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豆芽菜新本部★

乙女遊戲為重心,一般遊戲偶爾有,雜七雜八也是有。

【テニスの王子様~学園祭の王子様~】立海(二):柳蓮二、丸井、切原

‧柳蓮二

又是一個我其實興趣不算大的同學啊~
當然平平都是鐵口直斷(誤),蓮二的先天條件還是比乾○治來得優秀。(意思是比起不透光眼鏡,寧願選擇沒眼睛)(←完全需要人吐槽的發言)




話說和蓮二變得比較親近的契機是「書法」……怎麼會有人把書法帶到會議室來寫呢,我完全不能理解。
不過在靜的腦海中似乎不存在這樣的問題,反而是被蓮二的好口才給挑起了重新練習書法的興趣。嘛,書法不是一蹴可幾的學問,所以成為契機的話題後來又談了一次後就消失了。
當神替你關了扇門,也會替你打開另外一扇窗,所以我們又得到了機會球!(誤很大)
這次是談到了蓮二喜歡宮本武藏的書,只是……嗯……當他很認真地講書的事情時,我正在神遊……所以我也不知道他到底講了些啥,啊哈哈哈……
總之呢,在攻略蓮二的時候,我深深的感受到我兩的興趣與個性真是天差地遠,完全合不來,真是糟糕呢。(´▽`*)
蓮二的事件老實說我也記沒幾個……其實是他本來就沒什麼事件吧?(別推卸責任)
……正想說乾脆跳過所有事件時,我的腦海瞬間浮現蓮二的事件是什麼,然後我也瞬間理解為什麼我會忘記這些事件……聽他們兩個在討論計算會計啥的我怎麼可能會記住啊!
兩個人好像是在討論商品要賣多少錢才划算之累的事情,我一點興趣都沒有……就算跟我說蓮二的父母是會計師啥的我還是一點興趣也沒有……(我覺得我根本就在發牢騷了)
哎,不管怎樣,雖然蓮二的興趣完全不合我胃口,但他在戀愛方面比真田木頭來得強,至少他知道自己是怎麼想的,只不過他還是和真田一樣有試圖去否定這個答案。
最後是靠乾幫了他一把,說他想否定的那個答案其實才是他真正的想法,這才讓蓮二真的確定自己喜歡上靜了吧。

假日去約會的時候,可以徹底了解蓮二真的是一個生在現代的古代人。
喜歡吃的套餐是京都風膳食(?),喜歡的飾品是古代風的小玩意……在加上之前瞭解他喜歡古人的著作、喜歡劍道、喜歡書法……蓮二你生錯年代了吧?其實你在現代應該是八、九十歲的老人家吧?
不僅如此,也能看見蓮二為了鐵口直斷(就說不是了)做了不少努力。
要能鐵口直斷首先要收集當事人的資料,再來就是要調查其他資料,像是心理學、社會學之類的吧……
第二次約會去圖書館,就是為了幫蓮二整理書本資料,而且還做了很久,足見蓮二在這方面下了多少功夫。
不過我想蓮二這次之所以要調查資料,八成是為了釐清靜的事情吧。因為靜常常做出蓮二意料之外的事情,所以讓他感到有趣又不解……當然只是我猜的啦。
但是說實在話,蓮二這種努力認真的精神雖然可敬,可他的鐵口直斷讓我覺得很恐怖……一切都被人調查清楚實在是會毛骨悚然,尤其當對方說我有幾%會去做什麼事,而我還真的做了的時候……
我大概會出現這種臉,然後驚恐的指著他:「不要再跟蹤老娘我了!」(不跟蹤哪來的精準資料呢 )
……
…………
………………嗯,讓我們從毛骨悚然解脫,轉向愉快的告白吧。(笑)

