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豆芽菜新本部★

乙女遊戲為重心,一般遊戲偶爾有,雜七雜八也是有。

【マイカレ短篇集】在那時開滿櫻花的山丘上

*本系列翻譯是我想磨練自己而翻譯的,因此謝絕轉載

*因為並無授權,所以我本來想鎖密碼,但礙於麻煩就算了。(這才是謝絕轉載的真正原因XD

*原文網址:http://www.cafe-glace.jp/mykare/gallery_ss02.html




有著美麗花紋的茶杯中,搖曳著鮮明的紅色。

往那飄散出彷彿花般的甜膩香氣中倒入牛奶,弗瑞德利庫曾經非常喜歡那一瞬間。

是先倒牛奶,還是先倒紅茶?

這是許久以前就在這義大利持續不斷的爭議,而弗瑞德利庫是後倒牛奶一派的。

在旁看著清澄的紅色因為加入牛奶,逐漸變成醇厚的顏色很有趣。

確認牛奶已經確實的混合,弗瑞德利庫拿起杯子輕啄一口後舒了口氣。

「真好喝…」

「太好了,因為我收到了很好的烏巴茶葉。」

烏巴是擁有獨特的香味,各人喜惡易明白的茶,但是弗瑞德利庫和坐在他眼前、正優雅地微笑的女性,兩人特別喜歡這茶是眾所皆知。

「謝謝妳,外婆。」

被弗瑞德利庫稱呼為『奶奶』的女性,是臉上還留有年輕時候美麗殘影的東方人。

雖然親戚總說兩人的眼睛很相似,但如果不知道他們的關係,恐怕也不會發現擁有金髮碧眼等白種人特徵的弗瑞德利庫,竟然是她的孫子吧。

「然後呢?」

「嗯,我要去日本留學了。」

被外婆‧愛蜜莉給催促,弗瑞德利庫告訴她自己要去日本的高中留學。

今天原本就是為了報告這件事,才來到屬於母親親族的外婆,愛蜜莉這裡。

「我決定去日本的寄宿家庭,從那通勤到叫做天柄學園的學校上課。它在日本屬於滿自由的校風,好像是很有趣的地方。」

弗瑞德利庫高興得像是現在就馬上想去日本似地,和外婆這麼說道。

看著那樣子的孫子,愛蜜莉雖然也很高興地笑著,但站在她身邊、擁有美麗褐髮的女性,卻是誇張地嘆了口氣。

「站在我的立場,是希望他去上公立學校的,誰叫媽妳老是和這孩子說些日本的事啊。」

稱呼愛蜜莉為「媽」的女性,蹙起眉頭看著自己的母親和兒子‧弗瑞德利庫開心的交談。

就算以她的目光來看,身為自己兒子的弗瑞德利庫十分能幹,是她驕傲的孩子。

身在現代,她也覺得學習自己國家以外的文化是增長見聞的好機會,而且也聽說了日本是治安很好的國家。

對在愛蜜莉的教育下,而會說日語的弗瑞德利庫來說,那個國家的確是最適合他留學。

在這些方面她很放心,也因為輸給兒子的熱忱而認同他留學,但身為母親得憂慮還是無止盡。

弗瑞德利庫對日本的憧憬,完全是被身為日本人的愛蜜莉給影響,這理由在她眼裡看來稍嫌兒戲了點。

而且,如果考慮到將來,在公立學校建立的人際關係也很重要。

「真是的,媽妳還不死心啊。到現在為止,我們已經談過很多次了吧?我,很想去日本。」

他不是不懂母親的擔心,但既然已經決定要去留學了,還這樣抱怨數度,讓弗瑞德利庫嘆氣。

「哎,別這樣,兩個人都到此為止…好嗎?」

愛蜜莉露出溫和的笑容制止兩人,其女兒和孫子都不好意思地,用著相似的動作聳肩。

他們就是在這種地方很相像的母子啊。

愛蜜莉笑了。

「抱歉吶,戴妮絲。但是弗瑞德對日本感興趣,讓我很高興喔。」

弗瑞德利庫快速又用力的點頭,回應愛蜜莉那像是在支持孫子決定的微笑。

「我聽外婆說了很多事情,就想去一次看看…不對,是覺得一定要去。」

