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豆芽菜新本部★

乙女遊戲為重心,一般遊戲偶爾有,雜七雜八也是有。

【Brothers Conflict】#002-1 太不湊巧

來到「Sunrise residence」已經過了一個月。
最開始懷抱著「沒問題嗎?」的不安,但大家都對我很親切,我也逐漸習慣了這裡的生活。
在這段期間發生的太不湊巧的數件慘事──。
是太衰了嗎?
不對,這搞不好才是神明賜予我,能夠和兄弟感情變好的美好機會也說不定。

***

6月22日。
晚間9點──。

「傷腦筋哪……」
『怎麼了,小千?』
「嗯,就是浴室啊……」

我房間裡的浴室似乎是壞了。
對女孩子來說,不能夠洗澡是一等大事。

「沒辦法……」
我決定去5樓借用共用的浴室。
「咦,有誰在嗎?」
5樓房間的的門沒有鎖。
我稍微打開門,從縫隙偷看進去。
從客廳那裡傳來說話聲。
玄關擺有兩雙鞋子。
不過就算是我也還沒辦法光看鞋子就知道是誰……
(進去裡面也沒關係嗎?)
要是打擾到人就不好了,就悄悄地進去吧。
提醒朱利不要發出聲音的同時,我推開了通往客廳的門。
(啊,是椿哥和梓哥。)
待在裡面的是雙胞胎兄弟。
兩人的臉色不知為何都很沉重……
(搞不好他們正在講些嚴肅的事情。)
既然這樣,那我就先借用浴室了!
我當然不可能像這樣輕鬆的走進去。
怎麼辦?
正當我在傷腦筋的時候,兩人音量不大卻很清晰的說話聲竄入我的耳裡。

椿:「其實……我有事想要告訴你…」
梓:「………什麼事?」

椿哥露出我從未見過的認真表情,往坐在沙發上的梓哥身旁一坐後這麼說道。
(唔……果然難以打擾……)
這種氣氛之下,我還是直接折返回去後再來一趟比較好。

──當我這麼想的時候。

椿:「……我們不是一直都在一起嗎?」
梓:「是啊。」
椿:「但是最近只要和你在一起……總覺得……心臟就噗通跳個不停,沒辦法冷靜下來,而且……一看到你和其他人感情不錯,我就覺得煩悶……」
梓:「咦……」
椿:「……我喜歡你!」

(啥?喜歡……!?)

椿哥的話讓我和朱利同時倒吸口氣,互相對看了一眼。
但是、椿哥和梓哥是兄弟還同樣都是男的……

咦?咦咦──!?

我們還在強烈動搖的時候,他們兩個人的對話持續進行著。

梓:「……嗯,謝謝你,但是不行啊。因為兄弟姊妹是不能夠在一起的關係啊!?」
椿:「誰管那種事!我愛你!!所以……成為我的人吧。」

成、成為我的人!!
咦咦咦咦咦!?怎麼會……
我還不是很了解這兩個人,但是沒想到……他們竟然是這種關係──!?
(怎、怎麼辦……我聽到不得了的事情了……)
首先就先回自己的房間吧。
就這麼做吧。
這搞不好是有什麼特殊的內情,先冷靜下來再說吧。
我小心地不發出腳步聲,悄悄地離開了客廳。

***

在那之後過了3小時──。
凌晨12點。

(已經沒問題了吧……)
我當然還是為了洗澡,又再一次踏上五樓。
(心臟還在跳個不停。)
剛才的事情有點太過刺激了……
我明天搞不好沒辦法正眼看那兩個人。
禁斷什麼的原來真的存在啊……
(唔……又是開著的……)
房間的門沒鎖,也就是說裡面有誰在。
該不會那兩個人還在?
但是玄關的鞋子和剛才不一樣,只有一雙。
我再一次悄聲走路,輕輕地打開通往客廳的門。
(好暗……)
客廳的燈沒有打開。
(該不會是遭小偷……不可能吧……不過,為了以防萬一,是不是叫誰來會比較好呢。)
也有可能只是單純忘了鎖門,我還是先確認一下裡面好了。
(……咦!?誰……在這裡睡覺?)
我聽見規律的鼾聲。
沙發上看起來有個人影。
(嗯─…這是誰?嗯……)
因為昏暗而沒有看得很清楚,但眼睛習慣後就對方的長相就逐漸看得清楚。
(睫毛好長……頭髮因為在睡覺所以有點亂……但感覺有做造型……啊!這個人!!)
啊!!偶像朝倉風斗……!?

就在這時,他的眼睛突然睜開。

風:「趁人睡覺時偷襲,也太大膽了吧?」
「哇!對、對不起!!」
風斗撐起身體,用著審視可疑人士的目光看著我。
風:「……妳是誰?是誰的女人嗎?」
「!?」

他好像誤以為我是誰的女朋友!
呃,總之得先說明才行!
雖然我這麼想著,但風斗的臉迅速地靠過來讓我的腦袋一片空白。

風:「我不知道一般民眾是怎麼侵入這的,但做這種事妳以為可以平安無事嗎?」
「不、不是的!!我、我是上個月才搬到這裡的……」

我拼命地說明後,風斗的嘴角便微微上揚。

風:「啊啊─妳就是之前京哥說的,美和再婚對象的女兒嗎。」
「對、對!請多多指教……!」
風:「嗯─哼,就是妳啊……」

風斗盯著我看,感覺笑得有些賊。
總覺得印象和電視上看到的朝倉風斗,有些不同……

風:「雖然也算是可愛,但腦子看起來有點差呢。」
「咦!?」
風:「說白點,妳是笨蛋吧。」

在那一瞬間我還不明白他說了什麼,但再聽他說了一次後才理解他的意思。

「竟、竟然對初次見面的人說『腦子差』……!」

這個人究竟是怎麼回事!?
和那個總是笑得像是天使一樣的偶像朝倉風斗簡直就是不同人啊!?