之後學園祭正式開始時,靜陪蓮二一起去找乾。
蓮二和乾整個毫不避諱地在靜的面前談蓮二的感情事,不過用字遣詞過於隱諱,導致在場的靜完全不懂他們在說什麼,當然就算問了蓮二也沒有答案啦~
話說他們兩個人究竟在談什麼呢?
其實就是之前乾和蓮二說的「答案」的事情,蓮二是來報告說他已經想得很清楚了。
於是在學園祭最後的營火晚會活動時,蓮二就把靜約到了廣場去說話。
當然到了廣場,蓮二就開始告白啦,但問題是你知道的,蓮二這類聰明人有時候就是不喜歡講明白,所以他的告白裡的主角一直是「某個人」……然後通常女主角都不會把自己代入那「某個人」之中,所以靜就以為蓮二喜歡別人。
領悟到連二喜歡別人,靜當然非常的沮喪,但她不想讓蓮二擔心,也希望蓮二能夠好好地去跟喜歡的人告白。
雖然我有種雞同鴨講的感覺,不過靜的鼓舞給了蓮二下定決心的勇氣,於是他終於張開眼睛堂堂正正地對著靜說:「我喜歡妳。」
但因為靜剛才說過自己失戀了,所以連帶的讓蓮二也以為自己恐怕要失戀了……看到這裡我真想說你們到底在搞什麼鬼
不管怎樣,兩個雞同鴨講的人總算知道原來對方喜歡的人就是自己,所以根本沒有失戀這回事……真是可喜可賀。

然後後日談就是兩個人穿著浴衣甜蜜地去逛祭典……嗯,蓮二果然很適合穿浴衣。


*******
經過了這麼多年,DS基本上已經沒落,而我竟然在這時候重新拿起DS,我都不知道我在幹什麼了。
其實PSP也是沒落了,但是我還是在玩PSP,估計我這裡以後就是DS和PSP的遊戲,完全就是走懷舊風了……時光匆匆,不知道現在還玩DS和PSP的人能有多少,不知道看到這些遊戲的文章會有多少人有共鳴,但有共鳴似乎就顯出了大家的年紀……嗯,還有我的年紀。
不管怎樣,我想說的是,前面的文章和後頭的文章差了好多年,語感相差頗大,文風相差頗大,讓大家有點心理準備www
*******

‧丸井文太

立海大的人我就是不怎麼熟的,所以我對丸井也是一無所知,只知道這人成天稱自己是個天才,有天才般的技術。

說老實話,丸井的臉是我杯茶沒錯,不過看著立繪上老是出現顆口香糖吹的泡泡,其實挺煩人的……我深深覺得這是非常沒禮貌的行徑,丸井同學,不要再一邊吃口香糖,一邊和別人說話了!而且他這口香糖二十四小時不離嘴,根本是毒癮了吧。

丸井就是個吃貨,極端愛吃甜的,在蛋糕吃到飽裡頭的最高記錄是五十幾塊蛋糕,不只靜聽了噁心,我聽了也覺得有些反胃……我吃一塊蛋糕就膩得要命,居然能吃五十幾塊,這絕對是妖怪了。(桃城也能和他拼比這個,桃城的記錄是四十幾塊……)

既然他是個吃貨,那麼和他搭訕的契機理所當然是吃的了。和靜的對話裡,我猜有七成以上都是聊甜食,而且他一遇到靜,就是開口要東西吃……孩子,家裡沒給你足夠的零用錢買零嘴吃嗎?這導致的後果,就是某人先開口找靜搭話的話,靜就會直接問「學長你肚子餓了嗎?」,某人臉色黑黑啊。(表示幸災樂禍)

靜經常餵食丸井,還會買口香糖給他,解他燃眉之急,避免某人因此沒力氣工作。不過也因為丸井總是吃口香糖,也惹來了點小麻煩,遭人懷疑隨地丟棄口香糖,害得別人踩到或沾到,幸虧靜就在一旁,記得丸井只買某個牌子,替他洗刷了冤屈,否則照他的脾氣,八成是要和跑來問話的跡部吵起來的。

雖然遭到懷疑後他的解決方式不好,但丸井的脾氣其實還算是不錯的,青學的人叫他是「立海大的凡人」,他也是不厭其煩的回說「是立海大的天才」……你看,這脾氣挺不錯的啊,多有耐心。當然我不會說我就是很喜歡聽大家叫他凡人的。

丸井自稱是天才,不過真相到底是怎麼樣呢?他說他是為了紓緩比賽前的緊張,讓自己能發揮比平常更好的實力,才總是自我催眠,稱自己是天才;嚼口香糖也是為了紓緩緊張。靜聽了覺得很佩服,覺得丸井很能客觀分析自己;我聽了只能呵呵笑。

不過自稱天才的丸井也有他自己都承認的缺點,但不管靜怎麼問,他都不說,只說她以後就會知道。那麼身為無所不知(X)的玩家,我們就該知道,丸井的缺點就是不擅長和人表白心意!

