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豆芽菜新本部★

乙女遊戲為重心,一般遊戲偶爾有,雜七雜八也是有。

【Brothers conflict】#006-1 夢還很遙遠

「……水開始變冰了呢。」

我一邊準備早餐,一邊這麼說著後,右京哥露出了微笑。

右:「因為已經是十月下旬了,也差不多有秋天的感覺了。啊,能麻煩妳幫忙切波菜嗎?要和培根一起炒的。」
「我知道了。」


在說這些話的時候,我感覺到有人走進了廚房。

雅:「……早安。」
「啊,早安。」

是雅臣哥。
或許是因為很累,他有種呆滯的感覺。
頭髮也很蓬亂。

雅:「嗯嗯~~」

他像是要放鬆身體似地大動作地伸了個懶腰。

右:「你昨天值夜班嗎?」

右京哥問道。
雅臣哥緩慢地點了頭。

雅:「原本沒有這個打算,但要回家時突然有急診病患。我剛才才回來的。」

雅臣哥慵懶地往椅子上坐下。

「那真是……辛苦了。」

我這麼說道,雅臣哥的臉上就浮現了笑容。

雅:「啊,能聽人這樣說真是開心。」
「你看起來很疲倦……沒問題嗎?」
雅:「我睡到剛才,雖然只有一下子,但也算輕鬆了。不過,妳想想,又沒有人是想生病才生病的,更何況我看診的是小孩子啊,不是會想趕快替他治好病嗎?」

他這麼說著,又笑了。
那份笑容非常溫柔。

右:「我覺得這是正確言論,但請你注意身體狀況,因為只剩下一個月左右而已,長男可不能缺席。」
雅:「你在說什麼,右京?」

雅臣哥一臉茫然。
右京哥皺起眉頭。

右:「請你振作點,雅臣哥。是母親的結婚典禮啊,在11月23日。你該不會忘記了吧?」

(啊,這麼說來,就只剩一個月了呢。)
爸爸和雅臣哥、右京哥的媽媽,美和小姐再婚的時候,就預定要在半年後舉行結婚典禮。
(雖然我沒接到半點聯絡……但有在進行準備嗎?)
雅臣哥聽完右京哥的話後,才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

雅:「是說這件事啊。放心,我當然記得了。因為我昨天也是因為這件事,才沒辦法回來的。」
右:「怎麼回事?」

雅臣哥好笑地笑道。

雅:「我正要回家時接到母親的電話。真是很突然,就說了一堆典禮的事情。我想著全部聽完後再回家,結果急診病患就來了,然後就那樣逐漸……」
右:「請、請等一下。」

右京哥打斷了雅臣哥的話。

右:「母親有連絡你嗎?」
雅:「嗯,對啊。她說準備工作大多完成了。她好像是在意我們的預定,不知道會不會全員出席吧。……她還是一樣充滿活力呢。」
右:「這不是該笑的時候啊。我們是不是也該做點什麼……」
雅:「放心吧。右京也知道的吧?母親很擅長做這種事情,我們反而還只會妨礙了她。」

雅臣哥這麼說著,笑容可掬。
不過,右京哥反而因為這種態度而越來越不安的樣子。

右:「可是,我們是兒子……」
雅:「啊哈哈,和母親說的一樣啊。」

這次換成右京哥一臉茫然了。

右:「你說的是什麼事情?」
雅:「抱歉抱歉。昨天母親有說了,右京大概會擔心地說東說西,讓我叫你不用介意。她果然非常了解呢。」
右:「雅臣哥……」

右京哥一時無語。

雅:「哪,右京。」

雅臣哥稍微換了個口氣。

雅:「母親她不親力親為自己的事情,是不會甘願的。她就是這樣的人,更不用說這是重要的結婚典禮啊。所以,就讓她盡情發揮吧?」
右:「……」

一瞬間,氣氛尷尬。

右:「……說得是,母親的確就是這樣的人。」

右京哥重新轉身回水槽的方向。

右:「就如雅臣哥所說的,現在安靜地在旁看守才是最好的。」
雅:「嗯,我也這麼想。……話說回來,早餐會很快好嗎?」
右:「你肚子餓了嗎?」
雅:「其實我就是為了這個才回來的。今天我值日班,就算直接待在醫院也可以,但因為肚子有些餓了。」
右:「我知道了,我馬上就做早餐。」

