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豆芽菜新本部★

乙女遊戲為重心,一般遊戲偶爾有,雜七雜八也是有。

【Signal】東道悠樹

原先預計在和浩之後,要寫中澤航河的感想,因為我是按照攻略順序下來寫的……
結果一看發現,原來在航河之前還有個東道悠樹,我真的把他忘得徹底。(汗)


悠樹講真的,我以前玩還覺得挺有意思,算滿喜歡,但這次玩我真的不能接受……
有個和浩卡在前頭,悠樹在我眼裡真是毫無競爭力可言。
你看人家和浩為了台車子憂心,為了隊友安危揪心,感覺多有深度,結果悠樹這邊就見個小屁孩給我鬧彆扭。
其實悠樹劇情裡也有他的煩惱,倒不是說這煩惱沒有深度,只是悠樹很多情緒表現就是讓人覺得TM的煩人,玩到最後心裡就想OS:「這麼多事不都你搞出來的!」

然後我真心不明白美紅到底怎麼會愛上他,只能說悠樹真的很不吸引我了w

‧東道悠樹
好的,就像我前頭說的,這傢伙就是個小屁孩。
但是我們不怪他,他雖然是Angstrom的測試車手,卻也還是個大學生,未脫稚氣我們應該要理解。
那我心中小屁孩的形象是什麼呢?
一是自戀自誇自滿不懂謙虛為何物,二是隨心所欲唯我獨尊不懂何謂禮貌,三是年紀相對我來說比較小。
悠樹三樣全中,除了叫他小屁孩我還真想不到其他詞。(日本天邪鬼也算一個w)

‧不協調的聲音
悠樹是由新贊助商黑峰帶進來的新成員,自然和老成員會有那麼點格格不入。
畢竟Angstrom是個很和諧的車隊,隊友之間互相信賴,互相包容,雖說會吵嘴,但感情還是十分融洽。
一個外人,而且還是這種小屁孩個性的傢伙突然加進到這樣的車隊裡,想要馬上融入隊伍那是有點難度。
更何況,悠樹基本上是個有話直說的人。
所謂忠言逆耳,本來就不怎麼順耳的話,從他嘴裡說出來,倒是更刺耳。
留依跟和浩還不怎麼樣,但航河跟疾斗都是直心腸,兩邊一來一往就容易起爭執。
當然一個隊伍裡偶爾起個爭執,也可能促使團隊進步;朋友之間吵架,也可能越吵越好。
所以只要沒出什麼大事,Angstrom裡多了個悠樹,也沒什麼不好,悠樹也會變得越來越好……所以他在別人路線算是好的w

‧難以捉摸
美紅對悠樹的感覺一直就是覺得他很難捉摸,所以才會被他吸引到。
在我看來,美紅只是不懂他在想什麼,再加上悠樹一直愛捉弄她,所以她才會越來越在意他,最後變成喜歡。
那悠樹到底是怎樣的人?為什麼美紅會覺得他很難捉摸?
這就是因為悠樹是個很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的人囉。
他對黑峰一家人很恭敬,對Angstrom成員(除疾斗外)很禮貌,對美紅卻是愛玩愛鬧愛理不理。
美紅也發現他討厭別人光說不練。
悠樹認為與其有空抱怨東抱怨西,有空羨慕嫉妒恨,還不如先從自己做得到的事情開始動手做。
思想好像很成熟,可轉眼又像個小屁孩一樣開美紅玩笑。
說話挺毒,但心思細膩,偏偏又不多解釋,容易引起誤會。
總之短短幾天,沒見幾次面,美紅就已經因為搞不懂悠樹而一直在意他。

‧大學生
我就是看著和浩那篇劇透前寫了四個前情提要(?),所以即便對悠樹沒什麼好說的,我也硬是生出了第四點。
前面也提了,悠樹是個測試車手,同時也是個大學生,所以像個小屁孩也是對的……
不過我們反過來想想,也是得佩服一下悠樹,好歹人家學業工作兩不誤,還有時間把妹(無誤)。
悠樹在大學成績怎樣,遊戲裡倒沒提,至於賽車技術就是比疾斗還強一些。
看他一臉悠哉的模樣,我看他大學成績也是不錯,畢業後應該就確定是人生勝利組了。