話雖如此,丸井還是旁敲側擊,經常拐著彎表達自己的心意。像是說他喜歡廚藝好的女生,話鋒一轉又說靜的廚藝很好;或者說他想收到靜送的生日禮物;或者說他的弟妹和他的喜好一樣,所以會喜歡靜……等等,諸如此類的暗示經常出現。

可惜時候未到,靜的無敵大絕招「遲鈍」始終為她隔絕了丸井的攻擊。她甚至還覺得丸井很可愛,跟她家養的哈姆太郎一樣,就是拼命吃……某人臉又黑黑www

但是某人很快又心情好起來了。靜雖然一直沒有察覺丸井的心意,卻是先察覺了自己的心意,讓某人好開心,還忍不住逗弄了一下,把靜給氣跑了……嘖嘖,風水輪流轉啊。

經過兩次約會後,學園祭正式開幕。約會過程咱們就別提了,丸井的約會好平凡的,又是去打保齡球,又是去吃蛋糕看電影的……除了中口香糖癮和老是自稱天才外,丸井其實還真的挺普通的,我真心覺得「凡人」這稱呼很適合他。(我這是稱讚,真的。)

學園祭最後的舞會上,丸井跑來找靜一起跳舞,還裝得一副「是妳找我我才答應的,我勉為其難啊」,哼哼,讓他裝,就該有個選項來拒絕他告白的,可惜就是沒有。有我也沒膽子選就是。

跳著舞,丸井就問靜對他的看法。靜覺得他很帥,做什麼都很厲害,覺得自己這種人根本配不上他。

丸井越聽越覺得不對勁,趕緊打斷她的話。這種時候哪能說自己不擅長告白的,磨蹭了半天,丸井終於直接了當地說「和我交往吧」、「我喜歡妳」。靜簡直不敢相信,丸井嚴肅地說:「這種時候誰會說謊。」

兩人於是確認了彼此的心意,就這麼在一起了。

丸井說他不擅長告白,所以他這番告白很遜。

「在妳面前,就連我也只是一個凡人……但如果只在妳面前這樣,也很不錯。」

看到這話我都笑了。同學,你該吃藥了……這話真的不適合出現在這種一般的校園戀愛裡啊。

不過丸井的直球告白我覺得比起幸村好多了。即使過了這麼多年,我還是不能接受條列式告白啊!

最後後日談寫到白色情人節,這天不是丸井準備糖果回送靜,反而是丸井向靜要了蛋糕吃……果然不改吃貨本色。

但是他最後還是有帶靜去買之前約會時,靜就非常喜歡的戒指,這才是他真正的白色情人節回禮,還要求靜以後約會都要戴著。不過沒想到靜也想著要買個飾品讓丸井戴著,因為丸井實在太受歡迎,讓她很擔心。

丸井不禁笑了:「笨蛋,都叫妳不用擔心了。不過既然是為了妳,不管是戒指還是其他的東西我都會戴的。」



‧切原赤也

漫畫裡頭立海當中最早出場的一位,也是我最熟悉的一位,可惜個性實在太不討喜的,印象中我在看漫畫和動畫的時候都不是很喜歡他。

對我來說,切原就是個小屁孩,雖然長相跟高中生差不多,但個性上絕對是小屁孩沒錯。

他很有自信,但已經過了那個限度,成了自大。除了幾位立海的學長之外,他對其他人的態度可以說是鼻孔朝天,這和跡部那種上位者的態度不大一樣。

跡部的態度雖然也是囂張,但是他心思細膩,考慮周詳,面面俱到,像是一個驕傲的明君;切原則不同了,他的囂張是以自我為中心,從不考慮後果,他的驕傲像一個刺,遇到誰都要刺上一刺,不但讓人覺得反感,同時也非常容易樹敵。要他收起這根刺,要嘛就是跟他建立良好關係,要嘛就是本事超群,打得他落花流水,如此他才會收些氣燄。

我們不會打網球,所以我們就得走溫情路線。

靜對著切原可以說是百依百順,雖然偶爾也會苦口婆心的勸導,不過大多是馬耳東風。

幸好靜的百依百順是有價值的,切原的態度從一開始的小屁孩,升級為毛孩子……雖然總愛鬧彆扭,但順著毛摸,就很好哄,我也終於能稍微覺得這孩子不錯了。果然,感情培養、日久生情是必須的。

