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豆芽菜新本部★

乙女遊戲為重心,一般遊戲偶爾有,雜七雜八也是有。

【資訊】AMNESIA 連載企劃SS最終話

【最終話】

熱鬧喧騰的一個星期終於迎來尾盤,『冥土之羊』開始因為夏日祭典的準備而變的忙碌。
在開店前事務所該處理的案件堆積如山,但一輝和健人卻因為眼前的小問而煩惱。
雖然不是需要即刻處理的問題,放著卻又會很在意。
那個問題,正是像是失物的小鞋子。
鞋子的尺寸小到可以放在手心,所以毫無疑問是小孩子的東西。
這間店裡幾乎不會有小孩出現。
似乎是前幾天喧鬧中掉落的物品。
因為認為失主很快就會出現,所以保管在事務所當中,但卻沒有人現身。像是外出穿的皮鞋,但麻雀雖小五臟俱全地鑲上了寶石,所以不可能隨便放。
「失主好像還沒注意到東西掉了。」
健人重新過目保管履歷並低聲說著,一輝則偏著頭。
「不知道會不會察覺到在這裡……。
看起來又很貴,交給警察可能比較安全吧。」
健人皺著眉頭深思。
「但如果站在鞋子掉了的人的立場來看,在這裡找到比較不費事吧。
發現自己遺失物品時的對應,一般應該是會把自己走過的地方從頭找過一遍。
交給警察的話會有讓人跑第二次的危險。
等到所有的辦法都用過了還找不到失主時,再使用這個辦法也沒關係吧?」
「啊──也有這種想法嗎……」
「要找失主的話,或許散播東西在這間店裡的謠言會比較有效率。」
「有什麼好主意嗎?」
健人十分嚴肅地點頭。
「這樣如何?
將鞋子放在玻璃箱中,陳列在店內。
然後,當作是灰姑娘的鞋子般來找失主。」
一輝的眼睛轉了轉,考量起這個提案的可行性。
「放在玻璃箱中的鞋子……也就是能將失主化為公主的鞋子嗎。
嗯,或許不錯喔。
再附上『我們正在尋找玻璃鞋的主人』的卡片吧。」
得到一輝的認同,健人露出了笑容。
「那麼這種情況下,備受女性注目的你就是王子了吧。
你就用合適的禮儀來對待現身的仙杜瑞拉吧。」
「咦,合適的禮儀是指什麼?」
「是王子和仙杜瑞拉喔。
單膝跪下後親吻手背大概就行了吧。」
對於用非常認真的視線提出混合著玩笑的企劃的健人,一輝稍微想了想後臉上浮現苦笑。
「你也真喜歡這種的呢。」
「你也不是討厭吧。」
「嗯,我不討厭。」
如果現在有其他店員在場的話,會立刻用『這樣不是反而會引起混亂嗎』來勸阻吧。
然而,當營運全然交給這兩個損友的那瞬間,就等同於用有些奇怪的主意來裝飾店裡了。
雖然一輝和健人時常被人說『你們兩個會變好朋友真不可思議』,但其實他們都喜歡有玩心的處理方法,兩人在這點的波長上一致到不可思議。
「反正這除了是對小孩子坐的餘興之外,也能讓其他客人高興嘛。
也沒什麼會讓人有奇怪誤會的事情……」
想起不想讓對方誤會的女性,一輝輕聲笑了出來。
「啊─……或者有奇怪的傳言流出去,讓那孩子因此嫉妒的話也挺有趣的呢。」
他這麼一說,健人就露出有些嫌惡的表情。
「那樣子測試對方的反應就是你的壞習慣。
如果想知道她的心情,直接去問就好了吧。」
「那樣就沒有任何感受了嘛。
哪,我之前就在想了。
健你才是,如果擔心我會擾亂她的心情的話,就自己去抓住她啊?」
「……我,並沒有對特定的女性擁有以異性而言的興趣。」
「哼?你這樣一說,會讓我想出手看看呢。」
像是在捉弄人般地,一輝冷靜地說著,讓健人狠狠地瞪向他。
「我是不在意啦。
不過比起我來,少年們會生氣吧?
為她著想的心情,沒有人比他們兩個人來得強吧。」
「啊啊,少年們啊。」
回想起有趣的事情,一輝笑了。
「我想我在那兩個人面前,暫時能夠威風一下喔。
因為我預定在這之後要掌握他們一點點把柄。」
「把柄?這麼說起來,就快要開始營業了,他們兩個到哪去了?」
「嗯,我拜託他們去實行委員會去了。
其實去年關照我們的夏日祭典實行委員會的人,和我氣味相投啊。
然後他說如果提供他年輕的工作人員,就會幫我們磨練他們,所以我就推那兩個人出去了。」
「喔,到底是要做什麼工作?」
「嗯─就是……」
 
