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豆芽菜新本部★

乙女遊戲為重心,一般遊戲偶爾有,雜七雜八也是有。

【マイカレ短篇集】櫻木家的新娘

*本系列翻譯是我想磨練自己而翻譯的,因此謝絕轉載

*因為並無授權,所以我本來想鎖密碼,但礙於麻煩就算了。(這才是謝絕轉載的真正原因XD

*原文網址:http://www.cafe-glace.jp/mykare/gallery_ss02.html




時值黃金週的某個假日的晚上。

櫻木家在吃過晚飯後,度過了十分悠閒的時光。

「哎呀哎呀哎呀!這真是太棒了~

櫻木慎的母親,真理子在客廳裡看電視時,突然發出歡叫聲。

母親原本就聒噪又開朗到和實際年齡不符,現在又表現得比平常還興奮,這讓兩個和她一樣待在客廳休息的兒子一陣心驚。

兩人面面相覷,互相以視線推託對方去和母親說話。

身為長兄的習性,大概就是在這種時候,通常會輸給弟弟表現出「拜託你!」的氛圍吧。

慎的哥哥,也就是櫻木家三兄弟的長男,淳僵硬地開口了。

「……呃、那個、媽,怎麼了嗎?」

淳正就讀當地國立大學的物理學科,平常總是獨自住在離這有五個車站遠的城市,而他現在正詛咒著剛好選在這天回老家的自己。

因為他知道母親變得這麼興奮時,通常不會發生什麼好事。

她有時候會靈機一動,就要他們去爬富士山;又或者要他們穿上白褲襪,叫他們跳古典芭雷(這到現在都還是他們心中的黑歷史);還有的時候是叫他們單獨一人去位在北海道的祖父家,甚至連衣服都不給換,就把他們推出家門……。

那些時候,母親大多數都是受到電視或書的影響,至於受害範圍則是平等地落在櫻木家全體人員之上,當然也因此讓他們三兄弟全都身強體健。

 

「淳、慎!你們看看這個,這‧個

無從得知兩兄弟內心的恐懼,真理子指著電視上正播放的節目給他們看,那是國外旅遊的特集節目。

「『……巴黎?的、血拼旅遊行程?』」

慎和淳異口同聲地問道。

那似乎是奢華的女明星與其母親,在介紹巴黎的著名景點和流行店家的同時,一起購物的企劃。看著為了這種平凡無奇的內容而異常興奮的母親,淳不禁歪著頭大感奇怪。

「呃…媽,首先,妳不是對飛機沒轍嗎?」

母親討厭飛機的程度,幾乎是頑固到「正因為這樣,所以在國內移動都得坐電車或自家的車子!」的地步。

多虧如此,慎這幾兄弟到現在都還沒有搭過飛機。(順帶一提,他們迄今所參加的修學旅行也全部都在國內,而且還是利用新幹線。)

這節目是介紹了什麼地方或商品,竟能有魅力到讓母親這樣的人都忘記討厭的飛機嗎?淳試圖要從電視中瞧出個端倪。

「笨蛋,不是那樣啦!」

真理子用著受不了的語氣說著,並拍了一下觀察力差勁的兒子。

「啪!!」

本人或許只是打算輕拍一下,但從學生時代就成為排球社主將,甚至一路進軍到全國體育大賽,她的力氣絲毫不愧對猛將該有的威力。

室內響起一聲清脆的聲音,淳的上半身跟著用力地搖晃了一下。

「咳────!?」

「我不是在說地點!」

「……?」

雖然他不覺得剛才有說什麼讓人受不了的話,而且剛才那下真的很痛,但他也知道這種時候對母親再說什麼也沒用,於是不敢多嘴,只老實地等待母親的下一句話。

而坐在隔壁的慎正用憐憫的目光看著自己,這多少讓他有點慰藉。

 

真理子指著電視的畫面,加重語氣說:「我覺得很棒的是內容啦、內容!就是這個!櫥窗購物

「………啥?」

這次是慎叫出聲了。

他為了不和十指交扣、彷彿少女般兩眼發光的母親扯上關係,在兄長令人尊敬的犧牲之下,一直和寵物犬「吾郎先生」在玩耍──順便說一下,牠是大型的黑色雜種狗,「先生」也是名字的一部分──但還是忍不住插話了。

「購物……但、但是老媽妳不是說那種沒有目的而浪費時間到處逛,很沒效率又沒有意義什麼的……之前要我去幫忙拿東西時,妳不是一直在念嗎?」

叫人拿了堆重物還帶他到處跑,卻又說出這種話,他都還記得那時候有多想翻白眼。

然而,慎得這句話卻讓真理子的眼睛發亮。

「哎呀,不是那樣唷。」

面對銳利的視線,兄弟倆的身子僵硬了起來。

「我不是指櫥窗購物不好,我只是說很討厭拖著沒事長這麼大的兒子和丈夫到處走而已,占空間又讓人不好走;稍微看一下衣服又會報怨;猶豫不決時想問意見參考,也只會說『哪個都行』,不是嗎?

