製造出符合個人風格的必需物品。用您的方式來揭開這個神秘大陸的面紗。

                          ──摘錄自Steam

拍手

・・・More...

【Replica】遊戲介紹


遊戲名稱:Replica
遊戲平台:PC、Android、iOS
Steam:http://store.steampowered.com/app/496890/Replica/
「這個國家現在需要的不只是高樓大廈,它更需要希望」─艾薇‧哈蒙德

一部機主身分不明的手機被交到你的手中。迫於政府的威逼利誘,你必須通過破解機主帳號來尋找和恐怖主義相關的證據。同時也需要調查電話的各種使用紀錄以及社交媒體留存信息。

通過手機來窺探他人隱私將是一種瘋狂的體驗,這也將使你轉變為國家中最偉大的愛國者。
                     ──摘自Google Play介紹

拍手

・・・More...

【Beholder】遊戲介紹


遊戲名稱:Beholder
遊戲平台:PC
Steam:http://store.steampowered.com/app/475550/Beholder/
嚴峻的反烏托邦前景。 
極權政府控制了個人和公共生活的每一個方面。 
法律是壓制性的。監視就是全部。隱私已死。 
                ──節錄自Steam介紹

拍手

・・・More...

【9時間9人9の扉】全路線感想(上五)

 【本文章嚴重劇透,不願被劇透的人立刻左轉出門慢走不送。】

サンタ(3),只看立繪是美青年,看了原畫變兄貴

 

其實立繪……我一開始以為是美少年……不過,嗯,我覺得打在上面那句會被サンタ揍。(笑)

 

話說サンタ也是一個非常非常疼愛妹妹的哥哥。

不過這是因為他們家環境比較特別啦。

 

緣由是如何我忘記了,不過サンタ曾提起關於自己和妹妹的事情。

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對,我又忘記了)サンタ家只有他和妹妹相依為命,所以他的身分是亦兄亦父,也因此他非常疼妹妹。

他每年都叫妹妹寫信給聖誕老公公,寫下自己想要的禮物,這樣聖誕老公公就會送那禮物給她。

當然聖誕老公公的身分不是別人,就是サンタ。妹妹寫信的收件地址是北歐,但因為是莫名其妙的地址,所以信件最後總是會被退回家裡,サンタ每次都在妹妹之前去收信,就這樣悄悄地把信拿回來,之後再用自己一整年的打工費去買妹妹想要的禮物,然後假裝成聖誕老人送的。

但是有一年,妹妹信中所寫的,不是實質的禮物,而是希望能夠一直這樣幸福的生活下去。

然而……

「我連這樣的願望都無法為她實現……」

サンタ自嘲地笑著。

他親愛的妹妹死去了,不是生病,不是發生意外,而是被人殺死了。

 

被誰殺死?又為什麼?

淳平和紫不敢多問,這不是他們能開口詢問的事情。

 

話說當初淳平給四葉的幸運草書籤,其實是サンタ找到的,後來サンタ不要才丟給淳平。

因為サンタ最討厭的四樣東西「信賴、幸運、愛情、希望」,好巧不巧正是幸運草的花語……當然,淳平當初給四葉幸運草時,也告訴過她花語,他之所以知道花語,也是因為サンタ把幸運草書籤給他時,曾告知這件事的關係。

而四葉從淳平口中得知花語時非常激動,並詢問是誰告訴他花語。等知道是サンタ後,四葉卻是鬆口氣的說サンタ應該是他們的夥伴……

為什麼四葉能這麼斷定?

如果你有乖乖從上面照順序看下來,應該會知道吧?(我自己則是在寫這篇文章時,才發現到這個問題……因為我根本不知道幸運草的花語是什麼XD

 

話又說回來,サンタ其實是個挺極端的人。

他喜歡最強,或者是最弱,最討厭的就是中庸。

在日本有個遊戲叫「おいちょかぶ」,中文上似乎沒有翻譯,所以我們姑且稱之為「八九牌」吧。

八九牌的玩法和21點很像,不過贏家不需要集到21點,而是9點。

詳細的規則就不說了,反正在台灣也不會玩這個。(真想玩的話自己去研究規則吧…)

而在這個遊戲中,0就是最弱的牌,9則是最強的牌;那麼,4呢?

4就是不強也不弱,處在一個微妙的中間值……這也是サンタ非常厭惡幸運草的緣故。

 

還有サンタ其實也是挺聰明的人。

雖然在遊戲中有時候看起來挺笨,而且又脾氣暴躁、還有點任性,不過我相信他其實是很聰明的。(笑)

 

 

‧紫(6),天真又少根筋,有時候也滿有笑點的

 

紫,本名為倉式茜,是淳平的小學同學。

據說兩個人從小學之後就再也沒有見過面,不過淳平心裡其實是喜歡這個女孩的。

至於茜……看她的種種表現,我相信這孩子也是喜歡淳平的。

至少從劇情當中,可以看出小時候的茜真的很喜歡淳平,甚至把淳平送給自己的玩偶一直帶在身邊。

而且兩人小時候曾經一起擔任過動物飼養園,淳平本來對這職位一點興趣也沒有,但是因為茜自願擔任了,淳平就跟著一起自願擔任,雖然嘴上沒說,但心裡想的卻是因為這樣就能夠和茜光明正大的獨處了。

哎呀,真是青春啊~

不過這件事其實也不是很好的回憶,因為有天早上當淳平帶著掃除用具來掃兔籠時,卻見到茜站在外面哭───因為兔子全部死掉了,慘不忍睹的死狀很明顯是被人殺死的。

生氣的淳平一邊安慰茜,一邊決定晚上要來堵犯人,因為人家都說犯人一定會在回到犯罪現場的啊。(在愉快犯的情況下應該比較有可能,其他情況應該是避之唯恐不及吧?)

沒想到聽淳平這麼說的茜也說要跟著來,淳平也沒有辦法勸阻,於是兩個小學生就這樣在兔籠前守了一晚。

幸好當時犯人並沒有真的重回現場,不然這兩個小朋友是能拿犯人怎麼樣啊。淳平兩人說起這件事時,也都這麼覺得……這算是初生之犢不畏虎嗎?

不過後來茜因為家裡因素而快要搬家時,淳平卻和幾個國中生打了起來,當然最後是被打得鼻青臉腫啦。

打架原因我有點忘了,印象中似乎是幾個國中生先去鬧茜,才讓淳平挺身而出,但因為打人是不對的,所以他本來沒打算還手的樣子。

只是後來淳平有說那群國中生在打他時,說到什麼「讓你變成和那些傢伙一樣」什麼的……總之就是他發現這群國中生就是之前殺死兔子的犯人,所以就生氣的還手和他們打了起來。

雖然最後是輸了,但也算是了結一個遺憾?