***
 
同時間,在設置實行委員會的夏日祭典本會場,聽聞被交付的工作的內容後,進的臉色變得鐵青。
「請您等一下。
剛才,您是說……?」
年屆不惑的實行委員的臉上,掛著人畜無害般地笑容。
「嗯,我是說希望你們在祭典上做表演。」
「但我們應該是聽說要幫忙打雜才來的。」
「要說打雜也是打雜啊。」
進喃喃重複著『打雜』。
因為一輝的命令,進和遠麻來到了實行委員會,但在這裡聽見的工作內容對進來說卻是非常具有衝擊性。
內容是以在商店街工作的店員模特兒,在祭典會場做出表演。
對極度厭惡惹人注意的進來說,這是難易度過高的工作。
「我們的目標是讓年輕的店員出面,讓人對商店街有親近感。
每年都是拜託其中一間店幫忙的喔。」
「用表演來讓人有親近感嗎?」
「深受好評喔。」
「但是,既然如此讓更普通的店的店員來不是更好嗎?
『冥土之羊』是很特殊的店喔?」
進嘗試著進行抵抗。
但似乎已經預設過進的訝異,實行委員只是加深了笑容。
「唉呀,因為我們商店街很多年輕的客人。
所以才想盡量讓帥氣的年輕人出場啊。
既然這樣,『冥土之羊』不就是很好的選擇嗎?我們去年也這樣拜託過囉。
那時後是銀髮的男孩子出來當模特兒,反應非常好呢。」
「銀髮的男孩子……一輝先生嗎……」
低喃著的進的身旁,遠麻小小聲地說「那還真是適合啊。」
一起被派遣過來的遠麻雖然也被要求做同樣的工作,但他很早就已經放棄了。
「哎,你們兩個人就站在一起唱卡拉OK就很夠了。」
「很夠……」
「不過,那時後會照相,之後會拿來做商店街會報的封面喔。
就拜託你們做點帥氣的表演啦。」
「之後會留下照片嗎……!?」
對於進的啞口無言,實行委員則是不容反駁地說:
「那就拜託啦。」
 
***
 
進雖然立刻打電話要求交換表演者,但一輝當然毫不留情地拒絕。
畢竟他是很清楚工作內容才將年輕組推送出去,自然沒有討論的餘地。
「……到底是誰讓那個人當代理店長的……」
進幾乎像是會捏壞地緊握著手機,同時感嘆道。在旁邊聽到兩人對話的遠麻則是一副已經覺悟地回答道:
「從在職年數來考慮的話,一輝先生會變成負責人也是沒辦法的啊。」
「如果是健人先生的話,至少還比較會通融一點。」
「是嗎?」
遠麻偏著頭。
「健人先生雖然是最年長的,但打工經歷是最短的吧?
也就是說他會一一和交情不錯的一輝先生求助,我想結果會一樣吧。」
「那如果遠麻你來做就好了。」
「我會尊重年長者的意見喔?」
「那乾脆我來……」
「啊啊,嗯。說真的,把店交給進是挺妥當的選擇。
但雖說如此,不可能在明有3個成人的情況下交給才18歲的你,所以果然是沒辦法吧。」
「……真可惡。」
對兒時玩伴的怨嘆,遠麻露出苦笑。
「算啦,你就只能夠放棄了。
不就只是表演給人照相嗎?有這麼丟臉嗎?」
「遠麻,你不覺得丟臉嗎?」
「這只是玩笑啊,玩笑。」
「我才笑不出來。
因為也關係到店裡的面子,所以不得不認真去做;到周末這麼短的時間要做什麼的話,似乎也真的只能唱卡拉OK。
再說,真的只要表演就會結束嗎?
如果當場要求我做什麼,我可沒打算認真回應。」
「啊,不過如果被要求要做什麼還是會做啊。
你在這方面還真是認真啊。」
聽著佩服般的語氣,進的表情顯露出不快。
他當然很討厭這樣,但沒有可以代替的人,所以沒辦法逃走。
「你就通通都想成是義務就行了吧。
幸好他們都去旅行了。」
「回來後會看照片吧。」
「只會刊在商店街的會報上吧?只要藏起來就看不到了。」
「不,他們絕對會看到,一輝先生會給他們看,毫無疑問地。」
他一這麼確信地斷定道後,遠麻不知道是不是原本就很認同,臉上浮現了曖昧的笑容。
「嗯─那可能是會拿給他們看吧。」
「畢竟是明知道我不擅長面對這種事還找我來的,所以不可能只在當天的舞台讓我表演後就結束。
肯定是要拿照片給她看後盡情地捉弄人。」
「總的來說,你是討厭被她看見這樣嗎?」
「其他人怎麼想,都和我無關。」
「什麼嘛。既然這樣不就很簡單嗎?
先不管表演是要表演什麼,只要想怎麼讓一輝先生沒辦法拿照片或影片給她看就好了嘛。」
被人提示改變想法,進突地抬起頭來。
「……的確,是這樣啊。
就算再討厭再鬧脾氣也沒辦法逃,堵住一輝先生的嘴還比較實際。」
實際上也沒有選擇的餘地。
既然如此,進應該思考的不是逃避的方法。當然也不是該用什麼表演來糊弄過去。
「反過來掌握一輝先生的把柄嗎。」
「把柄啊……似乎會有很多吧,來找找看吧。」
進點點頭,徹底把想法換了過來。
首先是要平安無事地達成義務。
只要能封印那不像自己的模樣、不讓兒時玩伴看到,丟臉程度就能在最低限度結束。
店長不在的這一星期當中,平常在都窩在廚房裡的進被迫做了許多不習慣的事。
畢竟他們人手不夠。
只要當作是那些事的一種,這種令人憂鬱的工作似乎也能設法完成了。
 
