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豆芽菜新本部★

乙女遊戲為重心,一般遊戲偶爾有,雜七雜八也是有。

【Clock Zero~終焉の一秒~】ある秋の華空

這個是之前答應別人的翻譯文,雖然已經過了很久,但我有在填坑喔((閃亮亮
因為年代久遠(喂),所以原文網址已經不可考了,如果有人能夠提供一下網址我會很高興,雖然我想O社多半也已經撤下CZ的所有文章了吧?

以下翻譯正篇開始。



【美麗的秋之夜空】
 
「嗚哇!我第一次參加秋天的煙火大會耶,對吧,圓!」
「說得對,因為說到煙火就有強烈的夏天印象。我都不知道在這種時節也有煙火大會。」
「的確很稀奇,不過各地風俗不同,好像也有地方在冬天辦煙火大會的樣子喔。」
「……哈嚏!汝等為何未身著浴衣?煙火可是身著浴衣欣賞之物。」
「在這種冷天裡,會想到要穿那麼單薄過來的蠢蛋只有你,時田。」
夏天的熱度已經完全消失,此時是微寒的秋天尾聲。撫子他們前來參加離市中心有點遠的地方,所舉辦的煙火大會。
煙火大會大多是在夏天所舉行的,但今晚是難得的秋之煙火大會。不符合時節的煙火和祭典獨特的熱鬧氣氛讓CZ成員的心雀躍不已。而會場已經擠滿了眾多民眾。
「不過這還真是多人耶,得想辦法不要走散才行。」
「今年比以往還要慢到的關係吧…因為有個意料之中的傢伙遲到。」
雖然以往總是有大人跟著,但都是撫子和理一郎兩個人一起來的煙火大會,這次決定和CZ成員的大家一起來的是在上星期的放學時間。
剛開始是和鷹斗、理一郎,三個人一起在說這件事,但在鷹斗的提議之下,就決定好既然都要去就約大家一起去。就連平常討厭和成員扯上關係的寅之助,似乎也因為不討厭祭典而難得地參加了。
(──說是這麼說,但也比較像是被鷹斗和終夜給硬拉來的。)
想起幾個小時前集合時的場景,撫子獨自苦笑了起來。
「總之得先去找觀賞席才行,人再繼續增加的話好像會沒辦法往前走。」
「嗯,不快點的話煙火秀就要開始了。」
放煙火的地點是在公園深處的會場,是在湖畔邊。
觀眾席是設置在有點距離之外,容易看見煙火的高台上。
還在會場入口附近的撫子等人撥開人群,著急地往前進。確認一下手錶的時間,距離煙火秀開始還有一點時間,這樣的話應該能夠剛好趕上吧。
「也有好多攤販啊~嗯……真不知道該吃哪一個才好呢!」
「央,請小心不要吃太多而吃壞肚子。之前去夏日祭典時,你也說要吃遍全攤販,而落得隔天一直臥床不起的下場。」
「你到底在幹什麼啊……算了,說起來也是很像你會做的事。」
「嗯呣,吾就來個那處的蘋果糖吧。」
──然而,這些人果然是CZ的成員,不可能會順利地到達。
「喂,你們,攤販等下再逛吧。在觀眾席附近也有,就算現在不去逛也……」
「你不懂啊~理太!縱然有複數的攤販,也不會兩個相同的味道啊!」
「嗯呣,縱然同為炒麵,醬料之味、食材、熟度亦因攤販之不同而有微妙之差。」
「我不是不懂你說的話啦,但是那是要怎麼判斷?難道要全部都吃過嗎?」
「……就是這樣,理太。不管對情緒高昂的央和殿下說什麼都沒用的。」
「……唉。」
他們向來都是不一致的,事到如今也沒什麼好驚訝。
(……真的是不管到哪都我行我素啊。)
 