後來茜和淳平就坐在公園的小山丘一起聊天,也算是在茜搬家前跟她道別吧。

兩人小時候的童言童語真的讓我一直微笑,畢竟看到這段往事時,其實是一切謎團都解開後的事情了,所以有一種好和平的感覺。

那時候的淳平還將自己喜歡的玩偶(其實我猜應該是像機器人之類的玩意吧…)送給了茜,當做自己一直都在陪她身邊的替代品。(是說小學就會講這種話了嗎?感覺早熟了。)

 

嗯,小時候的往事大概就是這樣吧。

雖然和淳平小時候的過往交代得很清楚,但其實茜才是整個遊戲當中最神秘的傢伙。

 

話說回來,其實在看過全部的ED後我不知道她究竟是真的天真,還是怎樣。

但一開始看到她在大病房堅持不要留下一個被犧牲的人,真的會覺得她很天真。

雖然說提出要留下一個人的意見也是滿殘酷的,但在沒有其他辦法之下,還堅決不贊同這個意見,實在有點天真……或者該說太過將現實理想化了?

要是當初一宮沒有為自己施打麻醉藥,那豈不是要一直僵持在那?嘖嘖,時間只有9小時啊,這位大姊……

不過她少根筋的個性我卻挺喜歡。她在各種情況下還能夠偶爾爆出一句冷笑話……再不然就是還能想到戀愛的事情去……這些表現很脫線又挺好笑的。(汗)

 

好啦,關於茜的事情只能說到這了,不然我的ED路線可沒東西劇透了。

不過啊,總覺得我說了這些話後,其實不用我劇透大家也都能猜個一知半解吧……

不管怎樣,接下來就是ED劇透了,按照最不重要的ED來一個一個往下說吧~

 

 

───雖然我是這麼說啦,不過到文章寫到這邊已經爆很多字了,再加上ED劇透可能會破兩萬,所以我想還是在這邊告一個段落好了。

 

於是ED劇透就等下一篇吧。

我保證下一篇會直接說完全部ED,但不保證要多久時間才會寫完。(笑)

 

 

 

啊,因為遊戲裡面的事情不知道是真是假,所以我還有另外去找資料……完全就是我到現在為止寫得最認真的遊戲相關心得呢。

所以呢,下面那些都是我寫這篇文章的部分參考資料的連結,有興趣的人可以看看。

不過因為我自己看得懂日文,而且日文WIKI的資料很詳細,所以挺多資料都是從日文WIKI來的,還有一部分是英文WIKI,唯一的中文網站是共時性的資料……感覺還挺悲哀的。

嘛,不懂日文的人還是可以從日文WIKI轉換成中文WIKI,至於資料的豐富性就───你們懂的。(笑)

 

形態形成場假說參考網站(日文WIKI)

關於共時性的參考網站(東方珍珠論壇)

鐵達尼號相關事件的參考網站(日文WIKI)

丙三醇結晶化論文參考網站(還是日文WIKI)

酒石酸乙二胺結晶化事件參考網站(日文)

酒石酸乙二胺結晶化事件參考網站2(日文&英文)

白老鼠脫逃實驗參考網站(日文)

Ice9參考網站(英文WIKI)

Ice IX參考網站(英文WIKI)

Futility參考網站(英文WIKI)

William Thomas Stead參考網站(日文WIKI)

William Thomas Stead預言小說參考網站(日文網頁)<<關於他這本小說的資料很簡短

Morgan Robertson參考網站(英文WIKI)

不列顛號參考網站(日文WIKI)

奧林匹克參考網站(日文WIKI)

拉克馬主義(獲得性遺傳)參考網站(日文WIKI)

忒修斯之船悖論參考網站(日文WIKI)

屍蠟化參考網站(日文WIKI)

八九牌參考網站(日文WIKI)

 

9時間99の扉ファミ通的專訪

 

 

啊咧?那淳平呢?角色感想裡面沒有淳平呢。

那是因為淳平時好時壞,完全不透真相的話,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寫。

嘛……他從頭到尾都沒變的,因為就是很在乎茜這一點吧。

 

那麼,就請大家等待下一篇吧

 

 《上一篇》  《下一篇》

拍手

【9時間9人9の扉】全路線感想(上四)

【本文章嚴重劇透,不願被劇透的人立刻左轉出門慢走不送。】

ニルス(2),有氣質的睡王子,不是從床上,而是從棺材中被人叫醒

 

其實ニルス應該還有其他話可以形容的,只是遊戲一開始形容他是睡王子讓我印象深刻……而且他在劇情後期又真的是被人從棺材中救出來的,所以忍不住用了這段話來形容他。(汗)

 

ニルス眼睛看不見,不知道是天生的還是因為發生車禍,我有點忘了。

雖然眼睛看不見,但他不論是走路或跑步,甚至聽說連打架都不成問題,據說能夠靠音色來辨別距離、材質,讓人十分佩服。

同時他也非常的博學多聞,難怪他妹會這麼崇拜他。

還有就是,ニルス不論何時都十分的冷靜,除了和妹妹有關的事情之外,似乎沒有什麼事情能夠讓他驚慌失措。

他有時候也會展現他的幽默……或許他的器度,也是我喜歡上他的主因。(畢竟他的模樣離我杯茶還有點距離XD

 

說到眼睛看不見,我想大家應該猜出來ニルス九年前曾經參加過Nonary project了吧?

ニルス的本名叫作ライト,在一開始不知道他本名的情況下和他一起進5號房,每當搜查電燈,淳平喃喃念著「ライトlight)」的時候,ニルス就會嚇一大跳,讓人覺得莫名其妙。之後聽セブン講出那段記憶,才知道原來ニルス還以為淳平知道他的本名呢。

 

話說這個被四葉崇拜的哥哥,也非常的疼愛妹妹,不過一開始看不太出來,我想是因為他出場的次數太少的關係。

如果一開始不和ニルス一起進入5號房,之後到大病房的時候,ニルス就會失蹤,除非走到金庫ED或茜ED才有可能再見到他。

 

至於爲什麼ニルス在大病房失蹤了呢?

後來進入3號房,眾人在裡頭看見了一具被炸碎的屍體,那殘破的服裝,就和ニルス所穿的衣服相同……因此,眾人就認為ニルス是被人單獨推入了3號房,從而因為無法進行DEAD認證,導致體內的炸彈引爆。

不過事實當真如此嗎?

在某條路線中,可以從四葉口中得知,ニルス因為以前出過車禍,所以左手臂是義肢,然而在3號房的屍體,卻能夠清晰見到屍體左手的白骨……光靠這點,就能夠斷定那具屍體並非是ニルス

 

那麼,那穿著ニルス的服裝的屍體是屬於誰的呢?

 

另外,九年前ニルス被迫參與Nonary project的時候,也是有點從容不迫的感覺,不曉得是不是因為目不能視的關係,間接導致個性成熟呢?

