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豆芽菜新本部★

乙女遊戲為重心,一般遊戲偶爾有,雜七雜八也是有。

【Brothers conflict】#004-1 發燒、頭暈、轉圈圈

就要迎來暑假尾聲的八月中旬。
我坐在床上,呆呆眺望著窗戶外面的稍微染上橘色的天空。
夾在腋下的體溫計「嗶嗶」叫了兩聲。
37.2度。


『妳這不是發燒了嗎?』

朱利看了體溫計後擔心地說道。

「只是低燒,沒什麼大不了的。」

話雖這麼說,但其實上個月底結束旅行回來後,我就一直覺得身體很疲憊。
是不是因為這三個月內發生了很多事,才累積了疲勞呢?
──說到「很多事」就想到在旅行途中,發生的那件事……
在滿天星星的夜空之下,我在海邊被要哥親吻的那個夜晚──。

我因為太過突然而摸不著頭緒。
等我回過神來,就已經拋下朱利,猛地衝刺逃跑了。
從那之後,我就很難面對要哥。
或者該說,我根本沒辦法好好看他一眼。
(又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幸好要哥似乎忙於法事,經常不在家。
我在心裡鬆了一口氣……

在思考這種事的時候,臉頰不知何時變燙了。
嗯……果然還是先吃藥比較好嗎?
這麼想後,我拜託朱利看家,往放置藥箱的五樓客廳去。

***

我悄悄地在廣大客廳的一隅尋找退燒藥時,門口傳來了開門的聲音。

彌:「啊~真是太開心了~!!」

走進門的是拿著游泳道具的小彌。
他一看見我,就很有精神地跟我說話。

彌:「大姊姊,我回來了!!」
「你去游泳池了嗎?」
彌:「嗯!我很不會游泳,所以和朋友一起練習了!」

這麼說起來,在旅行的時候雅臣哥曾經說過「他不會游泳」。
小彌有在好好練習游泳,真是了不起。

彌:「水啊,像這樣子『噗』地過來,我就哇哇叫,然後就在轉圈圈~~……」

小彌比手畫腳地告訴我在泳池裡的樣子。
他的動作非常可愛。

彌:「啊咧?這麼說來,大姊姊在做什麼?」
「我啊……有點發燒的樣子,所以在找藥。」
彌:「咦!?沒事嗎……?」

小彌一臉擔心地看著我。
然後小彌似乎想到了什麼。

彌:「對了!我來幫大姊姊治好病吧!」

他這麼說道。

彌:「那個啊,生病的時候就要用『A‧E‧GU』喔!」

A E GU……!?(譯註:音同日文的「喘氣」。)
從小彌口中跑出來的單字太令人意外,不禁讓我目瞪口呆。
到底是在哪裡學會這個字的呢……
話說回來,生病了就要用「A‧E‧GU」是什麼意思?
不管滿是疑問的我,小彌又說話了。

彌:「首先是要暖和的『A』!等我一下喔!」(譯註:日文暖和的發音開頭為A。)

這麼說著後,小彌很有精神地跑出了客廳。

***

(小彌是怎麼了呢……)
我坐在沙發上等小彌回來有一小段時間了。
突然地,龐大的棉被慢吞吞地走進了客廳……!
(棉、棉被自己走路……!?)
不過仔細一看,就能稍微看見一雙小腳在棉被下面。

彌:「嘿咻……嘿咻……」

小彌把比自己還要大的棉被給搬了過來。

彌:「呼……大姊姊,妳用這個暖和身體吧!」

小彌一臉天真無邪地將棉被給我。

「……謝、謝謝你。」

難得他都搬了過來,我就試著用棉被包裹住自己。
不過……
(這與其說是暖和身體,不如說是非常的熱啊?)
沒有理會有些困惑的我,小彌非常地有幹勁。

彌:「這樣子暖和的『A』就解決了!下一個是營養的『E』!」(譯註:營養的日文發音開頭為E。)

小彌往廚房走去,翻找著冰箱和櫥櫃。
(該不會是要煮什麼給我吃?)
可是小彌抱著滿滿的各種食材走了過來。
他把這些食材擺在客廳的桌子上,一一拿給我。

彌:「用這些來獲得營養吧……首先是香蕉!」

香蕉的確滿是營養呢。

彌:「然後是……美乃滋!」

就、就這樣直接吃可能會有點痛苦。

彌:「還有……肉!」

就是我也沒辦法吃生肉喔……!?