■■■ 如果是鷹斗 ■■■
 
「因為這樣,所以我要去旅行了!Adieu!(譯註:法文的再見)」
「啥?什麼因為這樣啊……喂央!別拉我、放開……!」
「既然央要去的話,我也一起去。不論何時、發生何事,我都不能離開央身邊。那麼,告辭。」
「嗯呣,眾人皆離……各自向著自己的道路前進嗎?既然如此,吾亦往矣,向著傳說之蘋果糖而去……!」
「等、等等,央、理一郎!連圓和終夜都……」
大家各自朝著自己想去的方向分散而去,寅之助也不知道在什麼時候不見,現場只剩下撫子和鷹斗兩個人。
茫然地看著大家離開的背影,又回頭看向鷹斗,而他也和撫子一樣露出有些困擾的笑容。
「欸……總之,就我們兩個先去觀眾席吧?還好大家都知道地方,等會就能集合了。」
「說的也是……就這樣吧。」
反正已經說過觀眾席的位置,也事先決定好了萬一真的走散的話要在哪裡集合了。等他們逛滿意了就會回來了吧。對著笑著這麼說的鷹斗點頭,撫子決定再一次朝人群的前方邁出腳步。
「撫子,手可以給我嗎?」
「咦?啊……」
手被溫柔而有力的握住。雖然能聽見鷹斗低語這是因為在人群之中似乎會走散的關係,但只要一抬頭看著他,就會發現他的耳朵染上了紅色,而撫子只是靜靜地低下頭。
途中被人群擠壓,好幾次差點跌倒,但就算這樣鷹斗還是牽著她的手,總算到達了觀眾席。兩個人雖然說著在煙火秀開始前,大家應該也會來吧,但最後誰都沒有趕上,在極大的聲響中,夜空就這樣被火光點綴得色彩繽紛。
「……結果,還是已經開始了。」
「嗯,對啊。啊、撫子妳看,很漂亮喔!」
「真的,好漂亮啊。」
漆黑的天空中響著聲音,一個又一個色彩鮮艷的煙火在空中炸開。
炸開時將周遭都照得十分明亮,展開大片美麗的花朵──但只在一瞬間,就快速地消失。
和夏天觀賞的時候不同,晚秋的微涼和時而從草叢中傳來的蟲鳴,讓一瞬間就消失的煙火變得更加夢幻無常。
「……大家不知道有沒有看到,像終夜好像就會熱中於攤販中而沒注意到呢。」
「但是煙火這麼大又漂亮,所以我想大家一定有看到吧。這些煙火就算不是在這裡,好像也能看見。」
「嗯。」
「煙火雖然有很強的夏天印象,但秋天的煙火也很棒呢。撫子和理一郎是每年都會來嗎?」
「是啊,其實我每年都很期待的。雖然可能像個小孩子,但我很喜歡煙火……小時候還會和理一郎在庭園裡放煙火喔。不過最近理一郎都說又不是小孩子了,所以都不陪我。」
「很像理一郎會說的話呢。這麼說來,我好像幾乎沒有和人一起玩煙火過。」
「咦?是這樣嗎?鷹斗的話看起來好像會自己做煙火啊。」
「我也曾經在實驗的時候做過煙火喔,但我沒有純粹玩煙火的印象。」
「既然這樣,下次就和CZ的大家一起放煙火吧,一定會很開心……雖然也有部分讓他們拿煙火好像會很危險的成員在。」
「啊哈哈,的確終夜和央似乎會很亢奮,理一郎可能會很辛苦呢。」
「嗯……但是,好像很好玩。」
如果是和那些成員在一起的話,一定做什麼都會很開心吧。一這麼想,就自然而然地笑了出來。
忽地,沒有間斷的煙花秀像是寫下小休止符般地停下,原本很熱鬧的四周也同時靜了下來。周遭完全落入了夜晚的黑暗之中。
「是中場休息嗎?……不過,大家真的都沒來呢。」
「也可能是因為人很多,所以沒辦法來吧。我們來這裡時,也很辛苦啊。而且,對我來說反而有些感激。」
「咦……?」
不懂話裡的意思,撫子偏著頭。但鷹斗沒有回答,而是微笑著。正想要抬起頭來詢問是什麼意思時,剛好越過他的肩膀看見空中施放的煙火。碰地,乾燥的空氣中響起大聲的聲音,巨大的花朵再一次綻放。當她因此被吸引,要將視線轉回天空時──。
「真想明年也一起看啊。」
鷹斗一邊看著天空,一邊說道。至今她雖然都和家人或理一郎來參加煙火大會,但像今天這樣和朋友們一起參加也很快樂。撫子點頭同意這句話,露出笑容回答。
「嗯,如果大家能再一起來就好了呢。」
「大家一起………嗎?」
然而,鷹斗不知為何露出複雜的笑容。
「鷹斗?」
「嗯,現在這樣就好了………雖然我其實是指和妳單獨兩個人一起的意思。」
最後的部分被煙火的聲音蓋過去,而只聽見了一點。
───『和妳單獨』,她似乎聽見了這句話。
(意思是想要和我單獨來看煙火……?)
理解這句話的意思後,撫子的臉頰開始發燙。鷹斗被煙火照亮的臉頰,似乎也有些紅潤。回過神來,她才發現一直牽著的手又再一次被緊握住。
(不、可是、或許是我聽錯了……!)
但是她沒辦法開口反問,只好當做因為煙火的聲音而沒聽到吧。她這麼想著,像是為了掩飾而抬頭看向天空,但現在就連在夜空中大放光彩的煙火也無法讓她集中精神。
───兩人的小手,依然緊握在一起。
 