***
 
從那之後到周末的日子,一瞬間就過去了。
「唉─……真是忙碌的一星期啊。」
星期日的晚上,將CLOSED的招牌掛上後,一輝總算一陣放鬆,並輕聲低喃著。
其他聚集在外場的三個人也是各自一副疲憊的樣子,坐倒在椅子上。
雖然平常不會像這樣在外場休息,但這次一輝也同樣沒辦法計較這些吧。
「店長他們明天就會歸來了吧。」
沒有針對誰地,健人提出了問題。
面露苦笑的一輝正開口要回答,但就在那個時候。
像是為了要回應疑惑的聲音般,才剛關上門被打開了。
「嗨,大家似乎很辛苦呢。」
笑著這麼說的,是身著質地良好的西裝的中年男人。
看見意料之外的身影,一輝大聲說:
「老闆?」
雖然是平常不會出現在這間店裡的人,但僅有長相為人所知。
他是握有『冥土之羊』所有權的富豪。
在那男人之後,還有其他人陸陸續續走進來。
走在前頭的是帶著眼鏡、看起來有些神經質的男人,是這間店的店長,若。
在他之後是臉色很差的、這間店的女店員們。
看到一星期沒見到的眾人,首先浮現出來的不是懷念,而是困惑。
「大家……怎麼了?
你們從農夫體驗營回來了?」
「關於那件事就由我來說明吧。」
店老闆用冷靜的態度說道。
在看起來都不太好的眾人之中,只有他一個人開心得很詭異。
「被留下來的大家,因為事出突然,所以看起來都很困惑的樣子啊。
雖然是有發生這樣的混亂啦……
就結論來說,大家都很成功地度過了,舉辦夏日博覽會這個活動的菲常時期。
真的是辛苦了。」
「啊,是,託您的福算是成功度過了……」
摸不著頭緒地回答著,一輝才逐漸想到了。
──這麼說來,這位老闆在這間怪人齊聚一堂的店裡頭,也是最令人困擾的人啊。
「事實上,這次的事件是我的提案。」
「老闆的?」
「沒錯。那麼,我就從頭說起吧。」
老闆一副滿意地點頭,並往最近的椅子坐了下去。
「這間店現今只是靠著身為店長的若的指揮而運做。
雖然我並沒有對若優秀的能力有所不滿,但僅依靠他的能力而運做這部分也是事實。」
「意思是我們不夠可靠嗎?」
老闆搖了搖頭。
「並非如此,我認為你們也很優秀喔。
但卻無法代替若做事。
也就是說,並沒有經營店鋪的知識。沒錯吧?」
「是這樣沒錯。」
「因此,我就想到要來培養接在若之後的下任店長。」
一輝忍不住看向店長。
視線對上後,店長用非常複雜的表情點頭。
「我並不是非常清楚你們的事。
那就把光靠一般經營手法無法解決問題、非常時期的店交給你們經營,這樣怎麼樣呢?
誰會取得領導地位呢?
誰會確實地迴避危機呢?
誰會想出有品味的主意呢?
我想要確認這些。」
「……那個不能預先通知的嗎?」
進拋出了最基本的問題。
「那種事當然是能做到啦。
不過,這樣一來就無法觀察到你們真實的一面。
進,正因為在混亂當中,年輕的你也能夠自由地發言吧。」
「是這樣嗎……?」
老闆很開心似地笑著。
「不過這真的是很快樂的煩惱。
因為大家都各自發揮了才能呢。
好了,比較過各位的個性,最後適任下任店長的人是……」
來回巡視男性陣營,老闆正要說出誰的名字時,一輝像是要制止似地插嘴說話。
「請您等一下。為防萬一我先說一下,我對於不遠的未來有確立的預定。
如果真的被選中,我也沒辦法當店長。」
「欸?」
進跟著舉起手說自己也是。
「我沒辦法把咖啡店的店長當作自己的工作。