彌:「再來是……冰淇淋!」

啊,我說不定有點想吃。
(話說回來……)
看著拿出來的食材,我有點不安地想著。
(這個……之後會被右京哥罵吧?)
我一擔心地看向小彌,就發現他緊盯著冰淇淋看。

「小彌想吃冰淇淋嗎?」

我一問,小彌就猛地回過神……

彌:「這個是大姊姊的啊!我能忍耐的啦!」

但是他的視線很快又移向冰淇淋。

彌:「我會……忍耐!」

小彌一邊用著微弱的聲音念著,一邊淚眼汪汪地緊盯著冰淇淋。
(真是太可愛了!)
小彌招人疼的樣子讓我不禁露出笑容。

「那我們一起吃吧!」
彌:「咦!可以嗎!?」

小彌從淚眼汪汪變成了雙眼放光。

「小彌為了我而努力,所以這是獎勵。」

我說完後小彌就非常有精神地說「謝謝!」並抱住了我。
右京哥,對不起了……

***

我們要好地將冰淇淋對半分,將它吃進肚子裡時──

彌:「啊!我忘記『GU』了!!」

小彌像是記起來搬地叫了出來。

彌:「『A‧E‧GU』的『GU』!要快點做『GU』才行!!」

最後的「GU」要做什麼呢?
可是小彌自己好像也忘記了內容。

彌:「嗯~……但是『GU』是什麼呢?『GU』……『GU』……」

沉吟著思考後,小彌得出的答案是……

彌:「是不是……轉圈圈呢!」(譯註:轉圈圈的日文發音開頭為GU)

那、那到底是……?

彌:「我想一定是轉圈圈後就能變得比較好!」

小彌拉著我的手站起來後,突然就開始轉起圈圈來。
(這絕對是搞錯了啊……!!)
雖然我這麼想,但是因為發燒和棉被的關係,我的腦袋一片空白,只順從地跟著轉圈。
我和小彌在客廳一個勁地轉圈。
──就在這時……

雅:「……總覺得你們好像在做很開心的事。」
「!?」

雅臣哥緩慢地走進了客廳。
好像是因為昨天值夜班,所以現在才起床的樣子。

雅:「是什麼舞蹈嗎?」
「不、不是的。因為小彌說生病的時候這樣子做會比較好……」

我語無倫次地找藉口,同時再次發覺自己剛才在做很可笑的事。
真是丟臉……
另一方面,頭暈眼花的小彌搖搖晃晃地走近雅臣哥身邊。

彌:「小、小雅……?」
雅:「彌沒事嗎?」

雅臣哥穩穩地抓住,像個彌次郎兵衛一樣搖晃的小彌。(譯註:請看本文最底下)

彌:「那、那個啊,『A‧E‧GU』的『GU』是轉圈圈的『GU』……對吧?」
雅:「AEGU!?」

雅臣哥對小彌的發言感到非常驚訝的樣子。

彌:「小雅有教過我在生病的時候能早點治好的方法吧?暖和身體和營養和……」
雅:「啊啊,感冒時的對應方法啊。然後是『好好睡覺』喔……」(譯註:好好睡覺的日文發音開頭為GU。)
彌:「啊咧?是這樣嗎?」

果然搞錯了啊……
我有點感到無力。

雅:「比起這個,我說……小彌你是從哪裡知道A、AEGU的?」
彌:「嗯……之前我感冒的時候,有告訴大家這些事喔。然後小椿就說『那簡稱就是AEGU了呢』……」

啊啊……
原來犯人就是椿哥。
雅臣哥聽到這件事,雙眼閃過光芒,悄聲念了句話。

雅:「……椿……!」

雅臣哥只要事關小彌,就會變了個人呢……
旅行的時候也是這樣子。
話說回來,原本就已經有點發燒了的說,因為轉圈的關係好像惡化了……
同時,雅臣哥查覺到我的變化,開口和我說話。

雅:「妳的樣子好像不太好,沒事嗎?」
「啊、沒事!只是有點低燒而已,請不用在意!」

但是雅臣哥一臉擔心地說了句「不好意思」後,將我的瀏海往上撥。
然後,他的額頭貼了過來──
(!雅、雅臣哥的臉就在我眼前……)
因為過近的距離,讓我不禁緊張了起來。
這樣近的距離,甚至能感覺得到對方的呼吸。
不容分說地──雅臣哥的臉映入我的眼簾。
他低垂雙眼,深黑的瞳孔大於眼白。
雙眼邊緣是修長的睫毛。
雅臣哥明明是一直很溫和、讓人覺得溫暖的人啊……
(怎、怎麼辦……心跳得好快。)
雅臣歌雖然不會知道我這番心事,但他往後退了。
然後他稍微歪著頭。

雅:「嗯~的確是有一點發燒呢。為了以防萬一,我稍微幫妳看看吧?」

(看診的意思嗎?)
雅臣哥一邊說「我把聽診器給放在房間了啊」,一邊讓我坐在沙發上。

雅:「那首先來看看喉嚨吧。來,啊~~」

……啊~~?
啊,雅臣哥好像是小兒科的醫生。
他平常都是用這種感覺在看診嗎?
接著他像是用手包覆住似地,摸了摸我的脖子和耳垂附近。

雅:「這裡會痛嗎?沒問題?」

雅臣哥柔聲詢問,他的表情非常溫柔,讓我心跳漏了一拍。

「沒、沒問題……」
雅:「是嗎?很好。」

他瞇起眼睛,露出笑容,讓我不禁認為雅臣哥一定是個很好的醫生吧。
溫柔的表情和溫柔的聲音。
就算是討厭醫院的小孩也一定能夠放下心來。
我也不是很喜歡醫院,但如果是雅臣哥看診的話,我搞不好能夠非常安心……
在我思考這些事情的時候──