「再說了,難得想說要買衣服給你們,但男孩子一點裝飾價值都沒有,很無聊對吧~!」

這麼極力主張的人,正是櫻木家的最高權力者(母親)。

「『……沒救了……』」

被說成這樣,讓慎和淳兩兄弟緊繃著臉。

事實上,說到「櫻木家的三兄弟」,就連鄰居都稱讚盡是帥哥。「臉上既有面子,又有裝飾的價值,真好~」附近的歐巴桑們甚至這樣羨慕著,但本尊們卻絲毫沒有自覺,連真理子也是一樣。

總之,撇開僵硬的兩兄弟不管,真理子的情緒越來越激昂。

「我想要的是,和可愛的女兒一起看著這種雜貨說『好可愛~』,一起沉浸在美麗的點心裡,一起在很棒的咖啡店裡喝東西!」

「……喔。」

「那件裙子好嗎?但是剛才那間店裡的裙子比較適合媽媽喔……之類的,我是想要有這種互動!」

「……嗯。」

雖然真理子還特地一人分飾兩角地極力演出,但可惜櫻木家只有都是男生的三兄弟,這種願望是不可能實現的。

身為男生當中的一員,在假日都有去幫她提東西,原本希望母親能就這樣放過他們,但看來似乎是沒辦法。

真理子大大地嘆了口氣。

「啊啊……為什麼我們家會這樣髒呢?我明明就只想要女孩子的啊!」

所以我們三個人都很努力了啊!?被鬧脾氣的真理子,也就是生母連呼「沒用」之外,這次甚至被說成「骯髒」,兄弟倆已經無話可說,改用眼神對談了。

(喂,慎,你想點辦法啦……)

(沒辦法、沒辦法沒辦法!絕對沒辦法!……大哥你才該想點辦法吧!)

(想得到就不用這麼累了。)

((──老爸和隆真是挑對時間出門啊……))

大概就是這種對話吧。

 

慎嘆了口氣。

雖然明白是在遷怒,但真的是有點怨恨現在不在這的另外兩名男性啊。

櫻木家除了慎和淳之外,還有在證券公司上班尚未回家的父親,以及身為明星學校的明日之星,打算把國中最後一年奉獻給籃球的弟弟。

四個男人和一個女人,雖說真理子的地位在這樣的家庭中處於頂端,也不是不能理解她會有很多夢想,但就算說了這些話,他們也不能怎麼辦。

(老媽明明平常就很講理,但是偶~爾會莫名其妙得做白日夢呢……)

坐在慎和淳之間的吾郎先生彷彿也同意似的,輕吠了一聲。就在這時,真理子扔下了爆炸性的發言。

「所以啦,慎。我啊,一直迫不及待地等小柚嫁來我們家喔

「────啥!?」

面對母親突如其來的發言,慎狼狽地叫出聲。

這個人究竟在說什麼啊!

相對於慎因為震驚而張著嘴石化,在這之前一直是同伴的淳竟然也跟著開口說出跟隨敵人(母親)的奇怪發言:「啊,這麼說來的確是呢,還有這個辦法啊。」這簡直讓他難以忍受。

「說到小柚,她最近都沒來家裡玩呢,怎麼?你終於被甩了嗎?」

「什……!?」

慎臉紅著大叫,手則在臉的前面不斷用力地搖著。

「我、我才沒被甩!再說我跟柚又沒有在交往!」

「『咦咦!?』」

慎的誠實在這種場合反而造成了反效果。

本來應該只是開玩笑的說出希望的母親,以及已經完全陷入這話題當中的哥哥,兩人的表情突然嚴肅了起來。

「喂,慎,你這樣不行啦!」

「你太沒有危機感了!太過放心了!」

面對皺眉給予斥責的真理子,慎依然紅著臉逐漸緊繃。

雖然他帶著一縷希望看向哥哥,但已經完全變成敵人的他豈止沒有出來調解,反而還大大地點頭,同意母親的話。

「沒錯!你啊,這樣下去行嗎!?就算小柚被其他人追走也沒關係嗎?她明明是那麼好的女孩耶!明明就是你的青梅竹馬耶!就連我也夢想過被小柚這樣的女孩叫哥哥喔!?」

淳甚至開始說出這樣詭異的話。

「什、大、大哥,連你都在胡說什麼啊!」

到剛才為止都還處在共同戰線的哥哥,已經不存在了。

這時真理子以冷靜的語氣開口說道:

