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豆芽菜新本部★

乙女遊戲為重心,一般遊戲偶爾有,雜七雜八也是有。

【資訊】AMNESIA 連載企劃SS第二話(上)

 【第二話】
 
暴風來襲是在一週過了一半的時候。
那時候『冥土之羊』的工作人員開始習慣了少了店長的工作方式。
 
「啊─真是的,我累了─!」
「媽咪─我肚子餓了─!」
「覺悟吧、月光戰隊!噗嚕嚕嚕嚕!」
「等等正人、不要跑來跑去的!」
帶著小孩的集團一邊大聲喧嘩,一邊走了進來,讓正在享受寧靜的下午茶時光的人們驚訝地轉頭看向入口。
咖啡廳『冥土之羊』是以女僕及管家的服務為賣點的概念咖啡廳。
但是他們並沒有像許多女僕咖啡廳,以娛樂為目標。
店內提供十分正統的烘焙咖啡,並營造出非常寧靜安穩的氣氛,就算要談公事也沒問題。讓十分有禮貌的服務生服務的話,甚至還會誤以為正接受真正的女僕或管家的照顧。
當然,為了配合店內的氣氛,客人也都很穩重。
幾乎不會有人大聲喧嘩。
這在這裡,就像野蠻的行為。
在大約20人左右的團體當中,看起來大概是幼稚園聲到小學低年級生的小孩有10名以上。
率頭的大人只有3名。
這年紀的小孩如同暴走的馬,不可能僅靠3名大人照顧好。這樣不均衡的構成,是因為什麼樣的原因而組成的呢?
「喂─!?快點帶我們到位子上行嗎─!?」
見到分明才剛進門卻在怒喊、讓人傷腦筋的客人,店員們互相看了一眼。
「……這應該是代理店長表現的時候吧?」
穿著管家服的遠麻,朝著隔壁的一輝點頭。
「咦─……我嗎?」
雖然一輝看起來是真心感到厭惡,遠麻依然不同情他。
「會造成其他客人的麻煩。」
「的確是那樣沒錯……。
但那種客人,要說什麼才會安靜下來?」
「用一輝先生的眼睛去色誘就行了吧?」
「……啊啊,嗯,也許呢。」
一輝的眼睛有著,讓對上視線的女性有種戀愛感覺的奇妙能力。只要用那份力量,應該能夠非常輕易地做到誘惑女性聽自己的話這種非現實的行為。
「雖然我不想這樣子用,但沒辦法啊。」
放棄地嘆了口氣,一輝走向看起來應該是集團中心的女性。
雖然是個化妝熟練的大美女,但很不湊巧地這種厚臉皮的女性並不是一輝喜歡的類型。
「──太太,十分抱歉,本店不希望客人帶著3位以上的小孩光臨。」
他一副原本就有規定的樣子,堂堂說著剛才才想出來的規定。
接著,以服務生的角度來看有些大膽地走近,深深凝視著對方。只要這樣,名為女性的女人就應該會成為一輝的俘虜。
他期待著如同以往的反應,稍微等待了一會。
然而,意料之外地,她絲毫不慌張。
「什麼?那是什麼意思?你打算趕客人出門嗎?」
他在內心偏頭疑惑著,同時在表面上說出相襯的客套話。
「真的十分抱歉。」
「別開玩笑了,我可是好不容易才找到有空位的店耶!
你們不是幾乎沒有客人上門嗎!」
另外兩個人也跟著附和。
再加上小孩們察覺到不安的氣氛而開始發出吵鬧,狀況十分糟糕。
在他後方討厭噪音的客人已經開始離開位置了。
「你是打工的?叫店長出來。」
「店長今天有事外出,有事請和我談。」
「和打工的沒什麼好說!
要是這間店關了,你能負責嗎?」
「您說負責是指?」
「我是說你要是趕我出去,我就讓這種店關門大吉!」
「我很抱歉,但您說的內容我不太……」
「我的朋友是雜誌記者。如果你們硬是要趕我們出去,我就會讓雜誌亂寫。」
「……那樣我們會很困擾。」
「總之,我們很累了!沒辦法再走了!」
面對超乎想像的態度,一輝有些啞口無言。
店的名聲或身為代理店長的責任、對其他客人的顧慮等等,各種東西在腦海裡的天秤上比較的時間只有數秒。
最後一輝選擇了逃避。
「……我明白了,請您先入座吧。」
他走回一臉沉痛地看著這裡的遠麻身邊,小聲地說道:
「難得遇到了用眼睛也沒效的女性,卻一點也高興不起來啊。」
聽見一輝的話,遠麻露出了有些驚訝的表情。
「這麼說來,剛才沒有用呢。」
