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豆芽菜新本部★

乙女遊戲為重心,一般遊戲偶爾有,雜七雜八也是有。

【Brothers conflict】#005 沉重的身體,重疊的雙唇,交錯而過的心

現在是九月中旬,逐漸能感覺到秋天的氣息。
我買完東西後,走在回公寓的路上。
(嗯……這樣就行了嗎?)
袋子裡面有低筋麵粉、細砂糖、鮮奶油、巧克力,還有水果之類的東西。
(能順利做成就好了……)
我有點緊張了起來。




右:「蛋糕就交給妳做也可以嗎?」

昨天晚上吃過晚餐在收拾的時候,右京哥對我這麼說道。

右:「其實我想在明天舉辦昂的生日宴會。」
「咦,昂哥的嗎!?」
右:「是的。其實21日才是他的生日,不過這天在今年是平日,所以就提前到明天這個假日辦了。」
「原來是這樣,真好!」

我不禁這麼回答。
(果然有兄弟姊妹真好……)

右:「平常不會這麼隆重,不過今年昂就二十歲了,所以比較特別。」
「但、但是,由我來做這麼重要的日子上要用的蛋糕可以嗎?」
右:「當然。如果是妳親手做的蛋糕,我想大家也會非常高興。」

右京哥像是要鼓勵我一樣,露出了和藹可親的笑容。

右:「本來我是想要做的,但明天不論如何都必須和委託人見面。」
「是這樣啊,律師也很辛苦呢。」

其實我已經很久沒有做過蛋糕了。
所以說我不擔心是騙人的。
不過,這是兄弟們聚在一起慶祝昂哥二十歲生日的宴會。
而我要做其中有紀念意義的蛋糕。
我覺得這是非常棒的事情。
(試試看吧……)

「那,我會努力做看看的。」

我這麼回答道。

右:「那麼就拜託妳了。啊,器具放置的地方……」

……就是這樣,所以我突然要去買齊蛋糕的材料。
(因為兄弟們都會聚在一起,所以需要足夠的大小。好,我要卯足全力!)
一邊想著這些事,我終於抵達了公寓的門口。



搭乘電梯到了五樓,走進裡面。
──就在這個時候。
(咦?……那個是什麼?)
從玄關延伸到走廊的中間,有一扇門通到大家總是會聚在一起的客廳。
然而,那扇門打開著,有人的腳從裡面露了出來。
(誰、誰倒在那裡了嗎!?)
我慌張地跑到那邊去看,看見了趴在地上、全身都被照進客廳的陽光給籠罩的人影。
柔軟的捲髮。
纖細的身體。
還有纖細的手臂與漂亮的手指。

「琉、琉生哥!」

我像是用丟地般將兩手抱著的蛋糕材料放到地上,急忙跑到他的身邊蹲下來。

「琉生哥、琉生哥!」

我一邊叫他,一邊搖晃他的肩膀。

琉:「嗯………」

琉生哥一邊發出像是在低喃著什麼似地聲音,一邊緩慢地動了起來。

琉:「哎……小千……?」

(咦!?剛才他叫我什麼……?)
會叫我「小千」的人只有朱利。
但是,為什麼琉生哥會……

琉:「嗯……」

琉生哥發出一聲呻吟。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他似乎眼神渙散。
現在不是在意稱謂的時候。
要是他身體不舒服就糟糕了。

「那、那個、琉生哥,你沒事嗎?」
琉:「嗯……沒事。只是在睡覺……」
「什麼?」

我目瞪口呆了。

琉:「原本打算走去沙發……但是撐不下去……」

就、就算是這樣,也不用在走廊,而且還是這種房間的入口處睡覺吧。

「總、總之在這種地方睡覺的話,也沒辦法消除疲勞,至少到沙發上……」
琉:「沒關係……沒時間了,我得快回店裡。」

琉生哥一邊說著,一邊撐起上半身。
(啊、這麼說來……)
琉生哥的話讓我想起昨天晚上,右京哥所說的事情。

右:『琉生和風斗因為工作的關係,不會出席生日宴會。』

(咦?那為什麼琉生哥會在家裡呢?)