呃……我真心掰不出東西了,所以我決定立刻開始劇透。

悠樹的Ending也是四種,但我從這周目開始發現不是每個End都有CG,所以悠樹這邊只跑了Best和橫刀奪愛。
其實悠樹的橫刀奪愛End也是沒CG,但對方是和浩,所以我就是樂意多花點時間跑~

‧反覆的態度
悠樹從一開始出場就不在乎美紅。
因為美紅是在他入隊前跟Angstrom有接觸,所以對他來說,美紅基本就是路人甲。
話雖如此,怎麼樣也不可能毫無接觸。
美紅一次在路上偶遇悠樹跟黑峰的姪女蘭花。
在蘭花的命令下,悠樹開車送美紅回家。
美紅試圖跟悠樹攀談,希望化解尷尬,沒想到卻被悠樹戲耍了一番。
生氣過後,美紅又拿自己跟蘭花比較,覺得自己比不上她。
聽完美紅的話,悠樹就擺臉色,講起了那個「先從自己做得到的事情做起」的道理。
美紅一聽,覺得很有道理,就下定決心努力改變自己。
之後看到悠樹對黑峰及隊友的態度,又跟悠樹出去吃過一次飯後,美紅就開始搞不清楚悠樹到底是什麼樣的人。
一下子覺得他笑得很假,一下子又覺得他像個普通的青年。
美紅當面跟悠樹提了這個疑惑,沒想到又被戲弄,但我想悠樹大概也從這時候開始注意美紅了吧。
後來一直到Angstrom集訓,美紅帶著黑峰凜一起去住一天,兩人的關係似乎又更親密了一點。
集訓當晚,疾斗跟凜變得很要好,悠樹看起來有點古怪。
我猜只是因為悠樹跟凜認識比較久,總是陪他玩,卻沒想到凜才來了一天,就馬上跟疾斗變得很好,讓他覺得很落寞。
當然這只是因為悠樹以前的經歷,才讓我有這樣的猜測,事實到底怎樣,遊戲裡沒交代。
總之美紅覺得他有古怪,就去找他,順便講講出版社拜託她採訪悠樹的事情。
哪知道一進房門發現悠樹竟然剛洗完澡,裸著上半身在房間裡,讓美紅叫他趕快穿上衣服。
悠樹穿上衣服後,又開始戲弄美紅,從後面抱住她,還講了一些「女人怎麼可以晚上獨自進男人房間」之類的話,讓美紅嚇得半死。
後來悠樹卻是道了歉,因為他戲弄她只是為了掩飾自己的異常,沒想到卻過了頭,讓美紅感到害怕。
不過悠樹還是抱著美紅,感覺自己因為這樣而被療癒……

‧信賴之所以存在,是因為有背叛
前面說到在出版社的請託下,美紅再一次擔任讀者記者,但這次採訪對象就只有悠樹,於是在一次比賽後,美紅就開始採訪悠樹。
悠樹乍看好像很配合,但採訪到的答案都讓美紅不知所措。
因為悠樹的答案都只在乎自己的前途,不相信隊友,不相信車隊,只有有好處,隨時可跳槽到別的車隊。
雖說這些話聽上去毫無夢想,但其實我覺得最貼近現實,畢竟這種採訪出來的報導通常都只講好聽話。
不過這可是遊戲,Angstrom是充滿夢想的車隊XD
所以美紅就很傷腦筋了。
雖然她試圖為Angstrom平反,希望悠樹可以相信隊友,但提到信賴關係,悠樹整個態度就變得很冷淡。
最後悠樹自行結束了採訪,留下美紅一個獨自不安,不知道自己哪裡說錯了話,讓悠樹生氣。
過了幾天後,美紅接到了出版社的慰問電話,就表示自己可能做不來這份採訪。
走回自己家門口時,卻遇到了悠樹。
原來在採訪過後,美紅先傳了簡訊向悠樹道歉,反倒讓悠樹不知如何是好,因為這事本來就是他的錯,卻錯失了先道歉的機會。
美紅聽了也沒說什麼,就說到辭退了採訪悠樹的工作,反正像她這樣的人,本就不適合這種工作。
悠樹一聽就不開心了,又用「先從做得到的事情做起」的道理訓了一頓,但現在造成美紅阻礙的人不就他自己嗎ww
所幸悠樹馬上就想起這罪魁禍首是他自己,就笑了笑,打電話到出版社,丟了一句「不是美紅來採訪,我就拒絕接受採訪」,於是事情就這樣順利解決。
啊,這段的標題就是悠樹採訪時回答的名言ww