在當時,位在ギガント號的少男少女們,因為是真正的在拿自己的生命在玩,所以脾氣相對的也比較焦躁,很容易就起爭執或者是想要犧牲誰……

就在大家又快要起爭執時,ニルス突然拿出九根「四葉幸運草」。

那是他本來準備要送給妹妹的生日禮物。對於目不能視的他而言,尋找這些幸運草需要多大的毅力和努力,其中的辛苦不是一般人所能理解。

拿著這些幸運草,ニルス說起幸運草的花語。

幸運草的四片葉子,分別代表了「信賴、幸運、愛情、希望」。他們這九個人,每個人都有另外一個兄弟姊妹位於Q棟,如果說他們之中有誰沒有逃出生天,對那另外一個兄弟姊妹會是很大的打擊。

所以,他希望大家都不要放棄希望,能夠互相信賴、互愛,這樣一來幸運一定會降臨在他們身上。

如果他們都同意他所說的話,那麼就收下其中一根幸運草,然後大家再一起團結的走下去。

或許被ニルス的一番話激勵到了,眾人紛紛伸出手,各自收下了一根幸運草……然後再也沒有爭執的往前邁進。

 

真不愧是ニルス!這麼年少就有這種氣度!

不過幸運草的花語,真的是這樣嗎?(笑)

 

‧四葉(4),哥哥是精神支柱,淳平是可以信賴的人

 

四葉是個很可愛的小妹妹!啊,不過已經十八歲了,所以也不能叫小妹妹。(笑)

就如之前所提過的,四葉非常非常喜歡ニルス,有一定程度的戀兄情節,不過只要ニルス沒事,再加上不是處於Nonary Game的情況之下,我想她的表現應該會很正常。

而這次在遊戲中失常的原因,首先自然是被迫參與這項遊戲,再來就是ニルス的失蹤以及發現「ニルス的屍體」,才讓她無法控制自己。

 

既然四葉是ニルス的妹妹,那麼理所當然的也曾經參與過Nonary project

不過當時四葉是被分到Q棟去,而不是在大客船之中,所以關於Nonary project的事情,除了知道是「透過某種看不見的場(媒介)來隨心所欲的控制他人」的實驗之外,就沒有其他情報了。

 

至於四葉為什麼願意相信淳平?

我想或許是因為淳平曾經送給四葉一張「四葉幸運草」的書籤,並告知幸運草每一片葉子的意義的關係吧。

對四葉來說,「四葉幸運草」在Nonary project中有著特殊意義,可能才因此比較相信淳平……

 

但即使擁有了幸運草,在ニルス的死亡始終沒有被人揭開謎底的情況下,四葉的精神仍然越來越差……最後,無法承受這件事的四葉,終究崩壞了。

 

不過崩壞的四葉也別有一番魅力啊。<<變態(喂

 

 

拍手

【9時間9人9の扉】全路線感想(上三)

【本文章嚴重劇透,不願被劇透的人立刻左轉出門慢走不送。】

 ‧八代(8),聰明美麗的工程師,閃耀光芒的母愛

 

八代是擁有成熟魅力的女人,而且她知識挺淵博,搞不好可以跟ニルス相比拼。

不過八代有個禁語,就是「歐巴桑」之類的詞彙,聽到之後馬上會發飆。

可能是討厭聽真話吧。(喂)

 

在遊戲中,八代的作用其實挺重要的,因為有兩個重要線索都是從她口中得到的。

也就是臉盲症和形態形成場假說。

除此之外,我其實也感覺不太到八代出現在Nonary Game當中的意義何在。(不要說就為了當8號或人質啊……)

不過八代因為有些想法還挺現實的(像是犧牲少數人來換取多數人的幸福),可以給人一種緊張感,因為這樣容易造成團隊中的不信任,感覺好像隨時會被背叛或被拋下。

 

另外形容八代用母愛,是因為她的經歷。

遊戲時間的9年前,曾經發生過十六名少男少女失蹤的案件(也就是被人綁架去參加Nonary project那件事),而八代的兩個小孩也在其中。

雖然八代的兩個小孩在不久之後平安返家,但卻怎麼也不肯提起失蹤期間的事。

等過了一年,兩個小孩又恢復成失蹤前的開朗模樣,做為一個母親也不可能去揭開他們的傷疤。

但也正是因為身為一個母親,更不可能就這樣對失蹤期間的事不聞不問,於是八代選擇自己去尋找真相。

可不管怎麼找,八代始終無法接觸到真相……

 

問題是,我依然不明白八代為什麼會被找來參加Nonary Game

八代連真相都沒有接觸到,而不是像セブンニルス一樣接近核心,甚至我覺得四葉都比八代更接近核心……

 

最後是看到打越的專訪,說ゼロ是想要盡量重現9年前Nonary project的參加隊伍樣貌,所以才找來了八代。

是啦……9年前在ギガント號的Nonary project隊伍在CG當中,確實能看到一個孩子的穿著打扮很像八代……

雖然這個理由有種很弱的感覺,但其實仔細想想,也的確不找八代的小孩來,因為ゼロ沒打算一開始就公開Nonary project的真相,所以找來八代的小孩也沒有意義,而且團隊中多一個不明白真相的人也好,否則淳平這個什麼都不知道的人真的很突兀。(我自己的感覺啦。)

 

 

セブン(7),可以去當演員的前刑警

 

セブン應該算是個面惡心善的傢伙,所以一點都看不出來他像刑警。

遊戲一開始,セブン就表明了自己失憶,完全不記得被綁架到船上之前的事情。

話雖如此,他卻幾次能夠說出幾個線索……也就是ALL-ICEギガント號,以及酒酸乙二胺結晶化等事情,不覺得有點奇妙嗎?

不記得被綁架前的事情,卻可以輕易說出這些一般人不知道的事情呢。

當然,他在說出ALL-ICE這件事情前,好像還是有想了一下才想起來,不過我才不相信。

誰叫之後セブン記起事情的時間點實在太戲劇化,而且也他失憶這件事本身就很奇妙……Zero綁架大家的手法都一樣,只是用催眠瓦斯,完全沒有傷害到大家,但為什麼偏偏セブン就會因此失憶?實在很難說得過去。

更何況,在茜ED的最後,セブン露出了笑容啊!這讓我更堅信這傢伙根本沒失憶!

 

話說回來,セブン忘記的事情是什麼呢?

