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豆芽菜新本部★

乙女遊戲為重心,一般遊戲偶爾有,雜七雜八也是有。

【Brothers Conflict】#004-2 下一次也會,還要更激烈

在開始前,我要先說一下關於「更新時間」的事情。
因為上次有人留言問「更新時間」的問題,所以我想再說明一下好了。
嗯,是這樣的,兄弟鬩牆這部作品是我在莫名其妙有愛了的情況下開始翻譯的作品,我也沒有特別固定時間來翻譯,總之就是想到了,或有心情了就拿出來翻一翻這樣,所以我一開始回答留言時是說沒有固定時間更新,因為我也不想把這個翻譯當作工作似地去固定下來。
不過以目前的情況看來,因為存稿什麼的已經沒有了,所以估計一個月會有一篇,當然也不排除有兩篇或者是都沒有的情況。
順便一提,我的blog一般是在月初更新,如果兄弟鬩牆有新的一篇要放通常也會在月初丟出來,月中如果沒有特殊情況其實我是不怎麼會更新啦......
咳,說了這麼多,其實重點就是一個月應該會更新一篇,但不保證。所以如果真的要追,麻煩請兩個月半回來看一次,謝謝。間隔太久什麼的我才不聽呢wwwww

以下正文。





我一回到房間,朱利就在玄關,牠很不高興地開口說話。

『真慢呢。』

啊咧?好像在生氣?

「呃…在客廳時,雅臣哥有來,剛好就請他看診了。」
『妳說……看診!?』

朱利的雙眼吊了起來。
果、果然在生氣!?

『他沒有裝作是要看診,卻對妳做些下流的事吧!?』
「說、說什麼下流的事!朱利你在想什麼啊!雅臣哥可是醫生!」

一瞬間我還以為被看到「看診」的樣子而嚇了一跳,但那件事是我自作自受……
不曉得是不是知道我心裡的想法,朱利大嘆一口氣後,跑到我的膝蓋上。
然後牠面向我,用牠可愛的手指著我。

『聽好了?我可是半點都不相信這個家的兄弟!』

啥?

『順便說一下,小千明明住在這個都是男人的家裡,卻渾身都是破綻!這樣子總有一天會出事的!應該說,現在就已經出事了!妳已經在出浴時被昂撞見,還有要更是……!』

朱利咬牙切齒,喋喋不休了好一會。
與之相反,我則是沒辦法反駁什麼……
朱利又嘆了口氣,從我的膝蓋上跳了下去。

『算了,今天妳身體也不太舒服,我說到這裡就好了。』
「……嗯、嗯,謝謝你,朱利。」
『只不過,妳絕對不准再單獨行動了!』

這時候要是隨便反駁的話,這場說教會變得更長。
我長年和朱利打交道的直覺在這樣說著,所以就先坦率地回答「好」吧。
對我的回答滿意地點頭,朱利說了聲『對了』,就從床上跳下去。
牠俐落地爬上擺在房間角落的桌子,從那邊叼了一封信回來。

『大概是小千妳回來前一會吧?我發現玄關門下夾著這玩意。』

是什麼呢?
信封袋是很可愛的水滴花紋。
它沒有封口,相同花紋的信紙從中跑了出來。
那上面用了漂亮的字體書寫內容。

琉:「『AEGU』,要保重。希望小千早點痊癒。琉生」
「琉生哥………!」

內容是琉生哥意料之外的溫柔留言。而且,讓人胸口溫暖了起來。
但就在下一秒,我發現了一件事。

「這裡寫著……小千!?」

會這樣叫我的人明明只有朱利啊……!
在我身邊一起看信的朱利小聲地說著「這麼說起來……」。

『之前他曾經問我們「今天不說話呢?」吧……?』

啊!我記得這件事!
那時候我雖然只覺得「他還是一樣是個不可思議的人呢」而已……
難不成……琉生哥聽得懂朱利的話嗎!?
(嗯?等一下?)
這時候我想到了一個問題。
說起來,琉生哥是什麼時候、在哪裡知道我生病的?
剛才我在客廳的時候,只有小彌和雅臣哥有來過吧……!?

