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豆芽菜新本部★

乙女遊戲為重心,一般遊戲偶爾有,雜七雜八也是有。

【Brothers conflict】#006-3 如果是不能觸碰的東西

(右)「古文,其中以平安時期的作品具有很大的特徵。」

右京哥的聲音在耳裡聽起來很舒服。

星期六的晚上。
我在右京哥的房間裡。


(右)「那是為了書寫這些文章的語言。現代的日文當中,口語和書面語非常相似,但在這個時代卻不是這樣。」

要哥給我介紹了家庭老師。
那個人就是右京哥。

(要)『京哥很聰明。而且也很會教人。』

要哥這麼說著,推薦我向他請教成績大幅下滑的古文。

(右)「因為是為了書寫而用的語言,這其中就有文法。我們就要記住這格律。」

大概是注意到,格律這句話讓我有些不安了吧。
右京哥溫柔地笑著說道。

(右)「格律模式並沒有那麼多,所以請不用那麼擔心。啊,還有單字也是一樣。去記住經常使用的單字的意思。用學英文的感覺去試試看,或許也不錯。」

右京哥一邊說著,一邊看向課本上寫著的文章,在好幾個地方替我畫下重點。

(右)「首先請記住畫上這個記號的單字。文法方面是這個……還有這個……」

這麼一來,我到目前為止都看不懂的文章裡,出現了我能夠理解意思的地方了。
簡直就像是只有那個地方顯露了出來一樣。

「那個,這樣一來,這個問題的答案是2……嗎?」
(右)「正確答案。」

右京哥點頭笑道。

(右)「……妳似乎抓到訣竅了。感覺很不錯,就這樣子繼續下去吧。」
「我知道了!」

就在這時,右京哥的手機響了。

(右)「嗯?……抱歉,是委託人打來的。可能會講得比較久,妳能暫時自己解題嗎?」

右京哥離開房間。
我雖然暫時寫了些問題,但沒多久就碰上了難題。
(嗯……這個……不請右京哥教我可能沒辦法。)
不過,右京哥還沒回來。
開始學習後已經過了兩個小時左右。
我也稍微累了,所以決定休息。
我自然地環顧起房間。
我第一次進到右京哥的房間。
非常大量的書籍淹沒了房間。
許多大型書架沿著牆壁並排,上面全部都排滿了書,沒有任何縫隙。
隨便數數似乎也有幾百本書。
(這些書全部都看過了嗎?因為是右京哥,大概至少都看過一遍了吧……)
畢竟是律師,所以很多法律相關的書。
(……嗯?)
我的視線停留在書架的一角。
那是立在房間角落、最不起眼的地方的書架。
在那書架的最下面。
在那裡的書不論是哪一本都很舊。
看了一下,那些都是「個案記錄簿」,還有記錄年份。
每一本都差不多是十年前的東西,都變得很破舊。
我頗感興趣地拿起其中一本。
每一頁上面都寫滿筆記。
看起來這是右京哥在學生時期使用的教材。
(嗚哇……)
裡面非常多混合了漢字和數字的筆記。
雖然我不太明白,但這大概是相關的法律名稱或什麼吧。
(竟然這麼用功啊。右京哥果然很厲害呢!)
這時,有什麼東西從書頁之間掉了下來。
(……什麼?)
撿起來一看,那是一張褪色的照片。
上面是一對男女站在一起合照。
女性留著中長髮,感覺有些華麗的人。
而男性……是年輕時候的右京哥。
(難道是……以前的女朋友?)
心裡突然覺得很抱歉。
我慌忙地把照片夾入書裡,打算把它塞回書架。
就在這時。