其實就是他作為刑警,在九年前追查少男少女失蹤案件的這件事。

一開始他回想起來的,是身為刑警的自己,追查到這起失蹤案件與クレイドル製藥公司有關係,並且接獲秘密證人通報說這些失蹤的小孩將於某時,在某個港口會被帶到某個大型客船當中。

原本就比較特立獨行的セブン於是沒有通知自己的同事,而是獨自來到了港口,並親眼見到幾個黑衣人正在搬運好幾口布袋。

依照他的經驗來判斷,沒錯,這些布袋裡頭裝的應該就是人類小孩。

就在他要舉槍出面時,扣下扳機的金屬聲響起,冰冷的管狀物體抵住了他的頭──

「不要動。」

來自身後的聲音,以及屬於槍管的觸覺讓他舉起雙手,放下了槍。

下一秒他只剩被人重擊的痛楚,以及模糊的意識。

 

當他醒過來時,映入眼簾的是自己所熟知的牢房。

「這裡是哪裡?」

空無一人的單人牢房,外頭沒有任何聲音傳來,門當然也是鎖著的。

正覺得無計可施時,他聽見了細小、微弱的聲音。

左看右看,順著聲音的方向找去,他的目光定在破舊又骯髒的床上;吃力的搬開床,原本被擋住的通風口現出身形──聲音的確是從這傳來的。

那聽起來像是小孩子的聲音。

小孩子……港口……客船……難道他所在的地方,就是那艘大型客船嗎?

不論如何,這都不是重點。

他當下雙手拉住封住通風口的鐵窗,費盡九牛二虎之力,總算把鐵窗扯下。

通風口有點擠,但仍舊夠他往前爬。

倏地,警報聲的鳴笛響起,一句接著一句的英文跟著被廣播出來,但他不懂其中的意思,也沒有因此停下腳步。

終於,通道變寬,他也抵達出口。

他蹲在離地有幾公尺高的出口,詫異地看著在下方的幾個少男少女,他們當然也回以驚訝和懷疑的目光。

「我不是壞人,我是來帶你們回家的!」

他趕忙澄清自己的身份。

警報聲和廣播再度響起,小孩們陷入慌亂,他卻搞不清楚狀況。

其中像是領頭的少年對著他解釋,這個空間是焚化爐,而且即將被大火焚燒,但他們沒辦法全部的人都從那扇寫著「9」的門逃出去!

他雖然驚訝,也很快想起那間牢房裡的被單。

「我很快就回來!」

從英文廣播中聽見倒數計時,他毫不猶豫的往回走,甚至來不及安撫那些孩子。

極盡所能的往前爬,他以自己最快的速度從牢房又回到焚化爐上方,一邊扔下床單,他發現有幾個孩子不見蹤影。

「我讓他們先從那扇門逃了!」

領頭的少年這麼說著,並要另外兩個人趕緊沿著床單爬上去。

就在少年也開始往上爬的時候,瘋狂的吼叫聲傳了過來。

「小孩都跑到哪去了!?」

焚化爐門上的小窗口,一雙可怖的眼睛猙獰的瞪著,那個人在怒吼。

少年加快速度往上爬,他也幫忙往上拉。

門「碰」一聲被甩上牆,那個面目可憎的男人衝了進來,一聲聲的怒吼幾乎不成語言。

千鈞一髮之際,少年爬進了通風口,他也立刻將床單往下方扔,獨留那個好似發瘋的男人在焚化爐大吼大叫。

 

跑啊跑啊跑啊跑,他帶著領頭的少年,以及目不能視的少年奔跑,除了要追上跑在前面的少女,也是為了要逃出這艘客船。

但是很奇怪,太奇怪了。

都過這麼久了,為何他們還沒追上少女?

少女的步伐不該這麼快。

領頭的少年終於停下腳步,少年不認為少女能跑這麼快,或許他們在某個地方擦肩而過了。

也許少女停下來在某處休息時,他們沒有看到,就這樣超越過去。領頭的少年跑回頭,因為那是他的妹妹,少年不可能不親自回去找。

他別無辦法,要那目不能視的少年先逃,自己則回頭去追領頭的少年。

沒想到的是,目不能視的少年並沒有離開,而是追隨在自己身後。

他也管不了這麼多,只能無奈的繼續追著領頭的少年。

沒多久,就在焚化爐的不遠處,他們聽見了少女的呼救。

那個男人抓著少女,露出瘋狂的笑容。

少年衝了上去,卻在一步之差,男人與少女消失在焚化爐的門後。

少女再次被關在焚化爐當中。

警報聲再度響起,倒數計時重新來過。

少年焦慮的安撫少女,卻苦無其他辦法。

十八分鐘…十七分鐘…十六分鐘……十秒…五秒………

轟隆聲與少女的慘叫聲同時響起……少女的生命在這一瞬間,燃燒殆盡……

焚化爐的門再度開啟。

少年衝了進去,撿起掉落在地面的數字手環,終究跪倒在地,悲痛的大喊出聲。

 

這就是セブン記憶中Nonary project最後的結局。

少年少女的身份還沒曝光,所以不能寫出名字……一直寫少年少年的我都快搞混了。

看到這邊,不知道大家心中的少年少女人選是誰?

咦?資料太少很難猜嗎?

至少「目不能視的少年」的身份很好猜吧!

 

不過セブン所說的話就是事實嗎?

如果真的是事實的話,恐怕這個遊戲就無法成立囉。

至於哪邊是假的……你猜猜?(笑)

 

 

‧一宮(1);所謂的好人啊,就是拿來懷疑的對象

 

一宮在一開始就表現得很像好人。

如果只是普通的好人就算了,但是好到自願留下來當犧牲者就不像話了。

就算真的有這種好人,在這種懸疑遊戲中出現,就只會變成第一個被懷疑的對象……至少我會第一個懷疑他有問題。

而且一開始不知道真相的時候,一宮也表現得頗精明,所以嫌疑更重!

當然我不是懷疑他是Zero啦,Zero如果這麼笨(喂)就超級不像話了。

因為六個結局當中總是會有結局是有死主角的,所以我是在懷疑他是兇手。

 

事實也證明,果然懷疑好人是正確的。(笑)

 

在各個路線當中,一宮露出明確殺機的有三條路線,另外一條路線則是完全沒有線索能確認他是兇手,還有一條路線則是能嗅到可疑的氣氛,但實際上也沒有直接證據。(不過連接起其他路線給的線索後,就完全能夠懷疑、甚至確定這傢伙是凶手。)

但為什麼一宮會殺人呢?也不單純只是為了營造有利自己逃出船的場面喔。

 

一宮的真實身分,就是クレイドル製藥公司的CEO,本鄉源太郎。

這樣說大家就大概能猜出他為什麼殺人了吧?