琉:「頭髮……」

琉生哥低聲說道。

「咦?」
琉:「……可以幫妳做造型嗎?」
「咦?」

我在一次目瞪口呆。

琉:「因為今天是特別的日子。」

琉生哥細長的手指像是在梳髮似地,撫摸我的頭髮。

琉:「昂的生日。還有派對。」
「……啊。」

到這時候,我才終於想到琉生哥會在這裡的理由。
(琉生哥該不會為了這個……特地從店裡溜出來的吧……?)

琉:「……所以,做造型。好嗎?」

琉生哥的樣子一如往常。

「……不好意思,謝謝你。」

好不容易,我才只說了這句話。
琉生哥露出了很溫柔的笑容。

琉:「不會。……因為我一直想,有一天要幫妳弄得很漂亮看看。」



琉:「……會痛嗎?」
「啊、不會,沒事。」
琉:「嗯……不要動喔。」

我的頭髮像是在游泳似地,在琉生哥的指縫中遊走。
相對地,我的頭髮一邊編織出了漂亮的辮子。
(……好厲害。)
只是稍微碰一下頭髮而已,就只剩一下子就要好了。
就算是我自己來用,也沒辦法用得這麼漂亮。
(而且非常地……讓人心情放鬆。)
只是讓琉生哥碰觸頭髮,就不知怎地讓人很放鬆。
(就好像漂浮在水上一樣……)

琉:「……怎麼樣?」

琉生哥向我說話的聲音,讓我回過神來。

「……哇……」

他拿給我帶柄的小鏡子,看見裡面映照出的自己後,我嚇了一跳。
(我能變這麼多啊……)
琉生哥幫我頭髮做的造型,是梳辨髮型。
因為編織得漂亮,而變得十分華麗。

琉:「……這樣子可以嗎?」
「是、是!非常可以!」
琉:「太好了。」

琉生哥露出了微笑。

琉:「……那,最後的潤飾。」

──這時,那份笑容抹上了陰影。

琉:「啊……」
「怎麼了嗎?」
琉:「離子夾……壞了。」
「……咦?」

琉生哥拿著離子夾,一臉困擾。

琉:「抱歉,我沒有,帶備用的。」
「那、那個!已、已經很棒了,所以……」

我這麼跟琉生哥說時,他一直都很平和的表情,突然繃緊了。

琉:「讓我做到……最後。」

那是很認真的表情,從平常的琉生哥來看根本想像不出來。
(啊……)

琉:「我很快回來。」

琉生哥這麼說著,離開了客廳。



(琉生哥是那麼專注在美髮師的工作上啊……)
我回想起剛才看見的,和平常完全不同的表情。
(也會有和人客氣的話,反倒不好的時候呢……)
我想著這些事時,客廳的門碰地一聲打了開來。
我還想著如果說是琉生哥回來了的話,有點太早時……