 
■■■    如果是理一郎 ■■■
 
「吶,理一郎,能夠大家一起來真是太好了,祭典果然要熱鬧點才有趣嘛。」
以前都是兩個人和家人一起來,但近幾年都是只有他們兩個,並請司機跟著一起來而已。
可是所謂的祭典果然越多人來,就越能增加樂趣。看到眾人開心吵鬧的樣子,每年都來的祭典看起來也變得不一樣了。莫名感到開心,她自然而然地露出了笑容。
「……那真是太好了。」
但是,理一郎卻和撫子相反,一副不太開心的樣子。他只是冷淡地回答撫子後,便一個人快步往前走。
「欸、等一下啦,理一郎!」
她連忙追趕在後,但理一郎卻完全沒有慢下腳步───結果,兩人就在人群之中和其他成員走散了。
「真是的,這下不是走散了嗎!人這麼多,手機也很難接通……」
「大家都知道集合地點,沒差吧。」
「……那倒也是。」
不管怎樣,只要往前進的話就能匯合了吧。就這樣,她和理一郎一起朝煙火秀的觀眾席出發───但是,人實在太多了使他們無法如願往前走。即使要往前也會被人潮給推回去,想要再繼續往前、又會再被推回去。就在這樣重蹈覆轍時,煙火秀已經開始了。
「煙火……開始放了呢。」
「嗯。」
隨著空中綻放一個又一個的煙火,周遭的人就一次次地發出歡呼聲。
撫子和理一郎只得停下腳步,站在路邊欣賞煙火。
雖然位置比以往都來得遙遠,但偶爾像這樣靠近攤販,一邊感受祭典的氣氛、一邊欣賞煙火也不錯。
(攤販啊……這麼說來,最近都只有看煙火,完全沒逛攤子呢。)
小時候只要來祭典,她就會和理一郎一起興奮地到處逛的。忽地,一股懷念的感覺湧上心頭。
就算只是一家攤販,也有許多回憶。一起撈金魚、一起買面具、還有理一郎因為剛買的蘋果糖掉在地上而哭出來。
想起令人懷念的過去,撫子露出了溫暖的笑容。看見這幕的理一郎,則是不快地皺起眉頭。
「……反正妳一定是回想起無聊的事了吧。」
「哎呀,才不無聊呢,我是在回想和理一郎在一起的重要回憶。像是理一郎才剛買的棉花糖被姊姊給凝固成小小一個的事情。」
「……………不要回想起那種事,我那時候是真的嚇到了。」
「呵呵,畢竟你還因為嚇到而呆愣了一下呢……吶,理一郎,難得離攤販這麼近,我們就買點有祭典氣氛的東西吧?」
「我沒差,妳要買什麼?」
「嗯,我想想……」
左右滿滿都是攤販,不論哪個攤販都用足以聚集客人的宏亮聲音叫賣著,也四處飄散著讓人食指大動的的香味。
(啊……)
「我想吃刨冰。」
「在這種冷天氣吃?真是怪胎……不要吃了之後又喊冷啊。」
「唔……不會啦,大概。嗯─……要吃什麼口味呢。跟以前相比,好像增加了不少口味?理一郎要吃什麼?」