如果沒辦法只做內場,就請讓我專心念書。」
「我當然也是,研究所的課題夠我忙了。」
健人一這麼說後,遠麻也一臉沉痛地點頭。
「雖然很可惜,但我也是。
我們班的專題討論還滿困難的。」
「……喔?」
一直沉默聽著的店長,一副疲憊的樣子嘆了口氣。
「老闆,我一開始就說過這是沒有意義的了。」
「可是我是想讓你的負擔……」
「這間店的工作是我的驕傲,請您不用擔心。」
「但是這樣就……難得動用這麼多人幹了這麼大的事啊……」
「所以我說過沒意義了。」
「怎麼這樣……大家真的都不想做嗎?」
相互看向消沉的老闆和正在勸諫他的店長,一輝微微偏著頭。
「女性陣營怎麼樣呢?
既然是要選店長,不限定男性也可以吧。」
老闆帶著困惑的表情回答說:
「不,我當然不會限定男性啦。
我只會選擇20歲以上的人而已。
進雖然還未成年,但我覺得他比其他人都還要適合,所以……」
「啊啊……原來如此,女性陣營的大家都未成年嗎。
不過就算這樣,也用不著跑到農村去啊。
我們很擔心喔?」
「不,那是……」
不知為何,女性陣營都一副難以啟齒的樣子。
出乎意料地,給出答案的是進。
「一輝先生,他們沒有去農村。」
「咦?意思是他們都在家嗎?」
「他們沒有待在家。
似乎是去了老闆所有的別墅。」
一輝用疑惑的目光看向女性陣營,她們就肯定似地低下頭。
「在別墅做什麼?」
「誰知道,大概是度過悠閒的假日吧?」
「不過進,你為什麼知道這件事?」
「我調查過了,和遠麻一起合作。」
一輝和健人一致看向遠麻。
遠麻苦笑著點頭。
「那是因為我們家的小妹不見了。
不確認她的下落我們就沒辦法冷靜下來。」
「怎麼調查的?」
「先不說我們家的小妹和澤,但美禰是住在家裡的高中生對吧?
我想她一定會留下連絡辦法,就從那裡著手了。
其實沒有那麼難喔。」
「耶……你們對這種動腦的事情很拿手呢。」
面對一輝的佩服,進只是冷淡地說:
「也就是說,因為老闆的主意而受罪的只有我們而已。」
一輝點頭說了句「原來如此」,然後以男性陣營的代表身分轉身面向老闆。
「不過老闆,這還真是突然。
編制也變動得亂七八糟,我們全部都因為守備範圍外的工作而非常辛苦呢。」
「那是……」
「如果再有下次,我們會很困擾喔?」
「………」
臉上笑容變得僵硬的老闆的身後,店長冷靜的聲音傳了過來。
「老闆,下次請您自重。」
見到現場的笑容都消失的狀況,老闆或許也會因為這個結果而稍微反省吧。
 
***
 
「好啦,這下就萬事都解決了吧。」
從負責人這個職位上解放下來的一輝,十分開心地笑著。
「也重新確認了大家拿手的事,現在想想也不是那麼差勁的一星期呢。」
「我認為很有意義。雖然是現在回想才這麼覺得。」
同意一輝的健人的感覺似乎也不是那麼的壞。
在那兩人稍微遠一點的地方,進小聲地說道:
「……剩下的問題,只有那張照片吧。」
站在他身邊的遠麻窺視進的臉色。
「進,結果你做了什麼?」
「也沒有什麼,我試著去找能讓一輝閉嘴的方法了。」
「果然是討厭讓她看到嗎?」
「廢話。」
進想都不想地回答。
「那你找到一輝先生的把柄了嗎?」
「大概。或者該說,我做了把柄。」
「做?」
「一輝先生有在店裡用別人遺失的鞋子做裝飾吧?
就是上面寫說會對失主下跪並給她一個吻的玩意。」
「啊啊,是有呢。」
「我打算用那個,來幫我吧。」
 