風:「琉生哥──!」

進來的人是風斗。

風:「啊,琉生哥不在嗎?」

風斗一邊環伺客廳,一邊說道。

「啊,他現在去了房間。我想很快就會回來了。」
風:「搞什麼啊,真是!我去問了店裡,他們就說在家裡的啊!」

他一副非常煩躁的樣子,頻繁地看向掛在牆上的時鐘。

「那、那個,怎麼了嗎?我記得風斗你有工作不是嗎……」

我一這麼說,風斗就朝這邊轉過頭來。
俘虜了全國粉絲的天使般的臉,直勾勾地盯著我看。
(嗚哇……)
不愧是人氣偶像。
就算是家人,被這樣子盯著看的話……

風:「為什麼我必須告訴身為一般人的妳這種事?」

徹底輕蔑別人的聲音。

風:「啊,我知道了。妳想要去賣消息吧?啊──真是,完全不能掉以輕心啊~」

風斗用徹底受不了的表情說著。
我的腦袋裡有個什麼聲音響起。

「你、你說什麼……!」

不禁要怒吼起來時,風斗一直盯著我的視線和我對上了。
(怎麼了……?)
我正納悶時,風斗用聽起來和這之前完全不同的聲音說話了。

風:「妳換髮型了吧?」
「咦……?」

太過溫柔,還有太過甜蜜的聲音,一瞬間就將我的怒氣吹跑。

風:「很適合妳喔,非常漂亮……」

風斗逐漸靠近我。

「風、風斗……」
風:「抱歉,我一直都沒有發現,姊姊竟然是這麼漂亮的人。」

(姊、姊姊……!)
風斗第一次這樣子叫我。
喜悅和驚訝同時湧現,讓我感覺到臉頰逐漸發熱。

風:「……姊姊。」

風斗的臉在我的視野裡放大。

「什、什麼事?」
風:「就只有現在,忘記了也可以嗎?忘記我和姊姊是姊弟。」
「什、什什什麼!!」

心臟大聲地噗通跳。

「風、風、風、風斗……!」

我的腦袋陷入混亂,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就在這時。

風:「……騙妳的。」

風斗奸笑著。

風:「妳剛才當真了吧?嗚哇,怎麼可能啊!只是換了髮型就把自己當公主了?太好笑了,真是太強了!」
「風、風斗!」

我不禁大聲了起來。

(不、不甘心啊……我被騙了!)
這時風斗的手機響了。

風:「……現在?在家啊。我已經說了,那個攝影棚的髮型師沒眼光了吧?我哥還比他強比倍……什麼?大家都在等了?啊~真是……我知道了,我過去。」

風斗一臉不開心地掛掉了電話。

風:「真是,琉生哥居然不在真是衰。」

然後他又朝我這邊轉過頭奸笑。

風:「算了,反正也看到妳有趣的樣子了,算是有過來的價值吧。」
「風斗!」

我知道自己的臉紅了起來。

風:「……掰啦,漂、亮、的姊姊。」

風斗和來的時候一樣,一下子就跑走了。



彌:「哇~!蛋糕好大!!」

我把蛋糕般過來後,小彌歡呼了起來。
昂哥的生日宴會,除了琉生哥和風斗因為工作而不能來之外,全員到齊了。
早上就算了,但在晚餐時聚集這麼多人,就變得很熱鬧了。

彌:「好厲害!好厲害!好厲害啊~!」

或許是因為大蛋糕而非常開心,小彌跳下了椅子,在桌子周圍跳來跳去的。
看著興奮不已的小彌,就連我也開心了起來。
(為了家人而做點什麼事真好……)
可是小彌有些歡鬧過頭了的樣子,被雅臣哥警告了一番。

雅:「彌,安靜一點吧。」
彌:「小雅……」
雅:「而且這是大姐姐為了昂哥哥做的蛋糕,你不可以比昂哥哥還要高興喔,懂嗎?」

總覺得是很奇怪的理論,但小彌似乎接受了這個理由。

彌:「對不起,昂昂……」

他這麼說著,向昂哥低下頭後,低落地回自己的坐位了。
(啊哈哈……)
一邊看著這不禁讓人表情放鬆的景像,我一邊準備分蛋糕要用的小盤子。這時我聽見侑介在低聲說話。

侑:「……這個……」
「怎麼了?」
侑:「這是……妳做的吧?」
「對、對啊。」
侑:「……妳……為了昂哥才……」

侑介的視線落在桌上。

侑:「我……沒辦法吃……」
「咦!為什麼!?你討厭蛋糕嗎?」
侑:「不,不是這樣!這是妳做的,我覺得不吃的話很抱歉,也很想吃!但是……總覺得,沒辦法吃……」
「你、你在說什麼,侑介?」
椿:「啊,這樣啊,侑介不吃啊。那我就收下你那份啦~」