 

Zero明確知道一宮的身份,並且想要把他的過去公諸於世,更希望他反省自己的錯。

但是一宮完全不認為自己有錯,也不想要讓其他人知道自己的過去,所以他急著想要先把知道自己過去的人殺掉,而第一個犧牲者就是一開始爆炸而死的9號男。

9號男的身份其實是Nonary project的實驗科學家,在當中使用到的各種道具就是由他研發。

當時一宮除了想要除掉他之外,其實也是想知道這次的Nonary Game究竟是玩真的還假的,當然不可能用自己去試驗,所以他就欺騙了9號男。

「聽說遊戲的規則改變,就算只有一個人也可以進行DEAD的認證。」

他告訴9號男這段假的規則,並要他先行到前方等自己,屆時可以一起聯手逃出這裡。

於是9號男相信了,但下場就是以自己的死亡來告訴一宮,這個遊戲是玩真的。

同時,讓一宮想要除掉9號男的主要原因,就是因為他的數字是「9」。

Nonary Game當中,9號是一個特別的數字,不管加上哪個數字,數字根都不會改變。1+9=101+0=1…)

也就是說9在這遊戲當中幾乎是無往不利,這種可能會對自己造成威脅的人,當然得盡早除掉。

 

另外他還殺了其他幾個人,這些等之後講到ED的部分再來說。

 

《上一篇》  《下一篇》
 

拍手

【9時間9人9の扉】全路線感想(上二)

【本文章嚴重劇透,不願被劇透的人立刻左轉出門慢走不送。】

 Ice9,幻想與現實,帶來災難的物質

 

Ice9,這是一個SF小說中出現的幻想物質。

它是熔點36,在常溫下不會融化的冰。

遊戲中聲稱這種冰實際上似乎真的存在,並被人發現。

想想,如果有水結成了這種冰,再加上形態形成場假說,這對全世界而言將會是一場災難。

 

不過實際上,Ice9並不存於這個世界上。(至少目前沒人發現)

並且,遊戲中的Ice9SF小說中的ICE9的設定並不相同,至少SF小說中的Ice9的熔點是45.8(真是刁鑽的數字……)

關於SF小說中的Ice9設定,可以到最後的參考網頁連結去找,不過是英文的……所以其實我自己也沒有細看就是了。(遠目)

 

另外,Ice9雖然是不存在的物質,但Ice IX卻是存在的喔。

有興趣的人可以去WIKI(英文)找,不過因為是英文……所以我還是沒有細看。(如果打越也都是看英文找資料,我就要佩服了……)

 

 

ALL-ICE,不會融化的美麗少女ALLICE

 

那是在鐵達尼號沉沒後,運送往生者遺體的船員發現的一口棺材。

密封的棺材,純粹的好奇,於是船員們打開了棺材。

在棺材裡躺了一具遺體,美麗少女的遺體。

少女的皮膚彷彿吹彈可破,神情安詳得彷彿是在睡覺。

 

將少女的遺體與其他遺體一起運到陸地上後,船員心想,這具遺體過不了多久,就會像其他遺體一樣開始融化吧。(當時海水溫度為零下二度,溺水的往生者大多是凍死。另外也有人說受難者是在凍死前就因心臟麻痺而死。)

然而,一天兩天、一個星期、一個月……日子一天天的過去,其他的遺體早已融化並焚去,少女的遺體卻依然美麗,完全沒有融化的跡象。

隨著時間推移,夏天也來訪,少女的遺體還是依舊。

終於,少女的遺體被人稱為「奇蹟」,引來了許多觀光客。

然後不知道從何時開始,人們就稱少女為「ALLICE」……「ALL-ICE」。

 

但是有一天,少女的遺體消失了。

或許是被小偷竊走了吧。

總之少女就這樣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一旦注目的東西消失,人們對於這件事的關注也會跟著消失,於是ALLICE的名字再也不被人提起。

 

ALLICE後來如何了?

 

在那之後的幾年,ALLICE出現在地下拍賣會場,依然保持著沒有融化的模樣,少女的遺體遭人拍賣。

買下她的人是ゴルダイン卿。

ゴルダイン卿在幾年後,又買下了鐵達尼號的姊妹船,ギガント號。

 

據說,ゴルダイン卿就把ALLICE藏在了ギガント號之中。

「通往ギガント之下,知識之森前方的小房間,ALLICE就在那沉眠。」

ゴルダイン卿只留下了這段話後,就從未再提起ALLICE所在處的相關話題。

 

那麼ALLICE究竟存不存在?

可以肯定的是,至少在現實世界中,這只是打越的原創物語。

 

 

‧鐵達尼號的調包陰謀論

 

這個論點應該也不少人聽說過?

 

鐵達尼號當初完成時,還有另外兩艘姊妹船,「奧林匹克號」及「不列顛號」。

而被懷疑與鐵達尼號調包的,正是與鐵達尼號同時建造的奧林匹克號。

雖然說是同時期建造,但奧林匹克號比鐵達尼號早了一年出航,只是在鐵達尼號出航前就已經發生了兩起事故。

為此,船公司對奧林匹克號的處置感到很傷腦筋,因此將奧林匹克號偽裝成鐵達尼號出航,並刻意使之撞上冰山而沉船。

也有人說是認為奧林匹克號在發生事故後應該就要被丟棄,但之後卻依然活躍,所以認為是被調換過來後,讓假鐵達尼號沉船以詐騙保險金。

 

當然這只是一個論點,有人這麼認為,也有人持否定態度。

因為鐵達尼號與奧林匹克號的構造上有幾處大不相同,並且除了構造之外,還有船員的配置等等都需要改變。然而當時的奧林匹克號是在1912224發生事故,與鐵達尼號首次出航的410日只有兩個月不到的差距,這點時間並不足以完成這些工程,更不用說奧林匹克號的某些構造是無法完全隱蔽起來,所以調包陰謀論在認同這些論點的人眼中並不成立。

但事實上,在一般認知當中,調包陰謀論卻是被認同,且被當作事實來看待,甚至在一些公開的著作書中也被如此刊載。

 

至於要信不信,就看個人吧,畢竟這只是個論點,遊戲中只是想接著帶出「木乃伊詛咒」的話題。

 

另外不知道有沒有人發現,我上頭寫的鐵達尼號的姊妹船,不是「ギガント號」,而是「不列顛號」呢?

這是因為ギガント號在遊戲中的敘述是鐵達尼號的姊妹船,並且曾因為戰爭關係而被徵召去做醫療船。

鐵達尼號也只有兩艘姊妹船,再加上「醫療船」這個特徵,很顯然的ギガント其實就是不列顛號。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打越在ギガント號的設定上動了手腳,所以他不願意使用原本的船名,還是有別的什麼原因……我個人認為是前者,因為後者我沒察覺還有什麼原因咩。

在史實上,不列顛號最後也同樣以沉船做為結尾,而且沉入海底的時間比鐵達尼號更短,只有短短50分鐘。

不過不列顛號比較幸運的是,除了被捲入沉船漩渦的兩艘救生艇之外,其他的救生艇全數獲救。(不幸,又或者說是不幸中的大幸,那兩艘救生艇當中尚有一人存活。)

然而遊戲當中的ギガント號卻是在戰爭結束後,以醫療船的身分退役,並ゴルダイン卿給買下

 

至於ゴルダイン卿為什麼買下了ギガント號,聽說是因為他是鐵達尼號事件當中的存活者之一,從此之後就開始極力蒐集鐵達尼號的相關事物,在那之後更開始想要擁有鐵達尼號。

但鐵達尼號已經沉入海底,所以他才買下了鐵達尼號的姊妹船,ギガント號。

 

另外,ゴルダイン卿是個虛構人物,所以也不用太在意這個人是誰……他在遊戲當中的作用,基本上也不過就是把ALLICEギガント號連結在一起的原因給合理化罷了……

 

 

‧鐵達尼號的木乃伊詛咒

 

這個傳言應該不少人都知道?