‧告白呢告白呢?你倆可以再坑一點
決定美紅繼續採訪後,悠樹就以採訪之名,行約會之實。
喔,對了,這一大段裡,悠樹的口頭禪就是「妳遲早會迷上我」,講一次我翻一次白眼給他看。
這採訪裡呢,就有一題是「Angstrom車手的日常生活」,所以悠樹就帶著美紅去衝浪了……
衝浪就是悠樹的興趣,所以看他衝浪當採訪也是可以,但是我認真說,這要當約會,真不是異常失敗。
衝浪,就衝浪,就悠樹一個人拼命衝浪!!
美紅在幹嘛?被人家勒令待在沙灘上看他衝浪啊!還說要帥瞎她,要帥到讓她重新迷戀上他。(重點是人家也還沒迷戀過他……呃,至少口頭上沒承認過。)
印象中美紅就這樣看他衝浪衝了兩小時……要是真的有人這樣帶我去海邊發呆兩小時,馬上再見不聯絡www
但美紅不是常人,嘴上不承認,心裡還真的覺得有被悠樹帥到。
後來要回家時,美紅在海灘上撿到了塊漂亮的石英,悠樹就用皮繩弄成了手環,綁在美紅手上。
不過這手鍊拆不掉,悠樹就笑說把它當幸運手鍊,願望實現就會自己斷了。
最後在美紅家門口分開的時候,悠樹就擅自親了美紅一口,還叫美紅自己想想他為什麼這麼做。
就這樣,兩人之後都沒互說喜歡,到底交沒交往……大家心裡有數。

‧有大事!衰的又是別人w
比賽又到了,賽前美紅看見黑峰跟悠樹單獨談事,但具體說了什麼不知道。
這場比賽是由疾斗下場,在賽前,疾斗跟悠樹又在鬥嘴。
疾斗說自己會在哪裡超車,悠樹就說自己會在100R(賽場半徑100公尺的彎道)超車。
疾斗一聽,就被激到,說自己也可以在100R超車。
後來疾斗一走,悠樹又在逗美紅,但從他的一字一句裡,可以聽出他很在意美紅喜歡Angstrom,而不是只看著他一個人。
比賽開始後,疾斗下場比賽。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疾斗的排名一直沒能更往前,終於到了100R,疾斗沒能忍住,加快速度,嘗試超車。
就這麼一瞬間,車子打滑,失控飛了出去!
賽車撞上牆,一瞬間起火燃燒!
疾斗匆忙被人救出送醫,慌忙之中,悠樹低喃了一句:「如果我沒有說100R的話……」