我正為了侑介的態度而困惑時,椿哥滿臉笑容地插嘴進來。

椿:「因為這是充滿妳的愛的蛋糕啊,不管有多少我都吃得下喔♥」
侑:「等、等等,椿哥!」
椿:「啊,對了,如果妳餵我吃的話,我可能會超開心的。哪,餵我餵我?」
「那、那個……」
椿:「還是說~我餵妳吃比較好?那也不錯啊~來,啊~。開玩笑的呢★」
梓:「好了好了,這樣子就差不多了吧,椿。」

梓哥抓住椿哥的肩膀,將他從我身邊拉走。

椿:「我也會餵梓吃的喔~來,過來這邊~」
梓:「椿……?」

梓哥的聲音變得有些冰冷。

似乎是感覺到情況異常,椿哥馬上收回了手。

椿:「不過啊,重要的當事人好像根本不是開心的時候啊?」

他這麼說著,伸手指向坐在設置於長桌子一端的特別座上的昂哥。
(啊、啊咧?昂哥是怎麼了呢?)
他的臉非常紅。
從生日宴會開始的時候,他的臉就有些紅了,但現在就像是被夕陽照射似地染上朱紅色。
(該不會是發燒了吧?)

要:「放心,他不是生病了。」

突然從我的臉旁邊靠近過來的要哥這麼說道。
等、等等!你可以讀取別人的心聲嗎?

要:「不,算是生病吧,也許是連醫生也治不好的病也說不定。不過我也是一樣啊。」

他的手伸向我的肩膀。

要:「因為連醫生也治不好,更不用說和尚是不可能的。而且沒關係,因為我想要一直得這個病……」

這時候,從旁邊伸出了一隻手溫和地抓住要哥的手。

要:「祈織……」
祈:「她很困擾喔,要哥。」

祈織哥看著我。

祈:「對不起喔,沒事吧?」
「啊,是……」
祈:「對了,我可以問一下嗎?」

祈織哥笑著問道。

「什麼事?」
祈:「妳今天為什麼要換髮型呢?」
「啊,這個嗎?」

我伸手抓住做過造型的頭髮。

「是琉生哥幫我做的。」

結果琉生哥在那之後回來,用離子夾仔細地幫我整理髮尾。
多虧如此,我的髮型變得更加華麗,呈現了優美的氣質。

「琉生哥很厲害吧。我沒想到可以改變形象這麼多。」
祈:「……啊啊。」

祈織哥緩緩點頭。

祈:「琉生哥以美髮師來說是一流的,聽說也有很多指名找他的客人。」
「這個我能理解。」
祈:「……呵呵。」

祈織哥突然開心似地笑了。

「………?」
祈:「啊啊,抱歉,別在意。我只是知道了改變造型不是妳自己的意思後,覺得太好了而已。」
「咦……?」

我正發愣時,右京哥的聲音響起。

右:「好了,大家注意這裡!」

仔細一看,蛋糕上立著的二十根蠟燭已經全點上了火。

右:「那麼,現在就請昂把蠟燭吹熄吧。準備好了嗎,昂?」
昂:「……真、真的要吹嗎?」
右:「對。……請你吹吧。」

昂哥下定決心似地,大大吸了一口氣。

昂:「呼───────!」

一口氣就把二十根蠟燭給吹熄。
昂哥一臉疲累地倚靠在椅子上。

彌:「昂昂,恭喜你!」

小彌大聲地這麼叫道後,拍起手來。
其他人也配合地拍起手來。
……雖然感覺上除了小彌以外,其他人都拍得很隨便。

彌:「蛋糕,蛋糕♪大姐姐,快點快點!」

大概是想著拍手結束後,就可以吃蛋糕了吧,小彌一副等不及的樣子拿著叉子。

「嗯,那我現在切囉。」

小彌催促著,我就拿刀切了蛋糕,分到了小盤子上。
就在這時,身邊傳來了小小的聲音。

昂:「……謝謝。」

(剛才的聲音是……?)
我不禁轉頭看向身邊的昂哥。
昂哥卻移開了視線。

昂:「就是……謝啦。」

雖然聲音很小聲,但我清楚聽見了。

昂:「好了,快點給彌切蛋糕。……不要一直看這邊!」

他這麼說道,視線轉移了更多。
看著昂哥這樣子,一股欣喜突然湧上我心頭。
(太好了……這下子,我終於感覺像是變成朝日奈家的其中一員了。)