***
 
『我正在尋找玻璃鞋的失主。
王子會對仙杜瑞拉下跪,給予敬愛的親吻做為禮物。
             冥土之羊 代理店長 一輝』
在上頭這麼寫著的玻璃櫃前,一名女性佇足在那。
全身被包裹在華麗的禮服當中的女性,就彷彿是數個世紀前的貴婦人。
雖然她的站姿很優雅,但身在現代當中,那身服裝只能說是怪異。
一名男人朝著將塗抹得十分美麗的指甲壓著嘴,不知道在深思什麼事的她的身邊走近。
「──這是一輝先生正在尋找的,另一隻的玻璃鞋。」
女人一臉高深地看著他遞出來的童鞋。
「……你是怎麼拿到手的?」
「用腳。」
「務必細說給我聽聽。」
他小小地聳了下肩。
「這雙鞋是前幾天團體來訪的其中一名小孩掉落的。
一輝先生雖然不知道誰是失主而打出這種廣告,
但我從狀況來推測後阻止了失主。」
「推測?」
「失主是跟著20人左右的團體來訪這間店的。
在那之後,團體中的一名女孩為了向一輝先生告白而再度來訪,並說了『我就住在附近』。
差不多是女孩能夠走過來的距離……。
在那距離中所形成的團體……。
幼稚園的朋友、念書的朋友、附近鄰居的朋友……能夠猜出他們是什麼樣的團體的可能性就出來了。
把那些可能都全部翻找一遍後,向找到的失主借了剩下的那隻鞋。」
「就靠你一個人?」
「我和朋友一起。」
女人理解似地點頭,收下了童鞋。
「我只要堅持說這是我的娃娃用的東西就行了吧?」
「是的,之後就如Mail裡的說明一樣。」
進緩緩地重複要求。
「你只要拿著玻璃鞋的其中一隻去說自己是『失主』,那做過『對失主下跪並親吻』的約定的一輝先生,就只能夠對妳實現這個約定。
但是,一輝先生應該只是把對方想成是小孩子而說出這種事。
如果對妳做了下跪之類的事,其他喜歡一輝先生的女性就不會坐視不管了吧。
妳你如果主張擁有親吻的權利的話,他應該會焦急而提出交換條件來讓步。
到時候,請妳和他約好我和遠麻的模特兒的照片甚至是影片,都絕對不能讓任何人看見。
我想拜託妳的只有這件事。
大概會被發現是我出的主意,但就算被知道我們聯手也無所謂。」
「總之,我只要讓人認為我是這雙鞋的主人就行。
只要這樣,你就會告訴我一輝大人秘藏的照片對吧?」
「我保證。」
「本來的失主不想要一輝先生美麗的表演嗎?」
「那個年紀比起家家酒似乎更喜歡糖果。」
「啊啊,或許是這樣呢。」
「如果她在這間店裡報上身分的話,可能會鬧得滿城風雨,
一輝先生對自己的受歡迎程度看得太天真了。」
「和我同感呢。」
他點頭,請她傳達一段話。
「請他不要誇耀地拿那些東西給我們的青梅竹馬看,並永遠藏起來。
如果不遵守的話,我們就會到處去宣揚鞋子的失主是梨花小姐,應該要給梨花小姐一個吻才對。」
女人──梨花輕聲笑著。
「一輝大人也太天真了。
都是因為玩這種遊戲,才會被小了四歲的孩子給趁虛而入啊。」
尖細的指甲彈了下玻璃櫃。
彷彿是在確認似地,進緩緩地低下了頭。
就這樣,漫長的一星期終於結束了。
 
END
 

拍手

PR

COMMENT

NAME
TITLE
MAIL (非公開)
URL
EMOJI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COMMENT
PASS (欲修改留言者必填)
SECRET
私密留言
 

MakeS大推不解釋

MakeS -おはよう、私のセイ-

官網點我

不要忘了時間

我是誰

HN:
閻翎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三分鐘熱度的乙女遊戲愛好者,角色心得經常坑掉www
ACG、小說、戲劇、古風歌均有涉獵,但不專精……就是一樣三分鐘熱度ww
歡迎同好搭訕;拒絕伸手黨。

每天噗浪

統計用



最新回應

私心連結

Copyright ©  -- ☆豆芽菜新本部★ --  All Rights Reserved

「☆豆芽菜新本部★」に掲載されている文章・画像・その他すべての無断転載・無断掲載を禁止します。

「☆豆芽菜新本部★」中的文章、圖像,以及其他所有事物都禁止私自轉載、冒名發表於其他地方。Real Time Analytics

Clicky

Design by CriCri / Material by petit sozai emi / powered by NINJA TOOLS / 忍者ブログ / [PR]