「妳每次都這樣煩惱,但最後還不是只會選草莓口味。」
「什麼嘛,理一郎還不是最後都只會選藍色夏威夷。」
邊拌嘴邊買東西的兩個人,到頭來果然還是買了草莓和藍色夏威夷。
「果然要選一定好吃的口味的話,還是固定口味最好了。」
「……算是吧。」
用小巧的湯匙挖起漂亮的紅色刨冰,送進嘴裡後馬上就融化掉,僅在舌尖上殘留下糖水的甜味。這和在茶屋裡吃的不同,是祭典特有的味道。
(這麼說來,小時候因為吃冰時舌頭被色素染色,就互相吐舌給對方看來當作玩耍呢。)
不過他們都已經是高年級了,當然不會這樣玩。
「理一郎,你的給我吃一口。」
「……啥?」
撫子的話讓理一郎詫異地睜大眼。各自買不同的東西後互相交換著吃,這也是小時候常做的事,事到如今應該沒什麼好驚訝的。
「你討厭草莓口味嗎?」
「不是那樣……妳已經不是小鬼了,還說得這麼輕率……」
「輕率是什麼意思?」
在小時候互相不會意識到的事情,在即將升上中學的時候自然會變。雖然說是青梅竹馬,但對於已經開始把撫子視為異性的理一郎而言,卻是無法輕易地點頭說好。
然而撫子沒有想到這些,而是偏頭看向眼前視線游移的青梅竹馬。
「……唉,算了……拿去。」
「啊、好……?」
不知為何重重嘆了口氣後,他遞出被藍色夏威夷染得十分美麗的刨冰。
「遲鈍的傢伙……意識到這些的只有我的話,就像個笨蛋一樣吧。」
「咦?」
低聲說出口的話,讓她正拿著湯匙要往嘴裡送冰的手停頓了下來。
「意識是說……」
她再一次交互看著刨冰和理一郎,然後思考著。接著她這次明確地理解了,他動搖的意義。
(意識什麼的,都事到如今了……因為我們不就像家人一樣嗎?)
聽到這種話,她也不曉得該如何是好。像是為了掩飾尷尬,撫子用湯匙在碗裡反覆攪著刨冰。
他們無法和對方的視線對上,連在頭頂上綻放的煙火都忘了看,就這樣沉默了一段時間。
「………喂,煙火要結束了喔。」
「咦、已經是這時候了?」
聽見理一郎的話而抬起一直低垂的頭時───夜空中砰地響起巨大聲響,十分巨大的煙花就在空中綻放。
不知何時已經到了終盤的煙火,像是迎來高潮地連續在空中綻放。
「真漂亮……」
「啊啊,是啊。」
「結果還是沒辦法和大家匯合,不知道大家有沒有好好欣賞煙火呢。」
「不知道,搞不好都更興奮地在逛攤子吧。」
「呵呵,也是……哪,理一郎。」
「幹嘛?」
「明年也一起來吧。」
「會特地一起跑來這麼遠又不合時節的煙火大會的,大概只有妳吧。」
「……嗯,明年也一起來看吧。」
她笑著回頭看向理一郎,而他抬頭看著煙火的側臉難得地露出溫柔的表情。
 