風:「啊咧?妳不否定啊。」
「………!!」
風:「果然真的是笨蛋呢。啊─還有啊,雖然說是在家裡,但粗心地接近正在睡覺的男人未免太不小心了吧?」

嗚……
的、的確是這樣沒錯,但我們是兄弟姊妹,所以又沒關係……!

風:「不過如果是我,像妳這樣腦子好像很差的人就算拜託我,我也不要呢。」

又、又說我『腦子很差』──!
真讓人火大──!

「那麼,從今天起請你多多指教!!」
風:「好好好,笨蛋姊姊♪」

真是夠了!
朝倉風斗的形象崩壞了啊!
啊啊,要是我沒有接近他就好了!!
我讓怒氣驅使著,飛奔著離開了客廳。

***

在那之後,五個小時過去──。
早上五點。

(我到底在做什麼啊。)
明明只是要去洗澡,卻好像被各種障礙給阻擾。
都已經到清晨了,應該不會有人在了吧……

所謂事不過三!

我一邊緊張,一邊將鑰匙插入鑰匙孔內。
有開鎖的手感!
也就是說,沒有人在裡面。
我終於可以洗澡了!

***

「啊~……還是大的浴室好啊─」

一邊在浴桶內伸展手腳,我一邊大口地深呼吸。
平常我都是用房間裡的整體衛浴,其他兄弟在的時候很難來使用五樓這間大浴室。
下次再來用吧。
……當然,是在沒有人在的時候來。
(話說回來,昨天發現了椿哥和梓哥意外的關係,又發現風斗的本性……)
真是很不湊巧的一個晚上呢。

***

「呼……泡澡得真舒服~!」

我從浴缸起身。
身上包了一條浴巾後,我便走出沒有人的客廳。
雖然發生了很多事,但我現在心情爽快!!

『喂、小千,很沒教養啊,要是有人來了怎麼辦?』
「放心放心!啊、對了!」

沒有聽進朱利的忠告,我打開廚房的冰箱。
機會難得,就來喝一杯牛奶吧!!

「有了有了……♪洗完澡後果然就是要喝這個啊──」

當然這要手插腰上,像個男人一樣(?)地喝下去!

「嗯~~~~好好喝─!」
『出嫁前的女孩居然做這種事……』
「朱利,你有說什麼嗎……」

話才說到一半,我便聽見喀啦的聲響。

「……!?」

客廳的門被打開了。
站在那裡的人是昂哥。

昂:「……妳、妳……為什麼……穿那個樣子……到處亂晃……」

像是從牙縫硬擠出聲音似地,昂哥開口問道。
而他不知為何,也只穿著內褲……

「我、我剛洗完澡打算喝杯牛奶……昂、昂哥你才是為什麼在這!?」
昂:「我、我是……早上跑完步……流汗後……想要洗個澡……而、而且,這裡的浴室比房間裡的還大……」
「對、對啊……」

怎、怎麼辦?
好尷尬。
但是,也不可能兩個人一直僵直在這……
不過,昂哥……
(整個人變得超紅……)
就好像是被燙過的章魚一樣。
而且還汗如雨下……
就算是運動回來,也流太多汗了。
就在這個時候。
我身邊的朱利動了起來。

「啊!朱利……!?」
『你打算看小千的裸體看到什麼時候啊!』

牠四腳著地,全身的毛豎起來地怒吼著。
朱利的話在我以外的人聽起來,似乎都只像是在吱吱叫。
但是……

昂:「……!」

朱利劍拔弩張的模樣似乎讓昂哥一瞬間縮瑟了一下。

「……我、我去換衣服了!!」

我這才回過神來,慌忙地逃進更衣處。
一大清早的就嚇了一大跳,也害人嚇了一大跳。
昂哥沒事吧?
換好衣服回到客廳時,已經不見昂哥的身影。
可能是回去房間了吧。
(不能穿著一件浴巾亂晃啊……)
我應該乖乖地聽進朱利的話的。
(反省反省……啊!?哇,已經六點了!)
快來不及準備早餐了!
我趕緊跑回自己的房間。

拍手

PR

COMMENT

NAME
TITLE
MAIL (非公開)
URL
EMOJI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COMMENT
PASS (欲修改留言者必填)
SECRET
私密留言
 

不要忘了時間

我是誰

HN:
閻翎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三分鐘熱度的乙女遊戲愛好者,角色心得經常坑掉www
ACG、小說、戲劇、古風歌均有涉獵,但不專精……就是一樣三分鐘熱度ww
歡迎同好搭訕;拒絕伸手黨。

每天噗浪

統計用



最新回應

私心連結

Copyright ©  -- ☆豆芽菜新本部★ --  All Rights Reserved

「☆豆芽菜新本部★」に掲載されている文章・画像・その他すべての無断転載・無断掲載を禁止します。

「☆豆芽菜新本部★」中的文章、圖像,以及其他所有事物都禁止私自轉載、冒名發表於其他地方。Real Time Analytics

Clicky

Design by CriCri / Material by petit sozai emi / powered by NINJA TOOLS /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