‧新舊車之爭
後來悠樹帶著美紅去醫院等疾斗的手術結束。
所幸手術結束後,醫生告知他們疾斗沒有大礙,靜養一下後就能重回賽場。
知道疾斗沒事後,美紅總算放下心來,卻昏了過去。
在悠樹的看護中醒了過來,美紅連聲說自己沒事後,兩人一起去探視疾斗。
到了病房後,倭想要衝過去抱美紅,被和浩阻止,從這裡開始可以窺見和浩很關心美紅。
後來黑峰進來,說車被這麼一燒,Angstrom就得要換新車才行。
沒等成員們反駁,黑峰就帶著悠樹出去談話。
美紅沒有跟出去,反而是在病房裡待在。
隨後才知道原來贊助商一直想換新車,也說了如果舊車沒能獲勝,就要換新車。
可是現在車被燒了,成員們似乎也只能放棄……聽到這,美紅就跳出來說,沒有到最後一刻,就不該放棄。
聽到她的話,大家就同意了,決定一起盡快修好車。
後來跟黑峰提了這件事,就決定舊車在期限內修好後,跟新車進行一場比賽,藉此決定要不要換車。

‧短暫的冷戰
之後,美紅臉色不太好,大家就說要送她回去。
原本航河要送她,一邊的和浩欲言又止。疾斗看不下去,就出聲留下了航河跟倭,要和浩送美紅回去。
因為悠樹一直沒有回來病房,美紅也不好意思拒絕大家的好意,就跟著和浩離開,傳了簡訊告訴悠樹自己要回去了。
上車前,悠樹就傳訊問是誰送她。美紅回了之後,就再也沒收到悠樹的聯絡。
過了幾天,悠樹自己打了電話來,不爽地說了句「我可是在生氣」,沒想到美紅卻一點也不懂他在生什麼氣,還傻傻地問了出來。
這一問,悠樹立刻掛了電話,搞得美紅一頭霧水。
幸好悠樹按耐不住,掛了電話就主動跑來找美紅,忍不住開始抱怨。
原來當初在醫院,明明是他先注意到美紅臉色不對,想著要送她回去,但剛好發生了讓人討厭的事情,所以拖延了。
但沒想到事情結束後,卻看到美紅跟和浩一起回去,於是生氣地沒有回她簡訊。
結果美紅也沒有主動再連絡他,讓他更生氣,覺得一直傻傻等待的他像個蠢蛋。
美紅聽完後終於懂了,照著悠樹平常開玩笑的口氣問了句:「你在吃醋?是迷上我了嗎?」
悠樹還想否認,但還真否認不了,只好抱住美紅,承認自己愛上了她。
和好之後悠樹跑去買了紅寶石耳環送給美紅。
這耳環跟悠樹戴著的一樣,不過美紅沒有打耳洞,暫時也沒打算打,說是聽說打耳洞會改變女孩子的命運,於是這對耳環就先被美紅收了起來。
兩人和好如初,還約好了去看電影,可喜可賀。

‧吃醋無極限
美紅怎麼說也是讀者記者,還沒忘記要採訪悠樹,同時又想知道自己之前到底踩到了悠樹的什麼地雷。
於是去出版社找了資料,才曉得悠樹以前賽車時發生了事故,而且車子是被隊友動過手腳才出事。
也難怪悠樹這麼不信任團隊合作。
不管怎樣,這都是過去的事情,美紅現在滿心期待的是和悠樹的約會。
但天不從人願。
美紅接到了疾斗的電話,強力拜託美紅幫忙車隊一起去修車。
當然,主要不是真的想讓美紅修車,只是和浩修起車來廢寢忘食,剛好隔天其他隊友都沒辦法整天盯著和浩,這才來拜託美紅。
美紅雖然很難為,但疾斗搬出「當初是美紅叫他們不要放棄」的理由,讓美紅無法拒絕,只好答應並取消約會。
答應完後,美紅馬上打電話想告訴悠樹,結果悠樹手機傳來女性聲音,還說晚點再打電話聯絡美紅後,就把電話給掛掉了。
美紅就這樣等啊等的,等到了半夜才又主動打了一次電話。
但這次電話接起來,悠樹的口氣就很差,還主動說起了約會取消的事情。
一問之下才知道,原來疾斗也去拜託了悠樹幫忙,但悠樹掛念著隔天要去約會,就拒絕了,沒想到疾斗卻接著說美紅也會去,讓悠樹氣個半死。
美紅希望悠樹可以理解,但悠樹根本不理她,又扯到反正美紅最重要的是原本的Angstrom成員。
美紅想再解釋,悠樹卻掛了電話,讓她傷心不已。