■■■    如果是央&圓 ■■■
 
「祭典的醍醐味果然就是攤販啊!盡情享受只能在這感受到的氣氛吧,撫子!」
總是情緒高昂的央用食指朝撫子眼前一指後,便抓著瞪大眼的撫子往人群中跑。
「咦……等、等等,央?別拉我……!」
「在祭典上央的情緒會比平常更亢奮,完全不會聽人說話的。撫子,就請妳配合他到他滿意為止。」
「好了好了,要出發囉!」
一下子就被拉離鷹斗等人身邊的撫子,就在央和圓的帶領下四處逛起攤販。
兩人十分有力地撥開人群,一攤接著一攤地在攤販間移動。就在逛完大多數攤販時,煙火秀也早已開始了。
而現在,在撫子眼前的是手上抱著看起來根本吃不完的食物且笑得一臉滿足的央,以及似乎受他影響、看起來比平常開心的圓。
「章魚燒、炒麵、烤玉米、烤烏賊和御好燒……巧克力香蕉和棉花糖、蘋果糖……吶,這些全部吃得完嗎?」
「有三個人在應該可以吧!要是吃不完的話,拜託鷹斗他們幫忙就好了,反正大家都還沒吃晚餐啊!」
「為了讓央能成為一流廚師,就請大家謹慎地幫忙吧。」
「祭典上的攤販也是對象啊……」
「嗯嗯!攤販賣的食物很好吃吧!味道當然也好,但果然有氣氛才是重點。我想過要重現以前在祭典上吃到的味道而做了很多東西……但就算味道相近也還是有點不同。畢竟這種興奮的感覺無法重現嘛!」
原來如此。對總是只有在扯上料理時才會說出正常話的央表示同意,撫子吃著他遞過來的章魚燒。如同他所說的,祭典的攤販有著正式餐廳所沒有的樂趣與美味。
(啊,煙火……)
不經意地抬頭一看,才發現空中綻放著五顏六色的美麗煙火。身旁的英兩兄弟徹底熱衷於眼前的食物,完全不把煙火放在眼裡。正是吃更勝於美景吧。
(再稍微往旁邊站一點應該比較看得清楚……)
難得來參加煙火大會,撫子除了吃東西以外也想盡情欣賞煙火,因而往人較少的路邊移動。
「呀……!」
「喔喔?」
「啊、對不起!」
移動途中,她撞到了附近似乎是大學生的團體。
「啊咧,小學生嗎?真可愛,妳一個人來的?真了不起~」
「該不會是和父母走散了吧?」
「哎呀呀,那要和大哥哥們一起看煙火嗎?」
可能是喝了點酒,大學生們吵吵鬧鬧地圍著撫子。雖然只是因為酒醉而輕挑地在開玩笑,但還是讓人感到不快。
和圓他們之間,不知道什麼時候隔了一段距離。
「那個、真的很對不起。」
她再一次為了撞到人而道歉,正打算趕緊離開時,手突然一把被人從旁拉住,耳邊同時響起不愉快的說話聲。
「找這個人有什麼事嗎?」
「圓……?」
拉住她的人是圓。像是在保護撫子似地,他站在大學生面前,瞪視著對方的目光讓大學生們苦笑著退開一段距離。
「啊哈哈、抱歉抱歉。」
「你們別找小孩子的麻煩啦。抱歉啦,打擾到你們約會了。」
「小學生情侶啊~真可愛~」
「情……並、並不是這樣!」
「喔呀喔呀,害羞了!」
「……………」
「就說了別開小孩子玩笑了,走吧走吧。」
大學生們邊道歉邊離開的背影離開視線後,圓輕嘆了口氣。
「呃、對不起,圓,還有謝謝你。」
「……請不要一個人亂走。那些人還算好,但在這種祭典上很容易被個性差勁的人纏住,我沒辦法不看著央,所以要是妳隨便亂跑而遇上危險的話我會很傷腦筋……因為妳是女性。」
看著一口氣說完話的圓,她忍不住瞪大眼睛。
「……對不起。」
他一邊說著無法不看著央,卻還是丟下央來找自己、擔心自己。而且還不是擔心小孩子會迷路那樣,而是把她看做一個女孩在擔心。
「撫子妳沒事吧?」
「對不起,讓你擔心了。」
「不會啦,我們才是太熱衷在攤販之中了,對不起喔。」
「別介意,是我自己隨便離開你們身邊的。」
「沒錯,央不需要道歉。」
「你又說這種話了。撫子我跟妳說,圓雖然嘴上這麼說,但撫子不見的時候他非常焦急和擔心喔。」
「咦……」
「央,請不要說些多餘的話。而且我並沒有焦急。」
「好好好。那也差不多該來去和鷹斗他們匯合了吧。」
「嗯、好……」
和平常放學時一樣地伸出手,和央、圓三個人一起牽著手往前走。偷偷地瞄向隔壁的圓時,兩個人的視線相接了。
「……我先說好,剛才央所說的並非事實。我只是因為央叫我去找妳,我才去找而已。」
「這樣啊……我知道了,謝謝你。」
即使是毫不坦率的話語,也能讓人會心一笑。因為說著那些話的圓的臉頰,比平常來得更加紅潤。
──那恐怕,和點綴著夜空的煙火無關。
 