(哎,手機跑去哪了?)
在那之後過了三小時。
時針差不多要指到十一點。
(是在樓上的客廳嗎……)
我確定在做蛋糕時還在。
可能是忘記了,就那樣子放在廚房裡了。
(去拿來應該沒關係吧……?)
其實昂哥的生日宴會,還在五樓的客廳裡繼續開著。
剩下的都是「大人」。
昂哥吹熄了蠟燭,大家一起吃掉蛋糕後,宴會就暫且散會了。

要:「在這之後是大人的時間囉。」

祈織哥、侑介、小彌,還有我都在要哥的這句話下被趕了出來。
剛開始我還總覺得莫名其妙,但祈織哥有解釋了,朝日奈家的慣例是在這之後,只有二十歲以上的人要徹夜喝酒
不過右京哥因為明天要早起就去休息了,雅臣哥因為小彌看起來很落寞,就為了「小孩子」而幫我們續攤,最後留下的人是要哥、椿哥、梓哥,還有從二十一日開始就二十歲的昂哥這四個人。
另一邊,我在「小孩子的」續攤上叫來了朱利。
小彌因此徹底變得有精神,到續攤結束時還說今天晚上想和朱利一起睡。
因為這樣,我一個人回到了房間,但是……
(……沒有手機會很困擾啊。)
雖然我想不可以打擾他們,但如果只是一下子的話,應該不會添麻煩吧。
我這麼想著,朝五樓走去了。



五樓的玄關打開著。
能聽見從裡面傳來,混合著音樂的熱鬧聲響。

要:「喔,這首歌好啊!我最近常聽。」
椿:「啊,我也喜歡。不過仔細聽歌詞還滿色的不是嗎?和尚聽這種歌可以嗎?煩惱什麼的不會有問題嗎?」
要:「怎麼會有煩惱?說起來,所有的音樂都是以宗教音樂為發源。就算對著言語不通的對象,音樂也有傳達的力量。節奏會傳遞愛啊。」

要哥好像有點醉了。

昂:「什麼愛啊……無聊。」

昂哥喃喃說道。

椿:「愛很無聊?你在說什麼啊,昂。你不是對那孩子在意到不行嗎?」
昂:「……什麼!」

(……咦?)
我不禁停下腳步。

昂:「沒、沒那種事……」
椿:「啊~騙子~。今天也是啊,你不是覺得那孩子改變髮型是為了你自己嗎?」
昂:「才、才不是!」

其實我知道,我應該要走開的。
……但是,腳怎麼樣都動不了。

椿:「那好,昂你覺得那孩子怎麼樣?」
昂:「……不,就說了,我……」
椿:「沒辦法說?你看吧,果然很在意不是嗎★」
昂:「所以我就說不是了吧!」
椿:「怎樣不是啦?」

椿哥這麼說後,沉默了一下子,就聽見昂哥怒吼般的聲音。

昂:「很麻煩啦!」

這句話飄進耳裡後,我的腳一下子沒了力氣。

昂:「明、明明一直都只有男的在,突然有個女人住進來……」
椿:「喔~喔~昂在逞強了~」
昂:「我就說了!從那傢伙來了以後,要洗澡也要顧慮,練習過後也不能打赤膊,真的很難做事啊!」

(……是這樣啊。)
在數小時前。
腦海裡回憶起昂哥吹熄蠟燭的光景。
『這下子,我終於感覺像是變成朝日奈家的其中一員了。』
……我才這麼想而已。
(……原來我,是個麻煩……啊。)
眼角感覺一陣熱。
我的視野正模糊搖晃著。