(右)「妳這不是有些無禮了嗎?」

冰冷的聲音如雷貫耳。
房間的門打開著,右京哥目光銳利地站在那。

「那、那個、這是……」

我正打算說些什麼,但右京哥更快地走進房間,突然抓住我的手腕。
詫異於他意外大的力量,書本從我手中掉了下去。
可是,右京哥完全沒有看向它地說道。

(右)「對一個隨便調查別人房間的人,我無可奉告。」

他的聲音可怕得令人吃驚。

「我、我……」

我想要說「對不起」。
卻沒能說出口。
我沒辦法好好說話。

(右)「請妳出去。」

右京哥放開我的手腕後說道。

「……對、對不起……」

我好不容易像是擠出聲音般地說了這句話後,才離開了右京哥的房間。



(要)「哎,妹妹?妳在這裡做什麼?」

我沒有馬上回自己的房間,而是呆站在走廊上,這時電梯打了開來,要哥從裡面走出來。

「啊,要哥……」
(要)「怎麼了,妳沒有什麼精神呢?啊,念書的事呢?我拜託了京哥啊。」
「啊……」

我知道我的肩膀在顫抖。
即使如此,我還是拼命地忍住,讓眼淚不掉出來。

「那個,對不起。要哥……其實,我……」

我一說話,要哥的表情就變了。

(要)「要不要稍微散步一下?」
「咦?」
(要)「反正今天也沒那麼冷,在月光下散步有點浪漫吧?」

要哥麼說著,像是在催促我似地打開了電梯的門。



(要)「啊啊,原來發生那種事了啊。」

我和要哥的腳步聲在夜晚的住宅區響起。

「……是的。」
(要)「援來如此。」

要哥就這樣沉默了起來。
過了一會,我無法忍受沉默而說道。

「是我不該隨便拿書來看的。」
要:「雖然是這樣啦。」

要哥一邊想著,一邊低聲說著。

(要)「比起拿書來看,更大的問題是……」

他說到一半,突然又閉上嘴。

(要)「妳不要太在意這件事比較好喔。京哥那麼生氣的理由,我想妳之後就會明白了,所以現在就放著別管吧。」

說到這,要哥的口氣有點變了。

(要)「不過,京哥還拿著那個人的照片嗎?……還是說,只是碰巧混在哪了呢?」
「咦?」
(要)「啊啊,沒什麼,我自言自語。」

(……照片?)
是說和那名女性一起拍的照片嗎?
(……哎?)
腦海中似乎有什麼讓我在意的事情。
(那個人好像在哪裡見過……?不過,沒這回事吧。我又不可能和她碰過面……)

(要)「總之,是我拜託他的,所以我也會先向京哥說聲抱歉。」
「……對不起。」
(要)「沒關係啦。而且到了明天,京哥也會氣消了吧,他不是會一直記恨的人。」
「……要是這樣就好了。」
(要)「沒問題,交給我吧。既然是為了可愛的妹妹,這點小是根本沒什麼啦。」
「是、是嗎。」

又開始了。
和要哥在一起總是會變成這樣。
不過,他一定是為了我而在操心吧。
這麼一想,我就覺得很高興。

(要)「啊,話說回來了,家教的事該怎麼辦?」

要哥停下腳步,轉身面對我。

「嗯……我會先自己努力看看。」
(要)「是嗎?要不然我來幫妳吧。只要沒有作法事,我任何時間都OK。」

他的手迅速地搭上我的肩。

(要)「我可以二十四小時都為妹妹效勞喔。而且,我也能教妳念書以外的好事……怎麼樣?」
「不必了!」

我慌張地甩開那隻手,加快腳步。

(要)「啊咧?已經要回去了嗎?再稍微走一下也可以嘛,妹妹!」

我快步走向公寓,要哥彷彿很哀傷的聲音從我背後傳來。




翻譯後記:

又是右京又是要,這篇我翻得索然無味。
好不容易翻完,下一章又是祈織,真是禍不單行(誤)。

然後,相信如果是從前幾篇看下來的人應該有發現,這篇的格式和之前不同。
我想日本人比較習慣用()隔開人名和對話,而我也覺得這樣子比較好,所以就改成這樣子了。

最後,有個重要消息要跟大家說一下:
如果真的有人一直在追我的翻譯的話,我想我得說聲抱歉了。
因為我個人私事,所以我有好一陣子不會更新Blog,當然也包括寫文章或翻譯了。
雖然這完全是像棄坑的舉動,但我不會改變心意。
至於為什麼說是「像」,是因為等我的私事處理完後,我還是會繼續更新Blog的,只是這私事至少也要處理個一年或兩年的,也許到時候BC小說中文版都出了呢。

總之,等不及的人要嘛自力更生,要嘛去某出版社逼他們出BC中文版,就是不要來找我,我會毫不留情地回絕的wwww

拍手

PR

COMMENT

NAME
TITLE
MAIL (非公開)
URL
EMOJI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COMMENT
PASS (欲修改留言者必填)
SECRET
私密留言
 

不要忘了時間

我是誰

HN:
閻翎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三分鐘熱度的乙女遊戲愛好者,角色心得經常坑掉www
ACG、小說、戲劇、古風歌均有涉獵,但不專精……就是一樣三分鐘熱度ww
歡迎同好搭訕;拒絕伸手黨。

每天噗浪

統計用



最新回應

私心連結

Copyright ©  -- ☆豆芽菜新本部★ --  All Rights Reserved

「☆豆芽菜新本部★」に掲載されている文章・画像・その他すべての無断転載・無断掲載を禁止します。

「☆豆芽菜新本部★」中的文章、圖像,以及其他所有事物都禁止私自轉載、冒名發表於其他地方。Real Time Analytics

Clicky

Design by CriCri / Material by petit sozai emi / powered by NINJA TOOLS /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