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豆芽菜新本部★

乙女遊戲為重心,一般遊戲偶爾有,雜七雜八也是有。

【マイカレ短篇集】戀愛這種事…

*本系列翻譯是我想磨練自己而翻譯的,因此謝絕轉載

*因為並無授權,所以我本來想鎖密碼,但礙於麻煩就算了。(這才是謝絕轉載的真正原因XD

*原文網址:http://www.cafe-glace.jp/mykare/gallery_ss02.html




這種情形也有好幾次了吧。

大輔嘆著氣,彷彿沒有意識到還有另外一個人在場。

眼前的女學生低下頭,不知是否因為緊張,雙手像是祈禱般地緊握著,幾乎讓手失去血色。

「那、那個……」

把大輔叫到校舍後頭,但卻沒怎麼能開口說話的女學生終於把頭抬起來,大口的吸了口氣。

看著她這副模樣,大輔心想:「啊啊,別來啊……」身體則僵硬了起來。

「我一直很喜歡你!請、請你和我交往!」

女學生雙頰染上緋紅,緊張使得眼睛看起來水汪汪的。就算從客觀角度來看,也是個非常可愛的少女。

可愛到如果是普通的男高中生的話,就算另有喜歡的人,也不會覺得厭煩。

然而,對大輔來說,這狀況除了讓人憂鬱外,沒什麼好說。

面對女學生緊盯著自己、混合著期待與不安的目光,大輔開口了。

「……抱歉。」

「……」

聽見這小聲卻明白表示「NO」的詞彙,女學生瞪大了眼睛。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衝擊而無法動彈,大輔再一次對著一直盯著自己不動的女學生低聲說道:「抱歉。」

非常明確的,答案。

這次女學生似乎非常清楚地聽進這句話了。

「……嗚。」

女學生嗚咽著,靜靜地開始哭泣,讓大輔困惑地皺了下眉。

他並非想讓她哭泣。

只是在個性上,像那種被人告白「希望你和我交往」後,並非因為喜歡對方,就只是試著去交往看看的機靈舉動……他無法做到,所以沒有其他辦法。

「抱歉。我不是討厭妳,只是我現在,沒有打算和誰交往……」

沒辦法放著哭泣的女學生不管,大輔拙劣的安慰著,但她的眼淚似乎無法這麼輕易停下。

他就只是這樣,等待她平靜下來。

溫暖的陽光照射著兩人的肩膀,讓人幾乎以為春天到了。這至少能夠讓他稍微有種得救的感覺。

在這種狀況下,他可不希望是吹著冷風。

 

「………沒事了?」

「……呃、嗯。」

「真的,很抱歉。」

「……我、我才是……居然還哭了,對不起。謝謝……」

就這樣,一段時間過後,女學生也許是中於平靜了下來,伸手擦掉眼淚。

即使如此,似乎是想要藏起明顯哭過的紅眼,她再一次低下頭後匆匆離開。

──……好累。

女學生離開之後,大輔靠上校舍的牆壁。

今天來的人是同班的女學生。一想到明天其他女學生知道這件事後,會用什麼目光看自己就讓他嘆氣。

從以前開始,每當大輔發覺時,就被異性給圍繞著。

幼稚園或小學時是班上的早熟女孩子;到國中和高中後,雖然像以前一樣隨便靠近過來的人減少了,但相對的,像剛才那樣告白的人也增加了,甚至比減少的人數還要多。

他很清楚被告白,或者是被他人所愛都不是什麼壞事。

再說,就一般而言,這應該是想要也得不到的幸運吧。

但是像今天這樣突然被人叫出來,被人告白後對方又哭了,甚至一想到之後的日子都得要對對方採取小心的態度,這該怎麼說呢……這樣真的會讓他覺得「沉重」。

「女孩子,還真是可怕……」

他忍不住喃喃說道。

他並非討厭女性。會回應別人叫他到校舍後,也是大輔自己的一種誠意。

為什麼能對自己擁有熱情到這種地步呢?他只是單純對這件事感到不可思議罷了。

 

「果然還是想要女朋友啊~」

說到這個年齡的少男少女最在乎的話題,果然就是這類話題吧。

事實上,大輔的朋友也總是為這種話題而吵鬧。

只是大輔雖然有過認為異性可愛或漂亮的經驗,但卻沒有產生過「喜歡」或「討厭」這種強烈的感情。

當然,想要女朋友的願望,現在也沒有。

可是周遭的人似乎不是這樣……

某天突如其來的真情,讓大輔的心中逐漸浮現出「沉重」的心情。

他很清楚,與全力以赴來告白的人所需的勇氣與意志力相比,這不過是細微的問題。

即使如此,像這樣被接連告白好幾次後,也會變得無法說這種話。

甚至會想叫人別理他。

「唉……」

他發出一聲憂鬱得很徹底的嘆息。

(真討厭……)

一手抓著瀏海,以拳頭的模樣抵住額頭,大輔這麼想著。

(……真的很討厭……)