 
■■■    如果是寅之助 ■■■
 
「哎呀……?」
(沒看到小虎呢。)
四處尋找後,她在人群的另一邊發現寅之助的背影。他所走的方向,和煙火的觀眾席是反方向。究竟是搞錯路、還是因為麻煩而打算自己跑去別的地方呢?
「小虎你要去哪?那邊和煙火秀是反方向喔。」
「我又不是特別為了看煙火而來,其他還有很多像是射擊之類可以玩的吧?要不,妳也一起來?」
「咦……說得也是。」
(偶爾這樣似乎也不錯。)
反正煙火每年都有看,偶爾悠閒地逛攤販也不錯。以前雖然有興奮地逛攤販,但升上小學高年級後,就因為太小孩子氣而漸漸疏遠起來了。
(但是……說真的,我還滿喜歡讓人興奮的祭典攤販呢。)
而且,她對射擊也有點興趣。說道在祭典玩的東西,撫子和理一郎都只會玩到撈金魚和釣水球的程度。這點她的家人也一樣,她身邊一直沒有人在玩射擊。答應寅之助的邀約,撫子初次挑戰了射擊。
「喂,妳放反了。讓我看看。」
「咦?」
撫子將軟木彈放進鎗口時,在旁邊看著的寅之助邊說不對,邊拿走鎗。他把放到一半的子彈拿起,將它反過來後再重新塞了回去。
「這和店員教的不同喔?」
「這樣射出去時威力會提高,才飛得遠。」
「嗯……?」
(雖然不是很懂……大概就是秘技之類的吧。)
「我有在電視上看過,這個會很難嗎?」
「啊─…還好啦,抓到訣竅就滿好打中的。我示範給妳看,仔細看好啊。」
「嗯,我知道了。」
攤販上已經有好幾名客人挑戰後,因為沒拿到獵物而沮喪。在電視上看的時候覺得自己也能辦到,但搞不好意外地難。然而寅之助卻輕易地擊倒了鎖定的獵物,周遭的客人發出了小小的歡呼聲。
「好厲害……」
「不,有點生疏了。」
明明很爽快地將之擊倒,寅之助卻有些不甘心似地沉吟著。在撫子看來十分了得的身手,他似乎還不滿意。
「好了,下一個換妳。」
「嗯,好……」
(目標是……啊、那個鑰匙圈和瑞恩有點像,就那個好了。)
「決定要打哪個了嗎?」
「右邊那個兔子鑰匙圈好像很不錯。」
「嗯,那舉鎗吧。」
「呃、這、這樣嗎?」
她學著寅之助剛才的動作舉起鎗。鎗的重量比想像中地還讓人難以取得平衡。
「不對、手再伸直點。」
「手?」
「不是那樣,應該說妳拿槍的方式根本就很怪啊。」
「拿的方式?不是這樣嗎?」
對於不習慣的事情感到困惑,她又試著調整鎗幾次後,背後突然一陣溫暖。像是從後面抱住她似地,寅之助的手放在撫子的手上。
(……咦?)
「要打那個的話,鎗口要再稍微往下,讓子彈能擊往右邊地瞄準──」
耳邊能聽見寅之助的聲音,他的吐氣讓撫子的耳朵發癢。
(咦咦咦?等、等等……太近了!)
「還有,射擊出去時手不要滑動,會打不中……喂,妳有在聽嗎?」
「有、有在聽。」
光是回答這點話就盡了全力。寅之助的說明她其實完全沒聽進去,因為他毫不客氣地看著她的臉,讓撫子的心臟不停地加速跳動。
即便如此,她還是努力集中精神,照他所教地舉槍瞄準──孤注一擲地扣下扳機。
「啊、打中了……」
子彈漂亮地擊落了目標的鑰匙圈。
「就第一次來說算不錯嘛。」
「嗯、嗯,多虧有小虎教我……謝謝你。」
「喔。」
看寅之助比他自己擊落獎品的時候還要高興,撫子的內心再一次鼓譟起來。
然後,不知道是不是無心之舉,
「接下來是那邊,走吧!今晚就教妳我獨特享受祭典的方式啦!」
撫子困惑地握住他伸到眼前的手。寅之助就這樣握住手,牽著撫子的手往前走。
大到幾乎聽不見周遭聲音的心跳聲,讓撫子忘了頭頂上綻放著的煙火,在寅之助的帶領下度過了不合時宜的煙火大會。
 