正從少年轉變成青年的弗瑞德利庫說著,從他看似溫柔的臉上的雙眼,放出足以被認為是有生以來最堅定的意志的強光。

他的思緒奔馳在還尚未見到的遙遠異國,以及自己的未來。

聽見兒子用充滿熱忱的聲音說這些話,戴妮絲再一次的嘆息。

「……真是的,你到底像誰呢?老是充滿行動力啊。你就是這樣子,還自己一個人迅速決定要去參加獎學金的考試。」

道理和感情是不同的東西。

身為母親,戴妮絲怎樣都沒辦法不開口地念著的時候,從後頭傳來了含有愉悅笑意的男性聲音。

「行動力是母親遺傳吧。」

「哎,爸爸。」

即使在自己家中,也不會褪下穿西裝打領帶的典型英國紳士服裝的六十歲男性──她的父親,也是弗瑞德利庫的外公所說的話,讓戴妮絲露出不太高興的表情。

這樣對兒子念東念西的戴妮絲,在年輕的時候也胡作非為許多次,讓雙親擔心受怕。

被這麼一說,她也有些抱歉。

但是再怎麼樣也不用在現在這時候、在兒子面前說啊……她瞪向父親。

無視於女兒那道帶著點恨意的視線,男性──愛德爾富對著最愛的妻子微笑。

「然後,那位母親也毫無疑問是受到她母親的遺傳。」

再怎麼說都是在許久以前的鎖國氣氛中,連衣服都沒換就獨自跟著外國男人跑出國外啊。面對丈夫這麼挖苦,愛蜜莉輕聲微笑。

「哎,你真是的。」

雖然她露出優雅的笑容,但愛蜜莉──這名字還寫作「江美里」的時候,她是京都的料理店的獨生女。

而且不只是日本,她是連離開京都的外出次數都能數得出來的,典型的黃花大閨女。

但那樣的她卻戲劇性地和因公來日的愛德爾富墜入愛河,人生實在是不可思議。

當然,從父母那遭受了強烈反對。

然而,兩個年輕人的熱情也沒有因此消失。

江美里這不食人間煙火的大小姐,等於私奔地隻身前赴義大利,與愛德爾富結為連理。

結果這頑固又有行動力的性格,被認為是愛蜜莉─戴妮絲─弗瑞德利庫,這樣子繼承遺傳下來;因為愛蜜莉沒有否定,戴妮絲也無法再繼續抱怨。

她鬆開了眉宇間的皺痕。

眾人互相對望後,房裡響起了笑聲。

 

「外公。」

「怎麼了,弗瑞德?」

當茶被放在外公手邊時,弗瑞德利庫直勾勾地盯著他,開口說道。

「我也想像外公一樣,取到很棒的日本女性做新娘。」

看著彷彿在宣告似的弗瑞德利庫,外公的眼中透出覺得有趣的光采。

「哎呀哎呀,你不是去學習的嗎?」

「那部分,我當然也會努力。」

弗瑞德利庫的臉上浮現彷彿小孩在惡作劇般的笑容,回答外公的話。

的確,「去日本」這件事本身就是他的目的,同時他也打算好好努力學習,但是──

──外公和外婆,是我理想中的夫妻模樣啊。

外婆告訴自己關於日本的美好回憶,以及即使在弗瑞德利庫眼中看來也十分和睦的外公外婆,讓他在對「日本」抱有憧憬的同時,也對「和外婆同個國家的女性」有了憧憬。

至今一直沉默不語的戴妮絲,對著一副開心地描繪夢想的弗瑞德利庫露出壞人般的笑容。

「會有新娘願意嫁來給你這樣的小矮人嗎?」

聽見母親所說的「小矮人」字眼,弗瑞德利庫露骨地皺緊眉頭。

坐在隔壁的她雖是女性,卻是170公分的高個一族,而他雖說還處於成長期,但比起母親還要矮小,這成了他的自卑。

弗瑞德利庫憤慨的說道:

「身高總會好好長高的啦,況且爸跟媽也都很高……等我回來之後,搞不好會長得比媽還要高,讓妳認不出來喔?」

「要是這樣就好了。」

不知道是不是覺得平常總是有些地方特別成熟,卻又像小孩似的說著惹人厭的話的兒子很可愛,戴妮絲很愉快似地──讓兒子來說的話,就是壞心眼──露出笑容。似乎只有身高一事對他比較特別的弗瑞德利庫,則是很難得的露出賭氣的表情。