「慎,你明天給我去告白。」

「!?」

母親這麼一說,哥哥也跟著點頭。

「沒錯,就這麼做吧,這樣才對。前一陣子我有看到小柚,變得很可愛了啊,而且還一如往常是個率直的好女孩,你還有什麼不滿啊。你再這樣漫不經心的,她真的會變成其他男人的囉?你這樣也無所謂嗎!?」

「不可能無所謂吧?」

兩人異口同聲地逼迫著,慎終於一邊「啊~~~~~!」的大喊著,一邊猛地站起身。

吾郎先生也汪的叫了一聲。

「囉…囉嗦囉嗦囉嗦!我就說了不是那樣!不是!你們不准真的對柚說那些有的沒的!」

慎這麼怒吼之後,彷彿逃命般地飛奔出房間之外。

留在原地的母親、哥哥和一隻狗,不由自主地嘆了口氣。

「……明明怎麼看都是喜歡小柚嘛。」

「真的,非常好懂啊。」

「不過,看那樣子是真的沒有自覺吶……」

「真難以置信。」

沒有發現自己心情的,就只有本人──

由旁人來看的話,慎喜歡柚是一目瞭然的,但慎似乎真的沒有自覺,這讓真理子和淳很傷腦筋。

「身為我的弟弟,還真是……遲鈍啊。」

事實上,就遲鈍來說,這位哥哥也不會輸給弟弟。

在課堂討論或社團活動中,女性朝他投來的熱情視線,他可以絲毫沒有發覺地走過去,這讓人敬畏地稱呼他為「愛情粉碎機‧櫻木」……

不過這是他完全不知道的事實。

 

當樓下的親子在聊這些時,慎保持著飛奔進自己房間的勁頭,整個人埋頭撲上床,一個人被苦惱折騰。

「啊~真是的…都是他們說那些奇怪的……」

臉彷彿火燒般的熱,讓他不得已的咕噥幾句。

(我和柚是青梅竹馬……)

她從小就是和自己很要好的女孩子,兩人總是玩在一起。

升上國中、高中後,也曾經被周遭的人問過「你們在交往嗎?」……

交往什麼的…總覺得,至今都沒有想過這些事情,就在一起的說……

柚對自己來說是重要的青梅竹馬,問喜不喜歡的話,當然不可能會討厭──

只是,他從來沒有更深入地去思考過啊。

但是……

「你再這樣漫不經心的,她真的會變成其他男人的囉?」

剛才哥哥說過的話,擅自浮現在腦海中。

仔細想想的話,最近確實有感覺到,在柚的周圍打轉的傢伙似乎很多。

與此成比例的,自己和柚說話的機會相較之前似乎減少了。

「班級不同,沒辦法常常說到話…吧?…但是……」

那是理所當然的事……他是這麼想的。但只是想像柚和同個班級、因為擔任班級幹部而變得要好的梶葉在一起的樣子,慎的胸口就有種不痛快的感覺。

其他還有不少對柚有異心的傢伙。

(像是來寄宿的弗瑞德吧?還有化學顧問的麻生……)

柚好像也曾經被和柚的哥哥同個弓箭社的副社長,也是學生會長的若水給捉弄,而生氣嗎?

「嗯~~~~~~~!」

慎趴伏在床上,苦惱地發出呻吟聲。

「我想怎麼辦啊……?」

(該怎麼辦才好?)

重要的青梅竹馬。

一直在一起的女孩子。

理所當然地在一起,因為太過理所當然,所以從沒想像過她會離開啊……

奇怪的焦躁感在累積。

他想要見她。

見到她,只是一句話也好,只要和她說到話就一定能冷靜下來──他有這種感覺。

 

她現在正和留學生的弗瑞德,以及全家人一起去短期旅行了。

實際上要見到她,還得再等一陣子。

慎彷彿小狗般地,將鼻頭埋進棉被之中。

「……學校怎麼不快點開學啊…」

打從出生以來,第一次有這種想法的喃喃自語。

 
【完】

 《下一篇》

拍手

PR

COMMENT

NAME
TITLE
MAIL (非公開)
URL
EMOJI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COMMENT
PASS (欲修改留言者必填)
SECRET
私密留言
 

不要忘了時間

我是誰

HN:
閻翎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三分鐘熱度的乙女遊戲愛好者,角色心得經常坑掉www
ACG、小說、戲劇、古風歌均有涉獵,但不專精……就是一樣三分鐘熱度ww
歡迎同好搭訕;拒絕伸手黨。

每天噗浪

統計用



最新回應

私心連結

Copyright ©  -- ☆豆芽菜新本部★ --  All Rights Reserved

「☆豆芽菜新本部★」に掲載されている文章・画像・その他すべての無断転載・無断掲載を禁止します。

「☆豆芽菜新本部★」中的文章、圖像,以及其他所有事物都禁止私自轉載、冒名發表於其他地方。Real Time Analytics

Clicky

Design by CriCri / Material by petit sozai emi / powered by NINJA TOOLS /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