■■■    如果是終夜 ■■■
 
走在撫子之前的終夜忽地停下腳步。
 
「終夜?」
「抱歉,撫子。吾僅能與汝等同行至此。吾尚有重任,得向那兒的金魚伸出援手……!」
「咦?等、等等,終夜……!?」
話還沒說完,終夜早已轉身奔向人逡之中,撫子慌忙地追了上去。
雖然甚麼都沒說便跑離鷹斗他們身邊這點讓人介意,但要欣賞煙火的地點已經決定好,之後應該能夠匯合。而現在,放著終夜一個人才叫人擔心。
(畢竟他連在學園之中都會迷路了……在陌生的地方迷路的話,好像會再也回不來。)
好不容易在人海中找到終夜,而他就如同剛才所宣告地,坐在撈金魚的攤販前,緊盯著水槽中的金魚。
「呣?撫子,汝亦來之?」
「我說你啊……一派悠閒地在說什麼啊,突然跑掉不是會讓人嚇一跳嗎?」
「是嗎,真抱歉。」
「……你看起來一點也不抱歉。算了,終夜是想撈金魚嗎?」
「嗯呣,別看吾如此,吾可十分擅於撈金魚。」
「是、是嗎……這樣啊。」
即使他滿面笑容又自信滿滿地這麼說,平日的終夜還是無法讓人做此聯想。甚至別說是順利地撈金魚了,終夜感覺更像是會自己掉進水槽裡。
雖然心存不安,但撫子還是在終夜的推薦下也決定撈金魚。
「好,這是兩人份,加油撈喔!」
「嗯呣。」
從店員手中接下碗和網紙後,終夜的神情便認真了起來。
(啊啦……?)
開始之前還想著不知道有沒有問題,但終夜意外地十分有技巧地撈著金魚。
一隻又一隻的金魚技巧性地從水槽裡被撈到碗裡。
「……終夜真厲害,你真的很擅長撈金魚呢。」
「呣?是嗎,很厲害嗎!」
「是、是啊……」
「昔日吾曾習得『撈金魚終極技法』。」
「『撈金魚終極技法』?」
「嗯呣。吾亦傳授與汝。其一,將網紙如此沾濕後──」
因撫子稱讚而徹底龍心大悅的終夜,開始以更快的速度撈金魚。那真的是無法從他平日發呆模樣來想像的速度,金魚既確實又溫柔地被放入碗中。不知不覺中,碗裡的金魚多到幾乎要滿了出來。突然在意地朝店員看了過去,他整個表情都僵硬了。
「終、終夜,你好厲害,真的很厲害,但是我覺得有點撈過頭了。應該已經差不多了吧……」
「汝何出此言?吾無法於途中棄舞台而去。吾若不救援此眾,誰救……!」
(為什麼會有這莫名熱血的展開呢……)
在那之後,終夜一直到金魚真的滿出來而被店員阻止前,始終持續地撈著金魚。
──但是,能帶回去的金魚有限,所以終夜手上掛著的水袋中最後只裝著七隻魚。雖然拿到了兩個袋子,但金魚游起來感覺還是有些壅擠。
「最末僅能救援七隻嗎……」
「能撈到七隻不就很厲害了嗎?比起這個,終夜家有養金魚的水槽嗎?」
「喔喔,吾忘了。然無妨,放入浴缸即可。」
「……還是盡早去買水槽吧。」
還是乾脆拿家裡的水槽過去吧。她這麼想著後嘆了口氣。這樣下去的話,金魚真的會在浴缸裡悠游吧。
「七隻嗎………好,就為此眾命名吧,可正好七隻。」
「正好?……啊啊!」
理解他想說的事情後,撫子忍不住笑了。這和今天來這裡的成員是同樣的數量。
「此嬌小的為理一郎,眼睛靈轉、十分可愛的為汝。方才開始便同游一起的為兄與弟……呣?……喔喔,撫子,看啊,煙火可美的呢。」
「咦?」
突然停下腳步的終夜這麼說著,並抬頭看向天空。雖然因為熱衷於撈金魚而忘記了,但本來的目的是要來看煙火的。
(這麼說來,沒有和大家說一聲就跑來了……搞不好都在擔心呢。)
果然還是應該先說一聲的。她想著得盡早和大家匯合,而轉向終夜時──他仰望著天空,神情哀傷得不像他。
「晚秋煙火嗎……秋夜雖寂寥,如此綻放於夜空之大花亦好,正好可分散孤寂。」
「終夜……?」
終結後又再次寂寥起來。這麼低語著的終夜看起來真的很寂寞,讓她的胸口不知為何一陣痛楚。
「終……」
正要開口叫他時。
「……哈啾!!!!!!」
「………………」
大聲的噴嚏將兩人之間原本悲傷的氣氛,全數吹走了。
在接近冬天的晚秋夜晚,吹著刺骨的冷風。像終夜這樣穿著浴衣的話,當然會很冷。
「誰叫你穿著浴衣……會感冒的喔?」
「呣,然煙火本就該搭浴衣,此為日本文化。」
「我不否定,但也該考慮季節喔。」
「吾亦欲見汝身著浴衣。」
「咦,我嗎?」
「嗯呣,汝定適合浴衣,此長髮定與浴衣相襯。」
終夜的手指輕輕地挽起撫子的長髮。一瞬間碰到脖子的冰冷手指,讓撫子的肩膀輕顫了下。
「如此長髮亦好,然,既與浴衣相配,束髮是否亦好?」
「終、終夜……?」
終夜不知到是否有意地縮短距離,讓撫子的胸口敲起大鼓。
近在咫尺的終夜如同晴空般的雙眼,讓她不知道該看向哪地移開了目光。
「秋、秋天還是沒辦法穿浴衣啦,畢竟很冷。會在這種時期穿浴衣的,就只有終夜啦。」
「是嗎。然,來年吾二人著浴衣去夏日祭典乎?夏日便無妨也?」
「嗯、是、是沒錯……咦?兩個人?」
「嗯呣,如此約定。」
終夜笑著這麼說後,便用自己的小拇指勾起撫子的小拇指。終夜手指冰冷的觸感,更增添了存在感。
「並與他人保密。」
撫子低下頭,無法抬起視線越過終夜的肩膀去欣賞綻放得十分美麗的煙火。
 
