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豆芽菜新本部★

乙女遊戲為重心,一般遊戲偶爾有,雜七雜八也是有。

【資訊】神なる君と SS之二

【插曲之二 夜光】◎原文點我

時鐘的指針刻劃著時間的聲音。

日光燈彷彿喃喃自語的嗡嗡聲。

從窗戶外頭傳來,能微微聽見的汽車聲。

在學生會教室只和神木兩個人的話,沉默就會帶來周遭微小的聲音。

黃昏已經徹底過去,屋內只剩日光燈沒有溫度的光照耀著。

神木坐在並排的椅子的其中之一,偶爾會看向這裡,但很快就會移開目光。

這裡徹底飄散著讓人不舒服的氣氛。

「我應該已經說過可以回去了,妳為什麼不回去?」

輕輕地呼出一口氣,我這麼問道。

「不、那個……該怎麼說呢……」

神木欲言又止地低下頭,然後還是沉默不語。

放學後出現在學生會教室的這個女生,突然說想要幫忙我們的工作。

御神樂山例行傳統的星祭,這所學校也參加了。

學生會為了做此準備而每天被時間追著跑,所以對於神木的請託,其實應該是要歡迎的,但是……

……實在是不想要欠這個女生的人情。

只要一看到這個女生,我不知道為什麼就覺得煩躁。

一點也不想回憶起的往事,奇怪地浮現在腦海中,讓人覺得厭惡。

只要閉上眼睛……

過去的錯誤,就彷彿是昨天的事一般地被喚醒。

那時候,夜晚的森林裡有蟲鳴。

從枝葉之間撒下的,是冰冷的月光。

自己拼命奔跑的腳步聲、急促的喘息聲、還有胸口的鼓譟都在全身各處作響。

希望一定要來得及,我──

「……弓鶴學長。」

神木的聲音讓我回過神,看向她。

雖然不知道原因,但神木並沒有打算和我對上視線。

「……其實,今天我來是有事想問你。」

「有事想問?什麼事?」

這麼一問後,她依然低著頭地繼續說道。

「弓鶴學長……我在想,你是不是討厭我呢?」

以有些躊躇的語氣說出來的話,讓我有些意外。

「為什麼這麼想?」

「為什麼……那是弓鶴學長在學校時,

對大家都很親切,語氣也很溫柔……

對待我的時候和大家的時候,態度也完全不一樣……」

「我以為我對學生會的人、對妳周遭的人時,

都是用相同的態度去對待的。」

「是、是這樣嗎……?

我還想如果有弓鶴學長討厭的缺點的話,

我想要把它改正過來……」

神木抬起頭來,朝我投來不安的視線。

我的胸口深處有點痛。

不知為何,我又想起往事。

突然,日光燈的燈熄了,學生會教室籠罩在黑暗之中。

「……是停電了吧。」

神木用冷靜的聲音說道。

不愧是平常就和神或妖怪有所接觸的人,光憑這點程度的事似乎還不會動搖她。

從遮住窗戶的窗簾縫隙中,微弱的月光照射進來。

雖說如此,四周還是很暗。

先別說我,但神木一定什麼也看不到吧。

「亂動的話會很危險,在眼睛習慣之前老實在原地待著。」

「是。」

聽見簡潔柚直率的回答的同時,我環視四周,皺眉面對苦悶的黑暗的來訪。

這份黑暗,讓我想起遙遠過去的自己所在的那個地方。

「……我不討厭妳。」

我忍不住喃喃說道。

「……我是討厭人類本身。」

這些微弱的聲音,恐怕是不會傳到神木耳中吧。

她在黑暗中依然保持沉默。

那時候,沒有人給我援助。

那時候,我就下定決心不再相信人。

沒錯。

被黑暗擄獲,不論再怎麼渴望光芒也──

「………!」

隨著窗簾被拉開的聲音,冰冷的月光照射了進來。

雖然只是微弱的光,但對已經習關黑暗的眼睛來說還是很刺眼。

我抬起頭來,看見神木背對著窗戶外閃耀的眾星站著。

「這樣的話,就算不用電燈也很亮吧。」

神木看著我笑道。

不知為何,我又感到不愉快。

而且我還不知道這不愉快感的真面目究竟是什麼。

「怎麼了嗎?」

「沒什麼……這似乎是大規模的停電。

還真是暗,街上的燈連一個都沒看見。」

但是……她的視線往上移動。

「相對的,月亮很漂亮喔。」

她這麼說著,露出毫無改變的柔和笑容。

我什麼也沒有說,只是看著她。

那和以前抬頭看著我的視線,非常相像。

「剛才說到……為什麼我對妳的態度很冷淡吧。」

在月光籠罩的寂靜房間中,細微的低語聽起來莫名大聲。

神木帶著混合期待與不安的目光,正面看著我。

美麗的月光照耀著神木。

青白色的光輝和清晰的影子,清楚地環繞在她身上。

時間彷彿停了下來。

所有的聲音都遠遁,與星光合襯的寂靜充斥在房間當中。

如果是現在,只在這個瞬間的話,我覺得就算承認她是神也無所謂。

一邊這麼想著,我正要開口說話。

──就在這個時候,電燈同時亮了起來。

只在一瞬間,沒有溫度的光芒回來了。

停電結束了吧。

剛才還照耀著房間的微弱光芒,已經徹底被日光燈無情的光給取代。

我突然有種回到現實來的感覺。

還真是巧的時機啊,我忍不住這麼輕笑著。

……………

………

「那個……為什麼對我的態度很冷淡呢……?」

面對還想繼續聽下文的神木,我露出了如同以往的冷笑。

「哼……我改變主意了,還是不要告訴妳好了。」

「為、為什麼突然改變主意了!」

「已經改變的事情是也不能怎樣吧。

好了,回家吧。」

「啊、我知道了!弓鶴學長,

你從一開始就沒打算告訴我對吧?

你只是捉弄我來玩對吧!?」

我瞇起眼看著和平常一樣吵的神木。

然後身為青梅竹馬的不愉快的感覺爬上了身體。

這份不愉快感的真面目,我現在已經有點了解了。

自己對她採取冷淡態度的原因,也大概明白了。

 

那恐怕是因為,

不知道什麼時候,內心出現了對神木抱有特別感情的自己,

而我本身無法原諒那樣的自己的關係吧。

 

拍手

PR

COMMENT

NAME
TITLE
MAIL (非公開)
URL
EMOJI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COMMENT
PASS (欲修改留言者必填)
SECRET
私密留言
 

不要忘了時間

我是誰

HN:
閻翎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三分鐘熱度的乙女遊戲愛好者,角色心得經常坑掉www
ACG、小說、戲劇、古風歌均有涉獵,但不專精……就是一樣三分鐘熱度ww
歡迎同好搭訕;拒絕伸手黨。

每天噗浪

統計用



最新回應

私心連結

Copyright ©  -- ☆豆芽菜新本部★ --  All Rights Reserved

「☆豆芽菜新本部★」に掲載されている文章・画像・その他すべての無断転載・無断掲載を禁止します。

「☆豆芽菜新本部★」中的文章、圖像,以及其他所有事物都禁止私自轉載、冒名發表於其他地方。Real Time Analytics

Clicky

Design by CriCri / Material by petit sozai emi / powered by NINJA TOOLS /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