傳說鐵達尼號運送了個木乃伊,據說與這個木乃伊接觸過的人,幾乎都意外地喪生,最後是紐約的某博物館想要,所以才由鐵達尼號運送,卻沒想到「本不該沉沒的」鐵達尼號就因為木乃伊的詛咒而沉船了。

 

遊戲當中,這個木乃伊詛咒之說是由茜提出來的,所以和一般我們所知的傳說又有點不同了。

 

茜口中的木乃伊是具王女的木乃伊,並且這具木乃伊出奇的漂亮,就好像還活著一般。

然而,這並不是所謂的屍蠟化。

人體當中含有60%的水分,王女的木乃伊全身的水分似乎都冰凍了起來,所以才讓屍體依然保有美麗的姿態。

據說王女的木乃伊即使是在沙漠上搬運,也不曾融化過……

 

如何?有沒有覺得這王女的木乃伊的狀態好像在哪聽過?

是的,這冰凍著卻不會融化的王女遺體……不是很像ALLICE嗎?

 

難道ALLICE真的存在?

 

 

‧忒修斯之船,John還是John嗎?

 

所謂的忒修斯之船,就是一種悖論,也就是沒有正確解答。

 

簡單說就是今天有一艘船,因為老舊所以一直在修補,終於有一天這艘船的每個地方都被汰換過,那麼這艘船還是原本的那艘船嗎?

換個方式說,如果這艘船汰換下來的舊零件被拿去組裝成新的一艘船,那麼哪一艘才是正牌貨?

 

又或者,有一雙你很喜歡的襪子,當它破了就拿其他的布來補,一直補到最後,這雙襪子原本用的布都沒了,那這雙襪子還是你很喜歡的那雙襪子嗎?(其實我覺得用喜歡的襪子來比喻會比較難解釋這個悖論,因為當拿來補的布變多的時候,這雙襪子基本上就失去原本的模樣,我也不會再繼續喜歡這雙襪子啦……)

 

遊戲中是四葉看到兩個人體模型除了頭、心臟和左手之外,都被掉換過來了才問出這個問題。

兩個人體模型的名字是JohnRucyJohn除了頭、心臟和左手是自己的之外,其他的部位都被換成Rucy的,那麼John還是John嗎?

 

而這個悖論也可以反映在人類的身上。

人類體內的細胞也同樣是會汰換的,這些細胞從牛豬羊之類的食物變換而來,而牛豬羊的細胞又是從其他食物而來……

結果,人類是人類嗎?

汰換過全身細胞的你,還是你嗎?

 

 

‧臉盲症,無數張猴子的臉

 

猴子的臉是遊戲中的舉例,實際上患有臉盲症的人的情況我也不曉得。

 

在我們眼裡看來,每隻猴子都長得一樣,我們不會認出今天看過的猴子跟昨天看過的猴子是不是同一隻。

或許經年累月的看著牠們,我們就能夠認出來,但很困難吧?

 

而患有臉盲症的人的情況,據說就是這個樣子。

人類的臉在他們眼中看起來,似乎每個都差不多,他們無法認出誰是誰。

當然靠著服裝和聲音或許可以幫助辨認?

不過如果感覺真的就像遊戲中的比喻,那這些人的感覺是不是就像生活在猴子團裡?

這種感覺真的挺糟糕的……

 

 

‧我終於可以開始劇透了!!

 

講了一堆理論,我終於可以開始真正的劇透了!馬的,真是憋死我了!

 

首先要說的是,遊戲一共有六個ED,如下圖:

從左到右是「茜ED」、「棺材ED」、「斧頭ED」、「金庫ED」、「刀子ED」、「潛水艇ED」。

另外「金庫ED」也有人稱做「Zero的信ED」。

 

「茜ED」是唯一的True end,但是必須先通過「金庫ED」才能夠達成,否則會成為「棺材ED」。

然後如果通過了「金庫ED」,就不可能看到「棺材ED」,所以完成「茜ED」的時候也等於通過了「棺材ED」。

 

下面先從各個角色背負的一點真相來做介紹,最後才是每個路線的故事。

 

‧9號男,違反規則的人終將邁向死亡之路

 

遊戲官網一開始的介紹雖然說過是9個人要從這艘船當中逃出去,但實際上9號男才出場沒多久就自找死路的掛掉了。

那時候大家才剛見面,因為有人怕ZERO在附近監視,所以不希望透露自己的真實身分,於是大家就各自給自己安了個假名。(不過因為一開始茜就叫過淳平的名字,所以只有淳平沒有假名。)

當八個人都各自說完假名後,只有9號男什麼都沒說,四葉便主動靠近問他的數字手環上的號碼,以及他的假名,但9號男並不打算和眾人一起行動,反而是從懷中摸出刀子,一把抓住四葉來威脅眾人。

不過9號男也沒有傷人,而是威脅一宮到5號門的RED去認證,緊接著就是用四葉和自己的號碼去認證。

1+4+9=14

1+4=5

於是9號男一把推開四葉,單獨闖入的5號門。

然而原以為9號男就這樣獨自闖關,但實際上在過沒幾秒後,9號男的慘叫聲從另一端傳來。

「聽好了!我是被那傢伙騙了!被那傢伙騙了啊啊啊啊啊啊!」

『碰!!』

一聲爆炸聲後,5號門那端一片寂靜。

淳平膽大的走到RED前,並拜託了另外兩人一起認證,打開門之後所看到的,卻是被炸得粉碎的屍塊,以及大量噴出的鮮血。

鮮血旁的數字手環中間映著「9」。

 

 


《上一篇》  《下一篇》

 

拍手

【9時間9人9の扉】全路線感想(上一)

【本文章嚴重劇透,不願被劇透的人立刻左轉出門慢走不送。】
 
第一次這樣子寫劇透心得……可能是因為999實在是東西有點多,尤其是需要解釋的名詞。

不過這樣寫起來有種愉快的感覺,如果可能的話,以後考慮要不要把乙女向遊戲心得也改成類似的方法……總比只是寫劇情流水帳好。

 

Nonary Game(ノナリーゲーム)

 