右京哥這麼說著,開始打破蛋。
我也趕緊拿起剛才準備要拿去洗的菜。
總覺得心跳得很快。
(這是……什麼感覺呢?)
雅臣哥和右京哥。
朝日奈兄弟的長男和次男。
平常在家裡掌管事情的是右京哥。
雅臣哥在醫院工作,事務繁忙,不怎麼在家。
所以主要也是右京哥在照顧其他弟弟。
但是,雅臣哥果然是「長男」。
深受美和小姐信賴,給人一種可以包容偌大家族的感覺。

椿:「嗚哇~不覺得氣氛很沉重嗎?」
「啊,椿哥。」
椿:「早安♥來~早安的抱抱~」

他一邊說,一邊抱了過來。
我將手上的波菜推出去,制止了他。

椿:「啊~真不走運……話說回來,發生什麼了嗎?」
右:「什麼事也沒有,椿。」

右京哥邊打蛋邊說。

右:「我們只是在說結婚典禮的事。」
椿:「咦?誰要結婚了?是誰?該不會是雅哥?」
雅:「不是喔。」

雅臣哥一如既往地笑著回答。

雅:「是母親的,你忘了?」
椿:「啊啊,那個啊。這麼說起來,好像是有給我連絡過。呃,是什麼時候來著的,下個月?」
右:「下個月23日。」
椿:「這樣啊。啊,對了!我來唱歌吧,和梓一起,就這樣決定了!」

椿哥轉身看向我。

椿:「就是這樣,所以有什麼好的CD就借我吧,好嗎★」
「咦……咦!?」
椿:「所以說啦,要有一首可以讓我和梓唱歌的結婚歌曲。我想要唱妳喜歡的歌。啊,三個人一起唱歌可能也不錯。」
「那、那個……」

不知不覺間,我沒辦法壓過椿哥的氣勢。
(呃、呃……)
我忍不住環伺四周。
平常會壓制椿哥的梓哥不在。
右京哥忙著做飯,看起來沒空管我這邊。
(剩下還能救我的人……)

雅:「呼──呼──」

不知道是不是過於疲憊,雅臣哥平靜地打呼著。

椿:「那就拜託囉,拜‧託‧妳‧了♥」

因為這樣,我放學回家時繞路去了出租店。



(大概就這樣吧……)
我一邊看著捆起來的CD,一邊想著。
下午四點過後,我在離吉祥寺車站不遠的出租店。
這家店在星期日人會非常多,但在平日的這個時候卻只有幾個零星的人影。
這裡有兩層樓,CD的租借區設置在一樓。
能夠安靜尋找CD是幫了大忙,可是我卻找不到合適的曲子。
原本由男性歌手演唱的結婚歌曲就不太多。
連可能有點牽強的曲子也包含在內,我是好歹選出了十片CD啦……。
(算了!再煩也沒用!)
我決定停止尋找CD。
(難得都來了,就借點DVD吧。)
電影DVD集中在二樓。
爬上樓梯到二樓後,發現人比一樓多。
似乎多是放學回家的國中、高中生。
即使如此,還是很空。
(總之,先確認新作品……)
我這麼想的時候,就發現有人站在西洋DVD的地方。
他戴著大墨鏡,穿著寬大的風衣。
所以我一開始沒有看出來,但那個人是……