椿:「既然這樣我來幫你的忙吧~讓害羞的昂可以告白……」
昂:「隨、隨便你說了啦,真是夠了!」
要:「哎,小昂你去哪裡啊?」
昂:「去洗把臉!」

走過來的腳步聲。

昂:「嗯?是誰啊,站在那……啊!」

昂哥大喊了一聲。
聽見這個聲音,我彈跳似地跑了出去。
打開玄關的門,就這樣跑下樓梯後,我回到了自己房間。
……然後,倒臥在床上。

聲音出不來。

身體動不了。

眼淚止不住。

我連轉身都沒有辦法,就只是在床上哭個不停。



──我醒了。
眼皮很沉。
(我……什麼時候睡著了……)
周遭很安靜。
連外面的聲音都聽不見。
應該是三更半夜了。
(現在幾點……?)
想要看時間,但我想起手機不在身邊。
然後也想起去客廳拿手機而聽到的事情……
悲傷又回來了。
不過眼淚已經出不來了。
(……昂哥。)
洗完澡後意外碰頭。
夏天去別墅時借給我外套。
來到這個家後,和昂哥之間的回憶一一浮現。
(我果然是被討厭的……)
我放空地盯著空無一物的地方看了一會。
什麼都做不到,就只有時間在流逝。
但是,我完全睡不著。
(做些……什麼吧。)
我這麼想著,硬是起身。
(總是……得先找到手機。)
我再一次往五樓走去。



五樓很暗。
走廊和客廳都沒有人在的感覺,燈也都關了。
光線微弱地從窗戶外頭照射進室內。
我靠著那個光線在走廊前進,打開客廳的門。
客廳比起走廊更加黑暗。
因為拉起了厚窗簾,外面的光也照射不進來。
我走進了室內,想要打開燈。
就在這時,我踩到了什麼大而柔軟的東西。

「啊!」

我勉強止住了往前撲的身形。
(剛才的……是什麼?)
電燈的開關就在扶著牆壁的手旁邊。
我打開電燈。
同時,聽見腳邊傳來了聲音。

昂:「痛……」
「咦!」

是人的聲音。
我嚇了一跳後看向腳邊。
倒在那裡的人是──昂哥。

昂:「是、是誰啊……」

像是影片放慢速度似地,昂哥以緩慢的動作起身。
我因為驚訝而沒辦法動彈,就只能這樣看著他。

昂:「嗯……嗯……?」

他的眼皮只稍微睜開了一點。
或許是還在酒醉,他看起來很難過。

昂:「啊……哎?現在,幾點……?」

總算站起來了,但站得搖搖晃晃。
他的臉轉向了我這邊。
(……啊。)
心臟痛得像是被人緊抓住似地。
昂哥直盯著這裡一會。
就好像是忘記了我是誰一樣。

昂:「咦……妳……」

昂哥的眼睛稍微有神了一點。

昂:「………………」

他瞪大了眼睛看著我。
嘴唇細微地顫抖。

昂:「抱、抱歉!」

昂哥突然用盡全力地低頭。

昂:「剛才是我不好!拜託妳……忘記吧!那、那個是……那個……憑著氣勢說出來的……也不是,應該說是被迫說出來的……不,也不是……啊啊,真是,莫名其妙!……可惡,頭好痛!」

昂哥手抵著額頭呻吟。
過了一會後他再次抬頭,用軟弱的聲音說話。

昂:「不是這樣……不是……我,其實妳能過來……」

他搖搖晃晃地走向這裡。

昂:「不、不要討厭我!我,其實對妳……」

就在這時,昂哥的腳絆了一下。

昂:「嗚、嗚啊!」

昂哥朝我的方向倒了下來。
太過突然了,我沒辦法反應。
等回過神來,昂哥的身體已經靠在我身上了。

「啊!」

一瞬間我想支撐住他,但光靠我的力量沒辦法負荷。
兩個人就這樣倒在地板上。

「……啊。」

回過神,昂哥的臉和我的臉近在咫尺。
那距離幾乎能夠感覺到呼吸。
能看見他的瞳孔裡映照出我的臉。
我感覺到心臟正激烈跳動。
不只是我的心臟。
……透過肌膚的感覺,就知道昂哥的心臟也像是在打鼓似地跳動。