看著兩人的模樣,愛蜜莉微微一笑。

「好了好了,你們兩個……說得也是呢,弗瑞德利庫。你長得和外公年輕時一模一樣,所以之後一定會不斷的長高喔,會變成很完美的英國紳士呢。」

愛蜜莉這樣做了保證後,和坐在隔壁的愛爾富瑞德對視一眼,露出了微笑。

對母親這種樣子,戴妮絲只是聳肩覺得身為自己的父母還真是「傻外公」、「傻外婆」,但她的目光卻很溫柔。

「對吧!」

聽見愛蜜莉的話,弗瑞德利庫的雙眼閃閃發光。

就這樣,他充滿幹勁的做出宣言。

「我總覺得,有很美好的邂逅在等著我。為了確定這點,我想要去日本……在那取到很棒的新娘後,在日本舉行結婚典禮。然後,我絕對會請外婆來日本!」

一定要把外婆請到日本來!這樣發誓的弗瑞德利庫之所以這麼拘泥於日本,很明顯的是受到外婆影響,亦是為了外婆。

愛蜜莉雖然未曾清楚說過,但等同於私奔而離家的她,最後沒有和家裡和解,而是因為交通事故,一次失去了雙親。

這樣的外婆雖然和自己很開心地說著日本的事,但絕不試圖去踏入那個國家。

一定是因為變成至今都無法與雙親和解的事態,而為此所苦吧。

是認為不會獲得原諒吧。

明明光是聽她說話,就能夠感受到她深深愛著名為日本的祖國啊……。

『我絕對要取到日本新娘、在日本舉行結婚典禮。這樣一來,就能夠招待外婆參加典禮。』

這就是弗瑞德利庫的夢想。

『身著白無垢(譯註:日本傳統新娘禮服)的新娘,只屬於我的公主。

『我會找到想要珍惜一生的女性,成為足以守護她、優秀又剛強的男人,然後抬頭挺胸的向外婆介紹她。

『和大家一起,再一次歡笑地去看外婆喜歡的櫻花。』

這是從小時候開始就發過誓的,重要的夢想。

但是這至今都一直是很模糊的夢想,他從未具體想像過那位「公主」。

然而,從寄宿家庭那收到的一張照片中,弗瑞德利庫終於找到了命中注定的公主。

 

──沒錯,我絕對會請外婆來日本。

然後,我的公主除了妳以外別無他人……

 

照片裡頭的,是一名可愛的少女。

名字是「柚」。

寄宿家庭當中的女兒,弗瑞德利庫對她一見鍾情。

明明是未曾實際見過面、只知道長相、也不曾說過話的人,卻連他自己都不敢相信地感覺到了「命運」。

在幾千公里遠的異國中生活的少女。

她的聲音聽起來是怎麼樣的呢?

她笑起來是什麼樣子呢?

(外公和外婆,也都是這樣子的嗎?)

弗瑞德利庫這麼想著。

然後,他確信了自己的體內果然是留著外公外婆的血。

看到照片的那瞬間,他就想要見到她的笑容、想要讓她幸福、想要永遠和她在一起,他不知道該怎麼表現那種彷彿被雷打到的衝擊。

雖然現在他還是不知道,但硬要說的話,果然是「命運」吧。

(我要向外婆介紹說,她就是我的公主。)

弗瑞德利庫重新下定決心。

不知道她是否知道這回事了。

愛蜜莉露出了難以察覺其年齡的少女般的笑容。

「啊啦啊啦…那麼,我就期待弗瑞德利庫介紹很棒的新娘給我囉。」

「嗯,外婆!請妳好好期待喔!」

看著用力做出結婚宣言的弗瑞德利庫,以及面露微笑的愛蜜莉──

「也要好好學習喔。」

「也要好好學習。」

愛德爾富和戴妮絲,兩個人當然同時說出了相同的話。

只是兩人也很清楚,在家族中心理層面最為相似的孫子和外婆,大概事一點也沒聽進去吧。

下午茶時間就在愛蜜莉和弗瑞德利庫歡樂的笑聲,以及戴妮絲的嘆息、愛爾富瑞德混合著苦笑的笑容中度過了。

 

 【完】

 

《上一篇》 《下一篇》 

拍手

PR

COMMENT

NAME
TITLE
MAIL (非公開)
URL
EMOJI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COMMENT
PASS (欲修改留言者必填)
SECRET
私密留言
 

不要忘了時間

我是誰

HN:
閻翎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三分鐘熱度的乙女遊戲愛好者,角色心得經常坑掉www
ACG、小說、戲劇、古風歌均有涉獵,但不專精……就是一樣三分鐘熱度ww
歡迎同好搭訕;拒絕伸手黨。

每天噗浪

統計用



最新回應

私心連結

Copyright ©  -- ☆豆芽菜新本部★ --  All Rights Reserved

「☆豆芽菜新本部★」に掲載されている文章・画像・その他すべての無断転載・無断掲載を禁止します。

「☆豆芽菜新本部★」中的文章、圖像,以及其他所有事物都禁止私自轉載、冒名發表於其他地方。Real Time Analytics

Clicky

Design by CriCri / Material by petit sozai emi / powered by NINJA TOOLS /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