Nona,八代有解釋過,是拉丁語中的一個接頭語,表示「9的…」的意思;而Nonary就是「九進制的…」的意思。

那為何要叫Nonary Game

很簡單,因為這個遊戲的一切都和9有關係。

限制時間為9小時,一共是9個人,而找到「9的門」就能夠逃出生天,也就是這個遊戲的勝利者。

因為這些的理由,八代就說這場遊戲才被Zero稱為Nonary Game

 

 

Nonary project(ノナリープロジェクト)

 

九年前所進行的實驗,為的是尋找「形態形成場」的「送信者」與「受信者」。

當時進行實驗的人是クレイドル製藥公司的CEO,本鄉源太郎,以及另外三個人。(懶得贅述…反正之後會提到。)

當然參加的被實驗體不會是自願的,而是本鄉等人去綁架來的十八個少男少女。

這十八個少男少女是九對兄弟姊妹,「送信者」與「受信者」的比例正好是一比一,每對兄弟姊妹都剛好是一個「送信者」、一個「受信者」。

實驗場所分為兩個地點,一個是客船,也就是Nonary Game所舉行的地點;一個是沙漠當中,內部裝潢完全仿造客船的Q棟。

送信者被一併送去Q棟,受信者則送去客船。本鄉告知送信者,要他們解開Q棟的謎題,並想辦法將解答靠著意念傳達給受信者,否則受信者就會全員隨著客船一起沉入海底。

據說實驗結果,所有人都成功逃出生天,並順利回到家……唯獨一名少女,喪生於此。

 

 

‧形態形成場假說

 

這是由義大利學者Rupert Sheldrake所提出的學說,中文怎麼稱呼這個學說我不曉得,所以是直接延用日文漢字。

所謂的形態形成場假說,簡單說起來就是世界上有種我們看不到的「場」,能將生物或物品所知道的訊息傳達給其他生物或物品。(其實有點像心電感應……)

關於「場」,我其實搞不太清楚,即使看了WIKI我也有點難以理解,所以我自己的解釋就是單純的媒介。如果有人想更準確的知道「場」是什麼,可以直接上WIKI,就不要問我了……(順便一提,日文中稱為フィールド,英文為field

總之,這個看不見的「場」的名字就叫「形態形成場」。

 

形態形成場假說曾經有做過公開實驗,這個在遊戲中也有提到。

就是利用兩張看起來像是抽象畫的黑白畫,讓一千人去辨識這兩張畫的內容是什麼。之後其中一張畫在遙遠地區的電視節目播放,如此知道這張畫的答案的人一下子增加了兩百萬人。

於是學者又在看不到那個電視節目的地方找了八百人辨識這兩張畫,結果只有在節目中播放的那張圖的辨識率大幅增加。

 

另外日本方面似乎也做過類似實驗,這個是從WIKI看來的。

聽說是找了個養狗的人,兩台攝影機分別拍攝主人和小狗。主人由於工作的關係,回家時間幾乎不固定,但是透過攝影機的拍攝,卻發現每當主人踏上歸途時,小狗也同時跑到玄關前等待。

 

遊戲中還提到了另外兩件事情,意圖佐證形態形成假說……或者該說是想讓劇情吸引玩家會比較正確,不過其中一件事情據說只是個都市傳說(不過應該也有不少人是相信的),並非真實的;至於另外一件事找到的資料不多,暫時真假不明。

關於這些似乎是都市傳說的部分,稍後再來提。

 

總之,現在大家應該都稍微理解形態形成場假說了吧?

但是在遊戲當中,並不僅只於此。在遊戲當中扮演著貫穿一切劇情的角色,形態形成場假說如果只有這麼簡單的說明,那就太說不過去了。

 

在遊戲中,打越(此遊戲劇本師)將形態形成場假說發揮更廣。

以下就不是學說,而是遊戲裡頭的假說……當然現實中是不是有這種假說我不知道(一連開了15個分頁調查這假說也很累XD,不過可以確定的是,在遊戲當中這些假說都是「實際存在」的。

 

首先遊戲當中已經確認過形態形成場的存在,但有心人想要找出能輕易將訊息刻劃到形態形成場中的「送信者」,以及特別容易從形態形成場中讀取訊息的「受信者」。

如果找到這兩者,那會變成什麼樣子?

假設送信者Q輕易的將自己蹲下的動作刻劃到形態形成場中,那麼讀取到這個訊息的受信者M就會不由自主的想跟著蹲下。

這樣一來不就能簡單的操控他人嗎?而淳平等人便是認為九年前的「Nonary project」實驗正是為此而進行的。

另外,M也因此能夠輕易得知Q所知道的任何事物……或者該說是Q所刻劃在形態形成場中的「思考」。

但是這個「送信者」與「受信者」的假設,應該局限於時空的限制。

這點就又牽涉到平行世界的問題了。

舉例來說,假設我面前有杯牛奶,我有「喝」和「不喝」的選擇。不管我選擇了哪個,世界都會因此而一分為二,如下圖。

而時空的限制,就是說在A世界的受信者,無法讀取在B世界的送信者所刻劃的訊息。但是在過去的人會不會知道A世界或B世界的訊息?或者說,在過去的人有沒有可能把訊息傳送給A世界或B世界的人?

根據遊戲結局來看,至少是能夠傳送訊息給其中一個世界,或讀取其中一個世界的訊息。

由於這部分的假說在我玩遊戲的時候好像恍神掉了,所以記得不是很清楚,只能從遊戲結局來推斷。(汗)

 

另外打越還有增加其他設定,是關於訊息要如何比較容易的刻劃到形態形成場當中。

他的設定是透過「危機」和「頓悟」而產生的想法,相對而言是比較容易刻劃的。

也因此才會有Nonary project的產生。(頓悟,也就是醍醐灌頂……原本不明白的事情,忽然間搞懂了。)

 

最後一個增加的設定,就是兄弟姊妹當中,大多是一人為送信者,一人為受信者。

這點好像沒什麼好說……不過若是在Nonary project當中,這些能力者沒有血緣關係的話,或許都不會這麼拼命的想要解開謎題,或者是早已內鬨了吧……畢竟只是群十幾歲少男少女,甚至還有九歲的小孩,如果不是為了救自己的兄弟姊妹,搞不好根本無法克制自己的恐懼,更甭說冷靜的解謎題了。

 

 

‧都市傳說,是真是假?