不是討厭被人告白。

而是害人哭泣會讓他困擾……雖然是這樣沒錯,但一想到對方的真心,他就覺得聽人告白是最低限度該有的禮儀。

這種時候大輔覺得討厭的,是不斷重複這種事的時候,在他心中的「沉重」會逐漸增加,好像哪天自己會覺得收到別人的好意「很辛苦」或「很煩」。這才是讓他討厭的事情。

他已經感覺到「沉重」了,不想要變得更糟糕。

(……一定是不適合我吧。)

戀愛這種事不適合他。

大輔喃喃說道。

 

他又不機靈,也不會說些甜言蜜語,甚至覺得比起女孩子,和男生們在一起聊些無聊的事情還比較快樂。

更何況,如果說為了談戀愛,必須要擁有和那些女孩一樣的精神的話,這一點對大輔來說可能也是一輩子都不可能做到吧。

「……唉。」

對於自己所下的結論大大的探了口氣,大輔搖搖頭,似乎想要甩掉這種想法,隨後便往女學離開的相反方向跨出步伐。

「哇哇!」

「呣!」

聽見前方突然出現的聲音,他停下腳步。

最先映入眼簾的,是明亮的髮色。

然後是紅色的制服。

「那個、呃……對、對不起!對不起!我沒有打算偷聽的……」

在無法認為有人會有事而經過、幾乎不不會有人經過的校舍後,突然出現了個女學生。

大輔雖然因為驚訝而僵住,但或許是因為他本來就是沒什麼表情的人吧,在對方眼裡看起來就像是不高興的沉默,讓她視線游移著,露出了「糟糕!」的表情。

「呃…我、今天輪到我打掃,所以就要來倒垃圾。不過,途中垃圾桶的蓋子掉了,過了一陣子我才發現……」

她八成十分的著急吧。

聽著少女用奇怪的敬語敘說顛三倒四的說明,腦筋好不容易才開始轉動的大輔,終於明白她原來看見了剛才的「告白戲」。

───唉,的確是會動搖吧。

看見別人的告白場合……而且如果是OK的話也就算了,看見的結果是拒絕的話,的確是會覺得很尷尬吧。

順道一提,她應該覺得很尷尬吧,因為大輔自己就已經這麼覺得了。

「我也沒想到居然會有人在,跑來找蓋子後,就很湊巧、真的只是很剛好的……」

聽著少女不得要領的辯解,大輔突然在意起她口中提到多次的「蓋子」,忍不住開口了。

又或者該說是因為太多事情要驚訝,耳朵反而抓住了這種不重要的單字。

「蓋子是指……?」

聽見一直沉默的大輔突然開口說話,少女的大眼睛因為一瞬間的驚嚇而張得更大了。

眼睛在那一瞬間像要掉下來似的,大輔想著。

少女眼中的虹膜是日本人少有的光亮顏色,彷彿彈珠似的。可能是因為這樣,才讓他想了這些事也說不定。

在夕陽西下得放學之前,那雙眼在顏色濃厚的陽光的照射下閃閃發亮,十分美麗。

他甚至想到這和自己全黑的眼睛剛好是完全相反。

 

當大輔想著這些事時,少女膽怯的抬起手。

「蓋子掉在那裡……」

少女所指的方向……確實是有垃圾桶的蓋子就掉落在那。

那是每間教室都備有一個的東西,大輔對那個形狀也有印象。

那並不是很小的物品。

在柔軟的綠色草皮上,非常明顯是人造物的奶油色蓋子,異常地顯眼。

這麼大的東西若是掉落,應該會發出滿大的聲響,在那時就能注意到的,但眼前的少女似乎沒有發現。

因此才又在那之後發現到不見,而回來找蓋子,直到現在──事情是這樣吧。

「…………」

「…………」

兩人忍不住沉默地望著蓋子遺落的地點,超現實的距離幾乎讓人想說「妳真是精采的摔了一跤。」

仔細想想的話,大輔也覺得好笑。

直到剛才為止,他都在這種物體之前,與人非常認真的交談著。

只要說自己就是因為很認真,所以才沒看見其他事物的話,這件事就算結束了,但是……

少女少根筋到連這種大型物品掉落了也沒發現,讓平常不會主動與女學生說話的大輔都忍不住冷靜的吐槽了。

「……一般人只會掉蓋子嗎?就算真的掉了,也會馬上發現吧?」

「對、對吧,沒錯吧!但是啊!實際上就真的掉了、對不起!」

面對大輔的吐槽,少女發出了「啊哈哈哈」的乾笑聲。

不過大輔難得表露出感情、朝她看過來的吃驚視線,似乎馬上就令她無法忍受。

才以為她不笑了,就突然換成認真的表情解釋著。

「不、不是這樣!今天是因為在想點事情才這樣……平常的話,就算是我也會注意到喔?我不是故意的……喔?」

面對拼命找話解釋的少女,大輔不曉得該做何反應才好,只好選擇沉默。

「…………」

「…………」

「…………」

「………對不起。」

無法忍受比剛才更久的沉默,少女的嘴裡流露出道歉的話語。

 