「風斗!?」

聽到聲音,對方也一副驚訝地轉過身來。
沒有錯,是風斗啊。

「你在這種地方做什麼,風斗?」

我邊說邊走過去,低沉而銳利的聲音就迎面襲來。

風:「別大聲叫我的名字,妳這個笨女人!」
「笨、笨女人……」

我忍不住就要生氣。

風:「要是被其他客人發現要怎麼辦啊!」

他這麼說後,我才發現風斗是變裝(?)來店裡的。
風斗是大受歡迎的偶像。
我幾乎能想像他要是在街上行走,就會引起騷動。

「對不起。」
風:「真的是拜託妳了……真受不了!」

風斗小小嘆了口氣後,開始看起包裝的背面。
他手上還有其他幾片洋片DVD。

「你喜歡電影嗎?」

我一這麼問,風斗就睨了我一眼。

風:「不是喜歡,是工作。」
「咦?風斗要演電影嗎?」
風:「喂、笨蛋!」

風斗慌張地用手摀住我的嘴。
幾乎與此同時,從店裡的角落傳來聲音。

「吶,那個是朝倉風斗嗎?」
「咦?騙人的吧?」
「啊──不過,我有聽說他住在這附近喔。」
「那是真人囉?」

那裡有個四、五人的集團。
全部都是穿著制服的女孩子。
大概是國中生吧。
他們全都不斷地偷看這裡。

風:「我才剛說過而已……」
「抱、抱歉!」

不禁反省時,風斗突然把手上的DVD推給了我。

風:「把這個借回去。我在家等妳,就交給妳啦。」
「欸、欸,那個、等等……」

風斗快步離開。
(他可能想稍微好好地挑選吧。我做了壞事呢……對不起,風斗。)

回到公寓,風斗就站在我房間前面。

「啊,讓你久……」
風:「太慢了!」

他突然這麼說。

「耶?」
風:「不過是借個DVD而已,妳到底要讓我等多久啊?」
「哪裡慢了啊,也才兩、三分鐘……」
風:「我說啊,妳難道覺得妳的『一分鐘』和我的『一分鐘』是一樣的嗎?」

風斗輕蔑似地說著。

風:「就是因為這樣,我才討厭一般人啊~」
「啊──……是是是。」

雖然忍不住生起氣來,但就算一一去爭論也沒用。
我決定左耳進,右耳出。

「總之,這個,全部都有按照你說的借來了。」

我把DVD拿給他,打算要進房裡時,風斗突然說道。

風:「讓我在妳房間看。」
「……啥?」
風:「我的房間非常亂啊。光是打掃似乎就要花上半天,可是這太浪費時間了。吶,可以吧?」
「就算你說『可以吧』……」

雖然我的房間不髒,但沒想到有人會來,所以沒有在好好整理。
我正想著該怎麼才能拒絕時,風斗說道。

風:「……拜託妳啦。」

(咦?)

風:「我真的很想看啊。」

(風斗……?)

風:「我雖然現在在當什麼偶像,但又不能一直當下去,而且我真的很想當演員。不過現在工作太忙,根本沒時間好好練習;所以至少在休息的時候,我想要看這些東西來學習。」

他的聲音前所未有地,非常認真。

風:「所以,幫助我吧……好嗎?」
「嗯……我知道了。」

就像是被風斗的熱忱給引誘似地,我不知不覺就這麼回答了。

風:「太好了。」

風斗一這麼說後,表情又變回了囂張的笑容。

風:「啊,還要泡咖啡,我可不喝即溶咖啡。OK?」
「……是是是。」



風:「喂……」

在關上燈後呈現微暗的房內。
風斗的聲音從幾乎能碰到肩膀的距離傳來。

「幹嘛?」

我冷靜地回答。

風:「妳可以再過去一點嗎?」
「……耶?」
風:「因為這樣子會看不清楚啊。」

在床上能感覺到風斗的動作。

「啊、喂……」
風:「好啦……」

風斗一邊說著,一邊推著我的肩膀。

風:「再往那邊挪一點啦,快點。」
「啊、不要推我啦,真是的!」
風:「再說為什麼我非得和妳用雙手抱膝的坐姿(*注)坐在床上看電影啊?」

風斗用不耐煩的口氣說著。

「是風斗說討厭坐在地上的吧!?」
風:「廢話,因為地上都是遊戲片,根本沒有能坐的地方啊。」
「嗚……」

他一這麼說,我就沒辦法反駁。
我也好歹是有在房間上用心的。
桌上、椅子、架子和窗簾都是我到處去看、去找的,在小東西上面我也滿拘泥的。
只是……我打算為了玩遊戲而弄個理想的環境後,這種拘泥就變得不太顯眼了……就只是這樣。
電視上裝飾了很多愛心,架子上放了目前所玩過的遊戲,然後地上擺著現在正在玩的遊戲。
因為還有我印下來的攻略書和網站上的文章,所以老實說沒有多少空間。

風:「愛玩遊戲是沒關係啦,不過也要有個限度吧。」

風斗受不了似地喃喃說著。
我決定無視他,把注意力放回電視畫面上……但是……

「那個,風斗。」
風:「什麼?」
「這些人是主角的夥伴嗎?」
風:「蛤?妳在耍什麼呆?這些人是偵查員,是要追捕主角的人。」
「啊,是這樣啊,抱歉抱歉。」
風:「……妳已經第二次問這個問題了。」
「因為大家都在開槍,我分不出來……」
風:「……真是的。」