雅:「那稍微讓我看一下小肚肚吧。」
「咦……!?」

小肚肚是……
在說肚子嗎……?
「讓我看一下」這句話,讓我稍微動搖了點。
(不過現在是看診,沒有什麼奇怪的意思吧……?)
感覺有點害羞啊……我一邊想著,一邊捲起身上穿的居家服。

雅:「!!」

啊咧?
總覺得雅臣哥的樣子很奇怪,臉好像變紅了起來……

雅:「啊、欸……那那那個、有、有點……捲過頭了……吧。」
「……?………!!」

該該該該不會衣服往上捲過頭,所以看得見內褲了吧……!?

「啊、對、對不起!」

雖然我慌張地把衣服放下……
(哇──!!真是超丟臉的!)
我很有自覺雙頰正在發燙。
但是有所動搖的好像不只是我。
雅臣哥的臉也變得更紅了。

雅:「那、那麼我碰一下……肚子喔。」
「好、好的……」

不知不覺間,雅臣哥那副對待孩子的說話口吻已經消失了。
雅臣哥的手小心翼翼地觸碰我的肚子。
不過當肌膚和肌膚接觸時,互相傳達了對方的緊張──

「嗯……!」

我忍不住發出了聲音。
聽見聲音的雅臣哥說了句「對、對不起!!」便快速地將手抽離。

「不、不會!我才是發出了奇怪的聲音,對不起!」

我們兩個人不由得面對面。
然後幾乎在同一時間點上移開目光──我認為是這樣。

雅:「看、看起來沒有任何異狀。所以只要好好休息就沒問題了!」

不知道是不是沒辦法忍受這令人害羞的氣氛,雅臣哥快步離開了客廳。
目送那道身影離開,我在無形中僵硬起來的肩膀才放鬆了下來。
雅臣哥的手的觸感還殘留在肚子上。
(雅臣哥明明是我的哥哥,為什麼會讓人這樣害羞呢……?)
在我嘆氣的同時,衣角突然被人拉扯。

「!?」
彌:「大姊姊只和小雅要好,太狡猾了!」

是小彌繃著臉,抓著我的衣服。

彌:「我也可以治好大姊姊的病啊!」

小彌鼓起了雙頰。
(我、我和雅臣哥要好……太狡猾了……?)
小彌放開我的衣服後,直直地抬頭看我。

彌:「要……好好睡覺喔,是AEGU的『GU』喔?」

小彌只說了這句話後,就像是追著雅臣哥一樣地離開客廳了。

***

在那之後過了幾小時──

小彌因為把棉被和食物拿出來放著不管,自然是被右京哥臭罵了一番。


譯註:
彌次郎兵衛是一種玩具,或者該說擺設……應該大家都有見過,但是我不知道中文確切叫什麼,也不知道該從何查起,只好給個網址讓大家自己看去,誰讓我不是專業的翻譯呢,哈哈。
http://www.loftwork.jp/blog/chiaki/2009/04/post-153.html(另開視窗)


後記:
小彌真的是很可愛的孩子,但是作為戀愛對象來看待真心不足啊。
雖然不知道第二部後他成長成怎麼樣了,也覺得他將來長大後一定不得了,而且又是年下......但現階段真心糟糕,尤其當初要遊戲化時我整個不能接受要把他當攻略對象......太過天真無邪有時也是個問題呢。((等等






拍手

PR

COMMENT

NAME
TITLE
MAIL (非公開)
URL
EMOJI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COMMENT
PASS (欲修改留言者必填)
SECRET
私密留言
 

不要忘了時間

我是誰

HN:
閻翎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三分鐘熱度的乙女遊戲愛好者,角色心得經常坑掉www
ACG、小說、戲劇、古風歌均有涉獵,但不專精……就是一樣三分鐘熱度ww
歡迎同好搭訕;拒絕伸手黨。

每天噗浪

統計用



最新回應

私心連結

Copyright ©  -- ☆豆芽菜新本部★ --  All Rights Reserved

「☆豆芽菜新本部★」に掲載されている文章・画像・その他すべての無断転載・無断掲載を禁止します。

「☆豆芽菜新本部★」中的文章、圖像,以及其他所有事物都禁止私自轉載、冒名發表於其他地方。Real Time Analytics

Clicky

Design by CriCri / Material by petit sozai emi / powered by NINJA TOOLS /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