「雖然只要是這雙眼睛看了也沒效的女性我就會想要追求,但不是我喜歡的類型的女性果然還是完全沒有那種興致。」
一輝的眼睛無法發揮作用,也並非討厭一輝的人,現在已經確認有一個人。
這種女性非常的稀少,現在一輝的心都集中在那一位女性身上。
她現在應該是被強帶到哪裡的山村吧。
想起溫柔的同僚,他嘆了口氣。
然而,現在不是懷念不在這裡的人的時候。
「對了遠麻,你知道老闆的電話嗎?」
他突然想到地問出口。
「雖然我可以強硬地趕他們出去,但我沒辦法負起責任。
如果有老闆的許可,做什麼都可以吧。」
「啊啊,原來如此。」
遠麻雖然點頭了,但卻是苦著臉。
「很可惜,我不知道。」
「這樣啊,我也不知道……這該怎麼辦呢?」
「我要是店長的話就會立刻趕出去。」
「我如果是店長也會這麼做,但是我們都不是店長啊。」
「……………」
要讓這間店做什麼的決定權,都在店長和老闆手中。
如果無法連絡到雙方,也無法因為打工人員的想法而怎麼做。
當兩個人沉思的時候,又有一名客人離開座位。
「──暫時關店吧。」
一輝做出大膽的決定。
「總之先度過今天,之後店長會想辦法。
要把那樣頑固地想光臨的客人趕出去,風險太高了。
但也不能夠給其他客人添麻煩。
到他們離開為止,先把店關起來吧。」
「了解了,那我去外面掛上CLOSED的牌子。」
遠麻朝外面走去。
目送他的背影,一輝嘆了口氣。
他不曉得這樣做好不好。
但是這應該是能把被害程度降低到最小限度的手段。
不管怎樣,就以被交付看家的身分,沉穩地解決這件事吧。
一輝打起精神,往怪物集團的方向走回去。
「客人,讓您久等了。」
他一微笑著開口,剛才跟他說話的領頭女性就帶著嚴厲的表情回過頭來。
「你們到底打算讓我們等多久?至少拿杯水出來啊!」
「十分抱歉,我馬上就拿來。」
「然後呢?你們還打算趕我們出去嗎?」
「關於這件事……
今天難得客人都大駕光臨了,所以我們決定特別招待幾位。
不過因為還有其他客人在,能否請你們照顧孩子,讓他們能夠安靜下來呢?」
「什麼!?這裡的服務生是管家和女僕吧?
管家和女僕不就是會幫忙照顧小孩的嗎!?」
「…………」
饒是向來親切又習慣應付女性的任性的一輝,也無法立即做出回應。
他之所以能夠不脫口說出嚴厲的話,是因為有聲音從旁邊插進來的關係。
「媽咪,我想去廁所。」
因為是不懂看臉色的小孩的純真希望,一輝便先重新整理好心情。
沒錯,他已經決定要沉穩地解決這件事了。
為了和女童的視線對上,他彎下腰、像是催促般地推著小小的背,不耐煩的心情也都收了起來。
「在這邊,跟我來吧。」
「啊……」
「嗯?」
「那個……那個、我、喜歡哥哥!」
「…………這樣啊。」
沒有其他能夠回答的答案,他只回答了一句話。
雖然這在店裡是常有的對話,但對方是小孩的話情況就不同了。
當他大意地佩服著「對小孩子也有效啊」的那一瞬間,地獄般的景象就出現了。
「小野妳偷跑!」
「我也、喜歡大哥哥!」
「哇!不行了、和小彌喜歡上同一個人的話,我根本沒辦法贏……」
「大家等一下!大哥哥會傷腦筋啦!」
「什麼嘛!竟然裝做乖寶寶的樣子!」
其他從旁邊插話進來的女孩子們,也都照著內心的想法而吵鬧。
她們似乎全都和一輝對上視線過。
「嗯……總之,先讓另一位大哥哥帶妳去廁所吧。」
當他十分困擾的時候,將店門外的牌子換為CLOSED的遠麻剛好回來了。
「抱歉遠麻,可以幫我帶這孩子去廁所嗎?」
「咦?我知道了。」
輕鬆地接下拜託的遠麻牽著一輝推出來的孩子的手,露出了不曾讓同輩見過的溫柔笑容。
「能夠好好說出要上廁所真厲害哪─妳已經可以一個人上廁所了嗎?」
「可以!但是沒辦法用力按下按鈕!」
「這樣啊,那上完廁所再叫我吧。」
「好!」
對於從小時候就照顧兩個年紀較小的青梅竹馬的遠麻來說,照顧小孩簡直是輕而易舉。
目送他的背影的一輝甚至認為,搞不好比起要面對大人女性的管家,他還要更適合這種的吧。
 