「????」
『怎麼了,小千?』

朱利擔心地看著突然沉默的我。

『總之,真相就下次再確認就好了吧。小千妳現在先休息比較好。』

朱利這樣催促道,我順從地躺上床。
總之就先睡覺,等腦袋清醒了後再好好思考一下吧……
也許是因為生病的關係,躺在床上的我很快就開始昏沉地睡著了。



在那之後,我想時間沒有過了多久。
我在粗暴的「叩叩」敲門聲中清醒了過來。
……是誰呢?
睡眠遭到阻礙,我精神有些恍惚地去開門,站在門後的是侑介。

侑:「啊……呃……」

侑介的視線很微妙地閃過了我。
怎麼了?
他好像有什麼話很難說出口。

「怎麼了,侑……」

侑介這兩個字還沒說完,一個小盒子就被推到我手中。

侑:「我……我聽哥他們說妳發燒了,所以、這個!」

侑介扭頭看向旁邊,用很快的速度開始說道。
他的臉有一點紅。

侑:「這好像很有效……所以吃了藥後,趕快治好病!」

……這個盒子,該不會是藥?
他特地拿給我的嗎……?
(雖然態度有些粗魯,但侑介其實很溫柔呢。)
我衷心地開口道謝,收下了他推給我的盒子後才注意到一件事。
盒子上寫著「栓劑」……

「那個,侑介,這個是要塞進臀部的藥對吧……」

我為了以防萬一而向侑介確認後,他的臉一下子紅了起來。

侑:「臀、臀部……!?」
「栓劑應該就是塞入臀部後,讓人退燒的藥吧……」
侑:「什什什什什……!!」

啊咧?
他不知道栓劑是怎樣的東西嗎?

侑介慌張了起來,激動地叫著:「不不不不是這樣啊!」

侑:「不、不是我!!是、是椿哥!這是椿哥給我的藥!!」

……原來是椿哥教唆著什麼都不懂的侑介做這種怪事。
那個人真的很喜歡惡作劇呢。
不過……

「難得侑介都拿過來給我了,就用用看吧……?」

我有點害羞地說著,侑介就伸手從我這裡搶走了盒子。

侑:「笨、笨蛋!別用啊!!」

留下了這麼一句話後,侑介就跑走了。



『小千,剛才我好像聽見侑介的聲音在說臀部怎麼樣的?』

朱利擺著張險惡的表情站在床上。
真是順風耳啊。

「你聽錯了吧?」

再次回到床上,我閉上眼睛。
可是,這次很快就換成了門鈴在響。
……怎麼了呢……
我困惑地往門的方向過去。
打開門一看,這次是祈織哥站在那。

祈:「小彌傳了郵件過來說妳生病了……我有點擔心,就過來看看了。」

仔細一看,祈織哥的肩上背著個大托特包。
是剛上完暑期輔導課後回來嗎?
忙著念書準備大考的祈織哥特地來探病……?

「謝、謝謝你,不過我的病沒有嚴重到要讓人擔心……」

我惶恐地回答後,祈織哥就溫柔地笑著說「那太好了」。

祈:「早點恢復健康吧,在客廳看不見妳的身影就讓人覺得寂寞呢。」

(祈織哥的笑容和這句話真是治癒啊……)
對病弱的身軀來說有著超群的效果。
「對了,這個。」祈織哥說著,將手上的袋子給了我。
看了看沉重的袋子,裡面裝著幾瓶運動飲料。

祈:「這掛在妳房門的把手上,是昂哥掛的吧?」
「咦……!」

昂哥?
我以為昂哥徹底討厭我了。
因為他的態度總是很冷淡,說話也不看著我。
不過,會不會不是這樣呢?
昂哥的關心讓我稍微鬆了口氣。

祈:「然後……這是我給妳的。」
「哇啊……!」

祈織哥拿出來的是用滿滿向日葵裝飾的可愛花束。

「非常漂亮……謝謝你!」
祈:「不客氣。那麼,保重身體喔。」

目送祈織哥帶著笑容離開後,我關上了門。
啊,我有花瓶嗎?

『祈織是個紳士,我對他有好感,但是妳給我記住一點,向日葵的花語是「注視著妳」啊。』

朱利不知道什麼時候跑到小廚房裡,一針見血地說道。
呃……不僅會說話,還對花語瞭若指掌的松鼠很少見呢。

『順便一提,如果沒有花瓶的話,就先用杯子代替著就行了。』

就像是讀了我的心聲似地,朱利這麼說道後,跑回了床上。



將向日葵插在大的杯子裡後,我把它放在了桌上。

『還真是睡得不太安穩呢。』
「不過大家擔心我,讓我很高興,所以朱利也不要那樣瞪著眼睛嘛?」
『……』

有家人真好。
我一邊這樣想著,一邊往床上躺下,睡魔也很快地來訪。
不知不覺間,朱利也已經睡著了的樣子。
──就在這個時候。
客氣的敲門聲在房內響起。
等等……真是夠了……
我真的很感激大家擔心我喔?
但是我想也差不多……該讓我睡覺了吧……!
從床上猛地爬起來,我一鼓作氣地跑去開門。
可是,認出站在門後的人後──我的呼吸差點停住。
是要哥。

要:「抱歉,妳在睡覺嗎?」

他露出溫和笑容的那瞬間,我知道我變得滿臉通紅。

「有、有、有什麼事嗎!?」

(哇!我在結什麼巴啊!)
自從那天之後我真的第一次和要哥正面相見。
果然還是讓人太不好意思了,我不禁低下了頭。
明明是這樣,但要哥的聲音如往常一樣,令人很不甘心。

要:「我是從雅哥那裡聽說的,聽說妳生病了?」
「只……只是有點發燒而已。」

一邊盯著要哥的腳邊,我一邊含糊不清地回答。
嗚──該怎麼辦該怎麼辦!
沒有比這還要尷尬的事了!
可是沒有理會我的慌張,要哥突然探頭靠近我的臉……!