昂:「……我、我……」

昂哥的喃喃低語化成空氣,刺激著我的嘴唇。

昂:「……我對妳……」

這時候,我們兩人的臉之間一丁點的──雖然只有一丁點,但確實有過的空間──不見了。
我的嘴唇被某個柔軟的東西包覆住。
(……咦?)
我的全身突然感覺到重量。
我聽見平穩的呼吸聲。
(昂哥……睡著了……嗎?)



梓:「昂!」
椿:「這傢伙在幹什麼啊!」

有誰飛奔進了客廳。
慌亂的腳步聲響起,有人把昂哥的身體拉開。
在這之前感覺到的重量,突然消失。

椿:「喂,昂!」

抓住昂哥的衣領搖晃他的人……是椿哥。

梓:「沒事嗎?」

然後將我扶起來的人……是梓哥。

「我、我……」

想要說些什麼,但話都說不出口。
相對地,我以為乾涸的淚水又湧了出來。

「……嗚……嗚、嗚……」
梓:「沒事的。已經沒事了。」

梓哥單手抱著我的肩,單手擦拭我滑落在臉頰上的淚水。
從肩膀傳回來的溫暖。
從臉頰上消失的溫暖。
這些相加起來後,我的心情逐漸平復。

椿:「這傢伙不行了,完全睡死了!」

椿哥放開了昂哥。
昂哥像是斷了線的人偶一樣,就這樣癱倒在地板上。
聽得見睡著的呼吸聲。

梓:「……喝過頭了吧。」
椿:「唉,真是受不了的傢伙。」
「昂、昂哥……?」

我這麼低聲說話,梓哥就打斷了我的話。

梓:「哪,妳聽我說。」

那聲音很溫柔,還非常地溫暖。
和在電視上或活動上聽過的聲音完全不同。

梓:「我覺得妳是非常重要的妹妹。……絕對不是一個麻煩。我希望妳了解這件事。」

(……咦?)

椿:「昂說過的話妳就忘了吧。是因為我捉弄他,他才不小心說了這些話而已。」

椿哥的聲音也和平常完全不同。

椿:「所以妳才會遇到這種事。……對不起喔,原諒我吧。」
「那……昂哥說的話……」
梓:「不是認真的喔。」

梓哥立刻說道。
這句話讓我開心到我自己都有些驚訝。

梓:「昂非常後悔……所以才喝太多了。」
椿:「然後我們就擔心地跑回來看。不過這看起來反而是好事。」
梓:「哪。」

梓哥說道。

梓:「因為是很重要的事,所以希望妳告訴我們。……可以嗎?」
「……是?」
梓:「妳可以替我們說明一下,我們來的時候,為什麼會變成那個樣子嗎?」
「……啊。」
梓:「不用勉強也沒關係。……如果可以的話,就告訴我們。」
「那個……那是昂哥他喝醉然後倒過來……光我一個人沒辦法支撐。」
梓:「……也就是意外?」
「啊,對。……是啊,是意外。」

嘴巴有碰到的事情還是沒辦法說……
(不過,那個也是……在那之後,昂哥很快就睡著了,所以這一定……是偶然吧。)