‧分手
隔天美紅去幫忙,還帶了便當給大家吃。
路上剛好遇到了留依跟航河,把兩人的便當分給他們後,美紅就去找和浩。
和浩果然如其他成員所擔心的一樣,不但熬夜沒休息,連早餐午餐都沒吃,美紅當然立刻強制和浩坐下吃飯。
吃完飯後,和浩終於有了疲累的感覺,就躺在沙發上小憩。
美紅收拾完餐盒,也覺得有些睏,就也坐在沙發上睡覺。
睡到一半突然聽見開門聲,緊接著是悠樹和疾斗的聲音。
悠樹本來想進來,但一看到沙發上的兩個人,馬上動也不動,和疾斗說怕會打擾到兩人後,就自己離開。
這時美紅已經徹底清醒,趕緊追了出去解釋。
奈何悠樹還是不聽解釋,反倒稱讚和浩很溫柔,又是美紅最喜歡的Angstrom原本的成員。而他自己根本不喜歡美紅,只是想跟她玩玩,叫她去跟和浩交往。
美紅不斷解釋自己沒有喜歡和浩,悠樹卻說和浩不見得沒有這個意思。
講到最後悠樹生氣地把隊伍的手環丟出去,顯然不再相信隊伍,也表明了分手的意思。
看到這邊,我心裡OS就是「這是要鬧哪樣?」。
說真的,你要吃醋生氣,行啊。反正和浩真的是喜歡美紅,正常吃點小醋也沒什麼。美紅前面也擅自取消了約會,生氣也正常。
但就為了這個要搞成這樣?更何況,後面這個引爆點我完全理解不了有什麼好生氣的。
我看他也不是氣他們倆獨處,而是氣他們睡同張沙發。可問題是一個坐著,一個躺著,離得還有點距離,也不是坐著互相倚靠肩膀的那種,到底是有什麼好爆炸的?還是是我太不浪漫?其實這個場景很浪漫很有氣氛?
總之悠樹就這樣怒氣沖沖地離開,留美紅一個在雨中哭得淚流滿面。

‧和浩告白
這劇情短,但不獨立出來寫我就對不起和浩了。
在悠樹的劇情裡,和浩簡直太溫柔太揪心了,比起悠樹真是贏了十萬八千里去。
美紅一個人在雨中哭啊哭,和浩這時候也拿著傘出來替美紅擋雨。
反正這裡劇情短,我就翻翻台詞吧。
「我不可以嗎?」
「不可以換成我來守護妳嗎?」
「我知道妳喜歡悠樹。因為我總是看著妳,所以才知道。」
他知道這時候告白很卑鄙,但是……
「我想珍惜你的笑容,我不想看見妳哭泣。」
「我想要守護妳,讓妳遠離所有傷心難過的事情。」
「妳對我非常重要。」
我要是美紅,真的是要立刻點頭答應了。(但我要是美紅,一開始就不會喜歡悠樹啊w)
我真想直接在這之後接上橫刀奪愛ED,但我們還是按照正常程序來吧。