不,所以說,他並沒有生氣啊。

看著少女一直戰戰兢兢地偷看自己,大輔有種非常無力的感覺。

卸下了平常那張毫無表情,卻有種緊張感的面具,他用在那之下與年齡相符的表情看了她一眼。

他沉默地轉身,並踏出步伐。

看著那樣的大輔,少女還以為他果然在生氣,臉上終於露出了尷尬的表情,但他卻是慢條斯理地彎腰撿起掉落在地的蓋子,並遞給了她。

「拿去。」

「!…謝、謝謝!」

「嗯。」

點頭回應了驚訝得抬頭看自己的少女,大輔一面覺得無力,也同時發現到自己的心情變得十分輕鬆。

可以說是吃驚過頭,導致物極必反吧。

他看著眼前的少女。

明亮的髮色和眼睛,紅色的領結……也就是同級生。

『這麼說來,好像看過這張臉。』大輔開始在記憶中搜尋起來。

無法忍受再一次降臨的沉默,表情像是做好死亡覺悟的少女,對著大輔開口說:「…我不會告訴任何人的!」

「咦?」

大輔一瞬間不懂她在說什麼,忍不住歪頭疑惑了下。

但很快地,他就想到這是在說剛才的告白戲。

的確,他心中還是一如往常的殘留了點尷尬……

但是綜合許多事後,他已經有種「算了,隨便吧」的感覺了。

「嗯。」

 

──是隔壁班的…?

但是如果是這樣的話,他應該會更有印象啊……

隨口回答後,大輔觀察起眼前的少女。

然後……

「真的對不起喔,梶葉同學。」

自己的名字突然出現在她口中,讓他嚇了一跳。

「……妳認識我?」

到畢業為止就算是同年級,在學生眾多的天柄學園高中部當中,豈止是名字,甚至連長相都不知道的人,也理所當然的是大有人在。

但是,雖然有印象卻很明顯不是同班的她,竟然會認識大輔。

這讓大輔忍不住疑惑地歪頭,少女再一次吃驚地張大眼,這次是…輕聲笑了起來。

「梶葉同學是學生會的人,又很顯眼啊。我想一年級的女孩子,大多認識你喔?」

「是這樣嗎?」

「嗯,就是這樣。」

對於少女的話,大輔沒什麼實感地點頭。

他應該早就知道了吧。少女又笑了,然後微微地低頭行禮。

「總之,真的很對不起。還有,這個,謝謝你。」

一邊指著蓋子,雖然還有點尷尬,但少女的臉上還留有點笑容。

「沒什麼……」

看著那樣的少女,大輔光是回答這話就已經盡全力了。他原本就不是話多的人。

「那,嗯……我先走囉。」

少女在大輔的眼前輕快地轉過身,那動作十分輕柔。

她就這樣快步地離開。

「啊……」

他忍不住出聲。

 

──在校舍後,又只剩一個人。

 

「………」

看著少女離開的方向,大輔發現自己的右手在那一瞬間伸了出去,這才趕緊慌忙地收回手。

把她叫住後,他到底是想要做什麼啊。

這裡沒有任何人。他知道沒有人會看見,但臉頰彷彿火燒似的,讓大輔用力地搓揉臉。

沒有問到少女的名字,讓他覺得十分可惜。

(能像那樣子,和女孩子自然說話,很難得啊……)

那時自己沒有緊張,因為沒有那個必要。

這也能說明,垃圾桶蓋子的趣事給人的衝擊印象是強大得有多誇張。

大輔一邊這樣子分析自己,一邊想到已經不在這的少女。

 

靈活轉動的雙瞳,和相同顏色且似乎很柔軟的頭髮;還有嘴角微微上揚的嘴。

這些已經徹底刻劃在腦海中了。

明明就是絕對在哪見過的樣貌,但關鍵的身分就是不知道。這實在是太遺憾了。

「問岡嶋的話,他會知道嗎…?」

看著少女離去的方向,大輔喃喃說著,決定等會來問問看交友廣泛的友人。

 

陽光中的赤紅更加鮮明,催促著放學回家的鐘聲響起。

大輔緩緩地踏出步伐。

 
【完】

 

 《上一篇》  《下一篇》

拍手

PR

COMMENT

NAME
TITLE
MAIL (非公開)
URL
EMOJI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COMMENT
PASS (欲修改留言者必填)
SECRET
私密留言
 

不要忘了時間

我是誰

HN:
閻翎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三分鐘熱度的乙女遊戲愛好者,角色心得經常坑掉www
ACG、小說、戲劇、古風歌均有涉獵,但不專精……就是一樣三分鐘熱度ww
歡迎同好搭訕;拒絕伸手黨。

每天噗浪

統計用



最新回應

私心連結

Copyright ©  -- ☆豆芽菜新本部★ --  All Rights Reserved

「☆豆芽菜新本部★」に掲載されている文章・画像・その他すべての無断転載・無断掲載を禁止します。

「☆豆芽菜新本部★」中的文章、圖像,以及其他所有事物都禁止私自轉載、冒名發表於其他地方。Real Time Analytics

Clicky

Design by CriCri / Material by petit sozai emi / powered by NINJA TOOLS /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