梓:「……原來如此。」

梓哥這麼說著後,看向了椿哥。

椿:「當事人都這樣說了……對吧?」
梓:「嗯,對呢。」
椿:「不過要是以為因為是意外,就全部都能原諒可就傷腦筋了。」

他這麼說著,就瞥向正睡著的昂哥。

梓:「……說的對呢。」

梓哥也看向昂哥後,又朝我這邊說話。

梓:「哪,今天已經很晚了,我想妳去休息比較好?」
「……啊,是,我去休息了。」
梓:「我知道了。那我送妳回去,走吧。」
「好。」
椿:「我也一起去。」

他們兩個人一起送我回到房間。

梓:「怎麼樣,能夠好好睡著嗎?」
「……我想沒有問題。」
椿:「嗯,好孩子。」

椿哥伸手摸我的頭。
梓哥的手慢了一點後也放了上來。
兩個人摸了摸我的頭。
雖然有些害羞,但非常讓人心情平靜。

椿:「晚安~★」
梓:「做個好夢吧。」

我打開房門,走了進去。
(呼……)
依靠在緊閉的門上,我大口吸氣。
──發生了很多事情的一天,就這樣結束了。



早上。
我以嶄新的心情邁向五樓。
雖然是從昨天開始後就做了好幾次的事情……
不過半夜走去的沉重的心情已經不見了。

「早安!」

我這麼說著,打開了客廳的門──
眼前就站著不可思議的人影。
黑、紅、白。
他臉上的妝就如同外國的重金屬搖滾樂團一般,像是惡魔、像是怪物。
仔細一看,他的臉上寫有文字。
右臉頰上寫「惡魔」。
左臉頰上寫「最差勁」。
還有額頭上寫「女性公敵」。
(……這人是誰?)
我奇怪地看著他,他就大聲叫了起來。

昂:「不、不要看我!」

是昂哥的聲音。
他從我身邊穿過去,猛衝到洗手間去。

椿:「早安★」
梓:「早安。」

椿哥和梓哥的聲音從客廳裡傳來。

梓:「有睡好嗎?」
「啊、有!」
梓:「嗯,太好了。」
椿:「那個啊,我們有幫妳好好報仇了。」

椿哥這麼說著,伸手指向放在桌上的箱子。
裡面裝有化妝道具,也不知道是從哪裡拿來的。

「咦……那,難道那張臉是……」
梓:「畢竟不是說是意外就能原諒的事情啊。」

梓哥微笑說道。

椿:「稍微出氣了嗎?」

椿哥奸笑著說道。
(嗚啊……這兩個人毫不留情……)

右:「早安。」

右京哥穿著圍裙從廚房那裡走了出來。

「啊,早安!」
右:「我正在準備早餐……妳能幫我嗎?」
「好的!請讓我幫忙!」

我趕緊往廚房走去。
一如往常的日常生活又要開始了──。



--------------------------------------------------------------------
翻譯後記:

從這一章節就進入了第二卷了。
BC之前就完結了,結局實在讓我太心碎,可是坑都跌了,該補齊的書還是要買回來......不過最近錢包瘦得很,希望它胖起來之前這套書不會絕版XD"

話說回來,在正篇裡根本看不出昂什麼時候喜歡繪麻了!我覺得大家感情都培養的好快...應該說,我想住在一起的話日久生情不是沒可能,只是這部跳過了「日久」的過程,直接抵達了「生情」,咦,這麼一想就忽然覺得這劇情也不怎麼神展開嘛!...才怪了www

然後終於棗快要出場了,快出來吧,我太需要你給我愛的力量








拍手

PR

COMMENT

NAME
TITLE
MAIL (非公開)
URL
EMOJI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COMMENT
PASS (欲修改留言者必填)
SECRET
私密留言
 

不要忘了時間

我是誰

HN:
閻翎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三分鐘熱度的乙女遊戲愛好者,角色心得經常坑掉www
ACG、小說、戲劇、古風歌均有涉獵,但不專精……就是一樣三分鐘熱度ww
歡迎同好搭訕;拒絕伸手黨。

每天噗浪

統計用



最新回應

私心連結

Copyright ©  -- ☆豆芽菜新本部★ --  All Rights Reserved

「☆豆芽菜新本部★」に掲載されている文章・画像・その他すべての無断転載・無断掲載を禁止します。

「☆豆芽菜新本部★」中的文章、圖像,以及其他所有事物都禁止私自轉載、冒名發表於其他地方。Real Time Analytics

Clicky

Design by CriCri / Material by petit sozai emi / powered by NINJA TOOLS /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