「……!!」

我忍不住往後退,要哥則笑笑地開口問道。

要:「妳的臉現在也非常紅,真的沒事嗎?」

我驚慌失措地說不出半句話,要哥則是提起一白色盒子到我眼前。

要:「給妳,探病禮物……和道歉禮物。」

道歉?
伸出雙手接過白色盒子,我瞄了眼要哥,他的表情和說的話相反,看起來一點也不抱歉。

要:「妳自從那個吻之後,就都不和我說話了,所以我想妳是不是在生氣。」

什……!

「我、我、我才沒生氣!」
要:「咦──?真的嗎?」
「真、真的!我又沒有在在意!」

我再一次低下了頭。

「因為……我知道要哥是那種不管對方是誰,都會和她接吻的人!」

恐怕對這個人來說,接吻不過是家常便飯。
我一個人在那驚慌失措地動搖,真的太丟臉了。
但明明是這樣……

要:「我也不是不看對方是誰都會接吻喔?」

要哥不以為意地這麼說道。
嗚嗚嗚……
他絕對是在尋我開心!
把我當笨蛋!
害羞和不甘心的心情混在一起,我輕咬著嘴唇──就在那一瞬間。
他修長的手指托起我的下巴,讓我和他正面相對。

「!?」

要哥不知為何而認真的臉,就在我眼前──

要:「至少,那時候的妳讓我覺得『真可愛,好想吻她』喔。現在也是……因為妳太可愛了,我真的很想吻妳。」

什、什……!?
這、這個人到底在說什麼啊!?

「要、要哥……!我、我們是兄妹喔!?明明是兄妹,還要接吻什麼的……!」
要:「嗯?抱歉,我沒有那一種倫理觀念喔。就算是家人,我也覺得沒差吧。」

怎、怎麼可能沒差──!?
話說回來朱利!
為什麼在這種大事發生時你不起床啊!?
快來把這個不像話的和尚教訓一下啊!

要:「不過今天我會先忍耐的,要是讓妳燒得更厲害會讓我過意不去。不過,要是病好了──我想想,就讓我給妳一個更激烈的吻吧?」

(什麼?更激烈是……什麼意思!?)
要哥輕輕碰了愕然的我的臉頰後,說了句「早點治好病喔」就離開了玄關。
沒辦法移動半步,我癱坐在原地。
那個人為什麼總是害我混亂起來──?
我用無力的手打開他給我的盒子一看,裡面是塊飄散著濃重洋酒香味的蛋糕。
光是香氣就讓人彷彿要醉了。
等我察覺時,我的臉和手都熱了起來。
更不如說,我全身都熱了起來。
(……怎麼辦怎麼辦?)
大家都對我說要快點康復。
但是,現在的我……
(好害怕康復。)




翻譯後記:
朱利就是個在真正有事時不會出來救人的睡貨和吃貨啊!
然後不得不說我其實很討厭要啊,這部作品裡面我最討厭的就是這傢伙了……當然我知道他其實也是個不錯的人啦,但是身為一名女性兼讀者我深深地覺得該有個女人去賞這傢伙一個巴掌,不然群毆也可以。(喂






拍手

PR

COMMENT

NAME
TITLE
MAIL (非公開)
URL
EMOJI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COMMENT
PASS (欲修改留言者必填)
SECRET
私密留言
 

不要忘了時間

我是誰

HN:
閻翎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三分鐘熱度的乙女遊戲愛好者,角色心得經常坑掉www
ACG、小說、戲劇、古風歌均有涉獵,但不專精……就是一樣三分鐘熱度ww
歡迎同好搭訕;拒絕伸手黨。

每天噗浪

統計用



最新回應

私心連結

Copyright ©  -- ☆豆芽菜新本部★ --  All Rights Reserved

「☆豆芽菜新本部★」に掲載されている文章・画像・その他すべての無断転載・無断掲載を禁止します。

「☆豆芽菜新本部★」中的文章、圖像,以及其他所有事物都禁止私自轉載、冒名發表於其他地方。Real Time Analytics

Clicky

Design by CriCri / Material by petit sozai emi / powered by NINJA TOOLS /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