風斗從數片DVD中挑出的是部匪諜電影。

風:『先從這片開始!因為我是這個人的粉絲!』

在挑選最先看的電影時,風斗指著封面上的演員說道。

『這個人好像在哪裡看過。似乎是在別的電影演過海賊……』
風:『是啊。畢竟是大明星,所以會出演很多電影,不過他是很厲害的演技派人物!雖說明星不見得一定要有演技,但這個人另當別論。』
『……喔。』

因為這樣那樣,就決定看它了。
仔細想想,我是第一次看匪諜片。
剛開始只以為是動作片,但看著看著,這印象就不一樣了。
主角雖然是壞人,但是個紳士,還很帥。
出場的女演員也很漂亮,而且服裝品味非常棒。

風:「果然很厲害……」

風斗認真地看著畫面,低聲說道。

風:「吶,剛才的地方妳看到了嗎?」
「不就只是在睡覺……」
風:「對。在那種場景,劇本上只會大概寫個『在床上睡覺』而已;所以,這個地方要怎麼解釋、要怎麼演,都是看演員!」
「……是這樣啊。」
風:「像只是在走路、只是坐著之類的,這種地方都能展現演技的好壞。有誇張的動作就有敷衍的方法,但如果是簡單的動作,就沒辦法敷衍了。」

這麼說後,他一時閉上了嘴,然後才喃喃說著。

風:「……我這樣的卻是連這程度都談不上。」

風斗有些淒涼的側面,在微暗之中模糊地浮現。

風:『其實我很想當演員。』

剛才聽見的話在我腦海中浮出。
(……風斗。他真的很想演戲呢。)
電影來到了最高潮。
主角周遭的人逐漸減少,然後……
不久後電影結束,開始播放工作人員的名單。

風:「……果然很厲害!」

風斗又喃喃說著。
我知道我的眼睛有些濕潤了起來。

風:「我……要當偶像到什麼時候?總覺得有種起步得非常晚的感覺……」

這時候,我的心裡有種什麼強烈的感情在激盪。
非常強烈、從來沒有經歷過的感情……
突然地,風斗轉過頭來。

風:「……妳覺得怎麼樣?」

他一這麼問,我的眼淚不禁奪眶而出。
風斗滿臉驚訝。

風:「看這種電影,妳在哭什麼啊!」
「我不知道……可是,看見風斗的臉就……」
風:「……咦?」
「電影雖然很好,可是比起這個……風斗非常認真……卻好像很痛苦……然後……對不起……我不知道該怎麼說才好……」
風:「……………」

我知道風斗很困惑。
我試著止住淚水。
……就在這時候。
肩膀上有種柔軟的觸感。

風:「……謝謝。」

我聽見風斗的聲音。
那是非常溫暖、柔和的聲音。

風:「我很開心。妳能這麼了解……」

風斗的體溫,從他抓住我肩膀的手上傳了過來。
這份溫度非常的舒服。
(能一起看電影太好了。)
我擦拭眼淚,試圖露出笑容,想要向他傳達這句話。
就在這時,風斗的聲音又傳了過來。

風:「意外地……可愛呢。」

(……耶!?)
風斗瞇起眼睛看著我。
他的指尖微微一動,我的背部在這瞬間,有一股猶如電流般的衝擊呼嘯而過。
(風……風斗……)

風:「為什麼我到現在都沒發現過呢?妳是這麼地……」

就在風斗的話說到一半時。
門口被人大聲敲響的咚咚聲響起。

侑:「喂,有人在嗎?喂~!」



侑:「那個,下星期的生涯輔導……這個。」

打開門後,是侑介站在那。
手上拿著的是三方會談的單子。

侑:「說是決定雅哥會代替老媽過來。」
「啊,是這樣啊。」
侑:「該說是消去法吧。京哥的話會很多嘴;要哥的話似乎會開始搭訕女生;椿哥的話又會在看到成績後取笑人……總之,就是這樣。」
「嗯,我知道了。」
侑:「……然後。」