不過切原的缺點可不只是像個刺蝟,他還很容易打瞌睡,很容易抓狂,做事總要拖到最後一秒,很會利用別人……最後一點其實也不怎麼算缺點,只是需要做事時,他會拉一個「好人」來幫忙。(好人不好當啊,人家開口請求幫忙,就算自己有事,都不好意思拒絕的……各位「好人」應該心有戚戚焉。)

這些缺點都是這次遊戲故事的重點,除了最後一點外,其他的份量都挺重,不提不行哪。
首先打瞌睡這點,如果有事去找切原,十之八九可以發現他在打瞌睡──當然,這是指沒在練習網球的時候。

靜也發現切原老在打瞌睡,甚至還因此被真田和柳教訓了一頓,心想這人真可憐,不知道有什麼辦法可以幫他呢?結果她還真的想到了辦法,回家拿了個耳塞式鬧鐘送給他,說這樣就不會睡過頭了。切原好感動,不過他老是打瞌睡的原因到底是什麼?原來是平常總是打電動打到天亮,難怪白天總想睡覺……「根本是自作自受。」靜默默下了個結論。

經過這些事後,靜和切原的關係有好了一些,但就在這時,切原又鬧事了。

靜找到切原時,他正在挑釁跡部,逼著人家要和他打一場,還大言不慚地說要擊潰跡部。跡部一開始不甩他,後來決定陪他打一下,不過人家是委員長,哪有那麼空閒?於是約好就打個十五分鐘,一旁的忍足無奈地開始計時。
靜在旁邊目睹全程,覺得兩邊之間的氣氛險惡,擔心會出事,偏偏她沒辦法阻攔,而壓得住切原的學長們都是遠水救不了近火,只得在旁邊看著他們兩人你來我往地打了十五分鐘的網球。
十五分鐘一到,比賽結束,但跡部的心態基本就是陪個小屁孩玩玩,練一下無聊的對打,這樣子的比賽切原怎麼會滿足?怎麼能接受?於是切原繼續挑釁,最後自己就先雙眼變得赤紅,抓狂了。
靜一看,不得了了,萬一切原動手打了跡部他們,全國大賽立海可能就會被禁賽!於是她雖然害怕,也還是跑了過去,想要制止切原,沒想到切原手臂一揮,她被甩了出去不說,頭還直接撞到了柱子,人就這樣昏了過去。
這下子跡部真的火了,忍足也趕緊過去看看靜怎麼樣了,還說切原簡直就像是計算好了似的,竟然如此精準地把靜推到去撞上柱子,而一旁的切原早就恢復理智,不知所措。
跡部讓忍足和樺地帶靜去醫務室,自己則留下來,等過十分鐘後再和切原過去。切原馬上不滿為什麼要十分鐘後再過去,況且靜是因為他才昏過去的,所以他會負責抱她去醫務室。
跡部卻是不理他的抗議,直接就這麼安排下去了。至於原因?那還用說,切原的脾氣這麼暴躁,靜又是傷到了頭,誰敢讓他去背這樣一個傷患?等他到了醫務室,搞不好還會吵吵鬧鬧的,倒不如在這裡等個十分鐘,讓他冷靜冷靜後再說。
切原沒能反駁,只是沮喪地待在原地。

老實說,我看這段時心情非常激昂,你看看,跡部大爺多帥啊!其實我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就變得非常喜歡跡部,所以我這段根本就是看著跡部飄愛心,切原早不知道被我拋去哪了。
要我說玩這段時我想到切原的就只有一句話:「你的眼睛一秒就從紅的變回正常的,妖怪嗎?」……嗯,網王其實不管過了多少年,仍是一部吐槽點滿滿的有愛作品啊。

總之這件事讓切原很是愧疚,也不敢置信靜只是為了網球部就敢在他抓狂的時候跑來制止他,除了愧疚,又是感動。不過兩人還是被真田和柳念了一頓,切原就不用說了,靜則是太膽大妄為了,萬一她受傷了,參賽不參賽的又有什麼意義呢?幸好靜之後一切平安,即使去跡部介紹的大醫院檢查,也是沒有任何問題。