 

前面有提到,為了佐證形態形成場假說,遊戲中分別有提到一些事件,有「丙三醇結晶化」、「酒石酸乙二胺結晶化」、「白老鼠脫逃實驗」、「鐵達尼號預言」。

其中「丙三醇結晶化」以及「酒石酸乙二胺結晶化」,可以在網路上找到相關資料;「白老鼠脫逃實驗」(實際上這個實驗沒有名字)是有看到有人寫,但是不是真的有實行過,同樣不清楚;「鐵達尼號預言」的真假,基本上是可以認定為否。

 

另外,雖然不是要佐證形態形成場假說,但遊戲中也有提到一些有趣的事件和思想,包括了「Ice9」、「ALL-ICE」、「鐵達尼號的木乃伊詛咒」、「鐵達尼號的調包陰謀論」、「忒修斯之船」。

 

最後一個不能說有趣,應該說比較少聽聞,就是「面部辨識能力缺乏症」,粗俗點說就是「臉盲症」。

 

 

‧佐證實例,共時性學說。

 

前面所提到的佐證實例,「丙三醇結晶化」被部分學者評斷為「共時性」的傳說。所謂的「共時性」,就是指「有意義的偶然」。說明白點,就是「富有意義」並「類似」的複數事件,在沒有任何因果關係的情況下,同時(或接連)發生在這個世界上。

這是一個難以用科學驗證的學說,所以信不信就看個人吧。

至於「丙三醇結晶化」為什麼不說是「學說」,而是「傳說」呢?

因為「丙三醇結晶化」這件事,或者該說是論文,也被諸多學者認為是捏造、錯誤的,所以才稱之為「傳說」吧。

 

總之,「丙三醇結晶化」與「酒石酸乙二胺結晶化」的大意都是差不多的。

內容都是講述某物體在某天意外的形成結晶之後,全世界的某物體突然都產生了這種變化……不論是在封閉的罐子裡,或是在遙遠地區,都無一例外產生了這種變化。

就好像透過了「肉眼看不見的場(媒介)」來互相傳達消息……

 

 

‧白老鼠實驗,行為上的傳播

 

前述的「白老鼠脫逃實驗」,就是說明人的行為會透過形態形成場來傳遞給他人,進而導致其他人也會做出相同的動作。

關於這個實驗,我只在一個網站上看到類似的說法,所以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人做過相關實驗。

 

這個實驗內容首先是準備了一個U型水槽,兩端的出口分別為A和B。

水槽放滿了一半的水,從中間到達B出口的路線用光照亮,到達A出口的路線則用黑布遮光線;但是B出口設有電網,無法從此出去,真正的出口是A。

接著把白老鼠放入水槽中,讓白老鼠尋找出口。

經過無數次的失敗,白老鼠終於察覺A才是真正的出口。

接著實驗者又放入一隻新的白老鼠……就這樣重複好幾遍、好幾遍後,實驗者發現白老鼠們找到A出口的時間變短了,到最後甚至能夠立刻從A出口離開。

並且,無獨有偶的,遠處的實驗室也做了相同的實驗,但白老鼠們一開始就能夠在極短的時間內找到出口。

 

如果只是同個區域內的同種有這種現象,或許可以說是獲得性遺傳(拉馬克主義當中的學說之一;此學說實際上已被推翻,在DNA上不可能出現此現象),但連遠方的白老鼠們也有相同現象,這又是怎麼回事?

 

難道不是因為白老鼠們透過形態形成場,來互相告知水槽出口的訊息嗎?

 

另外,遊戲中淳平有提出一個問題:「為什麼要在水槽裡放水?」

關於這個問題,請大家不要忘記Nonary project的理論,「在『危機』與『頓悟』之下所產生的思念,比較容易刻劃進形態形成場。」

 

 

‧鐵達尼號沉沒大海早已被預言,受信者的「自動書寫能力」

 

在鐵達尼號事件發生的十四年前,美國的原水手作家Morgan Robertson寫下了一本小說《Futility》。(或稱《The Wreck of the Titan》)

這本小說不僅內容與鐵達尼號發生的事故類似,船隻本身的設定、航行路線等等,都與鐵達尼號酷似。

因此在鐵達尼號沉沒後,這本小說開始大賣,並不少人認為這是Morgan Robertson擁有預言能力。

 

不過以一般人(也就是淳平)的觀點來看,自然不相信有預言能力,於是遊戲又提出另外一個作家,William Thomas Stead

William Thomas SteadRobertson出書的前六年,也曾經寫過類似的小說,內容同樣是以豪華客船的沉沒為主題。

但是William Thomas Stead並不是擁有預言能力,而是擁有「自動書寫能力」。(這點是事實,史實上Stead的確自稱擁有這種能力,甚至曾經為了與靈界通訊而設立了事務所。)

所謂的「自動書寫能力」並不是指筆會自動書寫,而是死去的靈魂附身在人的手上,藉由人的手寫出自己想寫的文字。

但是遊戲中的觀點是,Stead並非「被附身」,而是「去附身」。

 

事實上,Stead也是鐵達尼號的乘客,並於1912年,也就是鐵達尼號沉沒之時喪生。

也就是說,當鐵達尼號沉沒時,Stead就在現場。而過去的Stead透過當時的自己,親眼見到鐵達尼號沉沒的始末。

而他,就這樣把自己親眼所見的光景給寫了下來。

 

Stead為什麼看得到鐵達尼號沉沒?

或者這麼說吧,Stead為什麼能看見並非發生在眼前的事?

難道他會靈魂出竅,甚至附身到未來的自己身上嗎?

如果不是,又為什麼能看見未來的自己所發生的事?是透過「什麼」看見的?

 

當然在現實當中,《Futility》這本書當中酷似鐵達尼號的設定,已被證實是改版時添加的設定,預言什麼的自然不存在。

不過在遊戲當中,請記住,「形態形成場假說是真實存在,送信者與受信者的能力是確實存在」,不只如此,其他現實中可能不存在的能力、事物,也是可能存在的。

 

《下一篇》

拍手

【9時間9人9の扉】遊戲介紹

 

遊戲名稱:9時間9人9の扉

遊戲類型:逃脫&懸疑…ADV…吧。

遊戲人數:一人

對應機種:DS

CERO:C

販售價格:5,040円

官方網站:http://www.chunsoft.co.jp/games/999/ds/

拍手

・・・閱讀更多

MakeS大推不解釋

MakeS -おはよう、私のセイ-

官網點我

不要忘了時間

我是誰

HN:
閻翎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三分鐘熱度的乙女遊戲愛好者,角色心得經常坑掉www
ACG、小說、戲劇、古風歌均有涉獵,但不專精……就是一樣三分鐘熱度ww
歡迎同好搭訕;拒絕伸手黨。

每天噗浪

統計用



最新回應

私心連結

Copyright ©  -- ☆豆芽菜新本部★ --  All Rights Reserved

「☆豆芽菜新本部★」に掲載されている文章・画像・その他すべての無断転載・無断掲載を禁止します。

「☆豆芽菜新本部★」中的文章、圖像,以及其他所有事物都禁止私自轉載、冒名發表於其他地方。Real Time Analytics

Clicky

Design by CriCri / Material by petit sozai emi / powered by NINJA TOOLS /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