侑介稍微停頓了一下後才說道。

侑:「妳已經決定出路了嗎?像是想念的大學之類的。」
「嗯,我姑且有考慮了一下……侑介呢?」
侑:「我嗎?我要聽了妳的出路後……啊,不,沒什麼。」

侑介莫名地臉紅後移開了視線。
這時,背後傳來了聲音。

風:「喂,妳在做什麼?快點看下一片吧!」
侑:「剛才的聲音……是、是男人嗎!?」

侑介發出了詫異的聲音。

侑:「是誰啊喂!……該不是男朋友……」
「啊,其實……」
風:「喂,妳到底想讓我等到什麼時候?我說了沒時間吧!」

風斗跑出來到玄關。
看到這一幕,侑介的臉色大變。

侑:「為、為、為、為什麼、風、風斗會、會在妳房間裡啊!」
「就算你問為什麼……」

侑介狠狠瞪著風斗。
見狀,風斗狡猾地笑了。

風:「哼哼……只不過是兩個人待在床上而已啊,對吧,姊姊?」

(等、等等,風斗!)
不要說那種會招人誤解的話啊!

侑:「床、床上!?」

在我抱怨之前,侑介先發出了吼叫般的聲音。

侑:「到底在做什麼啊妳!」

他的氣勢太強,讓我一瞬間混亂了起來,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耶,做什麼,所以……就是那個……」
侑:「那個是什麼啊!」
「因為風斗說討厭在地上……」
侑:「啥、啥!?嗚啊──不要說了,我不想聽了!……喂,風斗,你給我過來這邊!」

侑介這麼說著,突然抓住了風斗的手。

風:「嗚啊,你做什麼啦!」
侑:「少囉嗦!給我過來,你這傢伙!」
風:「放開我!頭髮會亂掉!」
侑:「閉嘴!真是一點也不能大意……」
風:「嗚啊,笨蛋會傳染給我~」

風斗一邊和侑介爭執,一邊回頭朝我微笑。

風:「下次見啦,姊姊!下次也兩個人一起玩吧……嗚呃!」
侑:「我叫你閉嘴了吧,這傢伙!」

侑介強行將風斗塞進了電梯裡。
不一會門關了起來,兩人從我的視線中消失。
(………呃呃。)
我只能目瞪口呆地看著那副情景。
(總之……那些DVD是我得要去還嗎……?)




注:原文是「体育座り」。日本小學生在進行團體活動時,如果要坐下,會兩腳屈膝,雙手抱膝,這個坐姿就被稱為「体育座り」。


翻譯後記:
其實風斗真的是個好人的。
雖然我還沒看第二部,聽說在第二部他真的人很好,但我覺得在第一部時他也不錯,只是剛開始有些欠揍而已XD
不過呢,目前我還是不想翻開第二部來看,翻譯也有考慮就翻到第一部結束為止。
畢竟當初促使我翻譯的原因是愛,但基本結局已經把我的愛消耗了呢。

啊,對了,現在翻的部分是小千和右京的一段故事,簡直沒愛到了極點呢,哈哈

順帶一提,如果要給朝日奈家兄弟弄個好感度排行榜的話就是這樣:
棗>>>>>梓>風斗=光>>琉生>椿>>雅臣=彌>>侑介>>>>>>>>>>>>昂=要>>>>祈織>>>>>>>>>>右京

......中間有些地方">"的符號很多呢,可以看出來我對右京有多沒愛了嗎!
不過老實說,做為一般人而言,右京是個不錯的人,而且廚藝很好,就只是個性無趣了點w

拍手

PR

COMMENT

NAME
TITLE
MAIL (非公開)
URL
EMOJI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COMMENT
PASS (欲修改留言者必填)
SECRET
私密留言
 

不要忘了時間

我是誰

HN:
閻翎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三分鐘熱度的乙女遊戲愛好者,角色心得經常坑掉www
ACG、小說、戲劇、古風歌均有涉獵,但不專精……就是一樣三分鐘熱度ww
歡迎同好搭訕;拒絕伸手黨。

每天噗浪

統計用



最新回應

私心連結

Copyright ©  -- ☆豆芽菜新本部★ --  All Rights Reserved

「☆豆芽菜新本部★」に掲載されている文章・画像・その他すべての無断転載・無断掲載を禁止します。

「☆豆芽菜新本部★」中的文章、圖像,以及其他所有事物都禁止私自轉載、冒名發表於其他地方。Real Time Analytics

Clicky

Design by CriCri / Material by petit sozai emi / powered by NINJA TOOLS /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