***
 
「──就在這個時候,眼前的牆壁轟然一聲地倒塌了!」
「咦咦─!?」
「那麼,諸位勇者會怎麼做?」
「我想想,我會修好牆壁!」
「怎麼辦到?」
「用咒語打飛!」
「那很危險呢,搞不好天花板會掉下來喔?」
店內完全呈現托兒所的樣貌。
男孩子們熱中於遠麻說的故事。
就算放著不管,似乎也會有好一陣子老實地玩遊戲。
雖然不習慣應付小孩的一輝模仿不來遠麻的樣子,但幸好圍在一輝四周的女孩們對一輝很親切。
「哪,大哥哥,我的果汁給你。」
「啊─好狡猾,我的也給你─!」
「……那、那麼我的也給你……」
不過那是要他能夠容許這種後宮狀態的話。
「謝謝,但我已經很飽了。」
「那、我們來玩家家酒!」
「家家酒啊……」
「大哥哥當爸爸,我當媽媽。」
這就是紛爭的源頭吧。
內心才剛這麼指摘著,指責的聲音就從各處傳來。
「小彌好狡猾!」
「我也要當媽媽!」
「才不是,是我要當啦!」
朝著正在掀起爭端的女孩們,一輝為了以防萬一而開口說道:
「我先說好,我是不會和高中生以下的女孩子交往的喔?」
「咦─為什麼?高中生比較老喔?」
「……是比你們還要老沒錯啦……」
一輝苦笑著,這時有個女孩拉了拉他的袖子。
「……幼稚園生不行嗎?」
那是從剛才開始就在遠處打轉,比較沉默的孩子。
該怎麼回答好呢?
正當一輝傷腦筋地微笑時。
「給我差不多一點!!」
從別的方向傳來怒吼聲。
不是家長,也不是遠麻。
更不是應該在廚房的進或健人。
如同仁王(譯註:哼哈二將的尊稱)一般站著並怒吼的男孩子怒氣沖沖的走向一輝他們的集團,然後突然打了抓著一輝袖子的女孩。
「呀啊!」
一輝趕緊扶住就要跌倒的女孩。
「……我先問問看吧,這是怎麼回事?」
「因為這傢伙……明明說過喜歡我……太過分了!」
幼稚園生的情侶吵架嗎?
這幾乎是要令人失笑的理由,但一輝沒有笑。
相對地,他打了他一巴掌。
「!?」
「小樺!」
愣住的男孩,很快就皺臉哭了出來。
「嗚……嗚哇啊啊啊啊!」
「在這種情況之下,是我會成為你的對手。
不管幾歲,就算是客人我也不會客氣。」
「可、可是……是由她──」
「我不管。
不管有什麼理由,都不是可以打女孩子的原因。」
「明明是你誘惑由的!」
「你懂得困難的說話方式呢。
如果你這麼想的話為什麼不打我?真是膽小。」
一輝的體質總是伴隨著這方面的問題。
這種時候的處理方法很明確。
如果是自己被打的話就能夠很隨便地解決,但如果因為自己眼睛的錯而讓女孩子被打的話,他不會沉默地看著。
會和客人起爭執這件事,店長也已經有某個程度的理解。
幸好監護人都熱衷於聊天,完全沒有注意到這邊的騷動。
「好了,你過來這邊一下吧?」
查覺到騷動而過來的遠麻,從後頭緊抓住男孩的肩膀。
「和我談談大人的事吧。」
「大人的……事?」
正在大哭的男孩一臉詫異地抬頭看著遠麻。
「和大人爭奪女孩子,該怎麼做才好的事。」
「……你是這個男人夥伴吧。」
「也不能完全這麼說喔,總之先過來這邊吧。」
不太願意的男孩被遠麻帶往店後面的事務所。
一輝稍微舉起手,表達了謝意。

拍手

PR

COMMENT

NAME
TITLE
MAIL (非公開)
URL
EMOJI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COMMENT
PASS (欲修改留言者必填)
SECRET
私密留言
 

MakeS大推不解釋

MakeS -おはよう、私のセイ-

官網點我

不要忘了時間

我是誰

HN:
閻翎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三分鐘熱度的乙女遊戲愛好者,角色心得經常坑掉www
ACG、小說、戲劇、古風歌均有涉獵,但不專精……就是一樣三分鐘熱度ww
歡迎同好搭訕;拒絕伸手黨。

每天噗浪

統計用



最新回應

私心連結

Copyright ©  -- ☆豆芽菜新本部★ --  All Rights Reserved

「☆豆芽菜新本部★」に掲載されている文章・画像・その他すべての無断転載・無断掲載を禁止します。

「☆豆芽菜新本部★」中的文章、圖像,以及其他所有事物都禁止私自轉載、冒名發表於其他地方。Real Time Analytics

Clicky

Design by CriCri / Material by petit sozai emi / powered by NINJA TOOLS /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