END




附註:
第二篇CZ翻譯好像是發售賀文之類的?對不起,我真的整個完全忘記是哪裡來的文了Orz
雖然已經大致翻譯好了,不過翻譯在紙本上....所以謄進電腦加上潤稿大概還要花上一點時間吧......所以大家不要太在意這件事比較好((喂


拍手

PR

COMMENT

NAME
TITLE
MAIL (非公開)
URL
EMOJI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COMMENT
PASS (欲修改留言者必填)
SECRET
私密留言
 

無題

傳說之蘋果糖...終夜這個害我笑了...﹙猛笑不止((欸?﹚
<-笑點低

不要忘了時間

我是誰

HN:
閻翎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三分鐘熱度的乙女遊戲愛好者,角色心得經常坑掉www
ACG、小說、戲劇、古風歌均有涉獵,但不專精……就是一樣三分鐘熱度ww
歡迎同好搭訕;拒絕伸手黨。

每天噗浪

統計用



最新回應

私心連結

Copyright ©  -- ☆豆芽菜新本部★ --  All Rights Reserved

「☆豆芽菜新本部★」に掲載されている文章・画像・その他すべての無断転載・無断掲載を禁止します。

「☆豆芽菜新本部★」中的文章、圖像,以及其他所有事物都禁止私自轉載、冒名發表於其他地方。Real Time Analytics

Clicky

Design by CriCri / Material by petit sozai emi / powered by NINJA TOOLS /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