既然一切都沒問題,感情也提升了,那麼之後就該約會了。

切原的約會也是很一般的學生約會。約出來的理由是要幫著挑姊姊的生日禮物,但後頭去電玩中心、去吃烤肉就是很一般的約會。雖然切原擔心只有自己玩得開心,但靜也是玩得挺開心的,還順便調戲(X)了一下切原,彆扭的切原完全不是對手。

第二次約會則是幫著切原趕暑假作業,雖然不是玩樂,但我看得很愉快。要知道,咱們的溫情路線很成功,這時候的切原已經是頻頻暗示卻得不到回應的狀態,這次做暑假作業做到打瞌睡說夢話,差點沒在睡夢中告白,簡直太神了。

中途去吃飯的時候,剛才被自己說夢話嚇得半死的切原又打聽靜有沒有男朋友、有沒有喜歡的人等等的,聽到靜稱讚學長們還鬧彆扭,嗯,毛孩子還挺可愛的啊。

約會結束了,兩人的關係沒有進一步發展,平常的暗示也得不到回應,然而學園祭已經開幕,切原當然只能在學園祭上一決勝負了。

兩人一起逛學園祭……就是帶著切原刺蝟到處去刺人的經歷,不過不二沒有被刺到,反而是把切原弄得狼狽不堪……不二就是個可怕的傢伙啊,一眼就看穿了切原正單相思呢,讓切原只能趕緊帶著靜撤退,以免自己還沒告白就先被洩漏了心意。

最後終於到了舞會,切原這彆扭的小子怎麼可能和靜一起跳舞呢?當然把人拐去四下無人的廣場告白了。可是他彆扭啊,就是不說白,只是邀請靜擔任網球社的經理,說只要有靜在,他就比較能控管自己的情緒。

切原想著這樣靜也許能明白,但他錯了,靜的遲鈍可是天下無敵呢,她當然不明白,還問為什麼。切原才發現她原來不懂他為什麼找她當經理,他嘆氣,問靜是不是想知道原因,靜當然點頭,結果他就說:「那妳親我一下我就告訴妳。啊,不是親嘴我是不會說的喔。」尼馬登徒子……不對,有色狼啊!

靜嚇壞了,責罵他怎麼能開這種玩笑呢?切原一臉認真,說他不是在開玩笑,他也只想跟喜歡的人接吻啊,「因為是妳才行,我不想和妳以外的人接吻……我喜歡妳。」

靜不敢置信,切原又繼續說他其實不著急,但如果可以他現在就想知道她的答案……明明就超著急的好嗎……我真想對他說看看「讓我考慮考慮」www

最後……最後當然兩人就情投意合,開開心心地交往啦。

後日談的部分其實滿可愛的。靜果然是擔任了網球社的經理,打完一場比賽,切原馬上問靜有沒有仔細看自己打贏球賽的英姿,一發現靜剛才有和柳說過話,就鬧彆扭說她都沒有仔細看,然後又被靜一句話給哄開心……尼馬,我好像看到他身後有一條狗尾巴。

網球社有這樣一對小情侶,其他學長肯定是要欺負欺負的,所以切原才剛靠過去,胡狼就開始呼叫經理,可憐的切原只能咬牙切齒地目送經理離開。我覺得這個互動好有趣,立海網球社以後應該常常出現這幕,哈哈,切原節哀順變。




拍手

PR

COMMENT

NAME
TITLE
MAIL (非公開)
URL
EMOJI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COMMENT
PASS (欲修改留言者必填)
SECRET
私密留言
 

不要忘了時間

我是誰

HN:
閻翎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三分鐘熱度的乙女遊戲愛好者,角色心得經常坑掉www
ACG、小說、戲劇、古風歌均有涉獵,但不專精……就是一樣三分鐘熱度ww
歡迎同好搭訕;拒絕伸手黨。

每天噗浪

統計用



最新回應

私心連結

Copyright ©  -- ☆豆芽菜新本部★ --  All Rights Reserved

「☆豆芽菜新本部★」に掲載されている文章・画像・その他すべての無断転載・無断掲載を禁止します。

「☆豆芽菜新本部★」中的文章、圖像,以及其他所有事物都禁止私自轉載、冒名發表於其他地方。Real Time Analytics

Clicky

Design by CriCri / Material by petit sozai emi / powered by NINJA TOOLS /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