‧沒有和事佬怎麼行?
悠樹就一直生氣啊生氣,對美紅冷淡疏遠,美紅雖然努力想破冰,奈何人家就是不理她。
這時出版社派了一位名攝影師爽香(男大姊)跟美紅一起採訪,於是兩人先去跟車隊打招呼。悠樹一臉不想甩美紅的樣子,卻又在和浩關心美紅時吃飛醋。爽香一看就知道兩人的關係,於是就鼓勵起美紅。
幾天後兩人正式去採訪悠樹,提到悠樹的過去後,悠樹又開始講話帶刺,甚至說疾斗之所以會受傷,是為了在100R超車,但100R的事情是他故意說出來激將的。
其實從賽後悠樹的自言自語可以看出,他絕對不是故意說出來激將,只是習慣性地爭強好勝,習慣和疾斗較量,卻沒想到疾斗因此出了事。
這時車隊其他人剛好進休息室,聽見了這句話,悠樹又不辯解,疾斗立刻生氣地衝上前要揍悠樹,美紅心急之下也衝上去要阻擋,反而被疾斗的拳頭揮到,立刻倒地不起,暈了過去。
等美紅再醒過來時,人已經在自己房間,爽香則陪在一旁。爽香轉述當時的情況,實在太好笑了XD
美紅昏過去後,和浩就一直要叫救護車;疾斗則是自責地叫航河揍他,航河當然不客氣地揍下去,剛好留依也進休息室,知道事情經過又揍了疾斗另一邊臉,航河揍完人就去拿一塊比頭大的冰塊要替美紅冰敷,爽香阻止後,換留依拿出刨冰機要把冰塊弄碎XD
最後的重點當然是悠樹,悠樹都沒有說話,只是溫柔抱著美紅。
說完之後,爽香拿出兩張悠樹的照片。原來之前悠樹電話裡傳來的女生聲音就是爽香,當時爽香偷偷拍了兩張照片,一張是在和美紅通話,臉上笑容溫煦,另一張則是知道美紅取消約會後,臉上表情冰冷漠然。
看了這兩張照片,知道悠樹如何看重自己,美紅下定決心一定要跟悠樹和好。

‧改變命運
美紅首先做的就是回覆了和浩的告白,當然是要拒絕的。
這邊不得不說疾斗真是個好人,一下就知道美紅拒絕了和浩,也不多說什麼,只要美紅不必擔心,自己就去安慰和浩了。唉,這傢伙其實跟悠樹一樣啊,在別人路線不錯,在自己路線就糟得一蹋糊塗。
然後美紅問了留依為什麼同意讓悠樹加入車隊,留依則說悠樹能力很高,而且非常信賴夥伴。原來以前悠樹比賽時出車禍是他的隊友動了手腳,悠樹明明注意到了,卻選擇相信隊友,只可惜信賴錯了人,從此不再願意相信其他人。
美紅聽了後,想辦法找來了那名隊友,帶他看悠樹上場比賽,他沒臉出現在悠樹面前,只是真誠地錄音向悠樹道歉。
最後美紅打了耳洞,戴上悠樹送的耳環,希望藉此改變兩人接下來可能分道揚鑣的命運。
她帶著錄音出現在悠樹面前,做盡了一切所能做的事情,可惜最後依然沒有用。
悠樹惱怒她多事,揚言失去一次的信賴沒那麼輕易找回。總之說了一堆,最後就是嫉妒和浩,厭惡美紅過於在乎車隊。
聽到最後美紅也生氣了,把耳環拔下來朝悠樹用力丟去,決定不再努力,選擇放棄悠樹。

‧結局……其實前輩最帥啊!!
車隊迎來這賽季最後一場比賽,上場的人是留依和悠樹。
美紅前來打招呼,卻意外發現悠樹在上場測試的時候弄傷了手,根本不能好好開車,當她驚訝地想要阻止悠樹上場時,悠樹卻吻了她,叫她不准說出去。
問他為什麼非要上場比賽,悠樹則回答不想辜負隊友的信賴。到了最後,受隊友信賴的悠樹終究敞開了心房,開始信賴隊友,開始改變自己。
美紅沉默地替悠樹緊急處理傷口,同時把一條隊伍手環套在悠樹手上。原來那天悠樹扔掉手環後,美紅還是去替他撿了回來。悠樹則抱住了她,約好一定會平安歸來。
接著悠樹上場比賽,忍著手上痛楚,車子卻是打滑,緊接著引擎竟無法啟動。悠樹重新再試,想起了與美紅的約定,約好一定要回去!這次引擎啟動,他順利回到修車站,換留依上場比賽。
在留依刻意控制之下,賽場上竟出現與之前疾斗出事時相同的場面!留依的聲音透過麥克風傳來,要悠樹與疾斗看仔細,在100R超車並非不可能!
就在100R的地方……留依漂亮地完成超車!悠樹與疾斗徹底信服,也因此放下了這件事。
比賽結束,悠樹與美紅也和好如初,兩人要一起離開時,和浩就跑來拿自己的車鑰匙跟悠樹的機車鑰匙換,畢竟悠樹的手受傷,根本不能騎機車啊。
和浩離開前還扔下一句「下次再害她哭……我就在悠樹的車上惡作劇!」不過這玩笑話美紅笑不太出來,悠樹還說和浩的眼神超認真XDD
最後悠樹和美紅當然就甜蜜交往啦,但我怎麼老記得我還是沒看到他倆告白……

‧後日談
悠樹和美紅在聖誕節一起去度假,結束!沒有愛我什麼都不想寫!
還有上面那段劇情其實我看完只覺得留依超帥!但好歹是悠樹路線,所以我留到這段來說,反正這段沒重點XDD

‧橫刀奪愛ED
讓我們回到悠樹生氣跑掉,和浩撐傘趕來告白的那一天吧。
在和浩告白完後,美紅也被悠樹傷透了心,當下就選擇接受和浩的心意。和浩非常高興,表示會一直等到美紅心裡不再有悠樹。
就這樣,直到最後一場比賽美紅不再進修車站,而是在觀眾席上觀看比賽。一邊看比賽,美紅一邊在心裡向悠樹道別,就連之前寫的採訪報導也全數捨棄,因為裡面寫滿對悠樹的思念,萬一被和浩看見,反倒傷了他的心。
在這之後,悠樹決定轉移到國外車隊,雖然不知道他能不能融入車隊,但我想他恐怕很難融入車隊,心裡大概也會一直掛著美紅這個遺憾吧。
至於和浩與美紅,我覺得和浩會因為這段往事而更小心翼翼,因為他本來就有點自卑。美紅則是在結局對悠樹的感情也還沒徹底放下,只是顧慮到和浩,有意識地在疏遠悠樹。
這樣的關係感覺也滿岌岌可危,只能說希望時間能解決問題,讓他們最後能幸福。

Signal的橫刀奪愛ED劇情都沒很好,像和浩的橫刀奪愛ED根本莫名其妙,不過悠樹的橫刀奪愛ED我覺得還算可以,起碼挺寫實的。
話說上面那段寫得有點沉重,但其實我玩的時候還滿開心的XDD←看到喜歡的角色就什麼都好的意思。

最後,寫完才發現中間提到新舊車比賽,但怎麼後面整篇寫完了竟然沒提到這件事?
趕快回頭看一下當初打完後記下的內容,結果發現……我一個字都沒提!XDDD
哎唷,反正大家重點是感情路線,這個不是太重要,大家就忘了吧,拜託快忘記XD











拍手

PR

COMMENT

NAME
TITLE
MAIL (非公開)
URL
EMOJI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COMMENT
PASS (欲修改留言者必填)
SECRET
私密留言
 

不要忘了時間

我是誰

HN:
閻翎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三分鐘熱度的乙女遊戲愛好者,角色心得經常坑掉www
ACG、小說、戲劇、古風歌均有涉獵,但不專精……就是一樣三分鐘熱度ww
歡迎同好搭訕;拒絕伸手黨。

每天噗浪

統計用



最新回應

私心連結

Copyright ©  -- ☆豆芽菜新本部★ --  All Rights Reserved

「☆豆芽菜新本部★」に掲載されている文章・画像・その他すべての無断転載・無断掲載を禁止します。

「☆豆芽菜新本部★」中的文章、圖像,以及其他所有事物都禁止私自轉載、冒名發表於其他地方。Real Time Analytics

Clicky

Design by CriCri / Material by petit sozai emi / powered by NINJA TOOLS /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